豆瓣9.7,今年乐队综艺这场“考试”已经有学霸交卷了

郑雯琳  | 音乐财经CMBN |  2019-05-21 16:10 点击:
【字体: 】   评论(

也许《超级乐队》未必真的能组建一支在乐队史上留下痕迹的超级乐队,但好的音乐综艺总是能带来相信的力量。

“我是大理石,与盐酸反应的话

就会一边生成二氧化碳

一边溶解的大理岩

……

2HCL+CACO3就是CACL2+CO2+H2O”

以上看似没头没脑的化学公式,出现在近日一档豆瓣9.7分的韩国音乐综艺——《超级乐队》里。

刚为高中生讲完课赶来录制的安圣真带领队员,以一首化学方程式贯穿始终的流行朋克《大理岩》,成为当期的压轴燃点。

播出后,这首拥有洗脑旋律的“神曲”,还在韩国掀起了化学公式Rap的模仿热潮。

甚至因为安老师重点划得太好,被戏称为“高考禁曲” (大理岩盐酸反应的公式是韩国2013年的高考真题)。

平日里担任高中科学教师的安圣真,可能是《超级乐队》所有参赛成员中,企划概念做得最好的。

组队伊始,他就提出了“疯狂科学家”的主题,将科学用音乐有趣地表达出来。不过在选曲讨论阶段,当他兴致勃勃地唱着化学公式、物理定理以及他热爱的Science这一单词时,队员一脸茫然,表示“听不懂”、“想回家”。

其实,这首歌除了安老师想达到的教育意义外,讲的还是爱情。冷面心硬的大理岩遇盐酸反应,化身可溶解的氯化钙,冒着开心的二氧化碳的泡泡。

由于《大理岩》的成功,在上周五的最新一期里,安圣真延续原主题,写起了牛顿第二运动定律《F=ma》。

相似地,当牛顿狂热粉丝安老师情不自禁地表示希望用这首歌,“为大家展示牛顿定律的伟大”时,其他三位团员依旧状况外。

但别看采访时不知所措、彩排时听不懂歌词“有质量的我遵循惯性定律”,团员们都为这首歌添加了自己的想法。比如键盘及吉他手金圭木细腻地编入了《星球大战》的经典OST,来增添geek式的中二感。

当然,节目流畅利落的好看远不止靠以上这一组选手。至今已播出六期的《超级乐队》,不仅在综艺遍地的韩国本土仍赢得关注,更重要的是,在大批国内乐队综艺来袭之际,为观众和制作方都提供了一个“乐队节目如何做得出彩”的样本。

1

乐手竞技场

与目前国内已知的现有乐队同台竞演、争夺冠军的模式不同,《超级乐队》先是以选秀的方式选拔乐手,而后自由组队PK,最终诞生的“超级乐队”将获1亿韩元奖金,并发行专辑、进行世界巡演。

由于制作方剪辑利落,没有突出亮点的选手表现几部被全部剪掉,于是前两期的初选, 宛如一场流动的音乐盛宴。尽管竞争主唱的人数仍是最多的,但无疑乐手的精湛表现,更令观众津津乐道。

另外,在风格上,为了防止观众审美疲劳,古典与流行穿插上阵,观众既不会觉得在观看国际钢琴、吉他比赛,也绝非千篇一律的偶像选秀。

△2019年日本指弹大赛冠军

△选秀节目《super star k7》冠军

甚至还有奇奇怪怪的乐器登台,为大众献上不少超纲知识点。

比如打击乐爱好者郑率。

还有用Padplay并用游戏杆操纵的DPole。

2

专注纯粹,但不乏“点睛”的叙事之笔

到了组队1V1对抗阶段,节目先是仅以音乐多样性选出16个领队,由他们按抽签顺序挑选成员,进行比赛。赢的一方全部晋级,输的一方,全员进入淘汰待定状态。而输赢仅由台上的5位资深制作人的投票决定。

5位制作人分别是015B组合成员之一尹钟信、元老级制作人尹尚、乐童音乐家李秀贤、韩国Nell乐队的主唱金钟万以及林肯公园的DJ采样手Joe Hahn。

1V1的淘汰赛制必然有其残酷性。于是自第三期以来,节目的争议性逐渐增加。

尽管制作方并未过多地制造噱头,专注纯粹地呈现音乐表演,但赛制本身贡献了天然的冲突与不确定性,稍加利用,“点睛”的叙事便油然而生。

比如,擅长制作的贝斯手赵元尚按照自己的制作想法,率先挑走了三个吉他手,组成第一回合唯一没有主唱的纯演奏乐队,一时便涌现了许多“把吉他手交出来”的哀嚎指责。甚至被选中的吉他手任衡彬也忍不住表示异议, 以前三人就已经合作公演过,这次参赛希望有新的尝试。


△赵元尚表示:“我好像被人讨厌了。”

最终由一把贝斯、三把吉他演绎的《Adventure of A Lifetime》不仅使全员成功晋级,还在社交网络上得到大量转发,并获得Coldplay乐队的官方肯定。这自然与3位指弹吉他少年纯熟的技艺与赵元尚精妙编排分不开,但知道赵元尚是在重重压力下,带领呈现了这场演出,好像又平添了几分曲折的趣味。

一边是由自我想法驱驰的大胆尝试,另一边则是运气不好下的积极应变。

抽到最后挑选队员的主唱Zairo,面临吉他、 贝斯、鼓手、DJ全都不剩的窘境,于是只好与其他三位无人挑选的主唱组成“感觉大家都在笑我们”的弱势主唱四人组。

但也正是这明显的绝望感,激发了成员的斗志和评委的好奇心。最终,四位主唱成功凭借一把吉他和丰富人声的展现,进入下一回合。

3

乐队的DNA是?

可见,《超级乐队》中的参赛者或主动或被动地,突破了大众对于传统三大件(吉他、贝斯和鼓)乐队模式的认知。

那么,如果乐器不是限制,什么才是乐队的核心?

林肯公园的DJ Joe Hahn在节目开篇时的一句话,或许可以回答这个问题。“林肯公园成员们在各自的领域里都不是最棒的,但重要的是我们所打造的协同效应。”

许多参赛者也表达了一个人玩音乐的孤单,比如因电子音乐特性,常常独自演出的DPole。

而似乎也是大家一起玩,更容易走出舒适圈,向新领域尝试。

擅长钢琴的“古典小绵羊”李罗宇,就这样被主唱蔡宝勋和鼓手郑光贤成功说服,开启流行摇滚风格的尝试。排练期间,他学习使用电子合成器、还开始了解乐队术语,“明明也是韩语,但完全听不懂”。

最终,在乐队表演时,李罗宇主动提出在三角钢琴摆上键盘,以丰富编曲。而乐队合力完成的Oasis的《Stop Crying Your Heart Out》,也令李罗宇感受到流行音乐的魅力,在结束后仍激动不已,回想起求学的挫折和迷茫,百感交集。

当人们还习惯感叹摇滚乐的试验场停留在璀璨迷幻的六十年代时,别忘了摇滚乐永远属于年轻人,永远在当下有新的诠释可能。

也许《超级乐队》未必真的能组建一支在乐队史上留下痕迹的超级乐队,但好的音乐综艺总是能带来相信的力量。

文中及视频翻译来自凤凰天使TSKS韩剧社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超级乐队, 音乐综艺,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