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圈PK老粉,螺旋式上升的背后 | 音乐剧观察

吴凌茜 乔娜坤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9-05-10 11:05 点击:
【字体: 】   评论(

尚脆弱的中国音乐剧市场,如何在一股上升浪潮中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撰文 | 吴凌茜 乔娜坤

采访 | 吴凌茜 李昌丰 头图摄影:塔苏

编前注:《音乐剧观察》是音乐财经新近推出的一档子栏目,我们将更加紧密地追踪记录音乐剧在中国的发展。栏目编辑:吴凌茜,微信:d5_wei,欢迎来撩!

全文约6010字,阅读需9分钟

“你最喜欢咱们音乐剧的哪位大师?”

在某咖啡品牌新近推出的广告中,音乐剧演员阿云嘎扮演主持人角色,用一杯咖啡的时间,访问另一位同样新近炙手可热的音乐剧演员郑云龙。

“这位大师一直在我心里,不太方便透露。”郑云龙捂住胸口,露出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

“那么,什么时候,你再给粉丝们再展露一下你的表情包?”

“明天”

“哈哈哈哈”

这是郑云龙阿云嘎两人自在《声入人心》节目走红后,所接的众多商业代言的其中一个。此次“云次方”采访式代言的视频内容,迅速让无数CP粉热血沸腾,她们到处搜货扬言要买空货架。一位粉丝在微博上写道,“每间店只有一瓶(特指印有偶像本人头像的咖啡瓶),搞得我跟寻宝似的。”

这一幕是不是很熟悉?自2017年夏天Hip-Hop破圈后,众多的小众文化顺势成为综艺节目垂直类节目的“掘金地”。

从《有嘻哈》走出来的Rapper到练习生节目批量制造的偶像,从相声演员张云雷到音乐剧演员郑云龙、阿云嘎,饭圈女孩们疯狂打Call的“墙头”正不断增多。

4月29日,湖南卫视在春推会上宣布了2019年度节目播出计划,其中确认《声入人心》第二季将在暑假播出,制作投入和规模全面升级,目前已经在进行全球海选。

可以预见的是,这个夏天,更多的音乐剧演员将“被看见”。

1

被撬动的艺人经纪

在2018年11月参加《声入人心》第一期节目时,“郑云龙阿云嘎”们并没有想到,几个月后,他们的人生会因为这一档节目彻底改变。

对比节目之前,音乐剧演员无出路,难找工作,没戏可演,甚至是像郑云龙这样每年能演几十场音乐剧、担当A角的情况下,演一场的收入也不过1500元,挣钱挣得很辛苦。

“对于品牌方来说,《声入人心》这一批新晋流量性价比非常高。”一位音乐剧演出主办方公司市场负责人对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分析道,流行音乐市场的二三流歌手商演价动辄50万起,名气大不见得有粉丝买单,有价无市,而这一批音乐剧演员走红后的商演价在20-30万左右,他们长得帅,气质高雅,所从事职业是国家支持的高雅艺术,内容安全,市场上又有“梅溪湖女孩”们真金白银的支持,调性相契合的品牌非常多,商业代言是音乐剧演员偶像化后一个巨大的市场。

《声入人心》的大火带领普通大众领略了音乐剧演员们的魅力,明星化之后,卡司阵容对于剧目票房的刺激更是立竿见影。毕竟,饭圈女孩们消费能力强,“声入人心男团”作为新晋流量担当,这一幕也并不陌生。

年初,由郑云龙主演的音乐剧《谋杀歌谣》北京站官宣,票价从去年底12月上海站的100元至260元,飙升到了380至880元,剧迷们认为是主办方“坐地起价”。

随着卡司身价提高,主办方相应涨价属正常的市场现象,但核心的矛盾点在于音乐剧的制作水准是否符合这样的高票价?当时市场的争议点普遍在于,《谋杀歌谣》是一部小成本音乐剧,演出场地在大麦位于北京的小剧场“超剧场”,这样的配置票价涨到880元甚至被黄牛炒到几千元,在剧迷们看来,是一种扰乱市场的行为。

与此同时,关于郑云龙、阿云嘎出演“劣质音乐剧”也不断被关心其“商业星途”的粉丝们所质疑,《信》被粉丝们质疑不是“大剧”,其音乐质量与大剧相比差距太远,而且郑云龙演出的话剧《漫长的告白》也遭遇了粉丝们的质疑。

粉丝们的担忧不无道理。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从《声入人心》节目演完直到现在,市场还没有一个大型经典的音乐剧或中文版巡演提上日程,也没有这一波演员参演大剧的任何消息。而本土市场原创音乐剧无论在音乐质量上还是制作上都与国际作品有较大差距。以至于在粉丝中,出现了诸如巡演很辛苦,偶像没有大剧演,不值得之类的声音。

让剧迷担忧的是,一方面,《声入人心》带火了演员,演员把大批观众吸引到剧场,这确实是好事,但现在饭圈风气愈演愈烈,演员们最后都变成了明星,跑综艺接代言,分散他们精力的事情也多起来。

另一方面,不少赛后走红的选手特别年轻的音乐剧专业学生,他们在舞台上还没有积累太多的演出经验,更没有做过主角的经验。现在因为有人气可以带票,主办方选择让他们挑大梁,一定程度上还会影响剧的品质。而沾染上娱乐圈发通稿动辄“吹爆业务能力”的习气,这种明星化是否反噬还在成长中的音乐剧演员?

据了解,从36子签约的情况来看,目前郑云龙没有签公司,粉丝们常心疼偶像“被欺负没有签公司,制作公司能捞一笔是一笔,消耗大龙人气”。而阿云嘎属于北京演艺集团,其余大部分还是学生,没有公司,也有消息称暂时是签了芒果娱乐代为打理近期工作。

但无论如何,随着第一季节目的出圈,第二季节目的筹划播出,原本无人问津的“艺人经纪”板块也随之被带热。毫无疑问,“MXH36子”之外,市场将会诞生更多的音乐剧“偶像演员”,这显然与湖南卫视节目一贯出色的造星能力有莫大的关系。

3月30日,在《长腿叔叔》发布会现场,主办方聚橙音乐剧宣布与《声入人心》成员高杨达成战略合作。高杨生于1996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就读于奥地利维也纳普莱纳音乐学院声乐歌剧专业。在现场,聚橙表示将“以音乐剧和音乐为重点发展领域,助力他成为新生代高品质的舞台偶像”,高杨也成为了聚橙签约的第一位艺人。

2011年,英美文学专业的杨嘉敏回国,创办了七幕人生,先后引进《我,堂吉诃德》,到中文版《我堂》、《Q大道》、《放牛班的春天》等。最近,英国原版音乐剧《玛蒂尔达》下半年启动世界巡演中国站,该剧由保利院线与七幕人生合作引进。4月28日北京站开票当天,票房23分钟内破百万,当日销售额突破了三百万元,广州站当日的票房也很快突破了百万元。

杨嘉敏对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表示,艺人经纪与音乐剧培训会是公司在引进剧之外布局的两大战略板块。去年,七幕拿下由阿里文娱集团现场娱乐事业群领投,君联资本跟投的B+轮融资。

2

拷问:失去的行业底线?

粉丝们的尖叫、呐喊,挥舞着的荧光棒应援的灯海……

5月3日,成都音乐盛典保利ART音乐节结束,与其说这是一场音乐节,倒不如说这是又一场《声入人心》选手们的演唱会。

△保利ART音乐节,古典音乐的消费升级 

“不要再送礼物了,真没地方放了……一切都在心里,你们愿意走进剧场,就是给我最好的礼物,我永远爱你们。”4月1日,郑云龙在微博上写道,一位粉丝打趣道,“从郑怼怼到郑宠粉,继续加油。”有意思的是,这一条转发1.8万的微博,评论量达2.4万。

年初,保利拿下了《声入人心》巡演的全程承办权,也迅速在上半年掀起了收割综艺热度的一波演出。其中,刚刚结束不久的4月16日北京首站票被迅速抢购一空,其他十多个城市的售票速度不一,粉丝们抱怨定价偏高的声音也在微博和媒体报道中出现。

据《北京商报》,按照北京站首演的票房预估,288-1388元的票价中,其288元的低票价只有8个座位,最高票价1388元的座位占到了约6成的比例,整场票房收入估计接近180万元。

这半年,资深剧迷Zoe(化名)的心情十分复杂。

Zoe是在B站无意中刷到《悲惨世界》入的坑,留学归国后,习惯假期和共同爱好音乐剧的朋友们组团去海外刷剧。

根据北京大学2013年所作的一份关于音乐剧发展状态的调研报告,数据显示,“有观赏音乐剧经验的人员,学历基本在本科以上,这部分群体占到了90%以上,高学历人员成为中国音乐剧观赏的主要群体。”

对于老粉们来说,这一年撕逼和乱象交缠在一起。在矛盾中迅速地向前发展,共同构成了当下他们眼中的音乐剧行业生态。

年初,郑云龙主演的音乐剧《谋杀歌谣》售罄后引起的票价风波,此后黄牛更加频繁地出现在音乐剧售票环节中;其次是饭圈女孩们迷上哪个墙头,就涌进哪个墙头打Call、应援、尖叫鼓掌等,音乐剧现场也不例外;再之后,就是4月份闹得沸沸扬扬的“韩雪假唱”事件了。

就像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的盒子,似乎只要有票房、有流量,无论符合行规与否,就都值得被粉丝们鼓励。

△《白夜行》温州

5月7日晚,《白夜行》巡演第19场在温州成功落幕,粉丝们纷纷在韩雪微博下留言,“姐姐辛苦了”,微博上“抵制韩雪再登音乐剧舞台”的话题已经淡去。

在影视市场持续低迷的大环境下,明星们开始将音乐剧话剧视为转战的一条路径。5月8日,北京环球百老汇宣布李宗盛最新的音乐剧作品主演将是女明星白百何,引起媒体关注。

“女生多的圈子,就比较容易打口水仗,都是芝麻绿豆大点的事情。花钱的看不起白嫖的(不花钱看现场),原版剧迷看不上追法语版的,老粉鄙视新粉,这些事在哪个圈子都很常见。”在Zoe看来,音乐剧文化现在也属于小众文化,饭圈文化里带来的护主心态,和原有圈子观点上具有较大差距。这次韩雪事件的出现,宣告中国音乐剧开始失去了底线。更让老粉们担忧的是,一旦起了头,一件事只存在零次与无数次,是否以后只要是明星,就有了现场演出可以放录音的特权?

“大家晚上好,我是唐泽雪穗。不要惊讶,这就是我今天的声音。”4月20日,音乐剧《白夜行》的主演、女明星韩雪在侧台哑着嗓子向观众解释道,由于自己突发了急性声带炎无法正常演唱,演唱的部分将会播放上海场首演时预录的声音素材。

演出结束之后当晚,韩雪和《白夜行》的出品方染空间选择了用“特别”、“‘不完美’,是成就‘完美’的另一种方式”这样的话语来总结。父亲病重、带病坚持演出、一场特别的演出,韩雪微博下是粉丝们的一片感动、支持与鼓励之声。

“音乐剧假唱第一人”、“白夜行放录音”的话题第一时间冲进微博热搜榜。随后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文表示,“一家有着相对丰富经验的演出机构在处理这类问题上欠专业,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行业管理规范的缺乏。”

见势不妙后,染空间分别于21日、23日前后发布致歉与补充说明,表示明确了“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幸运地得到了部分观众的谅解,都不应该如此不专业地解决突发状况,后续会为当晚观众处理退票事宜,以后也将绝不再犯。”

音乐剧《白夜行》改编自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同名代表作,此次也是《白夜行》以音乐剧的形式在中国地区的第一次获授权改编。这是染空间的第一部大剧场音乐剧作品,韩雪去年度由于一系列展现自身业务能力的综艺节目翻红,也是作为一名非科班出身的演员首次挑战音乐剧舞台。

剧迷们质疑的非常重要的一点就在于,剧组在韩雪身体出现状况之后,并未及时止损,没有预设情况安排可以顶替的替补演员,而是选择了一条触犯行业底线的方式。此外,染空间在事件发酵两天后才出面解释,为什么本轮演出没有安排韩雪的“B卡”替补演员。说明中将理由指向了曾在首轮演出中韩雪的替补演员的个人原因,因而剧组没有足够的时间另寻演员就展开了巡演。但仍然避重就轻,始终没有正视该剧一直未分A、B卡司这一违反行规的行径。

在音乐剧的演出中,卡司阵容一般都会设有A、B角,尤其是在长期驻场的连续演出中,A、B角的设置可以保证演员得到足够的休息时间。另外,突发事件中,因为有事或者受伤、生病等情况无法上场时,B角可以随时补上。

在一部成熟的百老汇式音乐剧里,为了保障剧目的顺利演出,不会因为某一演员的临时状况而取消整场演出,原则上所有的演员都有替补。从音乐剧卡司设置来说,包括Principal主角和Ensemble群演。剧组一般会在Ensemble里挑选出几名演员,作为剧中主要角色的替补。这类的演员平时在台上是Ensemble,一旦主演出现突发情况,他们就会临时代替主角上场。

演出活动意外事件大大小小,但除了与电视录制有关的大型盛典演出常被诟病假唱外,所有的营业性演出,并没有谁选择过在演出现场放录音。

去年年底,刘德华香港红磡体育场演唱会进行时,华仔突然停止演唱对现场歌迷们鞠躬道歉,并表示由于自己的身体原因将会终止该场演唱会,也会取消巡演接下来的所有场次。这件事的善后措施是当场承诺退票和择期补场。

同样,作为演员跨界舞台剧演出的例子不在少数,也有不少因伤病无法上阵的状况。

比如,2013年陈道明主演话剧《喜剧的忧伤》时高烧不退,协商决定取消演出,并安排档期补演;2014年余少群演出话剧《风雪夜归人》时突然失声,原定演出暂时取消,余少群当日也通过微博向观众表达歉意;2005年音乐剧《雪狼湖》因张学友重感冒而决定停唱。

5月6日,温州场开演之前,微博上“请白夜行剧组开放所有场次退票通道”的话题并没有引起多少关注。渐渐淡去的热度让Zoe感到一丝无奈。这可能是音乐剧在中国发展史上留下的一个永远的污点,可那又能怎么样呢?

3

看上去确实是个风口

燃爆的摇滚乐、演奏有模有样的儿童乐队、现场爆发的一次又一次掌声……这个春天,一部名为《摇滚学校》的“最燃音乐剧”被刷爆剧迷圈,让大家了解音乐剧也可以像演唱会现场一样沸腾。

这样的场面出现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开业的第五年。2015年11月,被称为世界四大音乐剧之首的《剧院魅影》,作为天桥的开幕大戏首次登陆北京,在作为北京首家大型音乐剧专业剧场天桥艺术中心大剧场连续上演64场。

天桥艺术中心副总经理江涛表示,这两年音乐剧演出市场的数据增长非常快速,“作为剧场来讲,去年大概900场演出有175场音乐剧,大部分都是重头戏,观众在15万人左右,量非常大。今年在规划上我们大概是1年一个亿的票房,计划音乐剧票房贡献50%-60%,大概在六千万以内,这个数已经非常高了。”

江涛说,“我觉得明年排定的一些节目分量和场次,只会比今年还要更好。产品快速成熟,观众快速成熟,中国做什么都特别快。”

聚橙网董事长耿军在2019小鹿角·中国音乐财经博览会论坛上发言预判,“去年估计的国内音乐剧市场规模在8-10亿元,预估未来3年应该是20-30亿的市场。”而在2017年,全国音乐剧票房仅有2.17亿元。

前不久,来自《文汇报》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戏剧专业的报名者从去年的232人上升至339人,同比增长46.12%,为所有专业之最,而在往年,这是一个冷门专业。

“看起来像是个风口的样子”,曾在托尼奖中国工作过的李晓(化名)说:“从全球市场来说,音乐剧的融资特别困难,投资方和百老汇已经趋于保守,如今国内的市场大家也并没有形成体系,行业也比较小,大家都在摸索中。”

“就像现在电影、电视剧打造一两个流量,把所有资源倾注在流量上,导致剧的质量和制作等其他方面下降。”李晓表示,这是自己最“杞人忧天”的担心,韩雪事件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在资本和流量的助推下,一定会出现更多的乱象。“音乐剧还在发展阶段,真的希望别让流量和假唱毁了目前还未成熟的音乐剧现场。”

“不是说这一个节目就决定了,音乐剧从此之后有了一个什么样的改变。”耿军对音乐财经(ID: musicbusiness)分析道,到去年为止,原版引进的剧在中国的票房应该至少占到了80%,中文版和原创占的票房的比例还是非常小,《声入人心》在推动本土原创音乐剧的发展方面功不可没,未来最迟在3-5年的时间里,中文和原版大概是会到50:50的比例。

对于节目火爆是否吸引了大量资本入局?耿军表示,“因为音乐剧整个行业里拿到的投资并不多,目前这些投资也都是在(节目播出)之前完成的,我不知道在这个之后有哪些新的投资进入了,感觉资本方面的反应还是比较慢。”

对于当下制约中国音乐剧市场发展的核心,杨嘉敏认为并不是因为中国缺少能歌善舞的人,这样的人其实很多,观众群体正在成长,行业基础设施在完善,音乐剧演员需要的是更多好的音乐剧作品,能够让他们去实践。

杨嘉敏说,“百老汇和伦敦西区都建立了非常好的原创梯队。中国音乐剧人才的培养可能要走更长的路,人才的缺乏不是指演员,而是创作人才和创作机制,我觉得起码需要15年到20年的时间。”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剧, 《声入人心》, 郑云龙,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