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NE:用浪漫制造辽阔 | 青年力

李昌丰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9-03-11 13:39 点击:
【字体: 】   评论(

你会厌烦HONNE的浪漫吗?


栏目《青年力》——这是来自音乐、娱乐、艺术、时尚、潮流界趣味人物的集合地。聚光灯之外,我们关注一个个鲜活的年轻人的故事,他们的事业轨迹、人生经历和趣味灵魂。欢迎来联,编辑微信:threepoint1

——小鹿君

“不到一年时间,HONNE不仅再次来华,京沪蓉三城的门票更是再度售罄。在巡演开始前,我们采访了这支人气爆棚的英国二人组合,问了他们对浪漫主义、周笔畅、K-Pop入侵西方、新专辑以及即将开幕的中国巡演等人或事的一些想法。”

在去年京沪双城的爆满演出后,英国电子音乐二人组HONNE又启动了新一轮的亚洲巡演,并将于本月中旬来到国内,用上海、成都和北京为他们的亚洲之行画上句号。

对于一支成立不过5年时间、且作品说不上太多的组合来说,HONNE在亚洲的火爆程度令人感到意外和吃惊。除了中国,他们在日本、印尼、泰国和韩国等国家也拥有强大的号召力,无论是去年7月在雅加达和东京的售罄巡演,还是与首尔当地的艺术家合作出联名周边,以及接下来在京沪蓉三城火力全开的巡演,HONNE用他们对“罗曼蒂克情节”的完美阐释征服了听众的心。

从2014年突破性热单“Warm On A Cold Night”的蹿红,到两年后同名专辑《Warm On A Cold Night》的释出,再到去年第二张全长专辑《Love Me/Love Me Not》的发行,除了丝毫不减的浪漫主义外,以HONNE为“共同代号”的Andy Clutterbuck和James Hatcher,即便一路从大学校园的邂逅携手行进到成千上万的狂热歌迷面前,他们依然保持着简单务实的初衷。

△《Love Me/Love Me Not》

“老实说,其实许多事情都和原来一样。我们喜欢让彼此的关系保持简单,在合作时也会接地气一些。在创作和录音的时候,我们会像从前那样待在同一个空间里”当被问及成名前后两人之间是否发生了变化时,HONNE对小鹿角日报(id:smallantler)表示,最大的改变可能只是他们不用再去上班了,而这为他们对创作带来了更多样化的东西。“我认为这正是《Love Me/Love Me Not》拥有了更多明快白日感觉的原因之一。这是因为我们是在白天写的歌,而不是下班后在晚上创作的。”

去年,在《Love Me/Love Me Not》发布后,知名独立音乐杂志《NME》曾表示:“一些人可能厌倦了HONNE的浪漫抒情,但这无疑是他们最擅长的元素。”对此,HONNE直言他们是非常浪漫的人,因此在一张专辑中总会为爱情和浪漫留出空间。“但在写歌的时候,我们会将任何感到舒服的东西写进去,比如那些发生在我们生活里的事情。”

△Andy Clutterbuck和James Hatcher

在接受小鹿角日报(id:smallantler)采访时,HONNE透露他们其实已经回到了录音棚,并开始在创作一些新作品,并在尝试新的元素。“可能会花几个月时间,但我们已经感到很激动了。”在去年上海站的巡演后,James和Andy还和“铁粉”周笔畅会过面。几个月后,周笔畅就将用中文演绎的“Crying Over You”的人声部分寄给了HONNE。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打磨后,“Crying Over You”的中文版本也即将上线国内各大数字音乐平台。

除了和周笔畅的合作,HONNE和防弹少年团的“奇妙友谊”也是津津乐道的话题,去年双方更是传出了合作的消息。而对于以防弹少年团为首的K-Pop等“非主流”流行文化对西方的入侵,是否会被乐见其成时,HONNE认为,随着这种趋势继续扩展,来自全球各地的音乐人将会让流行文化变得更多样化。“这种趋势令人感到兴奋。像防弹少年团这样提供了全套惊艳作品 —— 制作、故事、创作和视频等 —— 的艺术家,是全世界人民都想要的。”

以下是小鹿角日报(id:smallantler)与HONNE的完整对话:

小鹿角日报:我知道你们是在上大学的时候认识对方的,考虑到你们现在被很多人都认识(显然如此)。你们俩人在合作时有哪些方面有变化了?以及,哪些方面还是一样?

HONNE:老实说,并没有太多事情发生改变。我们喜欢让合作保持简单、接地气。所以,当我们写歌和录音的时候,我们依然会时常待在同一空间里。最大的变化,可能是我们在HONNE成立后辞掉了工作。我们认为这是《Love Me/Love Me Not》为何具有更明亮的基调的原因之一。因为我们不必再在下班后在晚上写歌了。

小鹿角日报:在《Love Me/Love Me Not》发行后,NME评论说“浪漫抒情无疑是HONNE最擅长的东西”。虽然其他人可能想在接下来的作品中看到不同的元素,但我很好奇,歌迷是否会在你们未来的作品中看到更多的浪漫抒情?

HONNE:我们是两个很浪漫的人,因此总会在一张专辑中为爱情和浪漫留出一席之地。但在写歌的时候,我们会将任何感到舒服的东西写进去,比如那些发生在生活里的点点滴滴。所以接下来,我们会看生活中会发生什么。

小鹿角日报:你们觉得自己目前为止所获得的最瞩目成就是什么?

HONNE:能写自己的音乐,然后到处旅行将它们表演给全球各地的观众,我们对此都感激不尽。这也是我们自始至终的目标。而当我们在成千上万人面前表演时,总有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令我们最难忘的瞬间,是2017年在“首尔爵士音乐节”担任头牌嘉宾,然后在1.5万人面前进行了演出,那是我们面对观众数量最多的一次。像这样的时刻,当然非常重要。

小鹿角日报:你们会从其他的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中汲取灵感吗?哪些音乐人现在对你们的影响最深?

HONNE:当然。在HONNE刚成立的时候,我们很喜欢像James Blake、Rhye、Radiohead和Inc等音乐人,以及诸如Michael Jackson这种老牌音乐人。在《Love Me/Love Me Not》中,我们加入了很多说唱或嘻哈的制作元素,像Chance the Rapper和Kendrick Lamar都对我们的创作产生了影响。另外,我们也很享受一些演奏或电子爵士类的音乐人,比如Kiefer。对于我们来说,任何音乐都可能带来灵感。有时候,越不同的音乐,带来的灵感更好。

小鹿角日报:在《Love Me/Love Me Not》中,你们采用了每月同时发布两首歌曲的打单形式。为什么会决定这样做?

HONNE:这张专辑的概念是将一张唱片一分为二,即“Love Me”和“Love Me Not”,所以即使是在黑胶唱片发布的时候,我们也将它分成了两张。之后,我们决定将这种发行模式也复制到数字平台,而且我们也想让专辑中的每首歌都能有机会被听到。因为如果整张专辑被一次性上传后,有时候只有几首打单的作品才能得到曝光,这是我们想尝试解决的问题。

△HONNE和防弹少年团成员金南俊

小鹿角日报:你们对非英语流行音乐入侵西方有什么看法?你和防弹少年团似乎有某种联系?流行音乐正在变得更多元化吗?

HONNE:这种趋势很棒,而且也令人感到兴奋。像防弹少年团这样提供了全套惊艳作品 —— 制作、故事、创作和视频等 —— 的艺术家,是全世界人民都想要的。我很肯定,随着这股趋势继续蔓延下去,流行文化将会变得更加多元。

小鹿角日报:说到多元化,你们和周笔畅的合作有什么进展吗?是什么让你们想合作的?

HONNE:我们去年在上海的巡演上见到了她。她人真的超棒,和她的闲聊也很愉快。之后,我们决定三个人应该一起合作点什么东西。几个月后,她用中文录制了我们的歌曲“Crying Over You”的人声部分寄给我们,这首歌也会马上上线。我们对此感到非常兴奋。HONNE所有的合作起于我们与合作对象的互相欣赏,与笔笔的合作也不例外。

△周笔畅与HONNE

小鹿角日报:你们去年在中国的巡演爆满,有想到吗?

HONNE:我们一直都做最坏的打算,但会抱着最美好的期待。很幸运,我们得到了我们期望的东西。那两场演出太棒了,我们真的很期待回到中国来。

小鹿角日报:你们对这轮中国巡演有什么期待?

HONNE:完全等不及了。上次我们只演了两场,所以我们对回到中国的事情非常兴奋。经过上次后,我们对中国也更了解了,希望能为我们对中国歌迷呈现出更好的现场。

小鹿角日报:还有什么想补充的吗?

HONNE:我想应该跟大家说一声,我们已经回到录音棚了,也开始在写新歌并且尝试新的东西。这可能还得几个月才能完成,但我们已经等不及要跟大家分享了。所以,请保持期待。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HONNE, 电子音乐,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