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公又要“移山”了,除了情怀我们想聊点别的

宋子轩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9-02-27 11:04 点击:
【字体: 】   评论(

“愚公”的再选址会是中国Livehouse产业进一步走向规范化、迎接新机遇的标志。

偌大的白色封条几乎占据了红色木门的大半部分,门口还孤零零立着一把大扫帚,与旁边的段祺瑞府旧址一样,位于张自忠路的愚公移山相比往日又多了一丝历史的沧桑感。

在上周一(2月18日)《“愚公移山”未来可能就在你对面儿》的推文在朋友圈刷屏的第二天,我们在愚公移山的办公室里见到了主理人吕志强。

与外界众多乐迷以及不少从业者纷纷感怀的情绪不同,在圈内被大家尊称为狗哥的吕志强,在和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对话的过程中十分平静,与往日见到他的状态一样,在他的脸上仍少有阴霾。

“这两天是什么感受?”吕志强笑了笑说:“我其实就是想说要找一个新地方,没想到外面的反应会这么大。”2月18日,愚公移山停业再选址的推文一经发布便受到广泛关注。吕志强和同事一一在每一条看得到的转发文章下留言感谢。

早有前兆的搬家未必是件坏事

其实,关于愚公移山的各种传闻早在2018年初就开始集中爆发,彼时在愚公移山的官方微信公众号里出现最多的就是四个字:场地变更。演出频繁出现问题,均被改址到了附近的乐空间和疆进酒等场地举办,偶尔也会有活动被直接取消。那时候,对于愚公的忧虑声便在乐迷群体中开始蔓延。

尽管在4月份宣布,并在延庆新长城山谷成功落地了首届“愚公移山音乐节”,打消了外界对于愚公移山存亡的担忧。不过,在去年8月中旬愚公再无演出消息后,外界便又开始了对愚公的各种猜测。

“究竟是什么原因?”

“去年(演出政策)越来越严了,后来所有的精力都不是放在演出内容,而是天天都在处理那些(报批的)事情上。”吕志强透露,对于在去年8月份就把活动都停了,也算是他主动的选择,“愚公当前的场地确实没有办法再满足国家的标准,在一些特殊的时间段上,如果再一味坚持下去,也会受限很多。”

不过,对于“搬家”一事,吕志强倒显得没有那么感伤。他笑着说,自己真不是怎么怀旧的人。“在这个地方玩了11年了,也该到头了,灯光音箱舞台也已经没法再往上提了。”

△吕志强【摄影:刘金喜】

从2003年清华西门的“路尚咖啡”,到2004年工体春秀路的愚公移山,再到2007年落脚到张自忠路3号,场地从75平到250平再到850平一次次扩大,在吕志强看来,这已经是他的店第三次搬家了,从业这么多年,见过的事儿太多,搬家已经算是其中很平常的事了,而且在他看来,这对于愚公的未来而言,未必是一件坏事。他向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透露,这次(对于新址)的投入会比较大,希望做出另一个级别的场地出来。

在谈到会选择什么类型的新场地时,吕志强表示,他并不是特别着急,还在考察中。截至采访当天,吕志强已经看过了北京10几个场地,未来一段时间他估计还会再看10几个左右,其中就包括主动联系愚公寻求合作的不少地产方和投资方,在这中间甚至不乏有外地的公司和品牌,给出的包括场租在内的条件均十分优惠,这些是吕志强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不过在采访过程中,吕志强反复强调愚公这一年最需要的就是“踏踏实实”,但一旦在北京能够找到合适的场地,按照国家的标准以及自己的计划发展起来,愚公也不排除在上海、广州、深圳也尝试一次性按标准化去落地自己的连锁场地。吕志强透露,其实几年前愚公就已经有这样的计划了。

Livehouse的新机遇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此前曾在《电影院商业地产中流砥柱的角色,正在被Livehouse等场景取代?》一文中分析过,前些年还稍显“轻奢”的电影消费,因为院线近些年的大肆扩张和票价不断下降,一跃成为了百姓生活中最平常的娱乐调味剂。

尽管2018年中国电影的票房仍创造了历史纪录,但增幅明显放缓,呈过去三年的新低。原本急速扩张的各大影院从去年开始已经陆续出现关停的现象。票房收入和观影人数增速放缓、银幕数量过快增加,不但导致了市场供需不平衡,还直接损害了影院方的利益,更为它依附的地产开发商造成了负面影响。

而随着曾希望影院能够扮演引流角色的地产公司不得不另寻出路,音乐正越来越成为了新背景下被瞄准的方向,这也为Livehouse的发展提供了新机遇。

瑞安房地产算是新思路的先行探索者之一。2017年6月,瑞安在上海落地了街区式购物中心瑞虹天地“月亮湾”,吸纳了一批Livehouse和音乐酒吧等商户的入驻,包括摩登天空旗下Modernsky Lab、音乐酒吧弹指之间和音乐教学品牌萨恩音乐。

该项目总监兼中国新天地市务推广及策略传播总监刘梦洁曾在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选择以“音乐”作为切入口,一是因为上海当时还没有这个主题的地产项目,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相比起其他艺术类型,音乐的受众要更广泛、门槛也最低。“(音乐是)无论什么年龄、性别、国度、阶层的人都能欣赏的一种。”

目前,Modernsky Lab月亮湾店已摇身一变成为国内首个以音乐、艺术、消费的集合式生活体验标杆。据摩登天空于去年年底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Modernsky Lab上海店的演出和文创活动共计245场。

值得注意的是,该场地不仅扮演了Livehouse的角色,还发挥了多功能聚合体的功能,在演出之外,17场品牌发布会、8场读书会和脱口秀以及6场快闪活动均在该场地举行,2018年Modernsky Lab上海店共计吸引了11万人到场参加不同种类的线下活动。

在北京,老牌房地产开发商华熙国际集团则用华熙Live·五棵松开启了它华丽的“地产+文体”转型之路。作为五棵松背后的运营方,在注意到北京西薄弱的商业功能后,华熙国际以周边居民区与五棵松篮球馆为基础,以消费升级为支点,同时以综合场馆集群运营为核心,打造出了华熙Live·五棵松街区式购物中心。

2016年底,华熙Live hi-up的开业更是吸引了MAO Livehouse的入驻,让这座面积近千平米、能容纳数百观众的场馆,也不断在为华熙吸引着源源不断的年轻消费者,辐射着周边商户。作为每年坐拥数百万人流的商业街,华熙Live自然也为MAO Livehouse带来了反哺。

据MAO Livehouse全国运营总监李大龙向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透露,目前MAO北京华熙店从开业后营业额已经在逐步提升。在他看来,Livehouse入驻商业地产,符合双方的诉求,商业地产会给予Livehouse比较低廉的租金,以换取其带来的客流形成商区二次消费。而对于Livehouse来说,尽管自身业态的突破是个课题,如何利用演出之外时间的2.0业态需要有个试点的过程,不过从一定层面上可以解决建筑条件、消防、行政上规范的一些问题。

除了这两大品牌,在深圳,独立音乐厂牌后青年在KK One购物中心也开了HOU Live,据深圳当地一位商业地产从业人士透露,商场对HOU Live开业后每场演出带来的人流还是非常满意的,Livehouse演出吸引的是年轻人,正是这家于2017年5月才刚开业的商场所需要对外塑造的品牌形象——潮流生活方式聚集地。

而在此之前,走精品文艺路线的成都万象城也引进了高知名度的Livehouse品牌小酒馆,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众多目标受众群体。此外,据知情人士向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透露,在2018年动作频频的北京朝阳大悦城,也在积极寻求与Livehouse品牌的合作,目前正与各大场地品牌进行洽谈。

虽然愚公未来是否会选择和商业地产合作还是一个未知数,不过吕志强也同样表示,目前Livehouse市场的整体发展还是向好的,去Livehouse看演出的群体已经越来越多,愚公从建立到现在就已经积累了4-5万固定的乐迷群体。

不可否认的是,商业地产随着同质化竞争加剧,市场容错度降低,特别是一线城市,已经进入战略调整的关键阶段,Livehouse在这样的市场背景下,显然已经成为地产开发商们接下来值得开发的“新空间”。未来随着国家相关政策的进一步规范和完善,Livehouse市场在经历阵痛后将迎来正规化、标准化以及商业化的发展机遇期。而此次愚公移山在当前市场环境下的“主动求变”便是这一发展趋势的标志性之一。

当然,随着“愚公”此次“移山”,北京鼓楼的金色时代也要注定将落下帷幕,那些个曾牢牢扎根在那里的一个个场地,都是中国独立音乐发展岁月里的坐标,只要提及他们在那里的故事,便能看见通向往日的路。而未来,包括愚公在内的更多Livehouse将要随着市场转型的浪潮开始属于他们新的旅程。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愚公移山, Livehouse, 场地运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