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艺兴:“人生一直在给我机会,幸好,我就是能抓住机会” | 对话

董露茜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9-02-04 14:03 点击:
【字体: 】   评论(

“别人的灵感大部分来自生活,在我没什么生活的情况下呢,我的灵感只能是死磕。”

别人的灵感大部分来自生活,在我没什么生活的情况下呢,我的灵感只能是死磕。

人物:张艺兴

采访:音乐财经

以下问答整理自专访内容: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你从第一张专辑到现在,你自己在听音乐上有什么不一样吗?


张艺兴:就是越来越完善自己。我现在会听一些欧美最流行的歌。我想知道这个最流行的歌,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跟声音大概是什么样的。

我听歌的时候会先听国外的歌,听个两三首,适应了那个123456以后,马上切到我自己的歌,看那个质量是“嘣”一下下来了,还是能接上,又或者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在往下走,这个方法还蛮好的。我推荐给所有的音乐人,因为现在各种音响设备很发达,其实好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水平到底怎么样。我们在做编曲的时候,其实最好的方式就是先听国外的歌,听着听着你再把这个转回来听自己的歌,你就能够第一时间发现是不是有差异,差异在哪?你可能马上就能发现,按照这个逻辑去审视自己会比较好。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在编曲中,你怎么运用不同的音乐元素?

张艺兴:我做了几年编曲,这个经验还是有的。配器,它其实没有特别多的说法,但世上没有不好的乐器,只有不会用这个乐器的编曲人和制作人。每个乐器都是好的,每个乐器都有它存在的意义。如何配器就是一个经验。为什么我能配出来?为什么他配不出来,原因真的就是经验。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你在词曲以及后面制作的过程中,音乐灵感来自于哪里?

张艺兴:灵感其实很多来源于生活,但是我又没什么生活。我是说别人哈,他们的灵感通常来源于生活的方方面面,那么,在我没什么生活的情况下呢,我的灵感只能是死磕。比方说我会在Studio里面一坐五、六个小时,要不就是在飞机上,在赶路的时候,在工作的空隙,我都在做音乐。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所以你是一个想象力特别丰富的人。

张艺兴:想象力,有点想象力吧,但也不能算特别的丰富。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你平时怎么编曲呢?

张艺兴:其实我们是Song Camp的形式,大家共同创作出来。在编曲的过程中,我会自己先录一轨,就是有自己的vocal(人声)在里面。然后就会邀请我的那些亲朋好友过来,有美国的兄弟,有中国的兄弟,也有印度尼西亚的兄弟,各种各样的朋友。就都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会请他们听,你觉得这个怎么样?他说,我觉得这个行,这个不好,可以往后推、往前推。或者他们觉得,我直接来唱一个,他也会唱一轨。然后我就会把我们中间唱得好的,全部cut下来,拼到一起,组成一首歌。

所以为什么有时候我的歌大家听出来觉得有点好听,但是又不是完全往他们想的方向走?那是因为在作曲这一块,每首歌参与的人都不一样,程度不一样,有的歌两个人就够了,有的可能三四个人。你比方说《NAMANANA》,作曲那一行有四个人,当然我的名字是写在最前面的,因为我是主导。我唱完以后,一个人过来就会觉得说,“nanana”,听着就觉得这个更洗脑,好吧,把这个放上去试一试,然后又来了一个人,他非常会唱歌,就把旋律直接又唱出来了。我们这几个人就在旁边鼓掌……最后旋律就这样大家一起玩的过程中出来了。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你编的第一首曲子是什么,还记得吗?怎么看在工业环节上,编曲人没有版权收入这个现实?

张艺兴:记得,叫《Super Missing》,后来发现自己还蛮有天分的,爱好就慢慢地从游戏转变到了编曲。

我的编曲人都有版权费用的分比例成,我希望你们把这篇文章发出来之后,所有的编曲的好老师,多来一些人跟我来合作吧,我都是给版权费的,而且一定有署名权,这非常重要。我自己做音乐这行,当然知道版权的重要性,绝对不能抹杀别人的付出,他们在一首歌上付出的任何一点努力都应该得到尊重。

但是现在的大环境还没有建立起对幕后作曲人或者制作人的一个保障,所以还是会有很多好的音乐制作人会因为生计的问题,做一些其实自己并不是很想做的音乐,这样的话,就会导致整个音乐市场停滞不前。但是在编曲这一块环节,我看到其实我们已经具备了可以跟世界比较的这样的一些后备新生力量了,至于如何把这些力量挖掘出来?就看市场发展的情况和机遇了。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词是怎么来的?

张艺兴:词我没关系,我只负责审。就是录音之前,我会拿到最终的4-5个版本,然后在这四五个版本里面选。然后我的选择其实不会说,对于作品本身会觉得它好或不好,只是哪个表达跟demo的表达上最接近的这样的词,自己会有一个判断。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你一直都特别尊敬粉丝,新专辑给粉丝写了一首《快门回溯》的歌。

张艺兴:这张专辑呢,我确实给他们写了歌,但是他们不知道。大家都以为是《贝壳女孩》。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你一直希望音乐能够出圈,出一首热歌,但是到目前为止的话,确实还在粉丝中没能到大众层面。

张艺兴:《Sheep》它其实有让更多人知道了我,算是我的一个代表作。但是现在有没有出圈的歌,最终要看市场的反应,可能很多歌都被埋没了。

你看别的歌手发歌,会是一首一首投放的。但是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阶段性的事情,就是发专辑,大家像嘉年华一样在这个发专辑的时间段,你们可以听到很多很多首非常好听的歌曲,这其实是我觉得对音乐的一种尊重。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下一张专辑有什么期待吗?

张艺兴:下一张专辑,就是你们有实体专辑的朋友,可以把那个兴爷的“爷”字给拼齐了。因为,我从第一张专辑开始,我就希望在四张专辑完成后,我会成为音乐上的“爷”。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你个人主导规划自己未来3年的音乐事业吗,奋斗目标是什么?

张艺兴:有啊。不过我希望携手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达到我的目标。因为我知道,我一个人的力量其实挺单薄的,很多事情我做不到,所以需要旁边的人帮我,一定需要团队,他们就是我的氧气瓶。我希望能够拿到格莱美奖,但是国际市场的路并没那么容易走,他们是一个非常客观、非常冷静的一个市场,看看吧,我会一直努力。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你曾经说过演戏是是一个很大的意外事件,你怎么看2018年自己在音乐人和演员身份之间的转换。我们看《一出好戏》,几乎没有认出来你,反差太大了。

张艺兴:我的初心和我的梦想是做一个好的歌手、成功的歌手。然后误打误撞接触到音乐制作这个行业,现在成了一个大家还比较认可的音乐人,这是很奇妙了。除了音乐以外,我有非常好的运气,遇到了那帮哥哥,通过各种各样的历练,从2018年开始,终于有人说张艺兴是个演员了。我觉得挺奇妙的,人生一直在给我机会。幸好,我就是能够抓住这样的机会。

反正我是一个幸运的人,我一直觉得我的人生是99%的幸运加上1%的努力。昨天有人问我,那为什么你只需要1%的努力,你为什么还这么努力?我说本来你就拥有了99%的幸运,你连这1%的努力都不努力?你就永远没办法get到你自己的梦想,抓住机会,所以我要更加努力。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你的娱乐事业版图的奋斗目标是什么?

张艺兴:我的事业有三个领域,音乐上,我希望努力未来可以拿到格莱美奖吧,站在格莱美舞台上表演;影视上,不断提高演技吧;综艺方面的话,我其实不是一个综艺咖(哈哈)。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从流量明星到实力派,你的方向是实力派?

张艺兴:不是,我不是希望往那个方向努力,我就是实力派。我现在就是处于往实力派里面成为更加有实力的方向,继续努力的过程中。因为还有很多人会说,“流量“或者什么“小鲜肉”,其实这都是一个时间嘛、一个时期,它并不代表什么,不要看不起“流量”或“小鲜肉”,那怎么办呢?我只有更加努力的证明,你们所有能想到的问题我都能做得到。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面对真实世界,“还是不清醒”的好。你如何看待粉丝之外的市场?

张艺兴:我想去打另外一个市场,听一下那种要攻击你的声音,可以听到一些不认识你的声音。其实我也是一般人,但是我想慢慢的让别人去了解我。我也一直在努力跳出这个舒适圈,去接触到各种不同的人,更清醒的客观的认识自己。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你迄今为止做过的最疯狂的一件事是什么?

张艺兴:放飞自我,不跟团队商量的随意发微博,发完博以后就带来了无尽的后患。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为什么会提出M-Pop这个概念?

张艺兴:对我来说,我需要定义艺兴Style,这是我的作品。因为发新专辑选择在美国作为新人出道,那边必须要作曲家写自己的简历。美国非常尊敬作曲家,简历必须要自己写,要由本人来说明整体的音乐风格,比方说我们写了本小说,你不能让别人来写简介什么的吧。好,这一写吧,我就懵了,我又是一个新人,怎么样找到一个好的词去定义自己的音乐?

我实在写不出来,你又不能把这张专辑直接定义为Urban,你能把它定义成Future bass,它确实有“哇哇哇”,“VVV”什么都有,它也有强Bass,但是你能把它完全定义Future bass吗?也不行,它的编曲复杂度又没有完全达到。所以我一开始写简历很痛苦,都是瞎扯,瞎扯完了以后,我觉得真不行。磨了很久,和团队和大家理顺这个事,就提出了M-Pop这个概念。

一开始,每个人都问M-POP就是Mandarin-pop的意思?我说不是,其实我的M有mandarin的意思,但是更多的是mix。因为在一个多元化的时代、多元化的世界里,这是全球化的市场。你只用一种语言,或者是只有一两个什么东西,你想完全打开市场,这有点背离现在整个经济全球化的概念。我觉得这样的话,会让更多的老外可以拉近跟我的音乐之间的距离。

所以,对我来说的话,M-POP的最终定义就是“以中文为基础,掺杂了一种或一种以上的其他国家语言的音乐”。(笑)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2017年被称为Hip-hop元年,嘻哈非常受年轻人喜欢,今年第一期《青春有你》出现很多立志做说唱歌手的练习生。2018年你又参与了《即刻电音》,这两年业界又开始提Urban music这个概念。很热闹,你怎么看细分音乐类型在中国的发展?

张艺兴:Hip-hop在中国走起来的原因肯定是有的,它的曲风让人非常舒服,我也喜欢Hip-hop,但是Hip-hop在中国落地是需要更加本土化的。

第二点,Urban。我觉得不管是Urban也好,还是EDM也好,都在崛起。其实EDM就包含了很多不同的音乐。你去跟风潮的话,你跟不完的,你今天跟这个,明天跟那个,我们就是要做自己的音乐。

因为我自己制作,我就会听最优秀的音乐人的音乐,看自己能不能做出他们那个Bass,我听到他们的Bass是很Strong,那我的Bass能不能做到依旧那么Strong?他们用的一些真正的乐器,我会不会找得到真的跟他们一样的效果差不多的乐器声音?还是也可以在我的轨道里制作出来?或者是弹出来、录出来?这全部都是我的尝试,慢慢地,才能够试出适合我自己的一条道路。

如果我们永远去模仿他人,去效仿他人,就永远走不出来了。而且你永远超不过人家。别人嘻哈热,你就去做嘻哈,别人电音热,你就是做电音,你永远是跟着别人屁股后面的,你永远没有自己的主见。

我们做音乐人,不就是应该引领别人来听我们这样的音乐,告诉别人有这样的音乐,可以去听这样的音乐。如果只是去跟风的做,这种没意义。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你怎么看现在音乐行业的发展?

张艺兴:个人来说,从几年前开始,中国音乐市场有了一轮动荡,是对于音乐品质好坏的界定,跟华语音乐市场是不是活过来了的界定,那其实是一个新的开始。一定程度上刺激了这个市场,它不仅仅只是刺激了粉丝经济的市场,它还刺激了中国音乐市场,让更多人觉得音乐是有希望的。

我从小受了17年中国音乐的洗礼,从民歌、民族唱法、通俗唱法……小时候不是有“青歌赛”么?我看了曾经想参加过,但是因为在北京嘛,太远了。“青歌赛”是我们大陆的音乐,然后还有港台音乐的影响,再加上EDM、hip-hop这些所有的外来音乐融合到一起的时候,所以我认为,其实现在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音乐市场氛围。

我刚回来的时候,那时前辈就在说,音乐市场死了。可我觉得,它不一直活着吗?而且在越来越好。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张艺兴,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