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红星”力图改变的是儿童在音乐成长中的“被动身份”

吴凌茜  | 音乐财经CMBN |  2019-01-21 16:45 点击:
【字体: 】   评论(

应该让儿童做自己的主人,这是我们最容易忘记的一点。


△“少年红星音乐计划”

主唱郑钧、太合音乐集团董事长钱实穆、鼓手太合音乐集团总裁暨首席执行官徐毅、贝司手秦四风悉数登场。1月15日晚,被钱实穆调侃是太合音乐旗下年龄最大的一支乐队,出现在了太合音乐集团年会的舞台上。

△音乐制作人秦四风、太合音乐集团董事长钱实穆、音乐人郑钧、太合音乐集团总裁暨首席执行官徐毅、太合音乐集团副总裁胡译友(从左至右)

一首《真爱》在背景大屏幕多位少年照片的展示中显得格外温情,歌曲结束后,徐毅代表太合音乐集团正式宣布了“少年红星音乐计划”的启动。把一个公司计划放到公司年会中正式宣布,也足以体现太合音乐对其的重视。发布会中,作为此次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太合音乐版权运营中心、演出管理中心、千千音乐、Owhat、海蝶森林、大石音乐版权等太合各板块的相关负责人也纷纷登台,并一同完成了计划启动装置“雏鹰”的拼图。包括徐毅以及千千音乐负责人李涛也在会上分享了自己孩子在音乐成长中的故事。

△“少年红星音乐计划”正式启动

目前,千千音乐已经开启了全球报名入口,向全球征集华人少年的音乐作品。春节后,太合还将正式成立少年红星创作营大师班,将邀请包括薛之谦、许嵩、李志、老狼在内的音乐前辈与有梦想、敢挑战的孩子们进行交流和指导。后续也会陆续推出少年们的作品,进行全球发行。此外,太合还将于近期启动针对儿童市场的音乐计划,此计划将邀请知名音乐人为儿童制作音乐,并将以“麦田音乐节”为契机,推出专属于少年儿童的音乐节嘉年华。郑钧和秦四风则分别受邀以太合红星厂牌主理人以及音乐总监的身份加盟。

谈到太合音乐为何决定推出这样一个计划,徐毅感慨,其实这个想法已经由来已久。早在2011年,他就有了做儿童音乐节的想法,还曾经调研过卡酷、金鹰等儿童频道的内容。但发现很难推进,“因为这个东西前期是一个投资的过程,这在一个比较传统、单一的唱片公司里是蛮难实现的。”郑钧也表示行业对儿童音乐也一直存在误区:在音乐的环境中,孩子从未成为自己的主人。

在徐毅看来,尽管目前有关儿童音乐的资料非常少,做这件事确实也没有太多可以参考的,不过随着行业中的从业者都纷纷有了自己的孩子,推动儿童音乐的发展已经到了合适的时机。“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因为这个行业的人会有共鸣。儿童音乐这部分,不能靠一个人,我们现在是靠整个行业。”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少年音乐对应的是成年音乐。我们怎么去给少年音乐下一个定义?

△太合红星主理人郑钧

郑钧:在考虑这个问题前我们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少年和成年。其实我们现在能为孩子做的就是服务,我们总想着去替他们安排事儿,替他们写歌,一直以来我们是主人,让他们服从于我们,这是一个特别大的误区,但其实他们才是自己的主人,这是我们最容易忘记的一点。

太合想做的是为儿童服务,让他们来创作自己喜欢的音乐,我们为他们提供帮助、辅导,希望他们能在这个过程中学到东西并成长。

△太合红星音乐总监秦四风

秦四风:我觉得少年是我们的未来,既是祖国的未来,当然也是音乐的未来,他们应该有自己的音乐,有自己的爵士乐、摇滚乐、电子音乐,HIP HOP音乐,他们也可以学习古典的、民族的、世界的等等。我觉得我们应该有能够符合少年时代的词、曲、音乐的风格和种类。

同时,我们还应该把包括音乐的制作等等我们知道的、享用的(知识和条件)给到他们,我们不应该再“自私”。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我们都在反复说是时候做件事了,具体来讲现在是什么时候?

徐毅:其实这些年我一直有这么个遗憾,我常常跟很多音乐人说我们这么会写歌,为什么不能静下心来为孩子写个歌呢?十多年前很多人还没当父母,但是慢慢做了父母之后,也发现这个问题了,没有什么歌可以给小孩听。所以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因为这个行业的人会有共鸣。儿童音乐这部分,不能靠一个人,我们现在是靠整个行业。

让适龄的孩子有歌听,这是很多父母期待的事。现在8岁以上的小孩学音乐,很多真的就是为了考级,他们也很困扰:我为什么只能学过去人做的音乐,不能弹现在人做的音乐?为什么不可以做自己的音乐?比如秦四风,他的小孩听的音乐和他为小孩写的歌都是非常好的。而且现在的孩子学音乐是比较普遍的,其实老师稍稍给他们点一下就会了,就可以组乐队了。我们要给少年们看最好的东西,不要他们受不必要的苦,花不必要的时间,不必要的漂流。

聊这个话题是又难过又充满希望的,难过是我们过去都没有办法做,充满希望的就是这次不成我们决不答应,一定要把它做好。这不是莽撞,相信我们,如果有小孩,一定知道我们在说什么。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在正式启动这个计划前,我们对市场做过哪些考量?

徐毅:其实(我们都)很明白,现在就是孩子没歌听,大家看自己的小孩就会有共鸣,或者看到错过学音乐的小孩也会对这件事有共鸣,这就是最好的调研。

这个时代有关儿童音乐的资料非常少,我们现在做的事情确实没有太多可以参考的,所以我们就跟欧洲、北美学习。举个例子,Taylor Swift在这个Digital的年代,她的实体CD大概卖300、400万张,儿童音乐能卖出1200万张。我们又有多少产业里的人知道这个事情呢?

包括去年CMA唱工委音乐奖,我们第一次把儿童音乐作为一个奖放在那,很多人就和我说,这(个奖)会空缺的,但我说就放在这儿,儿童音乐是一个巨大的责任,也是巨大的机会,一定要做。这个奖做了之后,报名的就有4个,非常非常少,这表明(行业)有太多太多的事还没有做。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现在有很多公司都在入局这个方向,具体的方式都不尽相同,太合是怎么考虑的?

△太合音乐集团副总裁胡译友

胡译友:我们和业界的很多音乐人老师,包括年轻的家长以及本身这个计划的秦四风、徐毅、郑钧都进行过反复讨论。大家也都是父亲,所以我们在这方面也是有一些经验的。

我们并不想去做一个培训机构,而是去寻找那些对音乐有兴趣、也愿意去学习音乐的孩子,给他们这样一个和大师交流的机会,包括和一些音乐人,和各类民族、古典艺术家交流,快速养成他们在音乐上的一个认知,同时也会影响他们的审美和他们感知世界的方向,这是我们要做的核心所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去培养一些更有创作才华、更愿意去表达他这个年纪对世界感知的孩子,当他想把这些变成一个作品的时候,我们就会去协助他。

徐毅:小朋友的审美要从小建立,比如暑假我们就给他们看最好的管弦乐团,给到他们眼界和见识,再比如我们告诉他们一个词曲版权里有多少个权利,从小就让孩子知道我的歌曲的权利是什么,知道录音、混音是什么,这样一个暑假回去他们就不得了了,明年我们少年的成长就会非常清晰。这对审美、品味、信心和希望都是非常重要的。

你看现在虽然各种各样娱乐性的、轻松的音乐(活动)有很多,但里面确实没有儿童的音乐节。我指的不是去公园玩,而是他们可以当DJ,可以去参与很多音乐的表演,他们其实可以做很多事。我们现在正在推进这些,计划能够非常安全、稳妥地呈现出来。这个计划会陆续的推进。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对于这个计划的覆盖范围有什么期望?会考虑更多的推广方式吗?比如综艺?

△太合音乐集团总裁暨首席执行官徐毅

徐毅:首先是打基础,我们此次的报名通道也是通过千千音乐这个互联网平台,希望将这个计划的消息传递出去。春节过后我们也会正式公布少年红星创作营大师班,希望能不断提高声量让大家知道,这些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不过我们不会去做综艺,但我们会有纪录片。我们会把这件事情和这个推广的方式记录下来,让大家看到这个变化有多大,分享给很多有这个梦想的人。我们能预见的是,有一批少年会有示范性的作用,做出不一样的案例让大家知道这条路是可以走下去的。

郑钧:我们希望一代一代新的创作人能写出新的经典让我们听。这样的人你不知道他在哪个角落,因为现有的平台他可能没戏。你让他参加一个选秀节目他可能直接就不去了,所以我们做的就是给予所有人最公平、最舒服的机会来实现。

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从商业的角度来说,这会是一个好生意吗?

徐毅:我们在筹备这个计划以来,收到了很多业界的询问,也收到了很多音乐大师、演艺界朋友的支持与祝福,大家都对少年创作充满了期待。特别对于已为人父母的艺人们来说,“少年红星音乐计划”承载着孩子们对于音乐的热爱及渴求。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太合音乐, 少年红星音乐计划, 音乐人服务, 郑钧, 钱实穆, 徐毅, 秦四风,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