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春花:“我说的自由,从来都是指创作上的自由” | 人物

陈曦  | 音乐财经CMBN |  2018-12-18 15:12 点击:
【字体: 】   评论(

“该变的东西,肯定会变,但是这种变化是一种成长。”

在短短三年时间里,95后音乐人谢春花迅速发展,成为独立音乐市场里的一匹创作型黑马。

2018年5月20日,谢春花数字专辑《点心》登陆网易云音乐,迄今已销售近31万首,累计销售额62万元。随后,与该专辑同名的谢春花全国巡演“点心”演唱会也于6月20日正式启动,落地上海、成都、郑州、宁波、广州和深圳六城。

2017年4月,谢春花选择签约前华谊音乐老总袁涛创立的公司心喜文化,同年5月底发行了第二张创作专辑《知非》。紧接着,夏天繁忙的毕业季来临,谢春花从浙江工业大学英语翻译专业毕业,正式成为了一名职业音乐人。

在大学校园里,谢春花就已发行了她的首张专辑《算云烟》,其中《借我》、《茶酒伴》、《我从崖边跌落》、《荒岛》等一批代表作迅速在网络走红,当年年底在Live house里举办的演出更是挤满了人,落不下脚。

距离音乐财经上一次采访谢春花(音乐财经:《忘掉“文青”、“95后”标签,看2016年成长最快音乐人谢春花的另一面》)已经过去了整整两年时间。这两年中,谢春花微博粉丝从十几万涨到了如今的一百三十多万,演出从Livehouse走到了剧场,她也成为了各大音乐节的常客。

在袁涛看来,谢春花并不能被简单的定义为民谣歌手,或者独立音乐人,她做的其实是带有自己特色的流行音乐,毫无疑问的是,“春花具备从小舞台到大舞台发展成为大艺人的实力。”(音乐财经:《袁涛创业这半年,头头是道投资,签下谢春花、六大业务开跑……心喜文化如何做“音乐+”?》

事实上,谢春花这两年来一直在学习乐器和音乐制作,增加阅历,尝试驾驭更多元化的音乐风格。

从清新的歌谣,率性的摇滚,到慵懒的Bossa nova,再到正在制作的第四张专辑中略显阴郁的小调,每当外界想对这个95后少女的音乐下定义时,她都会用作品进行驳斥。

“你们想不到她会去这么创作,一个独立的音乐人,她对于自己创作的歌词,她去写,她可以是无限的。这就是我们大家都喜欢她的地方。”著名音乐制作人董冬冬在网易云音乐11月22日上线的节目《云村听歌会》中这样评价谢春花的创作。

在节目里,谢春花作为“替补贝斯手”,七日内“慌忙练琴”,与鼓手、吉他手一起,以一种更为摇滚的配置,演绎了自己2018年新专辑《点心》中的主打歌曲《昨夜梦 今辰你 明日念》。

像这样对不同音乐风格的探索和尝试,谢春花已经做了很多次。时间退回到一年之前,她和好朋友陈鸿宇在节目《音乐好朋友》里,互相改编了对方的一首歌。当时谢春花跟乐队的吉他手卢山说自己要弹电吉他,卢山表示怀疑,谢春花很坚决,她说自己为了演出可以“每天练习28个小时”。

录制当天,陈鸿宇才知道谢春花改编的是《理想三旬》,他看着台上彩排的谢春花,称赞这次动感的编排,“跟她今天挎着电琴,红色头发,马丁靴的形象很搭”。

2019年1月,谢春花将在北京展览馆举办“花语时”个人演唱会,她选择用这样一场演出迎接自己的24岁。一年前,谢春花在心喜的筹划下,前往北京北展剧场举办了首场个人主题“花开时”演唱会,这是她第一次登上大舞台举办专场。

今年在筹备演唱会的过程中,谢春花也没有上一次那么紧张,因为上次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而这一次她的姿态从容多了。“去年花开时,今年花语时”,谢春花想延续这个概念,这一次她会在演唱会上弹贝斯,增加一些新的环节和元素,尽自己所能为歌迷展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谢春花透露,明年上半年她计划推出第四张个人专辑,随后也将开始新专辑的新一轮巡演。目前,新专辑歌曲已经完成了大部分制作,编曲也完成了百分之九十。最近一次她来到北京就是为了进录音棚录制,顺利的话,新专辑春节之前就能全部做好。

这个月,谢春花忙着筹备演唱会、录制新专辑,空隙时间接受音乐财经时隔两年后的“跟踪采访”,月底还要去国家会议中心去做一个演讲。她意气风发,行程紧凑,要忙坏了。

以下内容根据谢春花专访资料整理:

音乐财经:16年底采访你的时候,你还是独立音乐人,当时说想保持一种“自由”的状态。去年选择签约公司,如今你怎么看待“自由”这个词?

谢春花:我觉得自由都是相对的吧,没有绝对的自由。而且,一直以来我所说的“自由”,都是创作上的自由。

我(签约)之前没有经纪公司和经纪人,其实那段时间我会有很大负担。除了创作之外,我还要去包揽很多我不擅长的工作,包括跟人交涉啦,还有经济上的、宣传上的东西。这反而会耗费我大量时间,让我没办法安心创作。所以在遇见心喜(文化)之后,我跟他们说,创作的部分还是归我自己,包括专辑的风格、制作的成本,还是我一个人出。然后宣发的部分交给公司处理,因为他们比较专业嘛。目前就是这样的状态。

音乐财经:从第一张专辑到今年发行第三张创作专辑《点心》,经历了怎样的过程?

谢春花:去年四月份的时候,我写了这张专辑里面的第一首歌,就是歌名非常长的那首《如果写不出好的和弦就该在洒满阳光的钢琴前一起吃布丁》(多被简称为《吃布丁》),那段时间我的创作比较多,(内容)都和自己的生活经历有密切关系,而且大致都是在说同一个主题、同一个事情。

所以,后来就有了一个概念,就是把这张专辑作为一个记录生活中难忘点滴时刻的一张专辑。算是我自己的一个私心啦。因为我的第一张专辑《算云烟》,是一个比较突发奇想的事情,当时手头有很多创作出来的诗词,就做了一张这样子的合辑。

第二张就没有那么拘谨,《知非》放了一些之前想放但是放不了的(音乐),比如《我一定会爱上你》这样不那么诗情画意的歌。到了第三张专辑,其实我自己没有一定要做一张甜美的专辑,或一定要有什么改变,我觉得这些都是很自然而然的,根据自己的状态来决定的。

《点心》这张专辑,记录的是我2017年4月到2018年4月,一整年的经历,我的心情和想法,所以它就是我整个22岁时候的状态。

接下来的新专辑可能又会跟《点心》很大不一样,有很大反差。如果说《点心》是明亮的、甜蜜的,那下一张可能会比较阴暗,讲的事情大多和爱情无关。

音乐财经:《点心》的实体唱片里有很多设计和心意(CD+写真+台历+歌词本),当时和团队怎样策划的?

谢春花:嗯,台历的插画部分,有些是歌词的内容,有些是我之前的创作。因为第一张专辑完全是我自己设计的,当时就遇到了一些问题,因为我想画的东西,我表达不完全。所以在第二张专辑的时候,找了一位我非常喜欢的插画师,叫鹿菏,当时找他来画插画,他画每幅画我都有跟他沟通,相当于借他的手和画笔把我想要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到了第三张专辑,刚好,我也开始学习水彩了,然后就自己画了一些。但是上一张已经是歌词+插画的配置了,觉得没有必要每次都做同样的事情,所以这一张又加了一些新的东西,像台历这样子。

音乐财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贝斯的?

谢春花:10月底的时候,我要去网易云音乐录一个节目,叫做《云村听歌会》,当时在选曲的时候,我不太想选自己专辑里比较安静的歌,像钢琴、木吉他这种。因为上一次被网易云音乐邀请去做那个《音乐好朋友》,我也不喜欢安安静静弹木吉他那种。我可能更喜欢乐队配置,所以选了一首比较摇滚的歌《昨夜梦 今辰你 明日念》。因为当时先确定了是3个人,已经有了鼓手、吉他手,缺一个贝斯手。所以我这个替补贝斯手就上了,也开始学贝斯了,一直到现在也还在学。

音乐财经:出道以来你的创作一直保持着平稳且快的速度。你有说过,这都是很自然的状态。但是这两年你在学习乐器和音乐制作,有帮助你提高创作速度么?

谢春花:我觉得不是这样子的,应该说,现在反而更慢一些。

因为,以前什么都不太懂,全凭感觉的时候,可能非常快写完了,夸张地说,我可能一个月可以写出100首,但是这些里面的绝大部份,对我来说,都是拿不出手的作品。

不能说你随随便便写出来东西,就能叫做音乐人吧,我可能现在对自己严格一些,因为不想做一成不变的事情,所以就会一直做新的风格、新的尝试,但是我也没有逼迫自己做一些做不到的事情。

像这张专辑里面有一首Bossa nova,就是那段时间听Bossa nova比较多,自己比较喜欢,也想有首这样的歌。包括下一张专辑大多都是小调,风格会比较阴冷些,会有些日式摇滚的配器。

音乐财经:刚刚你提到了接下来专辑的计划,提到了参加节目时的尝试。你是怎样吸收不同的音乐风格的,有给自己的音乐定性么?

谢春花:是的,没有去定性,或者说,在我写的时候,我没有办法定性。但是,当它作为一个成品之后,你可以给它划分一个大致风格。但这就不是我的任务了。大家觉得听起来是什么(风格),就是什么吧。

音乐财经:有考虑跨界的合作么?例如影视、综艺之类的。

谢春花:看机缘巧合吧。跨界我是不抗拒的,而且我之前跟插画师鹿菏也算跨界合作吧。我这个人不太会主动认识新朋友,反而是在这种活动中才能遇到一些老师和朋友。挺好的。

音乐财经:你爱好很广泛,专业课也很好。如果当初没有做音乐的话,会做什么职业。

谢春花:突然这么问的话,我可能想不起来,但是,可能会选专业对口的工作吧。像是翻译之类的。可能会去做字幕组吧。

音乐财经:看你微博上经常晒猫,已经“儿女双全”。猫的哪个特质比较吸引你?

谢春花:我应该是从高中毕业的时候就开始养猫,那个时候经常看一些关于猫咪的搞笑动图。我就觉得这个生物真是太可爱了。现在这两只猫已经养了两三年了,算是梦想成真。

音乐财经:你觉得文学、文字对你来说是什么?

谢春花:是情感的一种载体吧。文字算是我的一种表达方式,宣泄方式。但同时我还有许多其他的方式,比如说画画之类的。可以记录的时候,我会用文字,但有些描述不清楚的东西,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情绪的时候,可以用画画来表达。毕竟画画更抽象一些。

音乐财经:从你出道开始,就对一些事情的判断和价值观都很“笃定”,这两年你在这方面有变化么?

谢春花:我觉得该变的东西,肯定会变。但是这种变化是一种成长。我以前会比较抗拒改变,但是现在会觉得无论你抗拒不抗拒,都会变。而且我更愿意把它当作一种蜕变。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谢春花, 心喜文化,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