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票难求的崔健,为何登上仅有几百人规模的Blue Note Beijing舞台? | 音乐座标观察

安西西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12-06 11:15 点击:
【字体: 】   评论(

高品质爵士乐演出品牌Blue Note自落地北京的第一天,它的成长轨迹就备受瞩目。Blue Note Beijing这两年里经历了些什么,即将登台的崔健对它意味着什么?

△Blue Note Beijing夜景图

高品质爵士乐演出品牌Blue Note自落地北京的第一天,它的成长轨迹就备受瞩目。Blue Note Beijing这两年里经历了些什么,即将登台的崔健对它意味着什么?

天安门广场东南方,前门东大街23号,有一条台阶缓缓而下,这里曾是美国旧领事馆地下室,改造之后如获新生——如今这便是赫赫有名的Blue Note Beijing爵士俱乐部的所在地。入口处,右手边是若干幅爵士乐大师的照片,正前方可以看见一个像是悬空、又像是接地而起的巨型小号,象征着这里不同于京城所有中高档餐厅的动人力量——爵士乐现场。

12月6日到12月7日,Blue Note Beijing即将迎来两场极为特别的演出。中国摇滚乐标志性人物崔健即将带来名为【另一个空间】的主题演出,这场演出将分上、下两场,表演近30首经典曲目,崔健本人定义为“这是一场给亲人的演出”。

崔健经常出现在Blue Note观众席,但这是他第一次以表演者的身份登上Blue Note舞台,而且部分歌曲是以爵士化编曲呈现,一起登台的乐队成员有中国爵士乐先驱,中国爵士乐教父,萨克斯演奏家刘元、爵士吉他及贝斯演奏大师刘玥、新一代优秀爵士鼓手鲁超(毛毛)、爵士键盘演奏家周侠、以及和崔健合作三十多年的马达加斯加吉他手艾迪。

△崔健演出宣传图

“老崔这场演出,从今年年初开始沟通,到现在实际演出大概一年时间,”Blue Note Beijing华语演出运营负责人武珈伽说,“邀请他时,我就知道他会答应的,因为他一直以来都很乐于做改变和尝试。我们从邀请时开始,就会和艺人探讨用什么样的音乐形式呈现给观众,里面能发展出的哪一些亮点。因为越理智的歌迷越会在意演的是什么内容,我们要从一开始就策划亮点内容。”

崔健将以完全不一样的编曲,演绎上世纪90年代的歌,亦或是表演一些在演唱会不曾演过的经典歌曲,这些对于很多熟悉的乐迷来说,都是一件激动的事。演出开票之后的销售情况也印证了乐迷和市场对这场演出的期待,毕竟,这次全站席双专场演出对于崔健本人和Blue Note Beijing而言都是史无前例。

音乐本身的养分是远远大于我的名誉的。我只是想分享音乐,不是那么想分享摇滚乐是什么,歌词有什么含义。”崔健在接受媒体人曾克采访时表示,“当Blue Note找到我来做演出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答应了,因为Blue Note带来的音乐证明了我潜在对音乐的崇敬和与商业模式的互动。

两年时间里,Blue Note Beijing已成为北京颇具影响力的音乐文化和生活方式地标。200多组艺术家,举办超过500场演出,超过十万人次的观众,这些数字对身处其间的Blue Note Beijing运营团队来说并不容易。

Blue Note Jazz Club是源自纽约、享誉全球的爵士音乐现场品牌,于1981 年由Danny Bensusan在纽约创建,此后陆续落户⽇本东京、意⼤利米兰等地,并成为各⾃所在城市的音乐坐标。Blue Note Jazz Club每一场演出邀请的都是成就和影响巨大的音乐家,使得品牌成为⾼品质音乐演出的代名词。今天的Blue Note是爵⼠乐迷心⽬中的圣地,是全球爵士乐迷梦想去朝拜的⾳乐殿堂。

Blue Note Jazz Club的中国运营方是瀛寰文化,掌舵者经李宗盛的牵线,取得大中华区开发权。Blue Note Beijing于2014年开始设计建设,2016年9月13日正式对外营业。Blue Note Beijing是Blue Note Jazz Club品牌在全球最大的单体店,建筑面积3000平米,使用面积2300平米。

混杂与跨界,分母的意义

在Blue Note Beijing,不但能听到萨克斯管和小号,还会听到中国的京韵大鼓、日本的筝以及苏格兰的风笛。

夜色深沉,Blue Note Beijing响起了欢快的吉他弹唱声,时而顽皮,时而激流涌动,戏班乐队主唱竹马在台上演奏着他创作的代表作,“躺在地上数人玩”,面对着台下方桌边欢呼的观众,“一个,两个,三个,四个,1、2、3、4,5—6—7—8,滋儿滋儿”,竹马的声音拉长了调子,充满感情,歌声穿过蓝色幕布下的灯光、地下室悠长的回廊,飘向夜空。

△戏班乐队于Blue Note Beijing演出照片,摄影:那洋@有此山文化

对于Blue Note Beijing而言,初创之即,团队就需要做一个决定:究竟是完全100%按照纽约模式,还是摸索一种本土化的运营方式?管理团队的选择更为务实,他们认为应该把“分母做大,分子做绝对值”,这一理念也贯穿在Blue Note Beijing日常工作中。

瀛寰文化负责人田钽曾明确表示,Blue Note不会将服务对象区分为“资深乐迷”或者是“入门乐迷”,Blue Note Beijing所追求的是将高品质的各类型音乐带给观众,“我们以爵士乐为主,但也欢迎、包容其他音乐风格。Blue Note既是给爵士乐迷的,也是给热爱生活热爱艺术的普通人的。”

△华语经典回声廊

Blue Note Beijing需要丰富舞台演出内容,这从另一个角度,也给华语音乐家提供一个全新的舞台。Blue Note Beijing先后推出了【Made in Blue Note】、【天籁新生代】、【华语经典回声廊】等单元,流行音乐、民族音乐,还是摇滚乐、民谣、Hip-Hop等音乐形式都包含于其中。李泉、伍佰、李剑青、丁薇、叶蓓、秦四风、顺子、陈粒等知名歌手、演奏家及乐队也都在Blue Note开过专场。

中国爵士乐市场环境与美国、日本完全不同。日本深受美国文化影响,到处都是爵士乐酒吧,但中国不一样,大众对爵士乐的概念比较模糊。所以在演出内容的计划上,Blue Note Beijing以高品质爵士乐演出为主,但也要兼顾流行乐、摇滚乐、嘻哈乐、华语音乐、古典音乐以及民乐等一切高品质的音乐现场。

“每一位来演出的艺人也会为此做很大的准备工作,他们大多会改编自己的音乐,做一些爵士化的编曲,或者邀请爵士乐手一起合作,或者加入古典室内乐的部分。”武珈伽说,做华语市场的目的也是为了扩大人群基数,传播爵士乐文化。

演出邀约的范围和领域扩大到华语乐坛各个分支,但数量却没有那么容易扩大。一方面,邀约演出的艺人音乐品质一定要好,但这个好与不好的定义是相对的,最初武珈伽拉了一个名单出来,筛选了一遍后发现扩大数量的目标还是挺难的。

“知名度、号召力、音乐品质,这三个因素缺一不可,是一个综合考量的结果。”武珈伽叹气,即使发出去的邀约很多,在全力做大分母的同时,分子的实际达成率还是要看天时地利人和,“所以我们也有【天籁新生代】这个单元,只是说现在能够得上这个舞台水准的年轻人并没有那么多,但我们愿意给新人机会。”

“我不能够左右这个市场整体的音乐品质是什么样的,我只能说我用我的眼睛,用我的耳朵去判断、筛选,看到好的我再做邀约。我不能说是骡子是马都跟这儿溜溜。来这儿就必须是好的,不好您就别来了。”

另一方面,Blue Note Beijing现场和Live house以及剧院场馆不一样,舞台离观众最近距离只有0.5米,最远的距离也就十几米,这需要艺人有足够优秀的现场功底,舞台上的任何瑕疵都会被放大。最重要的是,绝大部分演出会涉及到爵士乐的演绎,改编新曲目,也是一个非常耗费精力的过程,所以,这样的一次演出难能可贵。对于艺人来说,这需要足够的勇气和底气。

为此,Blue Note Beijing联合StreetVoice街声,推出了「Live at Blue Note Beijing」系列现场录音专辑计划——在经典的演出场地,将生动的音乐现场记录下来。首批已发行【Live at Blue Note Beijing】专辑的音乐人,是当今华语乐坛一群优秀且极具才华的实力音乐唱作人,包括李泉、Yoyo岑宁儿、大飞、火星电台、丁薇等。这一系列的演出用高品质规格的现场成音、录音技术等进行真实记录,把难能可贵的音乐现场变成完整的系列保留下来。

“像老崔、老狼他们特别愿意来这儿看演出,也非常向往这个舞台,但也要看合适的契机,他们都特别的小心谨慎。”武珈伽解释道,大家会考虑很多现实的问题,比如“我的歌适合吗?是否所有的歌要重新编曲?这对于艺人来说工作量真的很大!改编曲和排练的工作量不亚于要进行一轮场馆级的巡演的工作量。要拿出什么样的时间?是否有新作品?是不是在宣传期内?是不是在巡演计划内……都是艺人方要考虑和评估的问题。”

事实上,Blue Note Beijing最为重要的使命之一,还是高密度的举办顶级爵士乐大师来华演出,这是Blue Note品牌的根。

第一位在Blue Note Beijing演出的是Kenny Garrett,他是一位世界级萨克斯风手。此后,Chick Corea两次来此演出。2018年,日本爵士小号家日野皓正、耄耋之年的Ron Carter和Lee Konitz轮番登台。

在过去,北京不过是众多爵士乐大师巡演到亚洲站时,或有或无的一场。然而Blue Note Beijing的诞生,彻底改变了这个状态。

此外,这两年来,Blue Note Beijing还邀请了众多新生代大师来到北京演出——Roy Hargrove、Robert Glasper、Kamasi Washington及Jacob Collier的到来展现了爵士乐的当下和未来。

△爵士大师演出集锦图

这些登上Blue Note Beijing舞台的爵士乐大师们在演出时说的第一句话,出现最高频率的是,“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演出”或者“这是我第一次来北京演出”。

在Blue Note Beijing创始人看来,爵士乐是未来的音乐,可能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爵士乐的进化,它对嘻哈、电子音乐的影响,它给DJ带来的灵感等等。 

复合式音乐空间的经营

从分店来讲,Blue Note将从北京扩张到上海、深圳、广州等城市,这一切,会变得有什么不一样?

源自美国的爵士乐,落地东京、伦敦、北京等城市以后,便与当地文化融合在了一起。通过聆听、演奏和即兴创作,人们拥有了一座独特的精神沟通的桥梁,而音乐落地到美食,更让音乐融入到了都市人群的日常生活里,成为了一种潮流生活方式。

Hard Rock、胡桃里音乐餐厅与本文的案例Blue Note,都是“音乐+餐饮”结合的形式,但Blue Note显然是另外一种商业业态。

目前,Hard Rock在北京、深圳、天津、杭州都已开店,在这些“餐饮+演出”的形式中,演出是背景音乐,核心业务还是餐饮。  但Blue Note完全是另一种特殊业态的演出场馆——演出是主角,餐饮是配角,完全不同于其他Live house的业态模式。Blue Note的营收来自:演出票房收入+餐饮酒水收入+活动的场租+艺人经纪收入,是一种复合式运营的空间业态。

此外,Blue Note Beijing还欢迎、包容多元的优秀艺术展现形式,让精彩的生活方式不再小众。推出了众多跨界、多元的活动,譬如,“GOOD DAY BEIJING”系列早午餐、黑胶市集、Tango舞会等,一些与文化艺术相关的展览或者新闻发布会也会在这里举办。

能成功走过两年经营的考验,Blue Note Beijing靠的是强运营与精细化管理。据了解,Blue Note Beijing运营团队的背景来自酒店行业,建立的也是酒店业务体系。在票房操作思路上,创始人更多参考的是航空公司的手法和操作体系,用非演出业态的跨行业思维来指导场地的经营。

△Blue Note Beijing管理团队

在运营过程中,团队会遇到观众的一些意见和反馈,比如说“拼桌”,因为中国人不太习惯在高档餐厅里对面坐着一个陌生人。“演出+餐饮的形式使得我们只能使用这样的桌子和座位排放,”运营总经理李金勇曾解释道,“我们唯有充分利用每一个可售票座位,才更可能实现收支平衡,以此坚持密集地将国际高水平演出带来中国。”

虽然音乐是核心,但是管理团队从未降低过餐饮的品质标准。在菜单方面,团队做了本土化的改良,比如在今年上半年,餐饮团队更新了一次菜单,加入了美式套餐和中式套餐,做得特别地道的越南河粉一直出现在菜单目录中,这也是食客们最喜欢吃的一道主食。

如今,前门大街,因为有了音乐,因为Blue Note Beijing的存在,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乐迷和音乐圈的从业者们也开始习惯从城内各个角落穿越而来,在天安门旁享受音乐家们演出的一个个夜晚。

希望有一天我们的音乐人与观众也可以跳上计程车,几公里之后,就可以坐下来看到最好的演出。这是我30年前许下的愿望。

这是2016年9月,李宗盛在Blue Note开幕典礼上所表达的愿望。

随着越来越多Live house、音乐剧院、Club以及音乐空间在各个城市的落地开花,这一天似乎已经不远了。

按计划,Blue Note上海店将于2019年开业,并进一步扩展到广州、深圳及中国台北和香港等城市。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Blue Note, 爵士音乐, 场地运营, 新空间,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