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校园乐队”的挣扎与奋斗

木小瓷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12-03 21:08 点击:
【字体: 】   评论(

“现在这个时代给了独立乐队很多方法,主要是把宣传路径和思路想明白。”

△摄影:陈悦湘

川音一直以来都有着繁荣的乐队文化,在以爵士教学为主的官方正统音乐氛围之下,作为非教学班乐队的白日密语可以说是“孤儿”的状态。

陈嘉骥第一次看的乐队演出现场是在2013年,那是在成都梵木艺术馆举办的第二届成都制造音乐会,也是最后一届成都制造音乐会。这场演出阵容里几乎包含了当时成都所有的新老乐队:声音玩具、阿修罗、马赛克、热超波、星期三旅行、猴子军团等。

在绵阳读书的陈嘉骥坐了一个小时高铁来到现场,错过了前面几支乐队,到现场的时候,台上正在演出的是新金属乐队猴子军团。那天的演出对陈嘉骥触动很大:“我第一次见那种场面,这么多人,这么多设备,看着就专业。我那时候已经有了搞乐队的想法,但是不知道居然还有这么专业搞乐队的!”

现场有一个和猴子军团乐队主唱小黑当天穿着一模一样的乐迷,陈嘉骥不小心认错了人,拿着一个本子跑过去问人家能不能帮他签个名,那个人答应了。当名字签成了“陈一”而不是“小黑”的时候,陈嘉骥这才意识到,自己认错人了。心想,还好不是拿着专辑让他签名。

四年之后,陈嘉骥有了自己的乐队,他用最爱的一部电影的台湾译名来做了乐队的名字:白日密语。他是主唱,也承担起了乐队作品的大部分创作。

△白日密语演出现场(摄影:PH7摄影团队 给我五)

白日密语是由四川音乐学院在读学生组成的五人乐队,成立于2017年5月,不到两年的时间,便成为了成都新晋乐队中不可或缺的年轻力量。几人分别历经英伦摇滚、Shoegaze、Electropop以及Indie、 Alternative Rock等风格的洗礼以后,最终选择了以浪漫唯美电气化的音乐语言,来诉说每一段在深夜里播种于脑海里的旋律。

乐队成员所就读的四川音乐学院,一共有两个校区,位于一环路的老校区步行到九眼桥只要十分钟,打车去春熙路也只是起步价。新校区位于郊区新都,流行器乐、音乐制作专业都在那里。

陈嘉骥是从川音老校区的美声专业转来新校区音乐制作系的。来到新校区不久后,他第一次路过学校旁边的川音嘉苑小区,看到了一家“德兰乐器”,于是顺便走了进去,买了一个拨片。老板柿子看了陈嘉骥一眼之后,问他:“你是新来的吧,我们加个微信。”直到现在,陈嘉骥都觉得这个打招呼的方式有点特别,他还是不解,“这都能看出来我是新来的?”

△The Key乐队2018阵容,后排左一为柿子  摄影:PH7摄影团队 给我五

柿子是The Key乐队的贝斯手,他还在川音读大二的时候,就开了这家德兰乐器。墙上挂着各种型号的琴,往里走,是一个不大的排练房,川音的很多乐队平时都会来这里排练。某种程度上,这里也是川音这几年乐队发展的一个见证。

在柿子眼中,白日密语是他见过来这里排练的最认真的乐队,每次都会提前半个小时到,提前接线,接电脑,并调试好音色和采样,做好充足的排练准备。但是陈嘉骥说,他们在台上演出的时候,比排练“更认真”。

△白日密语与她生活节专辑签售

他们的演出似乎面面俱到,有着超出大众对“学生乐队”认知的一种自如和成熟。现场《木星冲浪手》和《We Love In The 90’s》 这两首歌的VJ视频,也是陈嘉骥自己花了两个晚上,亲力亲为做出来的。11月24日,乐队参与了成都正火艺术中心“与她生活节”的演出,演出结束的当天晚上,歌迷群里说的最多的话是——白日密语怪得很,哪有从第一首歌就开火车的乐队。

相比之下,他们的第一张专辑《Don’t Panic My Bro》的制作,好像就“没那么认真”了。整张专辑,都是他们在卧室里录制完成的。为了发行这张专辑,他们联合了川音另外两支在校乐队:以钉鞋,后朋克风格为主的浪旅乐队和Colorful bar乐队,共同成立独立厂牌氢气唱片H2Records(简称H2R),H2R发行了白日密语的第一张专辑。

△白日密语演出现场照(摄影:陈悦湘)

专辑里收录了乐队成立以来所创作的八首歌,外加两首小段子。《Don’t Panic My Bro》的主题大气又浪漫:宇宙漫游。专辑封面的视觉充满了想象空间:蓝色的星球上,宇航员、鲸鱼、飞鸟、降落在这里。内页则全部都是黑白插画,其中有一幅,一个宇航员站在小行星上,手里拿着一个小铲子,想要把脚底下的一颗心清理掉。这个画面,就像小王子在清理他自己星球上威胁玫瑰花生长的猴面包树一样。

有人用“阳光下的甜酸气”来形容白日密语乐队,音乐在“重量感”和“轻浮感”中拿捏得恰到好处。陈嘉骥的创作随机性很大,他属于灵感型创作者,也经常会把突然想到一些词,记到随身携带的本子上。他很多歌里具像化的歌词和对情绪的表述都很日常,也很可爱,比如《木星冲浪手》里“困难的时候要吃黄油小饼干”,那是他有一次“无形中特别难过的时候”和朋友聊天,朋友买来了黄油小饼干。还有《人类历史上超速最严重的列车》里“我不停刷着一些不知名的和弦,真想给你后脑勺来一拳。”

△白日密语日常排练

此外,他们还有过一次“估计这辈子也就这一次”的奇妙的创作经历。那天乐队排练时,贝斯手太困了,说先睡十分钟再起来排。于是其他人先排着,他在一旁睡觉,似乎并没有完全睡着的时候一段旋律自动出现在他脑子里,那一段,正是后来《银河系背包客》那首歌从一分五十四秒开始,只有吉他、贝斯、鼓,没有人声的那部分。

乐队成员除了贝斯手黄鑫今年刚毕业,接手了德兰乐器之外,其他人都还在读大三,黄鑫留下来的原因很简单,“我留在成都就是铁了心要搞乐队。回家没人跟你搞啊。”他并不想按照家里安排的路走,考公务员,然后进入西昌文工团或者凉山州歌舞团。

黄鑫说,在德兰乐器就能体会到整个川音乐队的缩影。他经常就会有“这都是啥啊,到川音来了还玩儿这些东西”的感觉。还有今年大一刚进来的乐队在排张杰的《逆战》,这是川音的乐队应该排的东西吗?玩儿摇滚的基本都在排痛仰,主要还是一些“教学班风格”,每个队标配最少要有一个萨克斯。

川音一直以来都有着繁荣的乐队文化,如今活跃于各大音乐节的秘密行动、荷尔蒙小姐、熊猫眼镜等乐队,以及已经解散或停滞的11乐队、The Key、格林镇、离群的夏鸟、曾经均为川音学生乐队。

△离群的夏鸟乐队(第一届荣耀制噪者校园乐队大赛决赛现场 摄影UC)

其中,11乐队最早可以说是属于川音的一个“教学实验”,每个班里抽出来几个同学,组成了一个以爵士风格为主的大编制的Funk乐队。在2015年,先后拿下了“2015虎牌乐队龙虎榜”全国总冠军第一届荣耀制造者校园乐队大赛的亚军。那一届的荣耀制造者校园乐队大赛,北京、杭州赛区的冠军乐队都来自川音,分别是后摇乐队离群的夏鸟,硬摇乐队The Key。只是,随着乐手们毕业、出国、单飞等不同的职业规划,这几个乐队现在只有The Key,在经历了乐手的大量变动之后死后复生。

△在校期间的11乐队 2014年成都AMC LIVE ROCK ON!音乐节现场合影

诸如熊猫眼镜和11乐队这样的流行FUNK爵士教学班乐队,在川音越来越多。甚至外界为他们创造了一个专属的风格名词:川音风格。在这样以爵士教学为主的学校“官方正统”的音乐氛围之下,作为非教学班乐队的白日密语成员们说笑着用“孤儿乐队”来形容自己。因为“学校里很多老师根本不知道有我们这个乐队,教的更多的还是如何用你的专业技能让自己生存下来,和我们想做乐队的喜欢的东西有冲突。”

并不是川音所有流行器乐系的学生都有着做乐队的理想。“有些人可能只是为了读个大学,其实他们并不了解独立音乐这个圈子,专业院校学乐器的可能是大学四年一次小酒馆都没去过,一次现场演出都没看过的,其实也蛮多。”

△白日密语黄鑫(摄影:PH7摄影团队 给我五)

采访地点在德兰乐器,黄鑫提前半个小时就到了约好的采访地点。开始采访之前,他在玩一个古老的街头篮球游戏。“等我开完这把,56秒。”采访进行到一大半的时候,有大一的新乐队进来排练。沉默的间隙,陈嘉骥一脸认真地听着里面排练房里传来的声音:“这个贝斯可能是弹木吉他出来的,拨片用不好。”转头又说:“如果没有李哲,我现在可能只是一个疯狂刷弦的垃圾。”李哲是声音玩具乐队的吉他手,陈嘉骥和他学过吉他。

无论是做自己的厂牌,还是慢慢开始搭建除了乐队成员之外,包括助理,执行经纪,VJ在内的幕后团队,除了当一个音乐创作者,乐队主唱陈嘉骥说自己现在更像是一个乐队经理人的身份,“所有东西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前面是深水,什么都不知道。”

音乐财经:为什么专辑名字叫《Don’t Panic My Bro》,不要惊慌?

主唱陈嘉骥:“Don’t Panic”这句话出自小说《银河系搭车客》,小说一共有5部,每本封面上都会有这个词。讲的是地球毁灭了,有一个男人非常奇妙的机遇坐上了宇宙飞船,展开了一系列宇宙冒险的故事。

书中描写的是老鼠其实是一种智慧生物,他们设计了一台名为深思的超级计算机用来运算关于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终极答案是什么。经过了700万年的运算和思考他得到这个答案是42, 但是老鼠无法理解42是什么意思,于是设计了一个更厉害的计算机去运算“42是什么”这个计算机其实就是地球,每个人都是计算机里的零件,但是由于一次意外地球毁灭,于是老鼠永远也得不到这个42的解释了,其实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问题,我们不用把时间耗在那儿。小说的第一部拍成了电影,叫《银河系漫游指南》。

音乐财经:专辑封面设计灵感是出自哪里?特斯拉的跑车在天上飞,还有驮着飞船的鲸鱼,小星球。

主唱陈嘉骥:我当时拿着我的一些想法,找到了川美油画专业的一个同学,他直接把我的想法非常完整地还原出来了。里面的鲸鱼也是来自《银河系漫游指南》电影里。主人公驾驶的飞船去往一个星球的时候遇上了两颗导弹的袭击,他们用高科技技术让这两颗导弹可以随机变成任何一个物体,其中一颗变成了花盆,另一颗变成了鲸鱼。鲸鱼从非常高的空中垂直下落,旁白就响起来了:我是谁?我在哪?这个晃的东西是什么?那我就叫它尾巴吧。下面那个平的东西是什么?那我就叫它大地吧。整个下落的过程中它在完成一个对自我和对外界的认知,这个过程只有十几秒,它就摔死了。这个封面一点修改都没有,第一版就是这样。

音乐财经:不管是专辑封面,还是歌曲内容,你们好像都对宇宙、星球、银河系这种宏观意象很迷恋?

主唱陈嘉骥:在写歌的时候当时正好在看这个,就把以前写的歌和将要写的歌用“宇宙”做了一个线索,全部串起来了。

音乐财经:Intro是《当你不小心坠入了宇宙》,Outro是《返航》,整张专辑是一个宇宙漫游的过程是吗?这两首里面的两段采样都是出自哪里?

主唱陈嘉骥:从曲目排列上就能感觉到,第一首《当你不小心坠入了宇宙》其中有一段采样就是来自电影里面的。《木星冲浪手》里,主人公就开始了冒险。 《宇宙在你滑动的指尖》就是字面的意思。《Mr Li》和《银河系》描写的就是一个人对未知生活害怕的感觉。其实它是按照一个线索下来的,最后就《再见,所有时间》、《返航》,是一连串的一个故事。

采样都出自《银河系漫游指南》的,一个是电影开头的叙述,一个是结尾部分。正好和专辑一头一尾的曲目呼应。结尾那里是主人公被两只老鼠绑在椅子上,两只老鼠想要切开他的头颅。因为地球毁灭了,关于42的所有答案都存在于主人公大脑里,他们想要得到这个答案。其中主人公的一句话就是“I don’t care about what is 42!”

△白日蜜语陈嘉骥(摄影:陈悦湘)

音乐财经:《返航》的Outro里说“爱是唯一可以超越时间与空间的事物。”所以可不可以理解为,其实整张专辑是在讲爱?

主唱陈嘉骥:是。这句是电影《星际穿越》里面的台词。

音乐财经:你们对爱的理解是什么?

主唱陈嘉骥:其实我自己也无法准确形容爱是什么,这种感觉是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的,可以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你们对爱的理解是什么?

音乐财经:整张专辑听下来是充满想象力的,你们是有浪漫主义情结的人吗?

主唱陈嘉骥:算是。我还算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每次演《宇宙在你滑动的指尖》,到间奏的时候,我都会说一句话:我希望你们做一个温柔善良浪漫并且坚定的人。

音乐财经:因为你自己也希望成为这样的一个人?

主唱陈嘉骥:对,我也希望每个听过这首歌的人会这样,但是这只是我的一个理想状态。

音乐财经:整张专辑是在卧室里录的,录制过程中有或者需要克服的困难?出来的效果和你们期待中差距大吗?

主唱陈嘉骥:独立DIY的精神是我们一直想保留的,所以从前期专辑的录音制作到后期的封面设计、版权法务、宣发、推广,这一整个流程我们都选择独立完成,以前从来没参与过封面设计这种事,最基本的PS都要自学,封面上的字都是我排的版,基本上很少会去依靠外界的帮助。

虽然每一步都有困难,但是这些发现和解决了的问题,会成为我们不可或缺的经验。在我做完这张专辑之后其实对于整个流程就有了一定的了解。以后再给自己或者别人做的话我至少有可以借鉴的东西。

音乐财经:你们是什么时候有厂牌概念的?为什么想做一个自己的厂牌?

主唱陈嘉骥:今年暑假的时候,我去了武汉、南京、上海、杭州,知道武汉有野生唱片,上海有生煎唱片,广州有琪琪音像,之前川音有一个四世同堂,是猴子军团乐队贝斯手做的,办过一次演出,就没有消息了。

也是尝试着去做做自己的厂牌,摸着石头过河。包括运营,也是在借鉴一些前辈的经验。发这张专辑的时候就用了一些学来的经验。

△白日密语邓泽少(摄影:陈悦湘)

音乐财经:除了给自己出专辑之外,厂牌有没有其他的运作计划?

主唱陈嘉骥:关于音乐宣传这件事,现在这个时代给了独立乐队和音乐人很多方法,穷有穷的做法,富有富的做法,网络现在这么发达,最不缺的就是渠道,主要是把宣传路径和思路想明白,根据自身的体量和预算来选择方案。

音乐财经:后来的宣传效果超出了你们预期吗?还是说一开始并没有特别大的预期?

主唱陈嘉骥:当初其实只是抱着试一下的心态,结果比较意外,正好碰上网易云音乐每周二的独立音乐人推广日,于是就上了一次首页,当时所有的数据翻倍,而且不止翻了一倍。平时一天的播放量在五六千左右,那天的播放量有十几万。

音乐财经:乐迷给你们的反馈是什么?

主唱陈嘉骥:我最感动的是,因为《宇宙在你滑动的指尖》这首歌,有一个乐迷把他六年的朋友圈签名给改了。我还看到微博上有人用这首歌名做名字。玉林那边有一个院子文化创意基地,有一面墙写了成都很多乐队的歌词,有朋友还看到我们那句“恋爱自由迁徙,这是我们仅剩的权利。”其实已经特别满足了。做的东西除了在网上流传,在现实中也能用某种方式留下来。

音乐财经:从你们作品的完整度和音乐之外的一些动作和思考,可以感觉到你们给自己的定位应该不仅仅是一支学生乐队吧?

主唱陈嘉骥:今年暑假之前,我们就已经在所有平台上把“成都川音学生乐队”这个几个词去掉了,不想被限制在学校的圈子里。所以后来好多人知道我们还在读书之后就感到非常惊奇,学校好多老师其实都不知道我们乐队。

△罗乃文(摄影:陈悦湘)

吉他罗乃文:老师表面上说不反对我玩儿乐队,但是他的教学和我们喜欢的东西很违背。他们的观点基本就是“别一天天后摇后朋之类的,练练爵士。”爵士肯定是要进步的。但是我这个年龄还没有体会到爵士的精髓,可能我们也是水平有限吧。我学吉他的初衷不是为了做爵士,是为了做乐队。

音乐财经:白日密语第一场演出是什么时候?演完什么感触?

主唱陈嘉骥:第一次是在都江堰的川农,在操场上演了一首歌,第一次上台就没有出错,这就挺不错的。其实大学里演出是很舒服的。还有成都理工大学每年的成理摇滚之夜,这些校园演出其实比在音乐节和Livehouse里粉丝转化率会更大一些。粉丝粘性非常重要,这个从平时的乐队微博互动数和乐迷微信群上就会体现。

音乐财经:怎样去实现乐队粉丝线上到线下的转化?

主唱陈嘉骥:成都乐队出去的成本要高一点,比如说你是一个南京的乐队,你去杭州,上海,无锡或者其他江浙地区,人均车费都不超过两百,从成都你去武汉一个人至少就要三百。相对江浙,以成都为中心发散的这些周边城市没有这样的音乐氛围。成都相对来说,做乐队更需要你懂得怎样先在网上推动自己的乐队。我们现在的演出频率在成都是保持在一两个月一次,主要精力放在线上推广。

△白日密语王潇(摄影:PH7摄影团队 给我五)

音乐财经:除了线上推广,乐队接下来有全国或者小范围的巡演计划吗?

主唱陈嘉骥:我们现在想自己尝试运营,唱片都自己做了,何不再自己办一次巡演?都踩好点了,重庆,武汉,南京,上海,可能会以拼盘为主,每到一个地方找一两个当地的乐队一起演出,对刚起步的小乐队来说,这种方式更科学。

音乐财经:你们所理解的独立音乐的商业化是什么?白日密语有什么商业上的规划和计划吗?

主唱陈嘉骥:独立音乐的商业化,我们的理解是,放开自己的思想,将自己在音乐上所坚持的点,与商业因素所结合。在自己运营的既定路线上,不拒绝或者主动考虑商业化运作,以达到宣传作品或者盈利的目的。

白日密语现在并没有太明确的商业化目标,就像之前说的:“希望我们是时髦的,尽管这词过时了。”一方面是乐队目前体量太小,接触到的商业化操作更多的是商演;另一方面,我们还都是在校生,很多法务、财务和版权方面的知识得自己摸索着来。

我们现阶段是想先做好舞台风格的统一,造型上有我们喜欢的英伦复古元素,在乐队产出的内容上,尽量呈现出视觉和听觉上的平衡。之后的操作,我们也不排斥其他商业合作,但还是希望能围绕我们本身的调性来操作吧。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白日密语, 陈嘉骥, 四川音乐学院,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