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哈书呆”刘夫阳 | 专访

编辑部爱的使者  | 音乐财经CMBN |  2018-10-29 19:52 点击:
【字体: 】   评论(

从说唱歌手到厂牌主理人,“又狠又有趣的Rap Nerd”刘夫阳很快就注意到了两者之间的差异。

记者 | 编辑部爱的使者

从Kanye West发布专辑《The College Dropout》开始,“Rap Nerd”(嘻哈书呆子)已经成为了海外嘻哈音乐文化中一股不可忽视的精神力量。无论是Tyler、Childish Gambino还是Chance the Rapper,他们或许外表看上去不够酷、不够街头,看上去不够江湖甚至有些“好笑”和“好欺负”,但其作品中表露出的社会讽刺与人文关怀,却往往能够唤起乐迷心底对于真实世界的反思。

中国有这样的“Rap Nerd”吗?AR说自己就是其中之一。他也希望通过All That Records在中国找到和启发更多这样的群体。

10月27日,刘夫阳(后文统一称呼为AR)迎来了自己24岁的本命年生日。

当天,200多人在他的微博“AR_刘夫阳”下留下了生日祝福,800多人给他的生日页面点赞。中午一点左右,AR回复“谢谢大家”,配上了可爱的桃心和激动害羞的表情。在去年这个时候,AR还只是一名相对“悠闲”的独立音乐人,生日页面只有55条留言和100多个赞。

10多天前,AR宣布接受DNV音乐集团的投资,双方成立合资说唱厂牌All That Records。

在厂牌公布的前一天,AR一身宽松的黑卫衣和长裤,头发凌乱、睡眼惺忪地出现在音乐财经面前。他正夜以继日地为自己马上要发布的新歌以及年底的新专辑“闭关”。

“本来已经做完七八成了,但现在又推倒了很多东西。”这位年轻rapper坐着不太安分,在听别人说话的过程中会有节奏地晃来晃去。表述问题时,他反应迅速,有时会用手习惯性地遮住嘴,仿佛面前有一支看不见的麦克风,他的回答里也带着Flow。

“你要做你自己”

过去一年,《C位》、《皇帝的新衣》、《开学典礼演讲》等几首与热门话题相关的歌曲被数次推上风口浪尖。特别是《皇帝的新衣》(网易云音乐评论量33.8万),这首Diss Track为虎扑与吴亦凡事件画上了句点,也让AR“一战成名”。

2018年开始,“AR刘夫阳”的名字就频繁出现在社交媒体的讨论中,越来越多人“挖”出他曾获得《中国好歌曲》第三季季军、被鹿晗邀请参与音乐制作在其专辑中献声、14岁便加入中国Hip Hop大家庭“精气神”等经历。

看上去,AR像是一个充满争议的“挑衅者”。

网上针对他的评价两极分化。说唱爱好者和业内从业者称赞AR技巧多变,作品有深度,是国内最顶尖的rapper之一,但也有网友评论他不配获得那么高的赞誉,歌“不好听”、“不上口”,又因为大部分歌曲在关注热门话题,部分艺人粉丝则骂AR“跟风狗”,认为他出歌就是为了炒作自己。

从2016年参加《中国好歌曲》之后,AR就鲜少出现在大众视野。后来为数不多的几次公开出镜,一次是当年9月在金星和王祖蓝主持的《今夜百乐门》第一期结尾时,他和脱口秀演员池子一起做了一小段简单的Freestyle,还有一次是2017年在鹿晗《零界点》的MV中,他作为Featuring出现了几段镜头。

即便是登上综艺节目荧幕,AR也不是一个符合大众认知的说唱歌手。他不像众多火爆节目的Rapper们一样,打扮抢眼、言辞奔放、姿势酷炫,反而像是身边随处可见的读不懂气氛的“书呆子”(Nerd),平时埋头苦读一声不吭,但却会忽然用直白的言辞戳破周围快活的空气,扯下粉饰太平的伪装。

他会在人人都刷朋友圈、追捧10w+时,用《刷刷刷刷》指出大家线下活动还埋头刷朋友圈的社交风气;在众人纷纷“剁手”的双十一、双十二购物节时,他用《乱标价》谈论理性消费;在大家都用押韵和flow作为说唱标准时,他会用《押韵歌》探讨中文说唱圈的误区和病态。

同属精气神的rapper小老虎在一篇介绍精气神大家庭的文章里描述过他刚见到少年AR的场景,那时AR似乎就已经是个小小“书呆子”的形象了:“……想起刚认识他的时候,就在广州精气神的地下演出,他背个书包,撩起帽衫露出破了洞的Tshirt,跟我说他一直没怎么换过衣服。”

“Rap Nerd”,AR自己并不排斥这种说法。正相反,他享受着这种表达自己的状态。一个年少得志、锐气十足,在独立音乐圈颇受肯定,擅长Word play和快嘴的音乐人形象逐渐生动丰满起来。

“其实很多Hip Hop歌曲本身是在说生活中的事,所以我的歌词有很多都是很贴近生活的。而且不管是柔和的还是带有一点批判性的,就是不要怕把自己的态度表现出来。就像我的作品说的,你不要Afraid to be yourself,你要做你自己。”


好作品才是硬道理

AR成为音乐人的经历十分简单。

受广州音乐文化氛围的影响,AR从小便接触到嘻哈音乐,他将Tupac、Biggie等嘻哈歌手视为偶像和传奇,逐渐产生了聆听和欣赏之外的创作欲望,在小学五六年级时开始写词,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创作了自己的第一首RAP歌曲,他将那时的自己称为一名“音乐爱好者”。

因为AR的Freestyle还不错,14岁时,他得以加入广州嘻哈团体精气神,成员们开始带着他在当地的Live club演出。2014年,AR发布了自己的第一张EP《Graduation Address》,在这张EP中一首名为《Boom》的MV里,他就已经开始塑造一个“Rap Nerd”的具体形象——带着黑框眼镜,身穿严丝合缝的黑衣黑裤,站在派对狂欢的人群里格格不入,一脸冷漠,却又别扭地跟着大家hands up。

2016年,因为认可《中国好歌曲》音乐风格没有高低,为创作人提供展示平台的节目理念,在珠海念大三的AR获得推荐参赛,最终获得季军。比赛结束后他依旧保持独立音乐人的状态,大学毕业后开始全职做音乐,一切都顺理成章。

“我从来都没考虑过除音乐之外的其他行业,因为我知道自己也做不好。”AR耸耸肩,这样解释道,他没有在从业选择上有过太多挣扎。

在对谈过程中,AR反复表达自己做出好作品的重要性。如果你问他写《皇帝的新衣》和《开学典礼演讲》等热门歌曲要花多长时间,他会先回答你时间很短,自己写歌快,最后却会多接上一句,“但这些都无所谓,只要歌好就对了”。如果你恭维他押韵很厉害,他会老实说自己只是恰好属于喜欢在歌里用很多押韵的人,“不一定要押韵多,你也有很多种办法能让自己的作品变好。”

今年3月份,在录制嘻哈电台节目The Park时,电台主持人Wes Chen评论AR是个学习能力很强又善于挖掘的音乐人,能挖到很多歌曲的歌词里大家看不出来的深意。平时,AR也会接到网上的私信,问他如何写出好的歌词,他表示,因为自己也想写出有深度的作品,因此会尝试带入这些伟大的艺术家的思维,去理解他们是怎样创作出作品的,“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在AR最近几年的作品中,已经能明显看出其比较突出的个人风格。他的作品经常被网友评论“又狠又有趣”,在与社会话题相关的作品里,他会用大量的中英文双关以及夸张滑稽的接地气场景来进行没有脏字的嘲讽,时常让人又气又好笑。

例如,在《乱标价》里,他是这样描写购物乱象的,“他问有没有会员卡/会员卡能打 8 折,打折后,一个 T-Shirt 才一千八/一千八 ?!这种高价都能定,我说 oh,you must be funny/你们是在抢钱,抢钱,你店名应该叫做 Show Me the Money/什么都要乱标价,不要这样,这样只会让经济泡沫爆炸!”

在AR看来,“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和“有商业性”并不互斥,最大前提在于表达自己,而非考虑运用大众常见的男女对唱、爱情话题和流行旋律等商业元素使歌曲易于传播,更不能为了达到商业性而放弃自己做音乐的原则。

虽然《皇帝的新衣》没有歌曲部分的高潮和流行的唱腔,但却成为一首热门歌曲,这是因为那时候真的很多人就是这样想的,AR的歌只是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由于从小受Usher的《Confessions》影响,AR非常喜欢R&B,在谈到2017年与鹿晗的音乐合作时,他也只是说:“我知道的情况是他听到我的歌,喜欢我的音乐。然后我也喜欢他的音乐——很多人只知道鹿晗是一个偶像,但其实他唱R&B唱得不错。”

如何做到纯粹性与商业性的平衡?

“大约80年代末,90年代初,她在这上下五千年的国度出生……但当唱片公司想如法炮制,却发现她有太多的不雅招式。”

2018年1月,嘻哈市场一片哀声之时,AR发表了一首名叫《消失的爱人》的歌曲。这首歌使用了说唱歌手Common经典曲目《I Used to Love H.E.R.》的伴奏。和原曲一样,AR在歌词里把中国的嘻哈音乐比作一个女孩(H.E.R.,同时寓意Hip-Hop in its Essence is Real),详细描写了从80年代至今的中国嘻哈音乐发展史,触发了一波嘻哈音乐爱好者和音乐人的情感共鸣。

在评论区里,AR留言道:“大家都喜欢看我喷人,但是现在都这样了,发这首歌比喷人更重要”,这句话被赞上了置顶,这首与嘻哈文化相关的歌曲也让AR获得更多业内关注与赞赏。

DNV音乐集团CEO唐子御和总裁李权注意到AR后,就迅速通过熟悉的制作人找到了他。双方甫一接触,便在合作厂牌的问题上一拍即合。

AR表示,自己早有想成立厂牌的想法,和DNV接触后发现这是一个年轻的、有音乐审美的团队,因此通过后续团队的加入和配合,All That Records只用了半年不到的时间便筹备完毕。

“我们都想要传播一种文化,要把这种文化带出来我就不仅得作为一名rapper(进行活动)。我们对Hip Hop音乐的走向,包括怎样在保持自己Pure(纯粹)的同时具有商业性等看法都是一致的。”AR说。

DNV音乐集团副总裁、音乐人事业部负责人李琪回忆,早期接触AR时本来也想着大家聊一些商业的问题,但是他和李权一坐下就一直在聊音乐方面的事,“聊得特别high”,因此后来再聊到一些音乐的发展以及合作就都比较顺理成章了。(回顾:《四个月内完成两轮融资,“新老联盟”的DNV音乐集团会成为行业黑马吗?| 创业观察》

为了给AR更多发展空间,双方决定以合资公司的形式共同运营该厂牌。AR负责音乐内容,同时也会和DNV团队一起参与厂牌的运营和管理。李琪表示:“我们会在信息上、想法上、团队磨合上,帮助他从一位音乐人成为一个厂牌的主理人。”

厂牌名字“All That” 来自美国一个日常俚语,字面意义是“顶级、杰出、令人钦佩”,同时也表达“有点儿书呆子气质、钻研的心态去做一件事情”的意思。

运用俚语做名字,也给厂牌带来一种轻松的感觉。这种调性从公司注册名称为“冲鸭文化”就一发不可收拾,公众号平台的整体视觉调性充满了可爱的小黄鸭,厂牌成立后发布的第一首作品《押韵歌》,封面也使用了小黄鸭元素。

AR并不在意现在外界认为他只是一个Diss Rapper的观点,尽管他表示《皇帝的新衣》是他唯一一首diss track。对于网上跟风和蹭热度的负面评价,AR也不发表什么意见,他显然正在适应“主理人”这样一个角色,也更仔细地向音乐财经表达了自己对于音乐创作、商业市场、参与综艺节目和主流音乐制作的想法,以及自己从独立音乐人转变为厂牌主理人的职业规划。

“ Hip Hop就是要做自己,我也不希望他们(未来的艺人)变成我,所以我会尽一切力量去帮助他们,让他们也能更好的做自己。”

“未来会做一些更主流的音乐吗?”临走时,音乐财经这样问道。

“其实Hip Hop已经是主流了。”他答道。

对AR来说,厂牌主理人身份显然是一个全新的起点,他正在主动学习与音乐发行、宣传和运营相关的一整套逻辑,也希望厂牌能吸收更多有才华的人加入,以及厂牌做出的音乐能启发更多专注投入的“Rap Nerd”们。

(陈曦对本文亦有贡献)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刘夫阳, All That Records, DNV音乐,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