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ify切入数字分发后,动了谁的蛋糕?

李昌丰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10-22 11:31 点击:
【字体: 】   评论(

一场从流媒体音乐行业刮来的改革风暴正在逼近,考验各家应变力的时候到了。

上月中,Spotify将数百份邀请函分发给一批独立音乐人,请他们尝试其刚推出的一项允许后者直接上传歌曲与专辑到其平台的新功能。

这意味着,一旦这项工具正式发布,音乐人将无需经过厂牌、分发平台,甚至Spotify员工的手,便可轻松获得版税支付。这款隶属于Spotify for Artists项目工具的出现,意味着注册获得通过的音乐人将不仅能够管理他们的页面和查看听众互动度,还能根据其需求上传作品至该平台。

甚至,根据Spotify方面所说,未来还将发布一款能够预测音乐人版税收入的工具,帮助他们提前预知下一个月的所得。同时,为了帮助使用Spotify for Artists的独立音乐人将作品分发到其他平台,Spotify近期还收购了数字分发平台DistroKid的少量股权,并达成了相关合作。此前,它还与音乐人尝试签订协议,跳过版权方直接拿作品版权。

Spotify对独立音乐人的频频示好,与Daniel Ek频繁的澄清之语愈来愈背道而驰。7月,DanielSpotify财务会议上坚决否认了他的公司有意成为一家唱片公司的意图;但在之后,不管是与音乐人签订直接协议、抑或上线直接上传工具,Spotify似乎都急欲想将厂牌作为与音乐人中间人之间的联系切断,将更多权利重新分配给一部分音乐人,让他们能够重新获得对作品的掌控权。更重要的是,也为自己找到更多营收来源。考虑到它每季度仍然动辄亏损上亿英镑,刨掉中间商无疑将为它节省一部分成本,提升利润率。

因而,对于第三方数字分发平台、主流唱片公司甚至SoundCloud而言,Spotify的入局显然已经让具体情况悄然起了变化。

传统意义上讲,作品直接上传行业一直以来是同样由瑞典人创立的SoundCloud的专长领域。通过向独立音乐人提供作品上传工具和数据洞察工具,帮助他们与听众建立起联系的同时,SoundCloud也会基于涵盖不同服务的增值产品向音乐人收取价格不一的服务费,以此获取营收。这种吸引音乐人直接入驻平台与听众分享作品的模式,证明了它的欢迎性和可行性。

今年4月,SoundCloud公司CEO Kerry Trainor就向《金融时报》表示,用户上传至其平台的歌曲已超过1.77亿首。相比之下,Spotify等流媒体平台上的曲库数量则在4000万左右。尽管SoundCloudSpotify一样,仍未能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且仍挣扎于巨额亏损之中,但它的处境因为创作者数量的增长已然在变好。

Bandcamp亦是如此,这家面向独立音乐人和厂牌的作品直接上传平台通过将数字专辑和实体周边出售给粉丝来帮他们实现收益,自己则从每笔销售中分别提取15%10%的分成。自2008年创立以来,Bandcamp已通过这种模式连续10年实现了盈利,并为独立音乐人和厂牌带去了逾1亿美元的收入。虽然和巨无霸Spotify比起来,BandcampSoundCloud的规模都说不上大,但这种去掉中间人、直接面向听众的模式无疑正在重塑音乐行业,因而Spotify的介入便很难说是出乎意料了。此外,鉴于它曾认真考虑过收购SoundCloud,因此不难推断它自然也是认可其商业模式的;而今日频繁的各类动作,似乎更是坚定了它取而代之的决心。

Spotify动了奶酪的不光有SoundCloud。诸如TuneCoreCD BabyDitto等数字分发平台如今也面临着任人宰割的命运,甚至像华纳音乐集团这样的大厂牌也因为对数字分发业务的介入,因此也需要处理相似问题。

今年5月,为了对标TuneCore,华纳上线了Level Music,承诺为独立音乐人提供跨平台的线上分发服务。可见,即便是主流唱片公司,也是看好独立音乐行业未来的发展潜力的;而Spotify for Artists的出现显然也是因为此。因此,Spotify for Artists的上线,从长期来看将不仅令SoundCloud所处行业的境况复杂化;对于TuneCore们而言,亦将充满挑战,甚至对整个流媒体行业的转型起到奠基性影响。

尽管如此,数字分发商并未选择坐以待毙。

上月底,为了应对Spotify的入侵,Ditto发布了一款包含了旗下一系列服务的新工具Ditto Plus,将公关支持、社交媒体支持、创意设计、数字营销、电台宣传和歌单打歌等服务打包,旨在助力独立音乐人完成事业的进阶,并借此令其从Spotify和其他对手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TuneCore的母公司Believe也在行动。继上月末收购了法国第二大独立厂牌Tôt ou tard 49%的股份后,Believe又于本月初花费上千万欧元收购了金属摇滚厂牌Nuclear Blast的多数股权,并以此为契机开始在A&R上大展拳脚。事实上,根据Believe公司CEO Denis Ladegaillerie的说法,在该公司2018年的收入中,预计将只有30%来自与音乐人和厂牌达成的纯分发协议,剩余的70%则来自音乐人服务和音乐人开发协定。

虽然Believe2014年就进入了A&R行业,但对两家厂牌发起的收购因为时间点上的巧合仍被议论纷纷,并被外界认为是对Spotify与独立音乐人直接携手而发起的反击。但对Ladegaillerie而言,BelieveSpotify所担负使命的不同,决定了两家公司较弱的对抗性。他认为,尽管Spotify for Artists短期内可能会为音乐人带来更多收益,但任何一个行业都更加看重长期的、持续性的增长,而TuneCore通过多平台和多样性的投入能够帮助音乐人实现这一长远目标。

这也是其他数字分发平台的说法。

不过,它们似乎忘记了几件事。首先,不管是跳过第三方直接与音乐人签订授权协议,抑或通过Spotify for Artists提供作品上传工具,Spotify都没有要求音乐人必须独家入驻;甚至为了帮助独立音乐人将作品分发至其他流媒体平台,它还特意投资了DistroKid,并与对方达成了内容分发协议。

其次,在Spotify开创了这股风潮后,很难说其他主要玩家不会鹦鹉学舌,更别说开放的YouTube很早之前就允许任何人上传他们的内容。考虑到正与Spotify酣战的Apple Music可能也因此加入到这股变革中,那些以数字分发为核心业务的公司们可能会寒颤不断。另一方面,大数据则成为两家公司竞争中的一大影响要素,而通过对ShazamAsaii的收购,Apple Music未来也可能将把关注点放到对优秀音乐人的发掘上来,这无论对以Believe为代表的数字分发平台,抑或是主流唱片公司来说,都可能演变成一场“灾难”。

一场从流媒体音乐行业刮来的改革风暴正在逼近,考验各家应变力的时候到了。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Spotify, SoundCloud, Bandcamp, 华纳音乐, Believe,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