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年,54首歌,音乐人曾轶可的“不敢”与“勇敢”

乔娜珅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08-27 14:40 点击:
【字体: 】   评论(

娱乐工业造星流水线上选出来的“异类”——9年来,她如何在音乐世界里表达自己?

在位于北京广渠东路园区里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的办公室,我们见到了曾轶可。沈黎晖的办公室被设在了三层的西南角,大片透明玻璃窗户正对着外面旧厂房屋顶,这是2018年北京最炎热的时节。 

音乐财经如约敲开办公室的大门时,曾轶可正坐在沈黎晖日常会客的黑色皮椅上微闭双眼拉小提琴。经纪人带着记者进门打招呼,她才缓缓放下琴,回过神来。在访谈中,曾轶可用了一种漫不经心和缓的速度回答问题,她当天穿一件雪白的衬衣,模样羞涩,笑容温柔,这是她身上最有吸引力的部分。当她在回答问题时,彷佛她在这里,又彷佛她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

曾轶可称自己是一个记性极差的人,回顾她过去九年的人生和作品时,她经常发现自己应该被记住的场景常常模糊了,不太记得了,这是她面对一些问题时给出的答案,随后,是一个轻松又十分诚恳的微笑。

反娱乐工业

早年,出现在节目舞台上的曾轶可抱着吉他,总是一副肢体僵硬刚睡醒的样子。人人都在议论她颤抖的尾音,“拜曾哥”成为当年的网络热词,质疑、嘲讽和谩骂轮番上阵,如海浪般凶猛,这也成为世俗眼中知名度的“高起点”。

事实上,作为选秀歌手出道,一旦被贴上了标签,再想摆脱绝非易事。很难说选秀出道这个让曾轶可一夜成名的起点,是成就了曾轶可还是拖累了曾轶可。在接下来9年时间里,曾轶可先后创作出版了专辑《Forever Road》(10首歌,制作人高晓松)、《一只猫的旅行》(12首歌)、《会飞的贼》(10首歌,制作人高晓松)、《25岁的晴和雨》(10首歌)、《Anti!Yico》(11首歌)。

9年来,曾轶可一直在稳定地出着专辑,音乐性和制作质量逐步上升。

20岁时,青涩的曾轶可在《勇敢一点》里问“是不是我的声音不够好听,就不能打动你呢?”25岁时,在《胆小鬼》里,曾轶可述说自己的不敢,“为了不让车里的巧克力融化,我便不敢开暖气……为了不让叶子凋零,我便不敢种树。”在《星星月亮》里,曾轶可唱出她性格里“义无反顾”的勇敢,“夜空让我照亮,流言让我来挡,只要记得,你是星星,我是月亮。”在2018年的《私奔》里,曾轶可再度述说从“不敢”到“勇敢”的心路,“不敢宣言,不敢见面,不敢透风的想念……只要你愿意跟我走,只要你愿意不回头,只要你愿意在一片怀疑声中牵起我的手。”

△音乐:《勇敢一点》曾轶可

△音乐:《胆小鬼》曾轶可 

△音乐:《星星月亮》曾轶可

△音乐:《私奔》曾轶可 

9年来,一位充满灵气的创作者,一位区别于娱乐工业流水线上的唱作人,外界津津乐道的却依然是她的“车祸现场”。

2010年,大众对曾轶可第一次参加草莓音乐节,众多观众烧香向舞台“膜拜”的场景仍心有余悸,一度剑拔弩张的气氛至今仍是反思网络暴力的案例之一。

8年后,在今年一次草莓音乐节上,一个“车祸”现场的短视频在各大营销号的转发下,再次登上热搜,网友对曾轶可的骂声也愈演愈烈,然而这个跑调的短视频却并非事实,真相是演出结束后,曾轶可摘掉耳返为了带动现场气氛乱唱的,却被别有用心的人拍下来传播出去,又正好符合了大众对9年前曾轶可的“刻板印象”,让这段断章取义的视频成为被传播的热点。

2018年6月,曾轶可签约摩登天空后的第一张唱片《Anti ! Yico》发布,标题便是《从“人设”时代的货架上夺回“曾轶可”》,内文写道:“《Anti!Yico》是一张无法用任何音乐风格和概念定义的专辑,而它最想传递的就是破除人设”,让大众看到一个真正的曾轶可。

创作者的快乐

《私奔》是目前新专辑热度最高的一首歌,在抖音APP作为BGM,《私奔》这首歌被70.8万人使用,824日的数据显示在音乐榜上排名第三,累计使用300余万次,在网易云音乐的评论量接近4万条。

这是曾轶可和发光曲线合作的一首歌,曾轶可回忆当时在一起场景是,大家唱着唱着就掉眼泪了。曾轶可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发光曲线乐队也非常感性,曾轶可叹,感人+感人,就是太感人了。

与音乐里传递的多层次痛苦与温和又复杂的感情不同,在日常生活中,曾轶可完全没有身为创作者的痛苦,如果没有做创作者,她不会像现在这样快乐。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去做不敢去做的事情,没有说出不敢说出口的话,她都通通放进了音乐里。多年来,曾轶可写的歌,大都唱着一个女生在这个小时代里的爱与悲伤,有人告诉她,这世界不止是爱,她在歌里回答,爱是刺在我胸口的字……”

在宋冬野担任编曲制作的《三的颜色》这首歌里,曾轶可唱着你如此特别 如此特别 被你伤害 竟留下幸福感觉,为所有和她一样的异类表达态度。在《Need A Friend》里,曾轶可唱着,我需要一个朋友,我需要一个知音,我需要一个同类。在《同类》里,曾轶可带着绝望唱着,谁先勇敢呢?如何相爱呢?能感应到我吗?在《爱是一切》里,曾轶可带着付出的决绝:我是你的,但你是自由

△音乐:《三的颜色》曾轶可 

△音乐:Need A Friend曾轶可 

△音乐:《同类》曾轶可 

△音乐:《爱是一切》曾轶可

沈黎晖对音乐财经说,“以前歌是歌,旋律是旋律,编曲是编曲,这一次新专辑的气质形成了一个整体,是一个和以前特别不一样的(地方)。到摩登来,音乐上有了很大提升,整个音乐的概念,制作的概念,我就觉得她应该一直是这样的才对。”

在天娱8年约满后,2017年8月,摩登天空正式签约曾轶可的消息发出后,粉丝们开心的奔走相告。在2009年的“快乐女声”比赛中,当时力挺曾轶可晋级全国十强的正是沈黎晖,多年来,两人“亦师亦友”,而现在,曾轶可笑道,“感觉像是同事了。”

沈黎晖喜欢一切不完美的、有灵气的、特立独行的“人事物”,这一点曾轶可亦如此,沈黎晖说:“她一直挺好的,我们也不需要聊,挺心有灵犀。她的约到了,我说签摩登呗,她说嗯。有十年了,没想到会真正做这件事,她也等了很久,有一点点互相证明的意思吧,因为现在签下了她,是对当初的她最大的认可。”

在曾轶可回忆的场景,应该是一次吃饭的时候,沈黎晖问了她一句,“我好像是心里说的好,我忘记当时说了好没有,我就没说其他的,他也没再说其他的。”

从最初开始一直听曾轶可歌的人,都会觉得这个人太毫无保留了,把自己内心所有的一切都写进了音乐里。而在日常生活中,曾轶可是一个按照北京话说有点“缺”的人。沈黎晖记得有一回在纽约,和曾轶可走在路上,街上吹来一阵风,曾轶可转头问: “沈老师这是龙卷风吗?”

“啊…..”沈黎晖当时一副诧异的表情,后来回忆这个场景依然觉得好笑,“她真的特别纯真。”

在采访间隙,曾轶可一本正经提到自己刚才拉二胡的场景,记者以为自己刚进门时看错了,“不是小提琴吗?”她挥手笑,“那个是我逗你的。”她表情有一点小小的得意,接着慢条斯理的解释道,“因为我很久没拉小提琴了,就拉得有点像二胡的声音。”

“那个时候觉得她歌写得好,才华这是天生的东西,有些事后天可以去弥补,唱得不好可以练。”沈黎晖评价道,“我觉得她现在唱得很好,在录音的时候,气息和声音的细节,处理得非常细腻,在现场比很多歌手都唱得好太多,辨识度非常高。”

在沈黎晖看来,曾轶可本质上就是一个音乐人,不是一个选秀明星,到摩登后,音乐和风格上可以做得更加纯粹,未来坚定的往音乐人这条路走,创作更多好的作品,积累更多的Live经验。

这两年,为了新专辑,曾轶可去了洛杉矶学音乐,也去了很多地方旅行,参加了一些国外的音乐节,去纽约和英国看了Bruno Mars的演唱会。今年她很喜欢Cigarettes after Sex,因为喜欢这支乐队那种有点蔫特别悠着的感觉,对于曾轶可本人来说,在褪去年幼时的青涩后,她在精神上变得更自在也更Cool了。

曾轶可不是一个对艺人商业价值极具野心的人,从没有刻意给自己设定过目标。“我只会想生活上的东西,能够越快的进入下一张专辑可能会越好,但不会太刻意去制定计划。有时还蛮自我,这是别人说的,我自己觉得我还蛮沉得下来的。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曾轶可, 沈黎晖,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