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国产金属乐队的“攻势”

李笑莹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08-26 00:50 点击:
【字体: 】   评论(

“郁乐队要有自己的故事,在这个时代的潮流中留下我们自己的作品。”

在国内音乐综艺如火如荼的这个夏天,8月3日一条从德国传来的消息显示,“Die From Sorrow郁乐队获得2018W:O:A Metal Battle 金属战火全球总决赛冠军。

郁乐队,一支来自北京的旋律派金属摇滚乐团。W:O:A(Wacken Open Air)是在全球富有盛名和号召力的金属音乐节,郁乐队此次创造了中国以及整个亚洲在此项赛事中的最好成绩。

在微博上拥有6万多粉丝的郁乐队当日在微博写道,“过去十年里,有多支中国金属乐队登上金属战火的舞台做出了同样精彩的表演并且展现了中国乐队的风采。所以我想,这一次郁乐队只是很幸运,天时地利人和,在正确的时间做了正确的事情,仅此而已,异海之王已经扬帆海外,这只是开始。”

正如此前在面对音乐财经时,郁乐队主唱刘斌所反复强调的态度,“我们相信摇滚乐、金属音乐总有走向大众的一天,只是现在还处于发展阶段,还没有取得什么成绩。我们希望在还有能力的时候保持旺盛的创作精力,郁乐队要有自己的故事,在这个时代的潮流中留下我们自己的作品。”

振臂一呼

“十八岁那年,每天都做着一个梦,期望着未来的某一天,站在那朝思暮想的地方振臂一呼,能够得到你们的回应。”这曾是郁乐队主唱刘斌年轻时的梦想。

高中毕业后的刘斌迎来了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2003年,在高中同学王楠的介绍下,他认识了与王楠同一大学的吉他手张瑞欣。在当时还比较闭塞的环境下,三人决定缓慢探索,他们渴望成为职业乐手,做一支专业的乐队。

当时教刘斌吉他的老师就是弹金属的,老师的影响加上新成员张瑞欣的喜好,乐队在当年选择旋律死亡金属作为乐队的主要创作风格,直到现在“郁”的音乐越来越成熟,但这并不是他们一开始就设定的成果,而是通过这些年乐队成员一起磨合探索的结果。

乐队正式成立后,他们培养默契、完善作品用了一年的时间,为了能够有更多的演出机会,张瑞欣便找到了王楠的邻居、脑浊乐队的鼓手许林,希望他能帮郁乐队提供一些能够演出的机会。后来,许林通过自己的人脉帮助郁乐队迎来了第一次演出。

这之后的两年时间里,郁的演出不断增加。2009年,乐队发行了第一张EP《日落伊甸园》。不过在2013年的巡演时出了一些状况。张瑞欣回忆总结说,之所以没有按计划完成演出是因为当年没有巡演的经验,4月的演出3月才开始跟场地方沟通,也根本没有什么宣传。

“当时大家都不专业,巡演前半个月键盘手杨文昭才告诉大家因为工作原因,他不能请假跟乐队一起去,于是乐队又不得不请回了原键盘上刘丹跟大家一起出行。”刘斌说。

现在出道十四年的郁乐队已然成为国内重型音乐乐队的重要代表,但他们还是会在平时和演出时留意其他乐队,特别是年轻乐队。

“他们玩得很多东西我们都知道。可能很多年轻乐队还不成熟,但他们的作品中有很多新元素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对年轻乐队,不打压不竞争,刘斌说:“做音乐是要表达,而不是比赛。”

“当年为什么会给乐队起了‘郁’这个名字?”

“刚玩乐队的时候大概十六岁,青春期比较叛逆,一天到晚没什么特别高兴的事,有点郁闷,当时挺多乐队的名字都是一个字,艳、腰,我就觉得用’郁’还挺酷。”作为乐队创始人,刘斌简单的解释了乐队名字其实没有特殊含义,“后来乐队的英文名Die From Sorrow就是这个字延展出来的,郁郁而终也是延展。”

张瑞欣刚加入乐队时,二人曾讨论过是不是要换个名字,可最后没想到什么太合适的,就一直没改。时间越来越长,“郁”似乎已经成为了乐队的象征,要是名字变更好像乐队的一切也都要从头再来,而且“郁”的名字也鉴证了乐队整个发展,包括乐队的每一位成员的存在与过往。

2012年,在郁正式成立的第十个年头,乐队发行了第一张专辑《悲伤之旅》。

“郁不是一支会讨巧的乐队,我们从组建到现在,每一步都是我们一点点做出来的,它不是像坐火箭一样忽然窜出来的。”主唱刘斌说,发行《悲伤之旅》对于乐队的意义在于对他们走过的这十年做一次总结,他们需要有一张能代表自己的作品集。

刘斌说,《悲伤之旅》确实是一张带有悲壮色彩的作品,他与张瑞欣都曾担心郁会像大多数乐队一样在发过一张专辑过后就解散。因为在录制这张专辑的过程中,成员就已心照不宣,键盘手刘丹之后会因为家庭原因不得不离开乐队。好在刘丹的离开并没有影响乐队的发展,很快有了新键盘手杨文昭的加入,郁也可以继续走下去。也许《悲伤之旅》并不是一张堪称完美的专辑,但它在郁的每个人心里却都有着格外的意义。

“它是一张必要存在的专辑”。刘斌对专辑评价道:“它可能不是非常的精彩,现在听来不满意的地方有很多,我觉得不太行。”“但它承载着郁乐队的时代印记,对我们来说它不仅仅是一张专辑。”张瑞欣补充说。

郁如今的键盘手刘沛鑫是在2013年9月加入的,当时《悲伤之旅》发行不久,他在听到这张专辑后,立刻产生了想要融入的欲望。刘沛鑫从小弹古典钢琴,大学主修传统作曲。看似跟摇滚乐不搭边的他其实早在15岁时就组过一支金属乐队,担任吉他手,虽然学古典音乐却对现代音乐更感兴趣。

刘沛鑫大学毕业后本想来北京找一家录音棚工作,在认识了窒息乐队的贝斯手刘铮后,在刘铮的介绍下他加入了郁乐队。他回忆,第一次跟乐队一起吃饭时,刘斌就给他讲了乐队的“悲伤之旅”,在录制这张专辑的时候,张瑞欣在上班,白天工作,晚上还要录音到天亮。睡不到两个小时又要去上班,循环往复了三个月。除了音乐作品,刘沛鑫也被乐队这些年的坚持打动,毫不犹豫的融入到这个大家庭。

2014年年底,刘斌的好友、贝斯手谷胜军也加入了郁乐队。俩人几乎在同一时期开始玩音乐做乐队,加入郁之前的一年,他跟刘斌几乎天天都要见面一起吃饭喝酒。除了刘斌,还有不少乐队曾向谷胜军发出邀请,但他都一律回绝,“我比较排斥跟不熟的人一起做乐队,有陌生感,没话说。”加入到郁乐队后,谷胜军除了负责演出,还出任了乐队的财务管家,包括制定周边等一系列工作,《异海之王》的封面设计就是他找了泰国的朋友帮忙完成。

现任鼓手李家豪是去年8月加入的乐队,今年23岁的他算得上是老乐手,他跟乐队最大的张瑞欣相差11岁,但大家彼此完全没有代沟。刘斌说他加入后很快就跟大家磨合出了默契,在他的努力下将乐队更换乐手的损失降到了最低。

异海之王扬帆

2016年3月,郁乐队发行了全新专辑《异海之王》,这是继2012年乐队发行的专辑《悲伤之旅》后的又一全新概念专辑。专辑收录了五首歌曲,同时这也是一部关乎冒险的故事集,乐队希望用这些作品去寻找他们当年的一个梦,有关梦想与悲伤的梦。

经过十三年的探索与成长,新专辑不管是从创作还是唱腔、编曲、录制、后期宣传等方面都有了极限突破。其中,刘斌第一次尝试用全中文写词,“比用英文难太多了,写不好就跟白话似的,不像英文就算没什么意义但听着也洋气。”尽管绞尽脑汁,但到了录音阶段还是有很多地方会被队员否决,再重新进行修改和替换。

歌曲《在风暴的中央》的副歌部分有这样一句歌词:“念念不忘,谁在拼命拉扯,回不去。”在写这句包括整张专辑的创作过程中,刘斌的内心一直有一个诉求:“当你反向回望过去时,会觉得有很多遗憾存在,造成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你对现在的生活不满意,但你不能一直活在过去,而应该努力改变现在的生活状态。”

“异海之王”四个字是偶然从刘斌脑海中冒出来的,他本就是想做一张关乎“孤独探险家”主题的专辑,设想了一位勇于与大海风浪搏斗的主人公形象。当“异海之王”浮现出来后,刘斌与乐队认为它是对专辑作品的最好解读。这四个字似乎也表达出乐队对于音乐和生活的理解与态度。

音乐之外,乐队还找到了泰国画师Namsing为专辑设计了封面和插画。“但大家不要以为专辑上的这个怪兽就是异海之王,不一定。”张瑞欣解释说。与此同时,郁乐队还出品了“异海之王”的系列配套周边,并在全国进行了一轮南抵三亚北达呼伦贝尔,共计超过四十场的大型巡演。

其中北京站的演出结束后,一位看起来已有些年长的歌迷走过来跟刘斌说:“我终于看到了你们的演出。”说完,他拿出自己收藏的所有专辑和乐队周边找乐队成员签名,过程中他与大家聊着这些年乐队的变化,从第一张EP《日落伊甸园》到最新的《异海之王》,哪里好哪里不好,哪些地方有变化有进步娓娓道来。如果不是这番对话,郁从来没关注到这样一位乐迷朋友的存在,因为他不像年轻人一样会挤在前排引起成员们的注意,但他这些年来默默的关注却让成员们很感动。

“也许像他一样关注我们成长和变化的人还有很多,这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激励。”刘沛鑫说在新专辑巡演中有很多乐迷会追着他们看了十几站,不管是看了十几年还是十几站,都会带给他们继续下去的力量。

从副到全:想清楚了

2016年元旦,张瑞欣辞掉了自己坚持了十年的设计工作,“我想清楚了,在我25岁的时候没有迈开的一步,在我30岁之后再想走会更加艰难,放弃你十年来一步一步做出来的业绩,确实很难。但我想清楚了,也就果断做了决定,除了音乐我没有其他任何职业了。”

郁乐队中除了张瑞欣,大家都还有自己的一些副业,但不管是时间上还是精力上,都还会围绕着以乐队为中心。做副业,也是迫于生活的压力。

“我们每个人从音乐上赚到的钱可以支撑我们继续做音乐”。刘斌说,现在要是乐队成员需要一把琴来排练或者演出,不用再像从前那种要自己再想办法,各自在音乐上的收入就可以给自己买一把琴。

如今的郁是一支立体的乐队,正如刘斌所说,在乐队中大家不分谁是主创,每个人担负的重量都是一样的。张瑞欣说他也非常排斥在一个乐队专辑上明确的写上作词人是谁、作曲是谁,这太不“乐队”了。有人负责写歌,有人就要去做其他事来支撑乐队的运行,既然是乐队,就不能单纯靠是不是创作音乐来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和工作量。

“做音乐好听当然重要,但一个乐队的魅力还在于舞台上大家的配合,只有歌没有互动也不行,这些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张瑞欣重申“郁”的立体与彼此的重要之处。

生活中郁乐队的五位成员与舞台上激进暴烈的形象不同,他们会聊儿时偶像H.O.T的合体演出,也喜欢下厨做饭。现场演出前,刘斌会跟所有人说一句:“摇滚乐不是洪水猛兽,在听音乐的同时大家也别忘保护好身边的朋友们。”

在此之前,他的一位朋友曾问过他:“你们是不是都特别愤怒,摇滚乐是不是都特暴力?”大众对摇滚乐根深蒂固的印象时常让刘斌感到无奈。

“我不否认摇滚乐有那些所谓的标签式的东西存在,也有很多的感情所在,但摇滚乐最重要的是它的态度。对一件事不论你觉得是对还是错,都要有自己的态度。”刘斌希望每个人都能有表达不同态度的权利,对于不满的事,要保有不同的意见,如果所有人都无所谓,那这个社会也就失去了想要表达的欲望。

“如果你是因为听了郁的音乐走进了摇滚乐的大门,我们会很开心,如果你是听了其他乐队的歌爱上摇滚乐我们也会骄傲,对摇滚乐来说这都是一个促进的循环。”在刘斌看来,一支乐队的价值不仅在于音乐,也在于精神的引领和榜样作用,也许有一天郁的音乐会变得不再“时尚”,但相信他会一直充满力量。

张瑞欣补充说,现在的郁正处于一种“承上启下”的中间力量,前辈乐队对他们的影响和帮助会让他们坚定继续创作的决心,当然,总有一天他们也会成为新乐队的铺路基石,这是一种必然的发展规律,身为摇滚音乐人,他们有这样的义务,也有更正确去传播摇滚乐的责任。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郁乐队, 刘斌, 张瑞欣, 金属乐,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