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音乐人不是扛着硬生生的生活向前?

赵凯茜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7-02 10:51 点击:
【字体: 】   评论(

舞台上的光鲜亮丽仅仅是音乐人生活中的一小部分罢了。

不久前,一位名为Richard Swift的音乐人被送进了美国华盛顿塔科马市的一家医院,医院表示他的身体状况欠佳,甚至有生命危险。不过由于没有医疗保险,6月19日他的朋友们为他在一个名为GoFundMe的平台为他进行募捐,该平台旨在帮助那些急需援手的人。截至目前,Richard已经收到了超过1000人共计8.7万美元的善款。

这位独奏艺术家、多乐器演奏家、短片导演、录音室创始人兼制作人并不为大众所熟悉,不过像他这样的状况绝不是特例。在GoFundMe平台搜索“Music”,与Richard的遭遇类似的音乐人并不在少数。

一周前,音乐产业研究协会(MIRA)发布了一份报告,该报告通过一些数据展示了一名职业音乐人当前的诸多困境。

这项由MIRA、普林斯顿大学调查研究中心以及音乐人服务组织MusiCares合作完成的研究,调查了那些像Richard一样月收入组成中含有音乐收入群体的健康状况以及药物滥用、性骚扰以及种族歧视等遭遇。(注:街头表演、在教堂唱诗班演唱、作曲、婚礼祝歌演唱、当地酒吧表演等均属于音乐收入来源。)

该项研究从今年2月12日开始至6月2日结束,共采访了1227位音乐人,其中一半受访音乐人是MusiCares的客户,这些人同时邀请了其他音乐人来参与这项研究。

调查显示,受访的音乐人中女性音乐人仅占三分之一,其中有67.1%的女性音乐人表示自己曾遭到过性骚扰。这一点或许可以从某种程度解释女性音乐人占比过低的现象。此外,72%的女性音乐人表示自己曾遭到性别歧视。对比来看在美国整体女性群体中,曾遭受性骚扰和性别歧视的比例分别为42%和28%,可见音乐行业这样的现象更为普遍。

此外,种族歧视的现象在音乐行业中也较为严重。约83%的非白人音乐家表示他们面临种族歧视的问题,而这一比例在其他职业者中则为36%。

对此,这个项目研究的发起人Krueger表示,我认为相较于其他职业的女性从业者,从事音乐行业的女性会面临更多的性骚扰和性别歧视问题,我怀疑在超级明星存在的行业,如电影及音乐行业中,从业者过大的收入差距更加剧了性骚扰及性别歧视的可能性。

研究的另一项结果显示,音乐人患有精神健康问题的概率要远远高于普通人群。MIRA援引了2016年英国Help Musicians协会对2200名英国音乐人的调查数据,“其中71%的人患有焦虑和恐慌症,69%的人患有抑郁症,18%的人患有某种其他形式的精神疾病。”

基于这项令人堪忧的调查结果,MIRA进行了深入研究。研究结果显示美国音乐人也存在类似的问题,在调查期开始前的两周中,有近一半音乐人表示自己至少有数天感到情绪低落或绝望。此外,有11.8%的受访者表示自己一度曾考虑过也许死亡或自我伤害会好过现状。这其中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会焦虑。“艺术家和音乐人都希望被人们接受和喜爱,但创造力是独一无二的,这与每个人的个性有关,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被理解。”其中一位受访者在谈到自己焦虑的原因时这样说道。

除了心理上的困扰,在身体状况上,音乐人的情况也并不理想。约一半的受访者表示自己因从事音乐行业而影响了身体健康。其中,背部和颈部的受伤比率为24.8%,过度劳累人群占到了23%,有听力问题的占到22.2%。

尽管面临诸多健康问题,但在药物滥用(是指在没有医疗须要的景象下应用药物或酒精)方面,音乐人的情况也要高于普通大众。28.7%的音乐人表示他们曾吸食大麻,而全国的比例则为28.2%。此外,音乐人的饮酒比例也几乎是普通人的两倍,平均每周4次或更多。

其他药物使用虽然没有像大麻那样普遍,但音乐人的使用比率依然要高于普通人。音乐人使用可卡因的比例约3.5%,非音乐人为0.7%;使用海洛因的比例分别是0.5%和0.2%;使用安非他命(一种兴奋剂)的比例分别为0.9%和0.3%,音乐人均高于普通人。尽管MusiCares擅长解决药物滥用问题,但仅有3%的音乐人主动申请过这项服务。

MusiCares的合伙人Connell表示,大部分音乐人都会因听力问题前来寻求帮助,音乐人会因为自己的听力障碍等问题而产生恐惧感,并且担心会有更多人知道自己患有听力问题,因为这将会直接影响自己的工作。我们正在尽力确保音乐人能够有适当途径来为自己的健康问题增加一些保障。

在这一方面,音乐人急需的显然是一份合理的健康保险。值得欣慰的是,研究显示自2015年“可负担医疗法案”全面实施以来,一些健康保险在音乐人中的覆盖量也正在扩大。据2013年专门从事音乐人教育、研究和宣传的非营利性组织Future of Music Coalition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57%的音乐家拥有健康保险。 而此次MIRA的研究显示,受访者中有87.7%表示他们目前拥有健康保险;约一半的人表示自己购买了私人保险,或得到了美国为低收入人群提供的医疗费用资助项目Medicaid提供的保险。不过这一比例仍然低于其他行业的从业人员,Krueger表示音乐人在其他方面的保险覆盖率仍然不足。

更令人遗憾的是,在收入方面,音乐人的平均收入相较于前几年并没有太大变化,仍处在较低水准。2012至2016年间音乐人的年平均收入为2万至2.5万美元,而现在的平均收入仅为为2.1万美元。通常情况,音乐人从音乐中获得的收入仅占年收入的三分之二,所以大部分音乐人仍然需要兼顾其他职业来保证日常生活的开支。

显然,舞台上的光鲜亮丽仅仅是音乐人生活中的一小部分罢了,然而仍有无数热爱音乐的人扛着硬生生的生活奔赴向前,对于他们来说,一切都将是值得的。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人服务,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