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选“欧洲独角兽俱乐部”后,独立数字分销商Believe要来中国大展拳脚 | 创业观察

李昌丰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6-04 09:08 点击:
【字体: 】   评论(

中国音乐市场真的是潜力无限又复杂得很。

数字发行领域的前景似乎一片光明。

之所以这么说,不仅是因为已经有包括AWAL和CD Baby等众多相对成熟的公司在争夺这个市场,就连华纳音乐也抵御不住诱惑投身到了这片蓝海中;而环球音乐则更早,它在2013年就将目光瞄准了数字分销,并推出了Spinnup。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年轻的初创企业也参与到了竞争中,比如近期刚拿到融资的瑞典数字音乐分销商Amuse、DistroKid和Loudr。

从公司成立的时间线上看,Believe算不上太早。毕竟,当它在2005年开始运作时,TuneCore、AWAL和Ditto Music也相继作为拓荒者加入到了早期竞争中。但到了2011年,当Kobalt收购了AWAL之后,市场的整体形势变得逐渐微妙起来。同一年,Ditto Music将自己的业务带到了美国市场,并在纳什维尔开设了办公室。此后两年,愈来愈多公司加入到抢食行列中,这个市场变得更加炙手可热起来。

2015年4月,在Believe宣布全资收购TuneCore后,数字音乐分销行业的争夺似乎也更加白热化。尽管新巨头的诞生让初来者面临的挑战和考验更多了,但它们的出现也为独立音乐人和签约厂牌谋求到了更多筹码,帮助他们获得了更多分发优势。

与AWAL和Ditto Music一样,Believe也是一家面向独立音乐人和厂牌提供数字发行服务的公司,而它的业务涵盖了从数字音乐分发、营销解决方案到曲库管理和推广等一系列的服务范围。但与竞争对手不同的是,Believe提供的分发模式更加灵活。

“ 它不仅通过遍布于全球的流媒体音乐和视频服务帮助音乐人获取听众和收益,还专门组建了一支由专业人士组成的A&R服务团队,来帮助客户开发有效的营销策略,以优化他们的作品在各平台上的可见度。此外,它还开发了一系列的数据工具,帮助其客户更好地制订营销计划。”

根据音乐财经获得的数据,Believe目前在全球各地设有32个办公室,雇员总数大概在500人。在亚洲地区,Believe就已经在印度、印尼、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日本和中国大陆设立了办事处,接下来它还计划进入台湾市场。除了亚洲,Believe基本已覆盖了所有欧洲国家,另外它还扩张到了东欧部分国家以及俄罗斯市场。在收购TuneCore后,该公司在北美的业务也在持续稳定的增长。此外,拉美、澳大利亚、中东和非洲都在Believe的业务版图中。

此外,与Believe达成合作的流媒体平台数量也已超过了150家,比如Apple Music、Spotify、YouTube、Deezer和Napster等这样的国际化平台,当然也包括仅限在本地区运营的一些服务,比如中国大陆的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东南亚地区的KKBOX和JOOX、俄罗斯的Vkontakte以及拉美地区的IMusica。

在接受音乐财经专访时,Believe亚太区销售总监Sylvain Delange表示,亚太区是该公司业务增速最快的区域,年增长率达到了3位数。但其他区域也在继续蓬勃增长,且平均增速达到了两位数。Sylvain表示,Believe目前已经是独立数字分销行业的领头羊,且按照数字分销市场份额来看的话,其已成为了继3大唱片公司之后排名第4的行业公司。

另一方面,Believe的迅速崛起也让老牌巨头们感到了威胁。

去年7月,日经新闻报道称,索尼音乐有意斥资3.55至4.44亿美元收购Believe,但该传闻遭到了Sylvain的否认。他表示,随着Believe体量的迅速增长,它的规模让主流唱片公司开始胆战心惊,但尽管该公司的确收到过大公司的收购要约,其目前并无意将自己卖掉。另外,针对此前的IPO传闻,Sylvain也进行了否认,称Believe目前营收稳定,因而暂时不考虑公开募股事宜。“Believe的现金流目前为止都非常棒,营收也一直在不断增加,整个财务系统都很健康,因此我们现在并不考虑去募集新资金或者IPO。”

与此同时,Believe也开始认真考虑起了中国市场。

Believe是在2014年进入中国市场的,但当时的运作更多依赖着本土一家合作公司,而服务模式也较为单一。但从今年开始,Believe开始组建起了自己的本地化团队,并将触角伸向了更多国内城市,同时开启了在深圳、广州和成都等地的大规模招聘。

根据Sylvain的说法,该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将其全球化的一套服务和标准引入该市场。“我们想为中国的独立音乐人和厂牌提供一套超便捷的分发服务,以帮助他们将自己的音乐作品上架到更多本土流媒体平台以及国际性的平台上,并保持过程和版税的透明化。另外,我们还将提供一系列工具帮助音乐人和厂牌了解和分析他们的受众与收益。”Sylvain表示,Believe将为独立音乐人和厂牌提供一系列的资源去助力他们的发展。“比如一些技术型工具、本土化资源以及来自合作伙伴的宣传资源等。”

根据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公布的《2017全球音乐报告》,2016年中国录制音乐市场的收入增长了20.3%,其中流媒体音乐收入上升了30.6%。中国录制音乐市场的收入增长速度远超全球音乐市场的平均增长水平(5.9%),而尽管中国在线流媒体音乐用户的数量已过6亿,但其录制音乐市场的收益去年仅排名第12位。看起来,这个市场潜力依然巨大。

不过,Sylvain也承认,中国市场自身的复杂性也是Believe一开始不愿直接介入的原因之一。此外,对于一家西方公司来说,它还需要更好地去了解中国消费者的调性。“我们需要建一座桥梁,让西方的音乐人和厂牌能够去认识中国的音乐听众,同时帮他们去理解中国流媒体服务的运作模式。这也是我们要建立本土化市场团队的主要原因,因为我们想通过这种方式更贴近中国的音乐听众。”

事实上,要进入中国市场的欧洲音乐公司不光Believe一家。在今年的小鹿角·音乐财经博览会上,英国版权代理公司Sentric Music创始人兼CEO Chris Meehan就对音乐财经表示,该公司计划于年内正式打入中国市场。

成立于2006年的Sentric Music,在行业内是一家颇显另类的公司。在它创立初期,行业内还没有一套面向独立音乐人的公允规则,而版权代理商们也总在想方设法地榨干音乐人和他们作品的价值,于是当时仍在读大学的Chris想出了一套帮助独立音乐人最大化创收的办法:一份为期28天的合同,乐队与代理商分获八二的版税分成,但作品版权100%归乐队所有。这种合同形式赢得了如潮好评,并帮助这家公司与如今一些最炙手可热的独立音乐人签订了合约,包括Bloc Party、Bastille和Catfish and the Bottleman等曾是Sentric Music的客户,而这种合作模式也为音乐人和创作者们带来了数百万英镑的收益。

与此同时,Sentric Music还于2009年组建了一支专注于经营同步许可版权的团队。这支团队的主要目标是帮助音乐人将他们的作品授权给影视游戏作品、广告、宣传视频等一系列更商业化的内容上,以此帮助音乐人创造更多收益和潜在的曝光度。除此之外,Sentric Music还提供包括YouTube优化推广方案和其他相关版权运营服务,甚至专门成立了一家国际广告代理公司,帮助音乐人更好地对接品牌商。接下来,Sentric还打算建立一个专门的A&R部门,自己去开发音乐人。

去年6月,Sentric Music和摩登天空英国达成合作,承诺其不仅将管理后者的歌曲版权,还将为摩登天空旗下的签约创作人寻求同步许可版权的机会。在声明中,Chris Meehan表示,未来会与摩登天空在更多方面展开合作。显然,中国市场是它众多方面的一部分。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Believe, 数字分销,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