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拥而上进京赶考,有多少Rapper知道《中国新说唱》的“考试提纲”

宋子轩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06-04 08:29 点击:
【字体: 】   评论(

先行者的故事已经摆在那里,2018年“中国新说唱”的选择题又该怎么做?

前一年的主题还停留在中国是否有嘻哈,这一年辗转在舆论中的话题就已经变成了什么才是中国“新”说唱。HIP HOP这个词在中国被“嘻哈”、“说唱”、“饶舌”等等词汇无条件随意置换,HIP HOP音乐甚至文化在中国仍旧少了很多自我建构的能力。

在去年“PG ONE事件”之后,在GAI被动离开《歌手》舞台之后,在VAVA成为《快乐大本营》的字体背景后,《中国有嘻哈2》一度普遍被视为是不可能再落地的事情。所以当《中国新说唱》浮出水面后,那些怀抱着说唱梦的年轻人,那些叹息去年没参加节目的Rapper们,那些希望借助这样的平台实现自我突破的IDOL艺人们,就像电影院的椅子,在电影散场,人人纷纷起立之时,瞬间活了过来,他们迅速、轻盈甚至凶狠地飞回到靠背上,没有经过一丁点思考,便一拥而上。

△小青龙

竞争惨烈,参加综艺被视为唯一捷径

5月19日,一身Supreme黑色冲锋衣配一顶黑色帽子,小青龙出现在了成都富力丽思卡尔顿酒店的2楼钻石1厅《中国新说唱》的海选现场。上个月这位去年《中国有嘻哈》的23强选手,地下八英里和IRON MIC的三冠王低调签约了王思聪的公司香蕉娱乐,并正式发布了自己的新单曲《TIME》。

至于为什么签约了一家主要以运营IDOL型艺人为主的公司,小青龙表示他自己最在意的无非就是三点,一钱,二自由,三是能给到他什么样的帮助。在现场接受自媒体“小强蜀熟”的采访时,小青龙也坦言,此次再次来参加比赛是他自己的决定,去年参加《中国有嘻哈》的时候,并没有做什么准备,而这次他不会像上次那样了。“推广的话我一个人的能力肯定不及综艺节目给我带来的曝光度,所以我打算在节目里表演我新专辑里的歌,这样一方面是它有推广,二方面是听的人更多。”

同样在参加原因中提到自己新专辑的还有去年11月已经签约放学嗨旗下厂牌AFSC的MC法老。5月20日中午,法老在其官方微博解释了再次参加节目的原因。和小青龙一样,除了去年没有足够重视节目,法老也在最后提到了自己的新专辑。“我今年将要发的专辑才是我真正的实力体现。”

从小青龙和法老的言语中我们不难发现,除了重新回归节目希望证明自己外,借助综艺这个平台更大范围地推广自己的新歌也是两位的目的之一。

当然,像小青龙和法老这样重新回到节目中的选手并不在少数,西安NOUS厂牌的辛巴、来自广州Chill Gun厂牌的徐真真以及去年《中国有嘻哈》上的四位女艺人:二毛、蜜妞、杨舒涵和黄薏帆也都悉数在列。

△AI Rocco

除此之外,此次选手阵容中甚至还不乏曾经DISS过节目的音乐人和组合。像去年曾成功拿到了入围项链,却因不满同组合的兄弟遭到不公待遇而弃赛的成都UpGang厂牌的亚洲捆绑组合ICE以及因英文过多而被淘汰的AI Rocco,均再次报名参加。

△孙旭

不过今年他们要面对的竞争压力较去年显然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从截至目前网络曝光的选手阵容来看,去年未参加的全国各大嘻哈厂牌的艺人都将聚集于这一季,包括摩登天空(满舒克、万妮达)、说唱会馆(李尔新、王以太)、直火帮(XZT、Feezy)、GOSH(AKA山鸡、小艾EYE)、天府事变、逆流Group(阿童木),以及去年《地下八英里》的全国冠军爆音BOOM、顽童小春的老婆呆宝静和此次被视为节目“大魔王”的选手龙井说唱孙旭。

相较于去年参加节目时不为人知的情况,今年参加《中国新说唱》的一些嘻哈音乐人已经在主流市场获得了相当的关注度,甚至已经成为了各大音乐节的宠儿。根据小鹿角智库的统计,2017年MDSK厂牌旗下音乐人满舒克参加的音乐节数量已经达到了14场,2016年签约摩登天空的万妮达去年也登上了9场音乐节的舞台。徐真真、小青龙、法老也都分别参演了6场、5场和3场音乐节。

△陈梓童

除了说唱音乐人,一众从其他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的艺人也出现在了节目的海选当中,包括刚刚在《偶像练习生》获得大量关注的坤音娱乐的岳岳、辰星娱乐的徐圣恩以及来自超能唱片的李让,2011年《快乐女声》全国总决赛六强、出道7年的李斯丹妮,2015年《中国好声音第四季》亚军,并在去年签约环球音乐的陈梓童,2016年《超级女声》第十名莫安琪,2016年《中国新歌声》全国12强低调组合成员杨和苏……

△Giao哥

△角角

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快手、微博等社交媒体中拍“土味小视频”,因一句“一给我里giaogiao”而爆红的Giao哥,以及在微博上靠与老外宣传中国文化而出名的“角角”也均现身海选现场。加上此次节目增设了海外赛区、高校赛区以及线上平台的选拔,不同选手类型、不同背景资源的选手已经把此次节目的竞争推向了新的高度。

嘻哈之城CEO林杰跟音乐财经透露:“今年有很多选拔渠道,高校赛区、网易云音乐预选赛、北美赛区,(国内)五城选拔,基本上点都覆盖了。从去年来看我们这边推荐的选手大部分是素人歌手其实没有什么竞争力,大部分还是陪跑。”

另外几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选手也向音乐财经表示,在他们的眼中在国内可能也就只有这一条路了,能够像海尔兄弟在海外发展那么好的恐怕不会再有第二个。“我们都比较担心自己没办法通过海选,所以一度计划参加完一个赛区的海选,当晚就飞去另一个赛区。”

像这样的情况此次其实并不少见,除了全国海选外,其他赛区或赛道的冠军选手,可以跳过初赛直接拿到晋级项链。因为比较诱惑,但加剧了比赛的竞争性。不少选手都在海选参加多站以提高晋级的希望。

林杰表示,目前国内其他的一些比赛还是太过地下了,如果希望自己还能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肯定还是要抓住这个机会。“你看GAI在抖音发一条视频就立刻有50万的粉丝,这个影响力显然是巨大的。”

嘻哈融合体的创始人ComeLee同样表示,就目前的市场环境来看,虽然综艺已经不能算是“救命稻草”,但是如果让艺人能够迅速获得影响力和知名度,参加主流平台的综艺显然是唯一渠道。

目前,HIP HOP这个热点就像是一块打开主流市场的大蛋糕,无论是独立厂牌的说唱艺人、主流唱片公司的音乐人、偶像经纪公司的IDOL艺人以及社交平台上的网红都渴望从中分得一杯羹,无论是扩大自身影响力,还是通过节目以推广自己的音乐,参加《中国新说唱》已经开始演变成一场抢夺市场份额的“抢滩大战”。

《中国新说唱》“新”在哪?

前两天,关于北美赛区选手PO8被淘汰的消息一时引起了社交平台不小的讨论。关于被淘汰原因的截图更是让此次《中国新说唱》请来的顶级制作人Migos成为了被舆论质疑的一方。

随后,PO8在其个人微博中对此事做了澄清,不过关于此次《新说唱》的评选标准的讨论却并没有停息。在海选的最后一天,作为分站海选评委的老道发了一条微博,简明扼要地总结了节目选拔的方向。

根据老道的观点,去年节目由于场地和节目形式受限,扎实的Flow和优秀的歌词以及突出的个人风格是晋级的关键。而到了今年,除了以上条件,对于控场能力、台风以及创作能力的考量也会在评判范围内。“像歌词flow技巧旋律唱功这些以后都只能算是基本功了。所以说唱这条路会越来越难……所以到现在还在对自己的词和flow沾沾自喜的人,我可以很肯定的说,你可能一辈子就这样了。”

其实从海选的规则来看,节目对选手的要求的确在提高,去年的海选只是Acappella,而今年海选则多出两段60秒作品的要求,而这则是去年海选之后那轮的赛制环节。

4月3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举办了广播电视节目创新创优培训班,并在培训中再次强调了“小大正”(“小成本、大情怀、正能量”)的自主创新方向,而这也成为了广电节目创作必须要遵守的重要原则和政策风向标。

随后,4月13日《中国新说唱》宣布全球海选启动,并发布了一支主题为“说出正能量,唱出大情怀”的宣传片,被不少网友看作是“求生欲”的及时体现。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新说唱”的“新”一方面体现在对内容“度”的把控上,这包括艺人过往历史和歌词内容,避免出现导向问题。

此外,从此次评选的要求来看,除了以上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点,节目对选手的舞台表现力、控场力以及创作能力等等的综合能力都有了更高的要求。

如果我们跳出该节目来看,无论是前一段热播的《偶像练习生》还是当前引发大量关注的《创造101》两档打造偶像的选秀节目均明确了说唱在偶像团体中的重要地位。无论是欧阳靖担任了《偶像练习生》的导师,还是像Yamy、小鬼等等曾经出现在《中国有嘻哈》节目中的选手又出现在了偶像养成的节目中,显然未来男团和女团的打造都在越来越重视Rap担当的技术水平。如果此次节目中出现Flow稍弱,但舞台表现力足够惊艳的选手与说唱功底扎实但是控场力相对欠缺的Rapper对垒,目前来看,导师最终的选择未必就会倾向Rapper选手。

而这也就是为什么,此次节目会请来邓紫棋成为制作人之一的原因。5月17日,在爱奇艺公布了邓紫棋作为最后一位导师的结果后,再次引发大量吐槽。然而细想看来,邓紫棋其实就是适合《中国新说唱》的那个,毕竟节目要推的艺人已不再简简单单是说唱歌手而已,而是兼具舞台表现力和控场力的偶像说唱艺人。

对此,ComeLee也跟音乐财经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去年《中国有嘻哈》的两个冠军,有些偏UNDERGROUND,那此次把邓紫棋加进来,肯定是要以邓紫棋作为一个综合,在无论是唱功、形象、表现力上打造更加趋于流行化以及大众审美的偶像Rapper。所以今年符合这样标准的艺人走到后面的概率会更大。”

回看去年从《中国有嘻哈》进入主流平台的几位音乐人目前的状态:刚刚在本月18号与女友王斯然在重庆完成婚礼的GAI,即将在6月1日前往墨尔本举行自己的个人演唱会;PG ONE在4月21日清空了微博,并把头像换成了自己小时候的照片,3天后他在微博上发了一段长达5分钟的Acapella,不过仅仅过了5个小时,这条微博就被删除;Bridge、艾福杰尼和VAVA近期都担任了《中国新说唱》爱奇艺VIP高校预选赛的评委;Tizzy T即将于6月1日在北京完成自己今年“夜行动物园”的全国巡演……

去年夏天,这几位和一众怀揣嘻哈梦的音乐人走向了主流平台,并在节目落幕后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并由此获得了、丢失了、承担了不同的人生结果。而这个时间,又将有一批心存不同想法的年轻人即将走进未知的世界。

他们明白这又是一次难能可贵的机会,甚至认为这是属于他们的又一次黎明。只是,日出才没有书里说的那么壮丽。摆在他们面前的是更大的机会不假,但同样是更困难的环境和竞争,以及很有可能与他们想象中并不一样的“舞台”。但除了参加这个综艺,他们难道还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吗?

先行者的故事已经摆在那里,2018年“中国新说唱”的选择题又该怎么做?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嘻哈, 音乐综艺, 中国新说唱,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