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NE PERCENT当前的困局,是“共享经纪”在中国“早产”的结果

宋子轩  | 中国音乐财经CMDN |  2018-05-21 10:06 点击:
【字体: 】   评论(

“偶像经纪”不是单车,在中国还没有“共享”的土壤。

北京时间517日中午12:02,珠宝品牌I DO就香水营销中以销量为偶像排名,并做出等级划分的营销活动进行了公开道歉,并在致歉信中表示,会立即将排行榜相关页面下架,并对相关负责人做停职处理。尽管进行了官方道歉,但仍遭到了粉丝们的集体讨伐。

之前,I DO推出了一款名为“香榭之吻”的跨界香水,代言人正是今年大火的从《偶像练习生》出道的NINE PERCENT男团(除了蔡徐坤以外的其他八位成员)。在营销过程中,I DO的电商页面公布了团体各个成员的实时销量排行榜,更是用笑脸和哭脸来反映成绩的好坏。此外,I DO还以NINE PERCENT粉丝见面会入场券为奖励,刺激粉丝参与购买该产品。被曝光后,引发了大面积粉丝的反感,甚至在微博上出现了不少“I DO,一生黑”的评论。

然而就在I DO的致歉信发布不久的短短几个小时内,该品牌便在微博公布了第二批获奖名单,而在该条微博下,已经鲜有粉丝的骂声出现。虽然不排除公关行为的存在,但前几个小时还在饱受粉丝激烈声讨的I DO,真的这么有自信在当天就发出与粉丝互动性极强的第二条微博吗?

看上去这次“营销”更像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方案,尽管引来大量粉丝的声讨,但刚刚道完歉的I DO便又开始了“圈钱”的行动。非常明显,该珠宝品牌抓住了粉丝的心理,NINE PERCENT作为限定组合,团粉少,唯粉多,引导粉丝做出真金白银的支持,“偶像排名,销量竞争”便是最好的方法。

粉丝的不满很有可能已经在I DO的预案中,此次道歉恐怕不仅仅面向的是粉丝,也是缘于其“排行榜”曝光了几位偶像的人气,由此引发了背后经纪公司的不满。

成员缺席是常态

其实,粉丝对I DO的不满情绪此次没有发展为更大范围的蔓延,主要还因为另一件事至今仍旧更大程度地困扰着他们:从出道以来,NINE PERCENT几乎没有完整过。

9人各自档期频繁冲突,合体时间少得可怜。515日,范丞丞、Justin和朱正廷更是一度将微博认证从“NINE PERCENT成员”改为了“乐华娱乐旗下艺人”。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已有消息称团体的代言费已经在1200万人民币上下,然而到目前为止,其实也只有Innisfree悦诗风吟拿到了真正9人的合体代言。像此次I DO的代言以及《奔跑吧》的节目录制中都缺少了C位出道的蔡徐坤,味可滋和消除者联盟的代言中则没有出现乐华的范丞丞、Justin和朱正廷三位的身影,由时间点来看三人很有可能是因为去拍乐华为他们接的广告去了。

16日晚《快乐大本营》官方微博宣布组合全员将参与523日的节目录制,这或许将是首个全员参与的综艺,为这个不像是一个真正组合的组合“挽救一点整体性”。

至此,团粉的感受自然可想而知,唯粉也自然希望此没有“组织性”的团体不要拖累“自家”IDOL的发展。如果说蔡徐坤屡次缺席团体活动是因为合约的历史遗留问题,那么从515日乐华的三位成员删除“歌手NINE PERCENT成员”(现已改了回来),到活动多次的人员不齐。很明显,NINE PERCENT目前很难谈什么整体性,重点是未来这一段时间这种现象恐怕也不会有太大的改观。

运营能力还是次要,话语权缺失才是关键

除了成员频繁缺席,更让粉丝失望的便是NINE PERCENT几乎没有任何像样的官方活动和新内容出现。

《偶像练习生》从今年46日结束的前42天内,NINE PERCENT无正式媒体见面会、无成员杂志专访、无官方团体粉丝名称、无官方应援物、无除粉丝见面会之外的公开合体、无团综、无合宿、无新歌。只有官宣的五个代言(InnisfreeI DO系列香水、味可滋、消除者联盟、必胜客推广大使),和一加再加的全国粉丝见面会。

无论是团粉还是唯粉都都对此十分不满,微博上#爱奇艺,请给全民制作人道歉#以及#爱奇艺还我团综#两个话题的阅读量已经分别达到了42.8万和惊人的255.7万。

至于粉丝声讨声最大的“团综”问题,根据爱奇艺高级销售总监王思岩的微博,可以发现之前初定首发日期为511日的团综已经推迟到了7月。

此外,网络上也频繁曝光粉丝只有少得可怜的机会能够买到见面会的内场票,据一位微博粉丝的说明,上海内场前排只能从职业黄牛手中购得,而价格更是达到了2万元起价。

除了活动安排方面的乏力,NINE PERCENT的线上运营显然也远远不能让粉丝满意。自47日出道,直到12日中午9位成员的微博才互相关注;15日第一张团体合照才出现在了NINE PERCENT的官方账号上;微博热搜话题几乎见不到团队消息,而是被蔡徐坤、乐华七子以及范丞丞等个人或CP占据。更为夸张的是,刚刚出道正需要大量宣传以及与粉丝进行频繁互动的NINE PERCENT官微,一个月仅仅也就发了15条微博。

反观来看从韩国《Produce 101》出道的组合WANNA ONE,在61611位成员在节目中获胜开始,到之后的两个月间,该团体的集体活动便从未停下脚步。

从今年6月开始,WANNA ONE还将举办主题为“Wanna One World Tour ONE: THE WORLD”的全球巡回演唱会。7月、8月该演唱会还将落地中国香港和中国台北。

如此对比来看,爱奇艺为此专门成立的爱豆世纪,显然对运营此团后续乏力,缺乏长期运营规划,做艺人经纪显然不是强项。与灿星打造的《中国新歌声》类似,在节目结束后对艺人的输出更多的属于商业性质的活动,而缺少内容的产出和各个维度的运营。

从工商信息来看,该公司今年3月份刚刚注册,注册资本500万元,属于港台合资公司。其中爱奇艺出资275万元,占股55%,最大股东,有一定话语权。另外一家公司亚洲一娱乐,出资175万,占股35%,第二大股东,应该是葛福鸿的公司,如果属实,也就不难理解9人团中会有2个台湾人了。20171217日,在爱奇艺《偶像练习生》“成像时代”发布会上,就已经明确了Nine Percent组团期间,团体诸多工作事宜都是由曾一手捧红金城武、蔡依林等人,在圈内有“综艺之母”之称的金牌综艺制作人、经纪人“葛姐”葛福鸿操办。

本周四,以“创新·共赢”为主题的2018爱奇艺世界·大会在京举行,大会期间,《偶像练习生》也宣布将于2019年连续打造第二季和第三季,内容模式、赛制玩法都将全新升级。显然,相比NINE PERCENT的运营来说,明年新一季的综艺才是平台的核心重点。

除此之外,爱奇艺对于此团不多的话语权也是NINE PERCENT当前状况的原因之一。

从上面提到的团体活动频繁的出现成员缺席的状况来看,爱奇艺显然在与9位成员身后的5家经纪公司传奇星娱乐、乐华娱乐、香蕉娱乐、简单快乐以及果然天空的角力中占下风。

本月15日,豆瓣鹅组有网友发帖称,爱豆世纪并没有集齐所有成员的合约,所以才会出现乐华想退团,导致三位艺人修改微博认证的情况发生。此消息没有得到证实,爱奇艺方与乐华都没有做出回应。

对比来看,显然在共享合约上YMC Entertainment对于WANNA ONE的运营拥有更多主导权。吸取了2016I.O.I中期只有小分队活动的教训,去年在WANNA ONE出道前,该公司就与各家经纪公司签订合约,削弱了原属公司的话语权。

可是,难道爱奇艺不清楚要这么做吗?

“共享经纪”在中国还没有土壤

爱奇艺为什么未能与各家公司签订“掌握主动权”的合约,恐怕有多层方面的原因。

首当其冲的便是“利益分配问题”。从数据来看,9人出道前,粉丝应援的花费高达1092万元,《偶像练习生》播出阶段,农夫山泉维他名水在节目的合作期间电商的销售量激增500倍,小红书日均下载量增长150%,你我贷品牌认知度提升388%。前几天在I DO撤榜前,“跨界”香水的销量已经达到了13735瓶,按单瓶520元的售价计算,金额已经高达714万元。

但是9位成员的“带货能力”以及“商业价值”显然不同,甚至相差甚远,对比第九名尤长靖与第一名蔡徐坤的出道成绩票数(770万比4764万)便一目了然。且在唯粉现象严重的当下,高人气团员与低人气团员之间必将引发利益分配之争。与韩国男团WANNA ONE不同,NINE PERCENT的几位团员的能力水平也参差不齐,爱奇艺与各家经纪公司在签订合约时,首先就要面临“广告分成”等众多“利益分配问题”,而且恐怕也很难就此达成一致。

而且,鉴于各家经纪公司的资源差异,经过《偶像练习生》的曝光累积粉丝之后,让自家艺人更多地参与NINE PERCENT活动自然没有自己运营艺人经纪更划算。

其次,在《偶像练习生》带动新一轮偶像热潮前,其实国内偶像市场的环境并不好。去年年底由欢聚传媒注资5亿打造的女子偶像组合1931宣布终止运营,为之前女团的“虚热”画上了句号。而且在抖音、快手、陌陌、花椒、微博等一众短视频、直播以及社交平台分流着娱乐工业流量的背景下,“偶像走红”已经变得更加艰难,“偶像市场”在彼时也逐渐被资本看低。

然而随着爱奇艺、腾讯两大平台的入局,《偶像练习生》以及《创造101》的热播,“偶像市场”再次迎来了热潮,包括坤音娱乐、A.I.F娱乐在内的偶像男团经纪公司也在今年获得了数千万元的融资,资本的关注、新公司的不断出现都在推动着此市场快速的成长。在这样的市场环境背景下,迅速抢占市场份额将是几家经纪公司在今年的重中之重,所以让旗下艺人把工作重心放在自身发展而不是一个一年半就注定要“分道扬镳”的组合上,看起来也无可厚非。

以乐华为例,2009年就已经成立的乐华,早在201210月就获得了来自乐搏资本和融玺创投的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2013年就与韩国PLEDIS ENTERTAINMENT达成战略合作;20149月,又获得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高达2.5473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2015922日,乐华文化正式挂牌新三板。在挂牌新三板期间,乐华文化曾多次试图登陆A股——上市公司共达电声先后两次欲收购乐华文化100%股权,虽最终重组宣告失败,但留给乐华文化的机会还有很多,目前公司在打造偶像上已经相对成熟。

公司CEO杜华前不久在接受音乐财经采访时就曾表示,乐华七子去泰国拍广告,在当地接机的粉丝人数已经超过了一些韩国团体。而且在她看来,今年国内就会有顶团出现。显然,乐华已经把今年的目标锁定在了顶级团体的打造上。

目前包括范丞丞、Justin和朱正廷在内的“乐华七子”,已经先后拿下了携程和OLAY的两个代言,登上了yoho杂志封面、芭莎男士5月刊和风度mensuno-young杂志,还参加了crocs的品牌发布会以及Adidas neo的活动,自家的团综也已经上线。据悉,就是在此期间,范丞丞、Justin和朱正廷缺席了NINE PERCENT在味可滋和消除者联盟的团体代言活动。此外,有“背靠”姐姐范冰冰的范丞丞,已经成立了个人工作室,在比赛结束前就拿下了春雨面膜的个人代言,随后还参加了LV北京的ESPACE文化艺术空间展的活动。

除了已出道的三子,另外四子(毕雯珺、黄新淳、丁泽仁、李权哲)在这段时间也频繁参加包括偶像音乐盛典、电台直播等活动。

58日,在广电总局4月电视剧备案中可以看到,青春偶像剧《薰衣草》将被翻拍,计划将于今年10月开机,拍摄周期三个月。值得注意的是,新版《薰衣草》的出品方为北京乐华圆娱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乐华七子很有可能也将出演部分角色。

除了乐华以外,NINE PERCENT其他几家公司的艺人也在发展着个人事业。蔡徐坤目前也已经成立了个人工作室,虽然受到了与上海依海合约历史遗留问题的影响,不过据网络爆料,以C位出道的他正在接洽DIOR的推广以及欧莱雅的口红代言,这也是他缺席I DO香水代言的原因。

果然天空的小鬼接下了麦斯威尔的代言,还与香蕉娱乐旗下的林彦俊和尤长靖一同参加了Fendi手表的推广。传奇星娱乐的陈立农则在台湾召开了个人媒体见面会。

不仅仅是乐华,显然几家经纪公司都心知肚明,如何确保在NINE PERCENT解散之后自家艺人依旧能获得稳定流量,同时带动公司新艺人的发展才是更加重要的事情。而且无论是“团战”还是“个战”,如何最大化的借这股“偶像热潮”将自身利益以及发展前景最大化才是核心命题,NINE PERCENT在几家复杂的关系中,则显得有些“鸡肋”。

爱奇艺在这样的背景下,想要拿到主动权可谓是难上加难,这也是“共享经纪”难以落实的直接原因。而且,NINE PERCENT如果没有好的作品出现,单靠见面会显然不是维持团体热度的长久之计,一年半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如果不能有所改观,只是继续消耗所谓的粉丝经济,高开低走的结局恐怕就要提前盖棺定论了。

目前,偶像市场刚刚起步,加之国内缺乏成熟的打歌平台,各家经纪公司的实力极不平衡,艺人的水平也参差不齐,中韩两个在练习生市场上的差异化还很大,“共享经纪”的土壤显然还不具备。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偶像产业, 9Percent, 粉丝经济,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