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年法兰克福乐器展背后的音乐行业变迁 | 专访

李斌  | 中国音乐财经CMDN |  2018-05-14 10:48 点击:
【字体: 】   评论(

中国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而且对那些高端品牌来说亦是如此,出口与进口的比例正在快速转换。

法兰克福是一座具有800年历史传统的博览会城市,每年会举办50多个重要的展览会,春季的Musikmesse & Prolight + Sound就是其中国际大型博览会之一。法兰克福也是全球的金融中心,在仅有248平方公里的城市却拥有300多家银行,经营着德国85%的股票交易。所以法兰克福也聚集了全德国最多的高层现代建筑,与本国特有的古典主义风格建筑形成了明显的反差。

法兰克福位于美因河右岸,临近美因河与莱茵河交汇处,便利的交通让法兰克福成为了德国最重要的航空、铁路和公路交通枢纽。市内交通也非常便利,地铁可以直达展览中心会场。德国的地铁站没有轧机,更不需要安检,所有乘客全靠自觉买票,展会期间只要带着参展证,就可以乘坐法兰克福市内所有的公共交通。

也许因为这里是全球金融中心及欧洲工商业中心的缘故,聚集了太多的白领精英,在法兰克福的大街上很少能见到出租车。当然要打到出租车就更难,展会期间的外来参会者大部分是坐公共交通,从入住酒店坐地铁两站地就能到达展会会场,非常便利。

今年的Musikmesse已经办了第38年,是全球最大的乐器展览会之一。412日展会第二天赶上了德国公共交通部门大罢工,法兰克福市内包括地铁等所有公共交通都停止了运营,汉莎航空取消了800多个航班,很多参会的人都是徒步走去会场的。不过作为全球最大的乐器展,2018年的Musikmesse & Prolight + Sound展览会还是吸引了来自152个国家的9万观众参加。

由于是Musikmesse & Prolight + Sound双展同时开展,我们首先进入的是Prolight + Sound展区。入口处很多人背着大大的背包排队验票,很有秩序,也不拥挤。穿过一个长长的走廊就可以进入展厅,一进来就感觉眼花缭乱,舞台、灯光、音响、VR、操作台有点目不暇接,这里的很多新科技产品都是第一次见到。像3DVR音频、全息投影和360°电影、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等沉浸式科技也成为了本届展会的一大亮点,特别是瑞士的无人机制造商Verity Studios的现场表演吸引了众多观众围观和好评。

在舞台设备展区,我们看到一家叫怀鸽集团的中国参展商,这是一家家族企业,之前的产品主要出口到东欧、中东和南美等国家,负责人告诉音乐财经:“我们是第一次参加Prolight + Sound,之前有两届都是以参观者的身份过来考察,感觉还不错,所以今年决定过来参展试试,扩大品牌知名度,也想了解和拓展一下欧洲市场。”

Prolight + Sound今年吸引了包括德国、荷兰、意大利、比利时、瑞士、法国、奥地利、中国等900多家参展商,并将商品、服务、媒体、剧院、展览、活动融为一体。

在展厅的另一侧突然传来了一首中国歌曲,顺着音乐走过去,这里是江苏昆山的一家公共广播系统展商,他们已经在Prolight + Sound参展了五年,虽然国内的公播行业竞争激烈,但企业生存还算平稳。工作人员说:“起步阶段大家都是以展会来捍卫市场,慢慢的时代变了,行业也受到影响。但很多展会我们还是会去,新的展会总归有新客户过来,有时候老客户也会过来看一看,新的订单也会有。”

德国专业灯光音响协会(VPLT)董事会主席Helge Leinemann表示:“Prolight + Sound是展会中的亮点,凭借其国际地位和数量众多的参展商、研讨会、演讲及专业研发设施,Prolight + Sound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无与伦比的行业交流平台。我们协会的成员对展会现场提供的工作机遇和工作模式尤为感兴趣。”

Prolight + Sound的展厅主要分布在3.03.14.04.15.05.1号馆,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才匆匆走完了Prolight + Sound的展厅。出了场馆,展会中心外面的广场上搭建了几个演出的舞台,有艺人正在表演,吸引了不少观众过去围观,高大的LED正播放着展会的精彩瞬间和法兰克福的美丽风光。广场的另一侧有喷泉和三排看上去有点奇怪的法国梧桐,当地人说,每年都会给梧桐树剪枝,春天让它们重新生长,喷泉与梧桐并排,构成了一道长长的美丽风景。

除了广场上的演出活动,今年展会的同期活动主要围绕“联接商贸、交流知识、唤醒情感”展开,展会期间有音乐会、乐器研讨会;为零售商、技术人员和教师打造的专业发展项目;为孩子设立的音乐课程等1000余场活动,大约有2万多音乐爱好者参加了今年Musikmesse组织的活动。

穿过广场就来到了Musikmesse展厅,主要分布在8.09.09.111.011.1号馆,与Prolight + Sound相比,这里看上去相对高雅,琳琅满目的乐器摆放有序,乐谱及音乐书籍展区让这里充满了文化气息。

进入展厅中间有一个独立的区域,跟其他展厅不太一样的是,这个展厅里什么乐器都有,出于好奇走过去跟工作人员聊了起来,原来这里参展的都是俄罗斯的传统乐器,有手风琴、巴拉莱卡琴、萨克斯等九种乐器一起来参展,Goncharov Vladislav先生告诉音乐财经:“我们平时会通过当地的乐器协会参加一些小型的展览,这次参加Musikmesse这么大型的展会还是第一次。在俄罗斯,传统乐器像手风琴、巴拉莱卡还是比较流行的,特别是小孩子都非常喜欢学习这些乐器。而且我们的乐器质量很好,价格也便宜,在国际上也有很好的竞争力,希望通过这样大的展会寻找到更多的合作伙伴。”

在另一侧的在巴拉萊卡展台上,不断有人过来询问,巴拉萊卡是俄罗斯独有的弦乐琴,因为只有三根弦,学起来很容易上手。Dogadov Andrey介绍说:“大概在二十世纪,一个俄罗斯人希望巴拉萊卡能被上流社会喜欢,所以对这个乐器进行了一些改进,变得更有现代感,于是巴拉萊卡得到了贵族们的热爱,同时也有了广泛的受众,人们演绎了不同风格的演奏方式,比如学院派、乡村派等等。渐渐的,也演变出了各种大小不同的巴拉萊卡,当地也出现了很多知名的家族制造商和演奏家。”

巴拉萊卡是第三次来参加法兰克福的乐器展,今年也做了充分的参展准备,希望能通过展会让更多人喜欢巴拉萊卡。在对Dogadov Andrey采访期间,不断有人过来咨询,Dogadov Andrey也很热情的当场演奏。

来到另外的展厅看到一个Aileen的提琴品牌,原以为是一个外国品牌,但看到里面的工作人员是华人,才知道Aileen是来自南京的一个参展商,他们也是Musikmesse的老朋友了,连续十年来法兰克福参展,客户经理朱婷婷告诉音乐财经:“开始的时候摊位比较小,后来一年比一年大,法兰克福毕竟是一个国际性的展会中心,很多生意人都会来这里,毕竟我们带来了产品,客户会比较信任。但近些年受欧洲经济下滑的影响,很多厂商更倾向于去中国上海乐器展,以前上海展一些国外的厂商会带着琴去中国推销,中国很多音乐学校的老师会带着学生们去展会上买琴;而法兰克福展会上主要以跟客户谈生意为主。如今上海展会也有很多批发商来挑中国的供应商,趋势已经在发生变化。”

由于是连续十年参展,AileenMusikmesse的发展过程也很熟悉,朱婷婷表示,Musikmesse20072010年的时候还比较火,出口生意也好做。但近五年没有以前好了,而且中国产品的价格也在提升,中国工人的人力成本已经超过罗马尼亚和印度,价格优势已经不存在了。

8号展厅一个尤克里里的展台也吸引了我们的注意,这里是意大利品牌Aquila,是生产琴弦的一家传统厂商,工作人员向我们介绍,Aquila是一家半家族企业,老板Peruffo Mimmo先生的儿子和女儿也在公司工作,但也有其他的工作伙伴。Aquila以生产琴弦闻名,尤其是尤克里里琴弦,很多中国的制造商都会用Aquila的琴弦。Aquila也有自己的尤克里里和吉他产品。

当我们说明来意后,Peruffo Mimmo先生还特意安排了20分钟的专访时间,请我们在展台后面坐下来聊。AquilaMusikmesse参展已经有十五年,同时也参加了八年的上海乐器展,Peruffo Mimmo表示:“上海乐器展变得越来越好,参展商和参观者也更多,我们跟中国客户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也能更好的理解中国客户的需求,大家相处的像朋友一样。”

Peruffo Mimmo还向我们展示了在广州做的很多活动的图片和视频,“我们的琴弦有很多是卖给中国的乐器制造商,主要在广州、深圳和香港,我们还针对中国市场做了一些调整,比如在调音上,让尤克里里的声音更像中国的传统乐器琵琶,同时我们也把琴弦的颜色改成金色、深红色、黑色,这些中国人更熟悉和喜欢的颜色。”

尤克里里本来是一种西洋乐器,在欧洲的市场一直很大。近年来,尤克里里在中国市场也开始普及,很多人开始喜欢这个乐器,Peruffo Mimmo告诉音乐财经:“在广州大约有10万人学习尤克里里,有200多位老师,我们还在广州举办了第一届尤克里里音乐节,还给当地的音乐学校一些经济上的支持,所以我们会一直关注中国市场。”

在钢琴展厅,有一片亚洲展商区域,Sterinborgh品牌的钢琴展厅面积不小,厦门斯坦伯格钢琴的张悦青经理告诉音乐财经,“我们今年是第三次来到法兰克福,这里的国际影响力是几十年沉淀下来的,每年参展后也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意向客户跟我们进行后续的沟通,包括商业谈判等。我们参展的重要目的就是希望扩大品牌影响力,寻找全球范围内理念相同、有共同市场开拓愿景的合作伙伴。”

斯坦伯格已经与德国顶级钢琴品牌盖博舒尔兹成为战略合作伙伴,在厦门的制造基地建立了共同设计和监督的德国工艺生产线,德国的技术团队每年会来厦门九次,每次会待十天时间,对技师进行培训,并改良工艺。盖博舒尔兹创立于1888年,至今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他们之间的合作,不仅提升了国内钢琴的品质,盖博集团还可以帮助斯坦伯格拓展海外市场,两家公司就是在一次展会上认识的。

“国内外的大展会我们现在都会参加,去上海乐器展更多是想发展国内的客户,包括全国各地的代理商经销商,而参加德国Musikmesse和美国NAMM SHOW乐器展,更多是希望建立一个海外渠道,宣传我们的理念。但近两年感觉中国市场越来越火爆,上海乐器展的参展商和观众也在慢慢超越国外的展会。”张悦青说。

2018Musikmesse & Prolight + Sound经过5天的展会,吸引了56个国家和地区的1803家参展企业推出自己的最新产品,展会期间设立的“专业买家日”减少了德国地区非行业买家数量,同时,专业观众和德国以外地区买家数量都有显著增加。

法兰克福展览总公司董事会成员白德磊表示:“如今音乐和娱乐产业日益重视商贸领域,本届双展上来自展商的正面反馈以及高质量买家的认可,都表明我们寻找到了正确的发展方向。我们还借助Musikmesse以及为年轻人打造的多元音乐教育计划,为音乐和活动领域增添了一个积极信号。因此,下一届Musikmesse & Prolight + Sound将更多聚焦于为客户打造一个音乐和活动技术领域的国际化交流平台,同时最大程度地发挥两个展会的协同作用。”

混合乐器已成为行业趋势

——专访法兰克福展览有限公司
娱乐、媒体及创意工业部展览总监毕迈高

毕迈高先生(Mr Michael Biwer)自20167月开始担任法兰克福展览有限公司娱乐、媒体及创意工业部门展览总监,负责MusikmesseProlight+Sound及全球姊妹展会的战略架构及大客户管理工作。展览会、会议及活动管理专业毕业后,毕迈高先生在法兰克福集团多个部门担任销售经理。2010年,他被任命为Prolight+Sound展会总监,为展会的成功推广、产品类别扩张及展会的专题报道作出了卓越贡献。毕迈高先生对于表演及音乐艺术有着广泛研究和独到见解,对于各活动领域都有丰富经验。

可以先介绍一下Musikmesse吗?今年的展会有多少家参展商?

毕迈高 Messe Frankfurt1980年创立了Musikmesse法兰克福国际乐器展,自那时起,它便成为了一个年度盛事。其实,在我们决定以独立展会的形式为乐器行业提供一个现代化商业平台之前,乐器早已在法兰克福春季展会上展览过。

2001年开幕的Prolight + Sound则将Musikmesse推向了另一座里程碑。从那时起,MusikmesseProlight + Sound就开始相辅相成。到了2011年,为了表彰那些在音乐行业里的杰出人士,Musikmesse又推出了“Live Entertainment Award”(演出娱乐奖),这个奖项现在已经是德国最重要的文化奖之一了。2016年,Musikmesse音乐节也首次亮相,很多音乐公司和艺人在展会期间举办了一系列顶级的音乐会,也为参展的观众提供了独一无二的音乐体验。

今年的Musikmesse共有9个展厅,另外在法兰克福展览中心的西侧还有室外展区。参与今年乐器展的品牌包括Adam AudioAudio-TechnicaAvidHöfner、卡西欧、DAddarioDWFazioliGotrian-SteinwegGretschHearsafeHiwattHohnerHyperactiveInEarKawaiKönig & MeyerLakewoodLois RennerMarigauxMicrotech GefellMiraphoneMollenhauerMiyazawaPaganinoRemoSchertler, SoftubeTubetech、雅马哈等1803家参展企业。

中国一直是Musikmesse的顶级参展国家之一。2017年,有108家中国的参展商参加了博览会。今年,也有很多中国公司在Musikmesse展示它们的风采,来参加Musikmesse的中国展商有150家,参加Prolight+Sound的中国展商有90家。

Musikmesse办了30多年,做过怎样的改革和调整?

毕迈高:2016年,我们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就是将MusikmesseProlight + Sound的位置进行了重置,将展会中心从一边换到了另一边。我们也抛弃了展会期间的区别对待,将原来的公开交易和个人访客时段模式取消了。最重要的是,我们为不同的音乐社区搭建了不同的会场,使研讨会、产品展示以及演出等都能各司其事,同时也让参展方能够更好地展示他们的品牌。

Musikmesse的很多改革最终都被验证了可行性。例如,Musikmesse音乐节、鼓令营和商学院等创新模式到今年已经做了第三届。我们还开拓了一些新的活动,比如来自音乐指导领域、面向公司和机构提供的教学区域等。但也有一些创新的活动因为体验问题被枪毙了。因此,我们重新在今年展会的前三天推出了访客日活动,来强化这个展会的业务特性。

为了提升乐器展的质量,我们也采取了很多举措,效果也不错,包括今年11.1展厅的商业探讨室,还有为了减少展厅噪音幅度而采取的措施等等。

Frankfurt音乐奖也成为了德国音乐界的一个重要奖项,去年授予了David GarrettFrankfurt音乐奖的评奖依据是什么?今年谁获得了这个奖项?

毕迈高 Frankfurt音乐奖是表彰那些在演绎、作曲、音乐研究、教授和推广音乐制作等行业取得卓越成就的人士,每两年还会表彰那些在古典和流行音乐领域取得巨大成功的人。Frankfurt音乐奖从1982年首次亮相以来,就一直在音乐行业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

今年的Frankfurt音乐奖由德国爵士交响乐团The Bundesjazzorchester赢得。之所以将这个奖颁给他们,是因为Frankfurt音乐奖基金会认为,Bundesjazzorchester在音乐教育和整个行业之间架起了一座意义非凡的桥梁,也为爵士乐在未来的成功充当了一股重要的推动力。同时,Bundesjazzorchester在音乐性上的自我尊重、严肃和专业,以及它对德国人接受爵士乐的推动性,也是影响基金会成员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作为文化使节,Bundesjazzorchester还代表德国与其他音乐人或者乐团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让全世界通过他们认识了“德国制造的爵士乐”。

今年有1803 家参展商、9万观众参加了Musikmesse,展会达成了多少交易?

毕迈高:交易是在参展方和访客之间直接进行的,因此我们没有具体的成交数字。一场现代化的展会不仅仅是由交易达成的数量来定义的,因为参与者的目标是各种各样的,比如,有些参展商想通过结交人脉来增加产品的曝光度,提升品牌忠诚度;有些则是为了与潜在的代言人建立联系。因此,一场展会为参展方带来的收益不仅是眼前的,有的甚至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被影响。

你觉得今年的展会上有哪些亮点?哪些产品会成为下一阶段的趋势?

毕迈高:今年的创新品包括“复古吉他世界”区域,这个展区有来自Fender的一系列经典吉他,以及来自Fender定制商店的特工产品,当然也有一些吉他是Joe BonamassaJoe SatrianiStevie Ray Vaughan等这些巨星弹奏过的。

今年还做了一系列像“音频+音乐技术的未来”的现场讲座,这也是在Musikmesse上的首次亮相。针对云计算的数字音频工作站技术(DAW)、面向音乐人的穿戴技术、面向工作室和演出制作方的虚拟和增强现实技术等主题活动也对全球音乐行业产生了重要影响。

每一年,乐器行业在Musikmesse的亮相都能激起新的讨论。过去几年,呈现显著增长的一个产品就是混合乐器,比如,在打击乐器和键盘乐器领域,这个种类同时兼容了声学产品的可玩性和数字音响产品的灵活性。此外,我们还见证了移动设备在音乐制作过程的融入,比如手机App就让学习一门乐器更简单了。

展会期间有很多音乐人的表演,今年最吸引观众的表演嘉宾有哪些?

毕迈高:有一些享誉国际的音乐人出现在今年的Musikmesse展览上,还有一些音乐人加盟了Musikmesse音乐节,比如Albert Hammond, Jr. Asaf AvidanDionne WarwickEn VogeGino Vanelli等等。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参加吉他宿营和鼓令营的顶级音乐人带来了特别的表演,并带着他们的巡演装备,与观众们来了一场面对面的演出。今年的阵容里有Pink Floyd的打击乐器乐手Gary WallisAdele的鼓手Ash Soan、幻灭乐队吉他手Jen Majura、歼灭者乐队主唱Jeff Waters以及Bruce Gaitsch,后者曾参与创作了Madonna的“La Isla Bonita”。

Musikmesse除了展览,今年组织的论坛、研讨会和大师课都有那些话题?

毕迈高:对于很多参观者来说,这个展会的特别之处就是“商学院”(Business Academy)这个部分,来自企业、人文学科、媒体和法律界的专家组成的阵容,就乐器行业面对的一些挑战给出更实际的观点,比如,那些被列入国际贸易公约(CITES)的濒危野生动植物材料、区块链技术在乐器行业的应用,以及数字化为贸易带来的变化等等话题进行了讨论。参与这些活动的演讲者都来自一些知名组织,比如弗劳恩霍夫实验室、德国音乐产业协会(BVMI)以及创意欧洲台(CED)等。

其他的亮点还包括“音乐协会与教育论坛”公开课,这个项目聚焦于音乐教学和文化、各式各样的研讨会和有鼓夏令及吉他宿营巨星参与的大师课、以及上面提到的由来自高级音频+应用程序交换(A3E)专家组织的“音频+音乐技术的未来”研讨会。

你怎么看传统乐器、音乐硬软件的全球发展趋势?在音乐产业的发展中,不同的地区在需求、趋势上有哪些不同?

毕迈高 因为音乐趋势和口味偏好的影响,乐器的需求其实一直都在变化。比如,大家对全球乐器行业的一个主要担忧是大公司在电吉他销售上的疲软状态。专家认为,电吉他之所以卖不动,是因为现在缺少吉他英雄。作为对比,数字乐器(软件和App)的需求在很多市场都持续增长。

此外,市场研究公司还发现,在印度和巴基斯坦这样的市场,由于西方音乐的入侵,当地现代乐器的需求在快速增长,但同时,传统乐器却面临萎缩。经济发展和相关购买倾向也会对高端乐器的需求产生决定性影响,但不同地区的情况也非常不同。例如,德国和中国这样持续增长的市场与非洲和拉美等地区的差距就很大。

Musikmesse这样的全球性活动便体现出了它的重要性,毕竟它是一个吸引了152个国家和地区观众的盛会,将来自世界各地的玩家都连接了起来,提升了人们对不同市场的需求和认知,当然还可以将它们的生意进一步推向全球市场。

你怎么看中国乐器行业?与其他地区相比,中国市场的优势在哪?

毕迈高 很多行业专家经常都会说起中国乐器市场近年来的快速发展,因为这个市场过去五年都是以两位数在增长,每年的市场规模达到了60多亿美元。

除了这些数字,还有一件事至关重要:唤醒民间消费的增长。中国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而且对那些高端品牌来说亦是如此。出口与进口的比例正在快速转换。

Music China中国(上海)国际乐器展作为Musikmesse2002年推出的一个策展品牌,不仅在Musikmese持续取得成功,而且还成为了亚太地区最重要的展会。2017年,Music China甚至吸引了逾10万人参观。

中国的音乐教育市场正在增长,而且为乐器行业的需求创造了巨大的增长空间。Musikmesse将如何迎合这样的需求?

毕迈高:最近几年,我们在不懈地拓宽Musikmesse的展览范围,也开始涉足音乐教育行业。如今,在音乐协会和教育论坛的支持下,这个展览已经有了一个专门面向教育和文化细分行业的展区。此外,我们还办了一场专注于该主题的探讨会。

从中期到长期目标上,我们想把Musikmesse定位为全球性的音乐教育会场,例如,我们可以通过国际化音乐项目实现这一愿景。通过交换彼此的意见和想法,来自不同音乐教育市场的专家还可以共享彼此的战略,并推动整个行业向前发展。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Musikmesse, 乐器展, 法兰克福, 专访,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