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和比特币将如何颠覆二级票务市场?

李昌丰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5-10 12:02 点击:
【字体: 】   评论(

音乐人需要得到更多控制他们的事业和经济的权利。

2017年,全球二级票务市场的总规模达到了150亿美元,其中大约20%来自现场演出市场。但在这个繁荣市场的背后,演出商和音乐人却长久地被一些问题困扰,他们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那部分属于自己的收入被诸如eBay的StubHub、Ticketmaster的TM+、Vivid Seats、ViaGoGo和Seat Geek这样的二级票务平台瓜分走。

就在此时,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出现了。

作为一名曾经的唱片行业人士,Les Borsai曾在Avalon Attractions和MCA Records两家公司有过履职经历,同时还是一些名人的私人经纪。作为一位拥有丰富履历的职业人士,Les一路经历了移动、科技和电玩浪潮,他甚至是一名早期的iPhone游戏开发者。

但在近期,Les的工作是为几位在音乐、游戏和加密货币领域的玩家提供咨询服务,他的客户之一便包括Ripple的瑞波币,以及以太坊的以太币。瑞波币目前是全球规模第三大的加密货币,而以太币则是市值第二高的加密货币。“你可以将它看作是围绕钱的因特网。”Les解释道,并说目前市值最高的加密货币仍然是比特币。

另一方面,区块链则是保证所有已完成的被认证交易可被永久追踪的分类记账簿,而这个记账簿是所有去中心化的个体“矿工”需要达成的共识,大多数矿工必须要能对彼此进行查验,最终的目的则是创建一个去中心化的自主社区。

早在以太坊创立初期的2014年,Les就以投资人的身份接触了这家公司,并以30美分的单价投资了以太币,而这些以太币的现值已经飙升到800美元到1000美元。如今,对于新千禧一代来说,加密货币相关的讨论已经见怪不怪,而Les身边的年轻人显然也将他当成了咨询师,他们会向他征求是卖出抑或持有手上的投资。目前为止,比特币和区块链也开始在音乐产业发挥它们的作用,并在营销上产生影响。

去年,冰岛音乐人Björk为那些预购了她最新专辑《Biophilia》的歌迷每人送出了100个AudioCoins,并说她也接受比特币与AudioCoins的互换性交易。YouTube风格的视频流媒体服务YouNow,最近也为它的App“Rize”发行了基于以太坊的加密货币。在Rize上,有超过4000万的用户通过打赏虚拟礼物来鼓励个人播客作者,也正因如此,Rize才开始涉足虚拟货币。不过,区块链最合理的用法之一,是在现场演出的票务环节发挥影响,并去控制和治理二级票务市场。

在这点上,只要演出商将每笔交易的收入分成或规则写入区块链代码,或者在门票易手时的金钱分配方式进行编码,那么就可以对二级票务市场实现控制。事实上,已经有几家硅谷创业公司在这样做了。

“这种技术让刷票变得更难了,此外它还能实现更动态的定价。”作为Portugal. The Man的经纪人,Rich Holtzman曾花了两年时间在StubHub以顾问身份任职,因此学到了很多二级票务市场的门路。“在接到一个搞区块链的人的电话时,我一点儿都没感到意外。”

Ticketmaster也于近期推出了Ticketmaster Presence,它是一种专有的数字系统。根据Ticketmaster总裁Jared Smith的说法,Ticketmaster Presence拥有很多区块链的特性,比如它也可以实时运作。这种技术已经被用在了多家NBA和NHL的场馆中,而NFL方面也计划在即将到来的赛季中进行布局。

“这些赛事目前的票务形式都是匿名且可转售的,”Smith表示。“我们的系统则能够鉴别出每一桩交易,甚至可以为监管链编写规则。”

Ticketfly的联合创始人Dan Teree,曾在2015年促成了该公司与Pandora之间高达4.5亿美元的交易。离开Ticketfly后,Dan又创立了另一家科技公司Stealth,并与Naveen Jain达成了合作。Naveen Jain曾在林肯公园的网站上工作,并经常提供预售门票以将区块链嵌入他的公司。

不过,他们的新公司目前仍处于闭关模式。

“区块链技术和票务正处于不可阻挡的冲撞中。”Dan表示。作为一位在音乐产业摸爬滚打了20年的老兵,Jain曾在普渡大学学习计算机工程,毕业后便开始建网站,之后拓展到了建立在线粉丝俱乐部和面向音乐人的门票预售服务,他的客户包括Bon Jovi、Tim McGraw、Jason Aldean、Carrie Underwood和the Lumineers。

也是最近,Jain又创立了门票清仓网站RedBox Tickets,正是此时,他遇到了Dan。

和加密货币一样,门票也根据供需关系定价,但Jain认为,一旦让区块链和票务挂上钩,那么这一切会更好玩。“一旦涉及到区块链和票务,其实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可以谈论,因为这种技术将赋予演出商和艺术家更多控制权,让他们对自己的资产有更高的把控度。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对于演出商和音乐人来说,他们可以将门票转换为数字口令。作为一种存在于区块链上的资产,数字令牌允许演出商和音乐人编写详尽规则,最终这些规则将成为一种切实的交易追踪措施,并让他们能够从二次销售的部分分一杯羹。

“门票每转售一次,这次交易的一部分便会被直接转至首次销售者的账户,比如音乐人、演出商和场馆方等。这对于这个行业来说是史无前例的。”Dan认为区块链的加入将为音乐人创造更多收益。“5到7年后,那些能够吸引到二级市场注意力的交易演出票务系统都将切入区块链技术。”

科技从业者Kavon Soltani也在开发一个被他叫做“奖赏道德行为,不再利用消费者且不会对用户造成太大麻烦的票务平台”。

“将你的库存放到区块链上将消灭二级市场上一些令人发指的行为。”Kavon认为,一旦时机成熟,演唱会票务方将创建自己的生态系统,甚至创造出一种加密货币。“对于这个行业来说,这是自然而然的一步。区块链并非圣杯,它只是一种允许我们重新调整门票销售方式的技术,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也为每一个人带来了好处。但在它真正成熟之前,我们仍然需要观察一段时间。”

在歌手Taylor Swift极具争议性的“认证门票”(Verified Ticketing)计划中,她选择为那些购买了更多专辑和周边的歌迷留出更多购票权重。在这个项目中,Taylor Swifts很早推出了自己的货币系统Swift Notes,而那些购买了Swift Notes的歌迷未来将持有这位歌手财务成功上的真实股权。

未来,这种门票销售方式可能将催生出一种新的IPO股票市场。在这种形式下,消费者将成为开盘价格的决策者,而非贪婪的票贩子。

“Ticketmaster、EventBrite和Live Nation们将会爱上这种技术,而且会将这种技术嵌入到它们的产品中。”Kovan强调道。“这种技术也可能让StubHub这样的二级票务平台感受到威胁。”

来自旧金山的Carla Riggi是一位独立音乐人,她说自己正准备在夏天来临之际上线一款名为BandDjinni的新App,该App希望通过一种“基于区块链的基建来驱动这个行业”,同时让独立音乐人、当地俱乐部演出商和歌迷走得更近。

在Riggi看来,Taylor Swift的“认证门票”计划虽然听起来很奏效,但她的目标却不只是打造一个电子商务平台,而是“构建关系”,比如让音乐人与那些频繁参加自己演唱会捧场的粉丝走得更近。“这是你为自己打造名气和长期依恋关系的有效方法。”Riggi认为,这种长期发展出来的依恋关系最终将演变成经济效益。“我觉得那些签约到大厂牌的艺人与独立音乐人之间的差距正越来越大,但独立音乐行业其实有很多值得深挖的机会,但在此之前音乐人需要帮助。他们需要得到更多控制他们的事业和经济的权利。”

“区块链则提供了一种去中心化的、透明的和可信赖的基础设施。”Les认为,虽然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正在迅速崛起,但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可能仍然难以见到任何大玩家的身影。“这个行业仍然拥有诸多门槛,长期合作关系便是技术的主要敌手之一。这个行业很难张开双臂去拥抱新技术,因为Live Nation和AEG之前和演出宣传方和票务公司有过类似的经历。这些大公司也许会采用这种新技术,但仍然很难取代那些已经在这个行业斡旋和经营多年的公司。”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区块链, 比特币, 二级票务市场,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