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宋佳 | 长对话

李禾子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5-10 11:35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觉得这事挺酷的,一般女演员谁弄这事儿啊。”

在愚公移山音乐节举办的前一天晚上,宋佳失眠了。她形容那种感觉就像“要去见你喜欢的男孩子那种,你懂吗!心情特别复杂”。演员之外,很少有人知道宋佳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歌手,第二天将是她第一次以这个身份登上户外音乐节的舞台。

当然,这种“复杂”的心情除了紧张和忐忑,更多是兴奋和期待。上台前,同一天表演的其他歌手在前一天晚上发微信给她,“你紧张吗?”这位歌手不但是她非常欣赏的音乐人,还是她的一位好友,面对突然的发问,她佯装镇定,“这有什么可紧张的。”好在后来的表演一切顺利。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似曾相识,就像在拍戏时的自己,投入、忘我、过瘾。但那感觉也有不同,“演戏有时候带给你的是痛苦,但音乐带给我的全是快乐跟放松。”当天飘雨的天气冷得叫人打颤,她却觉得意犹未尽。

这次演出结束大约一星期后,我们在隐藏在北京一片僻静居民区中的矮楼里见到了宋佳。和音乐节那天皮衣加墨镜、不苟言笑的冷酷状态不同,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她一身休闲装扮,纯白T恤,黑色紧身牛仔裤,踩一双帆布鞋,化着淡妆。她也不怕被人认出来,“认出来就认出来,我不在乎这事。要好好生活,不能被其他职业所累。”

尽管一天内已经接受了6个采访,她看上去依然神采奕奕。她幽默且健谈,自带东北人的豪爽,聊到动情处甚至还有些神经质的夸张。

其实,这并不是“歌手宋佳”的第一次亮相。十年前,娱乐圈还很流行“演而优则唱”的时候,她就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名叫《能不能幸福》的专辑,不过算不上多满意,她笑着吐槽这张专辑“十首歌十个风格”,因为当时觉得“有人把歌给我了就不好意思不唱”。两年前,她的影迷自发成立了一个“催专辑小分队”,直到4月中旬新EP《HER》的发布,这个小分队才宣告解散。

然而也正是十年前没有风格的那次发片,开始了她和愚公移山的缘分——当时专辑举办首唱会,地点就选在了刚刚搬到段祺瑞府不久的愚公移山Livehouse。这次的愚公移山音乐节,她的另一个隐性身份也是音乐节的投资人和联合创始人。这是一个“非典型投资者”,对于回报率,她并不强求,“多赚钱没问题,不挣也没问题,不能所有的事情都用钱来衡量。”

她自嘲,也自豪,“我觉得这事挺酷的,一般女演员谁弄这事儿啊。”

如果说做演员是她的主职,平行宇宙那边的宋佳一定是个歌手。从小学习柳琴出身,她常常和别人分享自己在沈阳音乐学院附中上学时候的经历,“那个时候我有一颗摇滚的少年心。”她说,每到下午练琴的时候,她就和同班有相同兴趣的另一个女生一起,扎在一个琴房里练窦唯,也因此经常被老师敲门警告,“干嘛呢?不好好学习。”

“我觉得喜欢音乐的人都特别简单,特别像小孩。”说完,宋佳露出一个大弧度的微笑。平时工作空闲的时候,她也喜欢叫朋友一起去看演出,跟随音乐蹦跳,“你会感受到音乐带给你的那种快乐,它让我觉得自己很自由。”

以下是音乐财经与宋佳的部分对话。

谈音乐:“这才是我该待的地儿”

第一张专辑发行到现在已经十年了,怎么隔了这么久?

宋佳:我是一个比较喜欢做什么事都顺其自然的人,这张EP也是,遇到靠谱的唱片公司风华秋实,说做唱片,我说好啊,一切都很顺畅。不过毕竟我也喜欢演戏,一拍戏时间就特别长,所以一遇到喜欢的戏我也就拎着大包进剧组了。音乐这件事得是没什么事闲下来放松享受的,跟拍戏完全不一样。

新EP有没有哪首歌是你最喜欢的?

宋佳:我都喜欢,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做它?我十年前发过一张唱片,那个时候小,不懂什么叫风格,就觉得人家能给我做专辑,有人把歌给我了就挺感谢的,不好意思不唱,反正都还行,只要是能唱的我就都唱了,也是很随意的,所以那张专辑十首歌十个风格。(笑)到这次再做的时候,就希望能让EP里歌曲传递的态度能够统一,这是这次有所考虑的。

所以现在你看像已经发了的《HER》、《墨镜》,其实主题和态度都很明确,都是写独立女生的心态、心境,像《墨镜》的歌词“不跟着世俗跑,才发现美妙”,《HER》对文艺青年一种更直白的解读等等,我还都挺喜欢的,因为都是我认同的。

我觉得唱歌跟演戏特别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演戏我演的是别人,唱歌唱的是我自己。我能唱出自己的态度,但演不了自己的态度,演戏的时候我只能按照剧本和导演的要求去塑造角色,没有太多自己的东西,做音乐就更接近自己。

△《HER》EP封面

这张EP筹备了多久?

宋佳:两年。其实不是准备的时间长,是因为我老出去拍戏。我一拍戏进组,就扎组里四、五个月不出来。我又是那种一拍戏就不想干别的事,因为不想分心,所以就一直耽搁耽搁。两年前我的影迷朋友成立了一个催专辑小分队,发新歌那天他们说小分队解散了。

你自己会尝试创作吗?

宋佳:我跟各种音乐圈的朋友毛遂自荐,最近的歌里能不能加一段柳琴编曲的,我说我来,不要钱,只要给我打上名字就行了,一定要写上:柳琴,宋佳。

我觉得好玩,因为从小我是学民乐、弹柳琴的,这次音乐节开场我也秀了一段。好多人知道,但我不怎么弹,因为我觉得老出去弹有点怪。平时也都是朋友们在一块玩,组乐队然后自己去弹,那歌就都是我们自己写的,玩着玩着编出来的。

词我也写过一点,火星电台有一首叫《一切都在什么也没发生以后》,那个就是我们共同创作的。现在我跟我的一帮朋友们也组小乐队,那天愚公移山音乐节我还说,“今天是我们的社区小乐队首演,谢谢大家捧场。”(笑)

跟火星电台怎么认识的?

宋佳:周迅介绍的,他们也是很好的朋友,周迅之前的几张专辑都是他们做的。我特别喜欢他们的首先是才华,这很正常,做音乐的人都有才华,没有才华他们怎么做这件事情?但是我更喜欢他们的那种气质,我觉得火星电台的东西特别干净,特别清新,清新是我特别欣赏的一种感觉。我们老开玩笑,他们的清新还不是“小清新”,是那种“重清新”。

你平时会经常看演出吗?

宋佳:看啊,音乐节我老去,包括看其他演出,像愚公移山好的演出我就经常去看。我特别喜欢音乐节,因为是在户外,你能跟自然待在一起,你有音乐,又有好朋友,多开心呀。

你参加音乐节不担心被人认出来吗?

宋佳:认出来就认出来,一般人家认出来也是很善意友好的,我不在乎这事。我是一个随时随刻都会提醒自己要好好生活的人,不能被其他的职业所累,因为那不是我做这些事情的目的和初衷。我喜欢表演,我喜欢唱歌,我享受这个过程,但我不能让这个带给我的东西影响到我,反倒限制我了,那我觉得还不如不做这些事情。

所以我觉得,尤其演员,你更要好好地、脚踏实地生活,该买菜买菜,该干嘛干嘛。脱离生活了你怎么去演一个人呢?你都不好好生活,怎么演生活中的人呢?在这方面我完全没有什么困扰。

你最近作为观众看过的、印象深刻的一场演出是什么?

宋佳:我最近的看了一场Lisa Fischer的演出,在Blue Note。有一个她出镜的纪录片叫《离巨星二十英尺》,她是一个特别传奇的女歌手,开始给很多人唱伴唱,后来走到舞台中间开始唱独唱。她那天来北京演了一场,太酷了,看完之后我说咱别演了。(笑)

那你自己平时都喜欢听什么类型的音乐?

宋佳:我啥都听,不分类型,就是看心情。我觉得人听音乐是由心情决定的,不是类型决定的。

最近手机里有没有经常在循环的?

宋佳:最近吗?最近就是我的歌,像我这么热爱自己的人。(笑)

谈身份:非典型投资者

你也是这次愚公移山音乐节的投资者,从筹备到演出开始你都参与了哪些工作?

宋佳:其实我真的只做了这一件事情,到具体执行的时候其实还是我的另外一个创始人,愚公移山的狗哥(注:指愚公移山Livehouse老板吕志强)在做。因为最初这个想法是他形成的,他所有的内容都跟我们沟通过,包括整个阵容,我一看这个真的太酷了,我觉得我用钱能帮他一把,我也愿意帮助他。

我第一不懂,也不是生意人;第二我在忙自己的工作,也没那个精力,所以都是他来做,其实他比较辛苦。后来到宣传的时候,我借助我身边好朋友的力量帮我一起吆喝吆喝这事,他们特别给力,像朱亚文、包贝尔、文章、马伊俐、张雨绮、朱丹、周一围、吴京、大鹏,特别多的人都帮我去转发,那天刷屏了,我也特别感谢这些同样爱音乐也爱我的朋友们。

这个宣传的事还是非常重要的,原来我们都不懂,好多人其实都不知道有这个音乐节,因为也是第一届,我们宣传其实做得非常晚,加上也没什么钱做宣传,还是想把内容这块做好,我也认同这点其实通过这次也懂得一些,内容好你也得让人知道,宣传营销同样重要,你不能说光我内容好,人家就一定会来,人都不知道。

积累个经验,把这个品牌先打出去。

宋佳:打出去之后,你第一届办得很好,大家知道你的品质了,后面也会稍微容易一点。希望能够继续做下去,因为我觉得中国有好的音乐节,是特别好的一件事情。平时我们工作那么忙,都在这种房子里面,如果能到户外的地方去打滚,还能有好听的音乐,吃着玩着多开心啊,这种好的音乐节应该越来越多。

既然是投资人,你对这个音乐节一定有一个预期吧?

宋佳:没有。

没有吗?

宋佳:我很多时候做一件事情,经常跟钱没关系,我老这么干。像这个事,首先狗哥是我的老朋友,他找我说到这事,我觉得特别好,但是可能资金上有点问题,我说那我来吧,就这样了,我也没什么期待。我本来就喜欢音乐,我觉得要是有能力为音乐做点什么的话,我也挺开心的。这事挺酷的,一般女演员谁弄这事儿啊,肯定费力不讨好。就像我拍戏,有些戏不给我钱我也演。

不能所有的事情都用钱来衡量,哪怕是投资,我也不觉得一定要用钱来衡量,多赚钱我觉得没问题,不挣也没问题。

那你平时会关注音乐产业吗?

宋佳:啥叫音乐产业?

就比如电影有电影产业,音乐也有音乐产业。

宋佳:也会留意一点,我知道这个市场现在好像挺难的,包括互联网的兴起,唱片都很难卖什么的,我大概了解一些,但不是特别懂。我觉得越难越要做,你不能说环境难、环境不好就不做了,那不就更完了吗?我今天还看到一个消息,说那个吉他品牌Gibson倒闭了,我听着好辛酸,赶紧有什么大公司收购它一下吧。

音乐节的演出你准备了多久?

宋佳:之前排练了两次,因为也是大家都忙,把时间凑在一块也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就凑了两次。因为也只有两首歌,所以还好,他们也很专业,早就练熟了,排练也特好玩,好开心啊。

当天演出感觉怎么样?

宋佳:感觉没唱够,我说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要不我再唱一遍吧。不过因为我突然想到后面还有别的乐队的演出,别耽误人家的时间,不合适,所以我就下来了。

那天的感觉太好了,太爽了,我从走上台的那一刻就被点燃了,那一瞬间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摇滚巨星,瞬间鸡皮疙瘩就起来了,就觉得这才是我该待的地儿。我说以后不演戏了,就演这种音乐节,特别开心。我看见底下的人,我的影迷举的牌子写着“歌手宋小花请了解一下”,特别感动。因为那天特别冷,而且下雨,我知道他们很早就来了。

现场演出其实更考验一个歌手的功底,你觉得呢?

宋佳:我不知道,没想那么多。我觉得考不考验水平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愿不愿意分享。我是一个愿意把我喜欢的事情跟别人分享的人,至于说水不水平,我觉得反正我是个业余的,人家也不会说我什么吧。我不管,我玩得高兴就行。

谈成长:顺其自然

其实你从特别小的时候就开始学习柳琴了。

宋佳:七、八岁。

为什么选择学柳琴这种乐器?

宋佳:我告诉你我老师可厉害了,他是中国月琴大师冯少先,他的儿子是冯满天。我真的跟他是一面之缘,他就特别喜欢我,大概七、八岁他就觉得我特别灵。当时我小,他觉得女孩别演月琴了,就想教我弹柳琴。

那个时候我父母刚好想让我学一门乐器,正愁学什么的时候,行,就它吧。而且我妈年轻的时候还弹过中阮,她知道柳琴,直接我就跟着这个老师学了。学到后来,老师让我去考沈阳音乐学院附中,因为我学习不好,数学也不好,偏科偏得厉害,一看将来读书也没啥前途,还挺愁人的,天天挺累,后来我就考到音乐学院附中,开始更系统地学习柳琴。

刚开始学的时候你还很小,那个时候不会抵触吗?

宋佳:会啊,谁学习不抵触啊。我妈因为这事没少揍我,琴都砸了好几个。你想想学琴又疼,小孩那小嫩手,琴弦那么细还要勾那么紧,多疼啊,手里水泡磨破磨出血就变成茧了,特别痛苦。再加上又是在爱玩的那个年纪,坐这儿弹,脑子里想的全是外面跳皮筋的声音,就觉得我为什么这么可怜。

因为我父母上班,我妈就买了一个录音机和磁带,说你每天给我录120分钟,我晚上回来检查。我说好,回来我妈就听我的录的里面,120分钟有100分钟都是在说话,说“妈我现在要开始弹琴了,这首曲子怎么怎么的”,给我妈气的,就把琴给砸了。我当时心里特别暗喜,表面上装的很害怕,结果第二天又买回一把新的。

其实现在想想,学乐器不管学成什么的孩子,真的首先要感谢父母,没有父母的这种“逼迫”什么都学不成。我父母他们就告诉我一点,什么东西只要选择了就不能放弃。我开始也没有那么喜欢柳琴,在小孩眼里觉得民乐多土啊,而且那个时候我个子又高,抱一柳琴,看着很不协调;后来会弹完整的曲子了,才开始慢慢觉得民乐特有范儿,每天弹着倍儿骄傲。

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民乐的?

宋佳:一年差不多能弹最简单的曲子之后,那个时候你就有成就感了。之前觉得简直就是噪音,就跟那个收破烂的霹雳啪啦大铁片子一样。

后来怎么又学了表演?

宋佳:到了沈阳音乐学院附中上学以后,有一天我上流行音乐演唱课的时候,老师没来我在屋里面等着,叮咚,一看一个特高特好看的姐姐进来了,这屋里就我俩,不聊天也没事干,她就说你学什么的?我说我学民乐的。她说你学什么乐器?我说柳琴。她说你高考啊?我说今年高考。她说你报什么了啊?我说报的是中国音乐学院和沈阳音乐学院。她说我觉得你可以考考戏剧学院,我说我不想给京剧伴奏,(笑)她说不是戏曲学院,是戏剧学院,学舞台表演的。我说是吗?她说我就那儿毕业的,我觉得你条件强可以去试试。

就这一句话,这一段聊天,我回家就跟我妈说,我要考上海戏剧学院,当时还不知道北电跟中戏。我爸我妈特好,他们说你只要自己选,就别放弃,只要我想做的事情,他们基本上还算比较支持我。我就报名去考了,我还考上了,一榜一榜这么看,音乐真的是帮了我太多的忙。

你之前学的是古典音乐,但是现在的音乐风格又偏独立流行,我比较好奇你的这种转变。

宋佳:我不觉得是转变,音乐就是音乐,我不用太多类型去分辨它。我不觉得古典音乐就一定怎么样,流行音乐就一定怎么样。不过可能像我这种接触音乐教育比较早的人,我相信从小学琴还是会对我的音乐审美有一点影响。

你现在唱歌,是一直都有这种喜好,还是说事业有成之后想玩一玩?

宋佳:没有,我没有想要玩,我不觉得它是玩,我觉得做任何事情你可以用玩的心态,但是你要对结果负责。你不能说我玩这一件事情,没有人陪着你玩,你凭什么让很专业的一些人陪着你玩?我觉得这是不对的,但是心态上你可以很放松,不要那么拘谨、让自己有很大压力。从事情的结果来说,它就是一个作品,拍戏是作品,唱片也是作品,既然是作品,它的结果,最终你是要负责任的。这事我是一直都看得很重的,我不会说我玩点什么然后怎么样,这是不应该的。

那你以后会不会把事业的重心稍微往这边移?

宋佳:我没有重心,我从来就不是一个设定我生活多少比例,多少重心的人,都是想干嘛干嘛,这阵我赶上了想干这个就干这个,赶上想干那个我就干那个。我是一个活得比较简单的人,不能活得那么累,我觉得干活已经够累的了,脑子就别再太累了,就随性一点,喜欢做就做,不想做的事情就不做。

可能我们家人全是这样,我爸妈性格就是这样,很随意,想一出是一出的那种,没有什么规划、计划。我觉得这种也好也不好,不好的地方可能会比较容易浪费时间。如果是有计划的人,他可能就会比较合理安排时间,但我不是那种人,也没长那种脑子,计划太累了,也麻烦。我希望生活简单一点,别想那么多。

但是你的父母还是计划了你学柳琴这件事?

宋佳:这我也不觉得是计划,因为那个老师我是在吃饭的时候认识他的,我是被选择的,并不是主动选择。所以这不是计划,怎么能是计划呢?

平时你休息的时间多吗?

宋佳:不咋多。

休息的时候会做什么?

宋佳:躺着。因为工作太忙了,不管演戏什么的,回家都觉得挺累的,一累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想干,就只躺着。有时候我会有一些小癖好,比如我愿意整理东西,整理衣柜、衣服,整理CD、电影碟,来回倒腾,换来换去那种,脑子什么都不想,我觉得那是一个放松的过程,因为我也不玩游戏,也不怎么爱看电视。

你收藏了很多CD吗?

宋佳:有一些,但是我DVD比较多,电影比较多。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宋佳, 歌手, 演员, 愚公移山音乐节,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