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片业抛弃传统强项,转型演出市场也难谋得一杯羹

于娜  | 华夏时报 |  2014-11-16 12:29 点击:
【字体: 】   评论(

布鲁斯乐队大枪乐队主唱、实验先锋音乐人向奕澎正面临一个无奈的选择。他接触的唱片公司对发专辑漫不经心,但对进行后期演出合作却兴趣浓厚,因为后者比前者能为他们带来更多的商业利益。

“将自己音乐创作的巅峰物化为唱片流传,是每一个音乐人的梦想,这不是做多少场音乐会能替代的。”布鲁斯乐队大枪乐队主唱、实验先锋音乐人向奕澎正面临一个无奈的选择。他接触的唱片公司对发专辑漫不经心,但对进行后期演出合作却兴趣浓厚,因为后者比前者能为他们带来更多的商业利益。

向奕澎的经历正是当下国内唱片的一个缩影,在选秀、网络和盗版的冲击下,唱片业抛弃了传统强项,转而向演出市场谋求一杯羹,但是事与愿违,这并非拯救行业的出路,与当下的原创音乐潮流相比,国内的唱片业正处于停滞期。

选秀扼杀唱片业?

数字时代和盗版猖狂通常被人们认为是导致国内唱片业萎缩的主因,却忽略了10年来大行其道的选秀节目,乐评人王小锋认为后者才是扼杀唱片业的元凶,真正意义上的唱片公司几乎已经不复存在,发行公司也还剩下几家在苦苦支撑。

中国唱片业一直命运多舛,在计划经济年代没有盗版,但音乐制作谈不上艺术水准;进入市场经济时代,唱片业出现了一个飞跃,但盗版也随之而来;就在唱片业与盗版苦苦抗争时,数字化时代又来临了;当数字化时代的商业模式刚有点希望时,选秀给了唱片业致命一击。

电视选秀本应属于娱乐节目,更关注收视率和广告收入,最多能为唱片业提供一些备选人才,但实际上它们却抢了本该是唱片业该做的事情。在各类选秀节目背后操刀的娱乐经纪公司想要肥水不流外人田,在垄断选秀歌手资源的同时,还要将制作销售唱片、演出市场等音乐生产链条都揽于一身。

事实上,炮制选秀的经纪公司仅仅是通过歌手的知名度走穴挣钱,并没有真正发挥唱片公司的作用,至于选秀歌手出不出唱片,音乐制作水准提不提高,都已经变得无足轻重,到目前为止选秀歌手中出专辑的寥寥可数。

另外,王小峰认为,唱片公司一直对歌手选择和音乐制作有专业原则的把控,而选秀恰恰破坏掉了行业和审美标准。

原创音乐夹缝中生长

选秀节目也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王小峰的说法是,“断了内地流行音乐的最后一口气”。曾经是流行音乐一统天下的内地乐坛已悄然改变,原创实验先锋音乐开始涌现,从而让大众得以更多接触和认识,不同风格的原创音乐人能够有机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创作和生存,尽管存在种种艰难。

而选秀选手们多数是在翻唱老歌,因为可以提高选秀现场人气,也有个别选手演唱自己的歌,但往往令圈内人士大跌眼镜。由于流行音乐创作水准集体下降,有些人后来即便录制了所谓原创专辑,也没有在乐坛产生多大的反应。选秀节目制造出的歌手背后是诱人的市场价值和明星价值,可是他们的音乐影响力甚至都不如一些独立地下摇滚乐队。

“选秀的路我不会走,会出专辑,会在网络上推广,让更多的人能听到。” 80后民谣音乐人张焯说。不久前在宋庄的国防艺术节上,张焯推出了首张唱作EP《七》,里面收录了他4首原创民谣作品。

艺术节上,大枪等十几支风格各异的摇滚乐队和原创音乐人给人们带来了一场高水准的演出。张焯演唱了新写的歌《克拉玛依》,“这里面有我的态度,但是我会把歌词写得美一些,比如戈壁滩的风,像刀子一样的石头,然后我会写‘每当到了这样的时候,雨水总会重重地落下……’”张焯说,“台下可能不会听得太清楚歌词唱的什么,但我的旋律是美的。”

为了发行这张EP,张焯自己掏了几万元的制作费,“因为有些投资人开始说不干涉你,你想怎样创作都行,但当你的歌录音的时候,他又会提出看法,审美不同就会有分歧。”

张焯专辑中的册页很特别,每一首歌词后面都配有他的一幅油画,学美术出身的张焯,在做音乐的同时,还一直在画观念写实作品,他觉得两者的情感发泄途径不一样。

对于他而言,“民谣就像一个平易近人的朋友一样,安安静静在你身边,你听了觉得还可以,不听又觉得想它,我以此表达我的情绪和观点。”张焯也喜欢最早的校园民谣,在他的音乐里也有它们的影子,而如今民谣写社会现象、身边的人和事,更加原创和自我。

不过目前原创音乐拥有的舞台和机会还是有限,由于唱片业的萎缩和缺位,原创音乐与人们的接触更多是在音乐节或者一些圈内的酒吧,“出这张专辑没有想会怎样,只不过通过演出或其他形式,让更多喜欢音乐、爱生活的人听到就够了。”

张焯坚信原创音乐是国内音乐潮流的大趋势,不过让每个人都喜欢原创也不可能。

“音乐工厂”应回归正业

向奕澎想录制一个高水准的唱片,他预算的制作费用至少要几十万元,现在矛盾的是,几家唱片公司都表示很喜欢他的音乐作品,但又不愿意为唱片制作投入太多资金,反而更愿意与他进行后期演出合作。因为后者比前者更能为他们带来更多的商业利益。如此遭遇让向奕澎对当下唱片公司的“不务正业”感到无奈。

“与原创音乐潮流相比,国内的唱片业却还是滞后和短视,依然迷恋在演出市场所带来的短期市场利益当中。”乐评人老曹认为,不能只是把网络和盗版当成行业萎缩的挡箭牌,唱片公司急功近利的心态也是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

唱片公司可以通过制作销售唱片、版权、演艺等来赚钱,它不仅是音乐产业链上的工厂,也影响着整个音乐生态的良性发展,影响着音乐人的创作和生存,就像美术界的画廊机构,不仅是销售,还承担着美育功能。

老曹认为,如果唱片公司完全遵从于商业利益,市场萎缩和下滑了,就降低唱片制作水准和数量,一味通过演出市场来谋求生存,并不是拯救行业的出路,还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可能将更多热爱音乐的人推向选秀节目。

对于音乐人来说,现场演出并不能替代录制唱片,前者注重氛围、表演和娱乐性,专业水准并不是作为第一要求。在演出现场,观众会被歌手的表演和外表等吸引,会被现场的气氛所带动,认真关注音乐本身的人很少,歌手的演唱水准也不稳定,走音、破嗓时有发生,情绪一激动甚至不顾专业要求,而这些偏差是绝对不能出现在录制的唱片里。

一些大唱片公司推出的经典专辑曾经是一代人的美好记忆,甚至成为行业的标杆,开创了一代音乐潮流。

“现在唱片公司不应把自己制作唱片的软硬件资源荒废了,也去跟风搞选秀和演出,乐迷会有听觉疲劳,或音乐修养提高,不再喜欢那些流行的选秀和演出。”老曹认为将来不管唱片公司是自动放弃还是被迫回归,经历了一个适者生存的洗牌之后,一旦数字时代的商业模式确立,执着坚守音乐本身的唱片公司会是未来行业的领导者。

来源:华夏时报

原标题:原创音乐崛起,唱片业迷失当下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布鲁斯乐队大枪乐队, 实验先锋, 向奕澎,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