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 Above & Beyond:永远不会消失的Trance

Shuna & Anzol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4-23 11:26 点击:
【字体: 】   评论(

这一次Creamfields北京站也请到了Trance界的传奇Above & Beyond前来。

距离Trance传奇组合Above&Beyond的最后一次原声巡回演出(如管弦、乐队演出等形式)已经有两年了,但是他们所走过的每一个城市都没有忘记那一幕幕精彩经历。

这一次Creamfields北京站也请到了Trance界的传奇Above & Beyond前来。

这个来自英国的Trance三人组,由Jono Grant、Tony McGuinness和Paavo Siljamäki组成。他们在2000年成立,并且于伦敦拥有两个电子舞曲厂牌,分别为Anjunabeats和Anjunadeep。每周Above & Beyond都会通过他们的电台Group Therapy Radio向全世界乐迷输送最好听的Trance歌曲。

正如许多其他组合的成立,Above & Beyond成员的相遇也是由于对电子音乐的热爱。其中两名成员Grant和Siljamäki相识于威斯敏斯特大学,在得知对方都对电子音乐有着共同喜好后,两人决定一切做音乐。两人的音乐才能引起了关键人物Liam McGuinness的注意,也就是第三名成员Tony McGuinness的哥哥,Liam购买了当时Grant为Yamaha制作的一个sample并与Grant取得了联系,招收他们前来制作音乐。

他们当时并不红火,但是他们的混音在被Pete Tong在BBC 1台播放后很快就成为英国夜店歌曲榜单的第一名。Above & Beyond的早期作品为他们作为英国领先人声Trance混音的名声打了基础。《Volume One》的成功也帮助他们获得来自四面八方的合作邀约。在2001年,他们为麦当娜的单曲《What It Feels Like for a Girl》做了混音,又帮Delerium, Three Drives, 以及日本流行艺人Ayumi Hamasaki做了混音。2002年,他们在日本东京与Tiësto、Ferry Corsten等知名DJ一同举行演出。自那以后,他们的粉丝群不断扩大,他们也逐步开展在世界各大音乐节和夜店的演出。

今年的Above & Beyond更未停下音乐制作的脚步。他们最新的录音室专辑《Common Ground》推出后就登上了Billboard专辑榜第三名,被誉为本年度美国排行榜上最重磅的英国电音专辑,而这张专辑是由Above & Beyond的厂牌独立发行,也被认定是独立音乐的关键时刻。

这张专辑包含了2017年的音乐祭“年度国歌”-《My Own Hymn》、 《Northern Soul》、 《Alright Now》以及《Tightrope》。由Zoë Johnston主唱、令人屏息的《Always》是专辑中一首让人感觉正向乐观的歌曲,而A&B也将音乐核心重新带回乐器。同名曲《Common Ground》则放在专辑中的最后一首,并且在2017年Ultra Miami首播过。

△《Always》

这个并非主打小鲜肉的Trance老牌传奇组合,一直以来用自己的制作实力稳扎稳打地行走在电子音乐的世界里。

Trance界大佬阿明曾说:“我已经忘了上一次唱片箱当中没有Above & Beyond的唱片是在何时。”可见在Trance领域里,这个传奇组合所达到的影响力之广泛。如果对Above & Beyond不够熟悉,可以去他们的现场听一听。

在Above & Beyond刚完成全球巡回演出不久、即将在Creamfields北京站上呈现之际,电音媒独家专访这个全球最热的Trance界传奇组合,通过组合内成员Jono Grant的回答,让我们了解到他们的音乐世界以及对待电音的热情。

以下为专访内容:

从最早期接触到电子音乐,有哪些人影响过你们?

Jono:许多不同风格的音乐都影响过我们。但就电子音乐而言,对于我影响最深的是Jean-Michel Jarre、New Order和The Pet Shop Boys等艺术家。90年代中期Paul Oakenfold在BBC Radio 1发布“Goa Mix”,我那时真的非常喜欢跳舞音乐。

创作和演出是不一样的,你们怎么调解这之间的平衡?

Jono:对我来说,音乐永远是核心。只把无价值的音乐穿戴一层华丽装饰去表演出来是毫无意义的。一切的起源都应该来自于音乐,如果不是以音乐为出发点的话,这种表演只会更像是一场视觉/表演秀。

有人说2018年开始是Trance回归的时代,你们怎么看待呢?

Jono:回答关于Trance回归的大众看法,其实想说有些人似乎对此很关注,但在我看来,老实说,Trance永远不会消失。 它的歌曲速度改变了,也许就主流市场成功而言,它已经不再那么受欢迎,但是现在的音乐风格并不需要仅靠主流存活。我会说Trance有点像重金属,因为它们的共同点就是拥有很大的粉丝基础,这在我看来是一件好事。

如果音乐作品中出现分歧点,你们通常是如何解决的?

Jono:我认为音乐创意的一般是由创意发起人说了算。团队内部成员的意见和创意者之间有所分歧,其实有时更是能够碰触火花的地方,就像魔术发生。所以在大多数情况下,我认为有不同意见并非坏事。

发行这张《Common Ground》专辑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Jono:我认为目前世界都在关注着不同团体、政治乃至宗教的分裂。有差异化其实是值得庆祝的事情,但同时有共同点更值得庆幸。互联网已经成为一种两极分化的工具,但当你在现实世界中接触到不同的人时,你会发现并没有绝对的两极,在这之间还存在着无数种微妙的立场。但不知道为什么,人们常常会忘记这一点。

我很喜欢《Is It Love(1001)》,它是一首Progressive house,还有Disco的味道,这个作品的创作动机是怎样的?

Jono:我一直都是迪斯科、80年代的Synth pop和90年代后期French house的粉丝,所以我想把这些元素融合进一首歌当中,我很高兴你喜欢它!

在中国的演出,有什么是令你们印象深刻的?你感觉电子音乐在中国的受众有什么变化吗?

Jono:我们最近几次在中国的巡演非常愉快。这是一个变化如此之快的国家,作为一个西方人来说,这里拥有一些我认为非常有趣的和令人兴奋的文化。自从2003年开始进入中国以来,我们一直深陷于乐迷的热情之中,而且我个人也看到了电子音乐在中国处于大幅增长的趋势。

三个人在一起时,与单独时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吗?

Jono:我认为三个做音乐的人凑在一起,能得到一个有趣且个性的融合,当然这些体现在音乐中。我们都朝着略有不同的方向前进,这既是我们思想之间的空间,也是我们音乐来源的共同点。

看到你们在中国有演出,十分开心,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Jono:谢谢,我们很高兴能够回到中国,我希望在巡演中能够吸收和体验更多中国文化元素。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Above&Beyond, Trance,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