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柯:数字时代音乐产业模式还未建立

Chinambn  | 北京日报 |  2014-07-20 22:26 点击:
【字体: 】   评论(

“说实话,论摇滚,我们做不过‘迷笛’;玩文艺,也比不过‘草莓’,我们的特色就是以流行音乐为主,风格多元化。”

2012年初宣布辞去太合麦田CEO职务,转投餐饮界;当年6月出任恒大音乐公司董事总经理,再度回归流行音乐行业——“业界大佬”宋柯的每一次举动,都会牵动业界神经。而他本人也在“闪转腾挪”中把握着行业脉搏,体会着行业变迁。如今,他眼中的流行音乐产业,像是正在努力破茧重生的蝴蝶,“虽然数字时代成熟的音乐产业模式尚未完全建立,但总体趋势是好的。”

音乐版权价值高了

宋柯始终坚信,版权是音乐产业发展的根基。他为恒大音乐开启的第一条“生产线”,便是收购版权。目前,恒大音乐的版权库共计约20000首,来自于收购、代理和自己生产,涵盖流行、民谣、摇滚,甚至还有民歌、民乐。如此规模,在内地音乐公司中算是重量级了,恒大音乐每年有几千万元的收入,就来自版权业务。

宋柯有个比喻:版权就是土地,手上有钱,买点儿地,总不会是赔本的买卖。“唱片衰败并不可怕,版权价值衰败了才是最可怕的。”他分析说,“目前音乐版权价值没有完全彰显,但正在提高。尤其是数字版权,针对手机运营商和互联网,未来会有一个重大崛起的版权市场。”

他的信心基于一个事实——中国互联网应用的前三名中,音乐一直位列其中。“电影产业这么火爆,一年收入200亿元;中国无线音乐基地,一年收入270亿元。绕开几大运营商,互联网的音乐直接带来的产值巨大,哪怕是三五元钱的包月付费,加起来就是50亿元到100亿元的产值。如果算上卡拉OK收的钱,线上加线下,音乐是一个千亿元的市场。”

至于“老大难”的版权保护问题,宋柯的态度也很乐观。“这几年,中国的企业家,尤其是互联网新贵们,观念已经改变了,视频网站正版化,大型音乐网站也都在逐步正版化。音乐消费者乖乖地付钱,不管付多付少,怎么付,但是他付钱了。版权一定要有价值,版权必须变成钱来衡量这个价值,这一天其实已经到了。”

不过,还有一些问题需要解决。“怎么付费,谁来付费?是平台付费消费者免费,还是消费者直接付费?有没有更加清晰的商业模式?这是下一步的事。”宋柯判断,“我觉得第一步应该说曙光已经再现,天开始亮了。”

户外现场音乐火了

眼下,2014恒大星光音乐节正在全国巡演,此次巡演总场次预计超过40场。这个规模,是去年的两倍。

说起户外音乐节,“草莓”“迷笛”早已成了品牌,但恒大星光音乐节的巡演模式,却是创举。当初决定这么做时,有人曾直言,“老宋他就是疯了!”然而事实证明,疯狂的宋柯拓荒成功——2013年巡演,恒大音乐盈利近3000万元。更重要的是,他愈加坚信自己的商业判断——做音乐节普及,更接地气,市场也更广阔。

“我们去年演出的22个城市,至少有一大半没办过正规户外音乐节。有人会问现场有没有座位、第几排之类的;有观众购票后晚上7点钟才入场,以为是演唱会的时间;还有年纪大的观众站在摇滚舞台前,一脸迷茫……”宋柯说,“这些都没关系,我们就是希望将户外音乐的概念带给更多人。”

在定位上,恒大星光音乐节避开了与“草莓”“迷笛”的正面交锋。“说实话,论摇滚,我们做不过‘迷笛’;玩文艺,也比不过‘草莓’,我们的特色就是以流行音乐为主,风格多元化。”宋柯觉得,中国乐迷对音乐节的理解仍显狭隘,以为音乐节就只有摇滚或独立音乐。“国外一些知名音乐节实际上非常多元化,中国也应该这样。”他表示,“虽然在音乐节文化上,恒大星光音乐节不摇滚、不另类,甚至会受到一些质疑,但我个人愿意去尝试。”

今年的“草莓”,京沪两地观众高达25万人次,再创纪录。宋柯觉得,这足以证明现场音乐的市场价值,“户外音乐节在中国还是起步阶段,还存在很多问题,不过以中国的人口基数来看,正规的有品质的音乐节可以更多一些。在中国,音乐节要比传统商业演出的生命力持久,因为它实际上带来的是生活方式的改变。”

独立音乐开始热了

这两年层出不穷的音乐类选秀节目,让华语流行音乐找到一些“焕发第二春”的感觉。可也有人觉得,流行音乐已被电视娱乐绑架。对此,时常参与选秀节目的宋柯,评价非常积极。

“这几年选秀在向我们行业的核心价值倾斜。”他说,“不管是《中国好声音》还是《我是歌手》,呈现了很多非常经典的作品,这就是我们行业核心价值之一。”他口中的另一个核心价值,是专业水准。“‘好声音’用金少刚,‘歌手’用何彪,两人是我们行业调音师里面最棒的。此外,这些节目用最好的编曲、最好的乐手,都是行业内鼎鼎有名的腕儿。节目请的不管是草根选手,还是已成名歌手,都抓住了一点,就是一定要唱得好。这是音乐行业的传统价值观。”

在宋柯看来,正是借助音乐类选秀节目的东风,不少独立音乐人开始崭露头角,并具备了大众影响力。“在我的概念里,没有小众和大众之分,好的‘小众’一定会跳到‘大众’,这个已经有很多的案例了。比如说,原来他应该归在小众歌手里,但实际上他一首歌、一个机会就出来了。所以音乐的好坏,最终还是在音乐本身——作品的吸引力。”

还有一个积极的信号,那就是音乐格局的多元化。宋柯认为,这是一个成熟市场的必备条件,“无论从歌手的构成,还是从音乐的构成上,都应该多元化。现在,你会发现老百姓的口味,其实也从传统的情歌类的东西,慢慢往一些多元化的东西转,比如说好的民谣、好的摇滚乐。”

和很多音乐人的观点一样,宋柯也觉得现在是所谓地下或小众音乐最好的时代,“原来有所谓的阻碍,是因为精英媒体渠道不接受这些东西,它很难上到台面上。现在互联网、音乐节都在提供各种渠道,谁也别再埋怨什么渠道啊,什么不好传播啊,别埋怨!把歌写好、唱好就行了。”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恒大音乐, 音乐节, 产业模式,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