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 “当别的神童还在努力成为乐手时,他已经是一名职业演奏家了”

赵凯茜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4-10 13:26 点击:
【字体: 】   评论(

2016年,15岁的丹尼尔成为了大黄标旗下最年轻的小提琴家。

3月29日,韦尔比耶音乐节再次来到中国。这一1994年在瑞士创立的音乐节,是欧洲最负盛名、也是备受全世界古典乐乐迷关注的音乐节之一。它每年夏天都会在瑞士瓦莱州阿尔卑斯小镇韦尔比耶举行,2013年2月,韦尔比耶音乐节第一次来到中国,在国内举行的巡回音乐会上,包括郎朗、王羽佳、李云迪等在内的中国音乐家都曾参与其中。

29日的由吴氏策划担任官方巡演组织的韦尔比耶音乐节室内乐团音乐会,也是北京音乐厅2018国际古典系列演出季的组成部分。在当天的音乐会上,一位年仅17岁的小提琴家丹尼尔·罗佐科维奇(Daniel Lozakovich)投入的表演,引来了观众阵阵掌声。他表演了巴赫最受欢迎的小提琴协奏曲之一《E大调第二小提琴协奏曲目》,整个演奏过程,丹尼尔的神情和肢体也会随着乐曲时而高昂时而低沉的转折自如地变化,从一张一弛娴熟而自然地弓法中,观众的情绪也被感染——可以看到,在看台上无论是年过半百的花甲老人,还是只有几岁的小孩,都沉浸其中,享受着音乐所带来的原始魅力。

面对着这样一个只有17岁的少年,台下的观众也毫不吝啬自己的掌声,从一曲结束到丹尼尔返场致谢,掌声一直没有间断。丹尼尔也会有些不自然地回应观众的掌声和喝彩,和表演过程中的自信潇洒不同,这时,这位翩翩少年才回到他最本真的状态,带着几分青涩和羞赧。

丹尼尔·罗佐科维奇出生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6岁开始学习小提琴,9岁便登台演出。他“年少有为”,在十几岁的年纪,他就与皇家斯德哥尔摩爱乐乐团(成立于1980年,乐团成员都是从斯德哥尔摩皇家爱乐乐团、瑞典广播交响乐团、皇家歌剧院以及Gothenburg交响乐团精心挑选出来的优秀演奏家)、莫斯科爱乐乐团(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1951年创立,是全世界范围内具有领导地位的交响乐团之一)、皇家利物浦爱乐乐团(世界上最早的演出团体之一,也是英国第二古老的演出组织),以及法国国家管弦乐团、法国广播交响乐团、俄罗斯国家爱乐乐团等乐团进行过合作。

他合作过的优秀指挥家及小提琴家则包括了瓦西里·彼得连科(曾赢得多项国际指挥大奖,担任多个知名乐团首席指挥)、弗拉基米尔·斯皮瓦科夫(毕业于莫斯科音乐学院,是一位拥有国际影响力的优秀职业小提琴独奏家)、瓦莱里·捷杰耶夫(当今古典乐坛上炙手可热的俄罗斯籍中生代指挥家之一,人称“指挥沙皇”)、亚当·费希尔、伦纳德·斯莱特金以及罗宾·蒂克西亚蒂等人。

2016年,15岁的丹尼尔与环球音乐旗下古典乐厂牌Deutsche Grammophon(简称DG)签署了独家唱片合约,自此成为了大黄标旗下最年轻的小提琴家。国外媒体对于丹尼尔有着这样的评价:“当别的’神童’还在努力成为专业乐手时,罗佐科维奇已经是一名’职业演奏家’了。”

在DG总裁克莱门斯·特劳德曼的眼中,丹尼尔身上则同时具备了“天赋异禀、完美实力,以及为古典音乐执着奉献的精神”,他形容,在丹尼尔身上“我们能看到璀璨的未来”。

3月28日下午,在瑞士大使馆举办的韦尔比耶音乐节发布会上,音乐财经也和这位颇有潜质的年轻小提琴家聊了聊他的经历和演出生涯。采访当天,他穿着白色衬衣,黑色休闲裤和一双白色运动鞋,相比于台上的沉着、专注,台下的丹尼尔则更多的给人一种少年天生就有的稚嫩而青春的感觉。

这是你第一次来中国吗?

丹尼尔:不,事实上去年夏天我就来过中国的哈尔滨。

也是来演出?

丹尼尔:对,是和马林斯基交响乐团一起参加演出。

这一次的韦尔比耶音乐节准备了多久?

丹尼尔: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参加韦尔比耶音乐节室内演出,所以这些演出曲目在之前都有练习和表演过,我很熟悉这些曲目因此这一次的准备的时间不会很长。

在不同的国家或者城市演出结束后,会顺便在当地游玩吗?

丹尼尔:一般因为随乐团一起来行程安排很紧凑所以没有太多时间游玩,但是有机会的话我还是很喜欢在当地游览的。比如这一次来到北京,我就和韦尔比耶音乐节的工作人员一起去了故宫。 我们也会开车在这个城市四处转转,当然也会徒步。这一次在北京我们的时间比较充裕,但是在其他城市就没有这么多时间了。

在一次演出行程中,你一般怎样平衡台上的表演和台下的生活?

丹尼尔:这要看具体每一次和交响乐团的时间配合是怎样安排的,我们会一起排练,除此之外每天我也会花时间在我自己的小提琴独奏准备上。如果还有空闲的时间,我会在这个城市转转来探索有趣的事物。

演出前会做一些特别的准备吗?比如自己一个人独处或者减少进食?

丹尼尔:一般在音乐会演出前我会减少进食,早餐会多吃一点,但是中餐就会吃的非常少,演出结束以后会恢复正常状态。

除了小提琴,平时还有什么爱好吗?

丹尼尔:平时我还喜欢国际象棋、拳击、和朋友踢足球还有打乒乓球。我觉得这很重要,就是除了音乐以外的其他活动也需要参与,这些运动或者活动会增强我的灵活性,所以我也会经常参与。

在你成为一名小提琴演奏家的过程中,你觉得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

丹尼尔:首先当然是我的父母,啊......不不不,事实上他们并不希望我成为一名小提琴家。所以我觉得我在德国的老师应该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人。 我在德国的教授会教我很多和音乐相关的专业知识,包括一些演奏的基本技巧;而我的导师爱德华则会更多的教我如何将理论知识在具体的作品中进行运用。

你刚刚提到父母不想让你成为一名小提琴演奏家?为什么?

丹尼尔:其实我妈妈希望我成为一名乒乓球运动员,而我也是从小就在练习乒乓球,所以她希望我未来可以成为一名职业乒乓球运动员。但是当我第一次接触小提琴,第一次感受到小提琴的魅力时,我很确定这才是我真正想要做的事,而且是我一辈子都想做的事。

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我的父母时,他们很惊讶,我和他们说“我只想把乒乓球作为我的兴趣爱好,但是拉小提琴是我这一生都想做的事”。最终他们算是被我说服了,接受了我自己的想法。

你家里还有其他成员是做音乐的吗?或者在音乐这个行业工作?

丹尼尔:没有,我是唯一一个。

什么时候决定了将音乐作为自己一生的职业追求?

丹尼尔:事实上一开始还没有这种想法,但是当我的父母慢慢肯接受我的想法,并且在我第一次被邀请与交响乐团一起参加演出后,他们感受到了我对小提琴的热爱,父母前后态度的转变以及之后给我的鼓励都坚定了我想要将音乐、将小提琴作为毕生追求的想法。

你会回想自己当初为什么选择了小提琴而不是其他的乐器吗?

丹尼尔:我不会去想这个问题,但是我记得很久以前,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小提琴的演奏,我流泪了,而且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好像我已经练习小提琴很久的那种感觉。

平时有尝试过自己创作或者改编乐曲吗?

丹尼尔: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9岁吧,我尝试过创作小提前协奏曲,但是并不是很好,现在不想去提那一次的创作哈哈。但是现在我对乐曲的组成还有编排有了更多的学习和了解,只不过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进行创作了,既要上学还要参加音乐会,也许以后有机会我会创作一些自己的东西。

当你演奏一首全新的乐曲时,你觉得一开始对你来说哪个部分是最困难的?

丹尼尔:我觉得是音乐本身。因为你要去感受作曲家通过创作这首作品想要表达的含义是什么。而在我演奏这首作品时,我也会在把自己的想法加入到音乐中,想象这是我自己创作的作品,我认为这样演奏出的音乐才是真正有灵魂的,能够触动听众的音乐。

怎么平衡学校和这种巡演的时间呢?

丹尼尔:对我来说这是最难的一部分,因为参加巡演的时候会落下学校的课程,而有些课程又比较难,等巡演结束回到学校又会有很多的考试,还需要花时间去复习准备,我觉得这真的很难平衡,但我还是会尽力去完成的。

今年你刚好是17岁,有没有自己以后想要报考的大学呢?

丹尼尔:我没有,但是我的父母对此已有想法哈哈。我妈妈想让我去哈佛大学,这是我妈妈的梦想哈哈。但是我自己还没有什么想法,不过对我来说教育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还是顺其自然吧,因为我现在还有很多其他的事要去做。

2016年环球音乐旗下的古典乐厂牌Deutsche Grammophon(简称DG)签了你, 你怎么看待这一次的签约?

丹尼尔:我觉得这很棒,能够进入DG我很开心。你知道因为有很多的厂牌我可以去选择,但最终我选择了Deutsche Grammophon是因为以前我去店里购买CD的时候,当我看到CD上印着DG黄色醒目的标志时,我觉得没错,这是我想要的,我喜欢的。

现在你自己也在Deutsche Grammophon(简称DG)发了唱片,如果在货架上看到自己的CD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会很兴奋吗?

丹尼尔:当然!而且我会购买自己的CD。

学校的同学都知道你是小提琴演奏家吗?觉得自己在学校是明星吗?

丹尼尔:同学们都知道我拉小提琴,但是其他方面我觉得自己和别的同学没有很大的区别,大家都是一样的普通学生。

除了古典音乐,你还尝试过像现代或者爵士这种风格的音乐吗?

丹尼尔:我曾经尝试过爵士风格,我很喜欢爵士,因为它能带给我很多灵感,以后有机会我也希望能够演奏爵士风格的小提琴曲。至于现代音乐的话,我觉得我还需要找到更多能够真正打动我的曲目,但是这比较困难,因为很多的现代音乐我并不知道作曲家想要表达的含义,但如果我能发现适合我的现代乐曲,我也会尝试演奏的,这个过程也是很有趣的。

你会给现在想要或者正在学习小提琴的朋友们什么样的建议呢?

丹尼尔: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有想法地去练习小提琴。当你带着自己的思考去练习一个小时,会比你没有任何想法地练习十个小时更有意义,并且这样练习也会更有效率。另外也要注意,不要过度练习,当你觉得自己处在很疲惫的状态时,你应该停止练习。只有循序渐进一步一步练习,你才能持之以恒,不然你会很快感到厌倦。

这些道理是我的老师告诉我的,我认为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老师也很重要。这个老师一定是你自己认可和喜欢的,而不是别人觉得对你好的老师,这一点很重要。

你已经想好在未来也要一直坚持音乐的道路,成为音乐家吗?

丹尼尔:是的,我觉得成为一名音乐家可以更好地传播音乐作品,比如说古典音乐。我觉得现在没有人会讨厌古典音乐,他们只是不了解古典音乐,所以还谈不上喜欢。而我也想在之后通过自己演奏更多的古典音乐作品来让人们真正的了解古典乐的魅力并爱上古典音乐。

最后一个问题,现在外界会将你打上“年少有为小提琴家”或者“明日之星”这样的标签,你怎么看待这件事,会有压力吗?

丹尼尔:其实我并不想成为一个所谓的明星,我觉得音乐就是音乐,而我只需要做好我应该做的事,就是专注在音乐上,对我来说这样就足够了。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