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亿美元,Spotify一上市就给了华尔街一个下马威

Dewelf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4-10 12:28 点击:
【字体: 】   评论(

“Spotify要比你们所想的大得多,未来的机遇也比你们设想的多得多。”

本周二,纽约证券交易所门前挂起了一面瑞典国旗,在国旗背后的一幅巨型黑底海报中央,Spotify显著的绿色logo印在上面。这个更加扁平、更加现代的logo从2013年改版后沿用至今,到现在已经陪伴了全球近1.6亿用户。它出现在纽交所门外的这一天,注定也将被载入Spotify的历史。

不论华尔街有多么不待见这个科技领域的独角兽,Spotify终于还是上市了。

一上市,它就给了华尔街一个下马威:纽约证交所给Spotify的上市参考价格是132美元,在美股开盘后三小时(美国东部时间中午12点半)开始交易后,其开盘价达165.90美元,涨幅约27%;随后回吐部分涨幅,但最终仍收涨13%,收报149.01美元。Spotify的开盘市值达到了296亿美元,比去年12月路透社报出的190亿美元估值高出了100亿美元。

这一成绩,已经使得Spotify成为了继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首日市值2339亿美元、2012年Facebook首日市值817.4亿美元以来,赴美的第三大科技IPO。

对于过去曾被华尔街拒之门外的Spotify来说,这回终于扬眉吐气了一番。不过有趣的是,在当天开盘前还发生了一个挂错国旗的乌龙事件(Spotify是一家总部位于瑞典的公司,原本应是瑞典国旗却被挂成了瑞士国旗)。尽管被人当成了是“瑞典瑞士傻傻分不清楚”的谈资,但此举在某种程度上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华尔街和Spotify之间的微妙关系。

一般来说,公司上市是为通过华尔街投行支持获得知名度,让股票获得流动性,从而募集资金。依照传统的规则,一家公司如果想实现IPO,都会找到为其承销股票的投行(也相当于是中介的角色,可以在首个交易日前将股票分配给合作的大客户,以让他们从任何潜在的股票价格中受益),同时伴随路演、发行新股等等的一系列操作。但这次,Spotify却没走寻常路,而是采取了“直接上市”的做法。

通俗来说,直接上市没有承销商、没有常规路演、不派发新股、也没有禁售期,而是直接进入股权拍卖,对于Spotify来说,这样做可以省下数百万美元认购费,其公开股权也不会被认购者或大型投资机构稀释。

所以,Spotify和投行们的矛盾就显而易见了。不过,这还不仅仅是后者捞不着前者油水的问题,更大的影响,或许还在于这种做法没准就会引发科技股的蝴蝶效应。

美国科技媒体Re/code评价道,“如果 Spotify 成功,那么硅谷和华尔街间的权力斗争将转向前者,越来越多高价值公司就会认为:我也可以这么干,不需支付给华尔街那么多费用就可以上市,而原本这种文化已持续几十年,甚至都已经成为一种专业联盟:创始人需要银行家的智慧把私人公司带到公共市场;而银行家需要一致的收入来源。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尽管科技公司都那么喜欢破坏商业模式,但却在IPO过程中没啥太多创新的原因。”

这也意味着,以更低廉的成本、更透明的方式给公司资金提供更多流动性的方式,或许会让一些仍在观望的科技独角兽们找到新的上市路径,最先引发效仿的很可能是Uber和Airbnb这些美国估值最高且有相当知名度的明星独角兽企业。

不过,直接上市的“副作用”在于:没有投行作中介,股价可能产生大幅波动。包括Spotify也曾在其招股书中明确指出直接挂牌存在首日交易更为波动的风险,交易量大小也不能确定,可能对其股东和雇员出售普通股造成负面影响。尽管道理上如此,Spotify开盘首日的表现还是让人满意的。媒体版面上,关于Spotify此次IPO“大获成功”的论述可谓不绝于耳(否则它也不会引发现在国内大批媒体对于这家海外音乐流媒体公司的空前关注)。

对于自己前途的影响,自然会引起华尔街投行们的恐慌。据国外财经媒体CNBC报道,有人怀疑大型投行甚至可能秘密希望Spotify上市之初强烈震荡,或者至少直接挂牌得不到资本市场的热捧。否则担心这一非常规路径进展过于顺利,将令其他“独角兽”争相仿效,令投行的传统上市承销收入锐减。

△Spotify的创始人兼CEO Daniel Ek

不论如何,在公开市场上取得不错开始的Spotify似乎已经准备好在未来新的征程上大步迈进了。有趣的是,在4月3日挂牌当天,Spotify的创始人兼CEO Daniel Ek并没有出现在在纽交所交易大厅,而他曾在上市前一晚的博客中写道,上市不应该是公司最重要的一天,焦点并不是上市首日“溅起多少水花”,这一事件并不会改变Spotify的定位、使命和运营目标。此前,Daniel Ek拥有着Spotify 10.3%的股权,而另一位联合创始人Martin Lorenzton拥有12.5%的股权,二人也一直掌握着对公司的控制权。

Spotify的成功上市,高兴的还有它的其他股东们。据外媒报道,索尼在周三表示,公司预计4月至6月当季将录得大约1050亿日元(约合9.86亿美元)的非营业利润,其中就包括评估收益和子公司出售刚刚上市的Spotify部分股权所得的受益(索尼音乐持有Spotify 5.71%的股份,其在Spotify上市当天卖出了17.2%的持股量)。

持有Spotify 7.2%股份的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同样收获一笔“意外之财”,按照周二的收盘价计算,老虎环球基金所持Spotify股票的市值约为19.1亿美元。消息人士称,在Spotify上市之前,老虎环球基金累计对该公司的投资约为7亿美元——这也意味着老虎环球基金通过对Spotify的投资获得了12亿美元的回报。

值得注意的是,老虎环球基金还只是Spotify的第四大股东,依照这样的趋势,去年12月与Spotify完成换股交易、以9.1%的持股量成为Spotify第三大股东的腾讯和腾讯音娱,也定从中获益不少。

可以肯定,尽管现在的Spotify依然背负着12.3亿欧元的净亏损、依然有不少人在唱衰它(譬如认为歌单正在摧毁专辑、流媒体终将被区块链取代等等),但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这家成立时间已有12年之久的音乐流媒体服务商对于行业带来的变革其实更加显著,不论是歌曲聆听方式、推荐方式等等都成为后来者效仿和学习的对象。更不用说,在很多同时期的同类产品纷纷倒下之后,Spotify依靠自己的力量一直走到了现在。

根据Daniel Ek的说法,流媒之战目前还只处于第二个回合,“Spotify要比你们所想的大得多,未来的机遇也比你们设想的多得多。”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华尔街,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