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过去一年50余场电音节背后,我们总结了这股风潮在中国的趋势和困境

杨舒钠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4-10 12:21 点击:
【字体: 】   评论(

正有越来越多的国际知名电音节进驻中国。

4月6日,广州,天气多云,十几度的气温刚好是最宜人的体感温度。在临近傍晚的广州塔旁,正闪烁着绚丽的舞美灯光和奇幻影像,现场乐迷热情高昂,感受着Progressive house的规律敲击,他们挥动着旗帜和手势,被舞台中央的DJ引领着、带动着,数次尽情尽兴在欢快的节奏中呐喊。

这是Creamfields(奶油田)电音节广州站的情景,在开演首日就吸引了不少Raver前来。去年12月,Creamfields这一英国最大的电子音乐节首次在中国香港举办,到今年,它的版图已经拓展到了内地的许多城市。从年初1月19日举行发布会,宣布即将在广州、成都、北京、台湾、上海、香港、厦门等几个城市举办以来,这一音乐节就成了国内众多电音爱好者在今年的打卡目标。

某种程度上,Creamfields也代表了如今国内电音节的一种新趋势:正有越来越多的国际知名电音节进驻中国。

类似的例子还有世界最大的电音节之一Electric Daisy Carnival(EDC,中文译“雏菊电音嘉年华”)。早在16年时,就曾有消息传出EDC将会进入中国,而到去年,将之引进中国的热波传媒终于坐实了这一消息。现在的EDC China 2018正处于预热阶段,在2月曾和网易云音乐合作推出了主题曲选拔推广活动,并在3月中旬经过评委组选出了TOP 10电音单曲。从整个事件的关注度来看,电子音乐在中国正聚集起一批拥趸,中国电子音乐节市场也正朝着更广阔的未来快速发展着。

在海外电音节IP纷纷进驻中国的同时,国内的电音节也在飞速进步。“那晚R3HAB的现场真的震撼到我了。”想起在3月刚刚结束的ISY三亚国际电音节,资深电音爱好者Hugo向音乐财经回忆,“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就像过去十年前大家争先恐后在演唱会上合唱欢呼的感觉,只是这两年更多的换成了电音节,说明电子音乐的受众正在变得越来越广吧。”他掏出手机给记者翻看当时现场拍到的视频,津津有味地回味。

这些都代表了如今国内大部分电子音乐节的一种图景:近两年,越来越多国际电音节IP开始对中国市场产生兴趣,与此同时中国本土的电音节亦暗自锤磨生长。我们或许可以期待,在国内外电音文化相互交融的过程之中,电音节在中国正迎来新的发展浪潮。

趋势:年轻化、国际化、多元化

电音活动的备受热宠,很大程度上与其自身的消费阶段有关。自去年嘻哈爆火之后,接踵而至的就是电子音乐。如果说嘻哈本身带动的是年轻人及街头自由的风向,那么90后乃至00后更可谓是电子音乐市场风向的导向标。

根据国家调查数据显示,中国公民在教育娱乐文化领域的平均消费占年收入的11%,那么娱乐消费若能占据5%以上已经很多了。而在2017年电音媒发起的电音调查问卷中,结果显示愿意在电音细分领域中消费其5%及以上年收入的中国电音用户已经达到了44.3%。

2017年电音节在国内音乐节市场上遍布开散,有高达90.4%的乐迷表示一年当中会选择去1-5次电音节现场。随着国内电音节市场逐渐打开,它正在向常规化、规范化方向发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在电音节投入一定数额的消费。90后、00后对于现场演出的消费热情上涨和消费实力的提升,也帮助电音市场继续扩大和推进。

根据小鹿角数据统计,2017年中国已陆续举办过51场电音节(包含引进国际电音节),以一线城市为主,且多集中在4-9月。可见,国内电子音乐市场的潜力非常可观。

正如一位音乐节主办方代表所讲:“大型综合音乐节和类型化音乐节继续朝两个方向发展,细分音乐节比如电子音乐将越来越活跃。”

在众多的音乐节中,首先呈现出的一个特点就是众多海外大牌DJ纷纷来华。

这一特征在刚刚过去的ISY三亚国际音乐节上就特别明显。自去年12月18日的发布会开始,ISY三亚国际音乐节就引发了电音圈Raver们的广泛关注,原因就在于有Tiësto和Martin Garrix这些海外大牌。从早鸟票的售罄到3月2号至3号现场每天近5万的人流量,都可以看出国际电音IP的浩大影响力。

“大牌DJ的魅力就在于现场的掌控力特别好。”Hugo觉得,“比如说Dimitri Vegas & Like Mike,他们的一首《Paster bounce》复古8-bit前奏响起时,VJ给的影像又很应景,是俄罗斯方块缓缓落下的拼接。这是我印象很深的一幕,以前来的VJ只是放影像而已。现在的VJ搭配DJ,视觉效果越来越震撼了,感觉DJ在现场能发挥得更尽兴。”

A2LiVE的创始人兼CEO Eric Zho在接受音乐财经的采访时表示,“从电音活动来说,中国将会出现更多与国际大品牌进行合作的电音活动。”对此麦爱文化CEO宋洋也对音乐财经说道,“现在的国际市场,一方面会越来越关注中国,进行一些深度合作;另一方面,国内有能力的品牌和厂牌也正在逐步向外走,未来国际市场会更加了解到中国的情况。”

除了海外DJ,海外电音节IP落地中国,也成为过去一年国内电音节市场的一大特征。

从2015年开始,中国各种规模的电子音乐派对、活动持续火爆,各种规模的电子音乐节以及电音演出也在如火如荼地举行,中国成为众多国际电音节品牌最具吸引力的一个市场。2017年Ultra进入中国,随即引发了一波国际电音浪潮,同时也为国内打开了国际电音节品牌的新局势,海外电音节纷纷落地于中国,在2017年就呈现出鼎沸状态。除了上文提到的Creamfields和EDC,预计2018年还将在国内落地的国际电音节品牌就有Ultra、Life in Color和Transmission等等。

△2017年国内电音节一览

“海外知名的IP不需要额外花太多的宣传推广,已经很有知名度了,可以借势而为,节省很多市场推广预算。”热波传媒CEO何诗杰对音乐财经说道,华人文化控股集团旗下的热波传媒是去年Electric Daisy Carnival(EDC)落地中国的主要幕后操盘手,在谈及为何看中EDC这一品牌并将之引入中国时,何诗杰如此表示。

除了海外音乐节IP,不能忽视的还有中国本土的电子音乐节品牌。

ISY三亚国际音乐节就以中国电音IP开始了向海外的蔓延,在举办前的预热派对中,ISY的覆盖面就已联动起亚洲众多夜店;2013年出现的国内首个大型电子音乐节品牌“风暴”在短短两三年内将主流电音市场的发展推向了一个小高峰;包括2017年国内如丛林、乐杜鹃、INTRO2017、长城跑等在内的国内电子音乐节品牌的陆续打响,已能够看出近年中国电音市场正蓄势待发。

国内电音节的另一个特征,则是越来越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

“我们希望把更多互动性和概念性的东西放在电音节里,除了好看、好听还需要好玩。”何诗杰说道。对于引进后的EDC,热波团队也在思考要如何实现多元化的呈现。

原本的EDC就已经展现出了多元化的特征。其主站在拉斯维加斯,除了拥有强大的DJ阵容,还有着炫酷的舞台、奇幻乐园、艺术盛会、浪漫婚礼,更像是一个电音不间断的成人嘉年华。这次EDC电音节引进中国,包括舞台制作、艺术装置、游乐装置、管理水平等,热播团队都有着自己的一套想法,并融合中国情况进行微调和改善,比如在中国不能放烟花,但考虑用其他东西来弥补,根据当地情况再吸收一些新鲜事物,力求让电音节的呈现更加丰富。

当然,这些都与时下年轻人行的消费观和消费趋势有关。“我身边有几个人都表达过‘能在EDC成功求爱是电音迷的一个梦想’”,从Hugo的眼神中可以看到对这次EDC China 举办的无限期盼。“在漫天烟火和喜欢的音乐气氛里,向自己喜欢的女孩表达爱意和亲吻她,多浪漫啊!”自从听说EDC有求婚模式以来,全世界很多电音迷为之欣喜,把“在EDC现场求婚”当成一种爱好与爱情结合的终极目标。

年轻人对待音乐节,已然不再像过去几年只沉迷于普通摇滚音乐节,他们喜欢与国际音乐接轨的同时,有更多感官上的享受。而这些,恰恰与电音节的主题和呈现方式相契合,所以近几年国外电音节IP火速蔓延进中国并燃爆现场,场景也可想而知了。

困境:IP、投资和体验

相比嘻哈歌手,电音节现场基本每首都是纯音乐,无歌词,DJ不会出现太多“价值观错误”,审核方面,进驻国内的电音节相对也安全不少。在这两年间,随着越来越多百大DJ活跃于在线音乐平台、宣传力度的逐渐加大,有更多国内乐迷开始关注到DJ的音乐现场活动,为国际DJ入驻国内各大电音节打下了坚实基础。

国内年轻制作人在制作软件以及创作理念等方面的国际化程度也在日益提高,甚至有一部分制作人及DJ已经进入国际视野,在2017年DJ MAG百大排行榜上也见到过中国DJ的入选。受到百大DJ年轻化、偶像化趋势影响,配合潜在的主流演出机遇和综艺平台等渠道,年轻且活跃度高的电音制作人或DJ正在更多地受到大众电音节市场和乐迷的关注及追捧。

不过,电音节在日趋明朗的前行道路上,仍不乏有阻力相碍。2017年国内众多主办方在举办各种电音节的同时,也出现了许多值得深思的市场问题。在2018年电音元年,这些问题也在时刻戳碰着今年每一场即将到来的电音节。

困境1:引进国际IP问题

国际大型电音节在国内的举办尚处于萌芽阶段,会遇到一些本土化问题。例如海外IP的引进授权的价格,国家的审批周期,文化产业项目的合作,人数、场地的硬性条件等。热波传媒CEO何诗杰就曾表示,“引进国际电音节ID肯定会遇到一些不可避免的问题”,不过他仍希望国际电音节IP在国内有所扎根和深入,在内容上呈现出千变万化的特点,且更精彩。

困境2:海外大牌DJ挤压本土DJ市场

2017年的中国电子音乐市场也出现了产业链缺失、导致根基不稳的现象。由于音乐人经纪、营销推广等服务环节的缺失、以及本土音乐人阵容的挖掘机制不到位,加之很多主办方担心大部分国内DJ的号召力远不如国外知名DJ的影响力之广,导致国外大牌DJ来华越来越高频,更是难免让中国电子音乐人的现场演出资源受到海外大牌挤压。

不仅如此,嗅到中国电音市场潜在机遇的海外大牌DJ,价格更是水涨船高。“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国际艺人的秀费普遍提高了20%,甚至高到了50%,韩国日本泰国甚至台湾艺人演出价格比我们低,票价比我们高。我们参与人数有限制,票价在短时间内又很难到一个高水平的位置。”天邈文化CEO徐旭彬对音乐财经表示,经过分析之后,他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大型EDM电音节已经处于失序的状态,而这种烧钱模式一定不能持久。由此看来,如何运营及带动起国内的电音市场,才是中国电音市场的一项根本之经。

困境3:投资及收入

在投资方面,专注于电子音乐领域的相关产业链公司还处于早期阶段,现场演出商业化大部分仍依靠赞助与冠名。而电音节在收入方面也十分艰巨,60%-65%是靠票房,30%-35%是赞助,5%-10%则是周边收入。

电音市场上艺人们的价格也处于混乱状态,大部分都是根据当下名气而定,并无固定价格,这就导致很多艺人随意报价,甚至涨降幅度可能十分夸张。而国际艺人来华的报价也十分不稳定,比如主办方根据活跃度给了A一个较高价格,而其实A在国外的市场价并没有这么高,这就导致此后A在中国的报价直接升为越来越高的价格。

困境4:现场体验不佳

对于直接面向乐迷的活动,电音节最终呈现出的效果还需要经过乐迷的检验。不过,就目前的阶段,乐迷体验在国内的电音节当中,依然是很大一块软肋。当前国内电音领域中,乐迷对数字音乐平台的体验满意度要高于电音节现场演出,说明电音节现场的成熟度还不够。无论是中小型电音现场还是大型电音节,表示对体验满意的乐迷体量均未过半。

对于不常去电音现场的乐迷来说,他们最为担忧且不满的是:位置/交通不便、门票价格不合理。其他则还包括了现场拥挤、手机信号差、公厕排队人满为患、暴风雨天气、饮用水卖断供应不上出现高价求水现象等各类问题。譬如,2016年的上海风暴电音节上酒水供不应求、导致许多墙外贩子向活动场地内的人高价售水。

影响乐迷体验的还有现场音乐设备的问题。例如2017年9月23日上海风暴音乐节时,主舞台的艺人JAUZ正在打碟,但是音响出现破音问题。刨除天气因素不算,4月6日的奶油田广州站现场,有乐迷反应舞台音响同样出现问题,“声音传出来是混的”。这其中不排除设备出现故障,调音师EQ没调好,甚至是主办方配备的音响本身不够理想。

对于国内二三线城市来说,单日数万人规模的大型电音节,其实在当前情况下还是没有办法去支撑的。电音迷Hugo对音乐财经记者表示, 很多身边的朋友,除非是特别热爱某位DJ,或者有同行伙伴蹦迪聚会,否则是不会热血到坐数小时飞机、去很远的城市买上千门票玩两天的。“一个人一趟下来消费也要好几千块钱了,对多数人来说还是有点高了,所以很多朋友都在家看看网络转播,毕竟现在网络这么发达。”

而Hugo的女朋友则一字一句地认真对记者说道,“有很多女孩子都是搭伴一起去的。如果身边没有姐妹朋友或者男性好友陪同前来,自己一个人是不会去蹦迪的。”

现在电音节中女性被骚扰事件也时有发生,除了一部分人带着美好邂逅的目的前去,还有一些老司机抱着不单纯的目的放肆接近单独行动的女乐迷。在现场蹦到嗨点、人挤人的情况下,难免一些女性电音迷会被不小心揩油。这也就导致了女性乐迷不愿意单独去电音现场,从而数量上也就相对更少。

此外,因审批因素导致的演出改期或取消,也是造成乐迷体验不佳的很大原因。一般来说,尤其是在大城市举办演出活动,一定会面临层层审批,因此也不得不面对临时的风险。过去一年,因为审批不通过临时被取消的电音节不在少数。例如2017年深圳兔子洞现场声称因不可抗因素临时取消,导致大批乐迷情绪上涨、不满愤慨。

如能一步步加强解决这些问题,相信无论是海外进驻还是国内品牌电音节,都将会尝试朝向越来越成熟且规范化道路去运营。至于电子音乐节市场是否能在2018年呈现出十分强劲的蔓延趋势?又是否能实现电子音乐产业的良性循环?未来仍待继续观察。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电音节, 报告,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