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告别的前夜,是330金属音乐节的纪念

李笑莹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4-10 12:16 点击:
【字体: 】   评论(

“都有签名,每张都签了,太开心了,我都快成我们班的代购了。”

“还是北京好!”

四月第一天的凌晨,从糖果俱乐部涌散出的年轻人群有的唱着歌,有的抽着烟,还有的依旧沉浸在刚刚结束的演出现场。他们三三两两或是成群结队的合影拍照,其中一位从天津赶来的姑娘感叹祖国首都的美好。

三月的最后一天,330金属音乐节在这里度过了它的第17个“生日”,这也是属于全国金属乐迷的第十七个狂欢节,当然这也是音乐节创始人寇征宇的第39个生日。

中午十二点一过,雍和宫桥下到金鼎轩门口,就开始堆积起无数“黑衣党”,长发、皮衣、马丁靴,北京当天最高温度达26度,午后穿着迷你黑色短裤的女孩们在阳光与烟雾中显得格外明亮,穿着白色麻布衬衫的男生又显得特别可爱。

当天第一支乐队雪沉在两点半准时开场,他们来自太原,虽然仅成军3年,但却能迅速带起现场气氛,三楼的承重量瞬间巨增。随后登台的虚极、临渊、梦灵、黑麒、爆浆乐队接连用各自的暴烈美学让330现场云涌迭起,年轻的男孩女孩冲上舞台跳入人群,再一一被抬举到最后,落地前拥抱眼前陌生的同伴,一起高呼振臂。

旋律死亡金属乐队郁开唱前,主唱刘斌嘱咐道:“摇滚乐不是洪水猛兽,所以大家在玩的同时也不要忘了保护好身边的姑娘。”屏幕中一头深藏海中的猛兽或是眨眼、又或翻腾,配合郁的音乐演绎,台下乐迷也如被释放出的稚趣猛兽玩得起疯,只有音乐才是真正的“异海之王”。演出接受后,一位年长的女乐迷摘下眼镜,一边捋顺长发,一边跟身边的女儿说:“真好看,真好听,真好看,真好听。”

“窒息”时间,灯光将每个人黑色文化T恤上的“身体就是最坚硬的金属”映亮,与舞台上的大字交相呼应。去年9月,成军二十年的窒息乐队在这里举办了一场超过两个半小时的纪念专场,而今天这场演出只有40分钟的演出显然不能完全满足乐迷们的需求。主唱刘铮在每首歌曲开唱前的念诵成为他与乐迷互动的一种特殊方式,音乐还未响起,在场歌迷已整齐站成一排排人墙准备接受一场金属乐的洗礼。与中国金属乐发展历程镌刻在一起超过二十年的窒息乐队也早已成为中国摇滚乐的代名词。

最后一支乐队但丁之舟结束返场演出时已是夜晚十二点,糖果外的灯光不再明亮,几个男孩女孩叫住我们,想让我们帮大家拍一张合影,他们有的从天津赶来,有的从西安赶来,其中一位女孩是从东北沈阳赶来的,她说这是她第三次来330金属音乐节,第一次是大一时的男友带着她一起来的,现在两个人分手了,但她跟金属乐却越来越亲密。

“之前根本不听摇滚乐,觉得烦。第一次看的是颠覆M乐队的现场,这之后多躁多重的演出我都能接受了。”她旁边的同学补充说:“我们东北听这种重型音乐的人不多,根本看不见打扮成这样的(皮衣长发)。有的人听了我们的推荐能接受,很多还是抵触,分人。”还有一位男生数着手里的十几张不同乐队的专辑,兴奋地跟我们说:“都有签名,每张都签了,太开心了,我都快成我们班的代购了。”

在之前接受音乐财经的采访时,寇征宇表示说:“我原来以为东北金属乐的市场肯定好,大家性格耿直,西北也应该没问题。但其实真不是这样,现在人口流动性太大,哪都有东北人,哪都有西北人,我以为南方现场不能好,但去过上海还真不错。”

爱听金属乐的人多了,玩乐队的人也多了,寇征宇说现在全国有多少乐队他不知道,就连上过330金属音乐节的乐队有多少他都记不住,“差不多能有二百多支吧,本来想统计过,这么多年有北京的和外地的,但好多乐队都解散了,我也就记不住了。”

2015年的330金属音乐节曾因为现场人数把控过多而被终止演出,寇征宇说看着离开的乐迷他心里特别难受,也想过要不就再把愚公移山的场地租下来,同一天两边一起演出,但后来想了想,如果是一起来看演出的朋友要是因为各自喜欢的乐队在不同场地分开行动就不好了,“不想人流太分散”。

快客便利店门口,一对年轻的情侣坐在石梯上休息,男生一边摇头一边用手捶向脖子,女孩说:“让寇老师明年除了饮料和热狗外,再提供一片膏药给我们吧。哈哈!”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330, 金属音乐,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