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产业的“区块链革命”:音乐人、流媒体、粉丝经济

赵凯茜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3-29 10:18 点击:
【字体: 】   评论(

区块链在音乐产业的应用究竟能帮助音乐公司及音乐人多少,仍然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一直以来,科技对于音乐产业的发展都有着不容小觑的贡献,而每一次新技术的变革,也会引发音乐产业相关从业者的深思。近年来在众多领域引发热潮和争议的区块链概念,在音乐产业的试水也掀起了不小的浪潮。

1月中旬,硅谷全华人团队创办的区块链视频平台,获得由真格资本领投的2000万美元融资;3月15日,由格莱美奖获得者及音乐制作人组成的团队正式推出了区块链音乐版权项目,致力于解决目前音乐版权保护及利润分配等问题;3月21日,在2018 SXSW(西南偏南)大会上,关于Musicoin这一基于区块链技术,旨在为音乐人和乐迷打造公开透明社区的模式也被作为主题进行了研讨;3月16日,与Merlin达成战略合作的阿里音乐表示,将通过研究AI及区块链技术为独立音乐公司、音乐人及音乐作品的合法权益提供全方位保护……

△区块链音乐版权项目TUNE

可以看出,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从业者都希望可以借助区块链来解决音乐产业现存的诸多问题。

关于这一技术,通俗来讲,它并不会产生新的业务,但它可以通过加密传输让旧的业务变得更加安全,本质上,我们可以将它看做一个数据库,而这个数据库最大的特点就是去中心化、信息不可篡改、具有匿名性等等。

截至目前,国内外关于区块链在音乐产业的相关应用已有不少,而正如前面所说,这些应用的目的大部分都是为了解决音乐产业的现存问题。

音乐人:争取更多利益

尽管在流媒体时代,借由互联网,许多音乐人能够更广泛地传播自己的音乐,但是落实到具体收益、尤其是音乐人的版权收益时,很多问题却始终没有得到很好解决,例如音乐人如何依靠作品就能养活自己等等。而导致这些问题存在的根本原因,与当前行业内的信息不对称有着极大的关系——一首歌的版权分成究竟有多少真正落入音乐人的口袋中,也许很多音乐人自己都不得而知。

造成这一点的原因,其实和版权信息不对称有很大关系。高晓松曾在接受虎嗅网的专访时表示:“音乐行业里 ‘信息不对称’ 已是顽疾,并且业内许多角色都受惠于此疾,因此一直没有动力改变。小到艺人助理、大到发行机构,在这个 ‘人脉密集型产业’ 的音乐行业中,每个角色都在从信息不对称中获益。”

区块链是否可以解决这样的问题呢?答案也许乐观。

如果将区块链“去中心化”这一特点应用在音乐产业,我们可以大胆设想,理想状态下,在未来利用区块链的“去中心化”交易,将会使得音乐人不再需要繁杂的中间商即可与乐迷进行交易,而更大限度地获得这比收益。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没有了“中介机构”后的收益速度相比之前的模式也会更加快速。

已经有不少音乐人希望或者正在实现通过借助区块链技术、提高自己的版权收益。

在国外,曾获格莱美奖的英国音乐人Imogen Heap意识到,在现行交易模式下,由于信息不对称以及不够透明等原因导致音乐人依靠出售自己的音乐作品来获取收益十分困难。因此,早在2015年,Imogen Heap就想借由区块链技术来简化交易模式并且使得每一笔交易都能足够透明,音乐平台Mycelia由此诞生,在这个平台,音乐人可以不通过中间商自由交易自己的音乐。

△Imogen Heap

独立流行艺术家Shelita Burke则已经通过行动来实现这件事了。去年,Burke发行了自己的EP《Special》,这张专辑就可以通过比特币进行购买。她对于区块链的态度也非常辩证:“区块链并不是唯一的途径可以帮助音乐人更快的拿到版税,但是音乐人可以借此来重视技术对于自己音乐事业确实可以带来一定的帮助。”

除了版权收益外,在未来利用区块链进行的“去中心化”交易,将会使得音乐人不再需要繁杂的中间商即可与乐迷进行交易,更大限度地将这比收益收入囊中。另外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没有了“中介机构”后的收益速度,相比之前的模式也会更加快速。

不仅如此,区块链天然的“信息不可篡改”特性在防止音乐盗版上可以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目前,我们可以认为大部分的盗版是在未经音乐创作者的同意下而直接传播其作品,并且在商业用途中有所获利。为此,PledgeMusic创始人BenjiRogers则提出了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音乐数据库编码器“dotblockchain”,而每首歌曲的播放记录都会在此保存且不可被撤销。不过,目前如何将这一模式更广泛的用以杜绝音乐盗版现象,仍有待进一步探索。

流媒体平台:合理化版税收益分配

对于流媒体平台来说,如何更好地追踪音乐人版权、使得音乐人能够在音乐分销的各个环节确保自己的收益也是一大难题。

2015年于英国成立的区块链公司Ujo Music,是一个基于以太坊技术利用智能合约来使音乐家能够自己发布及管理音乐版权的平台。而早在成立之初,Ujo Music就与上文提到的音乐人Imogen Heap有过一次基于区块链试水合作:Heap将其单曲《Tiny Human》发布在了Ujo Music平台,而这首单曲的收益则将不经过中间商而由智能合约自动分配给单曲的相关创作者。

2017年4月,流媒体巨头Spotify收购了纽约区块链初创公司Mediachain。Mediachain的原理,简单来说就是可以使音乐人和其作品直接关联。正是基于这一点,Spotify希望能够通过区块链技术来使得版权所有者得到应有的收益。

对此,Spotify表示“这只是’可视化’歌曲创作人和制作人的第一步”,未来还将“不断优化数据,并持续从行业伙伴处吸收新信息以完善这一功能”。可以看到,这一功能的上线不仅可以让听众认识艺术作品的幕后参与者,还将为创作人和制作人带来更多潜在机遇。

在国内,尽管音乐版权的完善速度相较于国外还有很大差距,但借助技术来推动版权发展已有了不小的改变。今年3月8日,国家工信部发布了《2018中国泛娱乐产业白皮书》,白皮书中特别提到,区块链正在改变着数字版权的交易和收益分配模式、用户付费机制等基本产业模式,将形成融合版权方、制作者、发行方、用户等的全产业链价值共享平台。

粉丝经济:更多想象力

去年12月14日,韩国首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娱乐产业平台ENT正式上线。ENT相关负责人表示该产品将会首先应用在演唱会门票及周边产品售卖中,除此之外,系统还将在未来支持艺人发布自己的专属代币,进一步拉近粉丝与偶像之间的距离。

事实上 ,在此之前,ENT就已与不少海内外艺人有过合作。去年年底,韩国女团T-ara在ENT发行了自己专属的偶像代币“T-ara币”,粉丝则可以利用“T-ara币”购买T-ara的演唱会门票以及周边产品等;2017年9月,韩国男团Bigbang队长权志龙在荷兰及德国举办的两场演唱会上,就在售票方式上增加了利用ENTcash进行购票的选项。

△韩国女团T-ara

在国内,去年12月25日,偶像女团SNH48宣布与美国人工智能公司ObEN签订协议,ObEN在官方微博表示“ObEN已和超人气偶像组合SNH48签订意向协议,ObEN将使用PAI公链为超人气少女们打造专属的PAI应用,围绕SNH48少女偶像们制作虚拟人工智能形象”。

有趣的是,今年2月,一个名为“TFBoys.one区块链粉丝团”的网站悄然上线。根据描述,TFBoys.one号称其发行的TFBoys饭票(TFBC)是“全球首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偶像饭圈数字通证(Token)”;具体用途上,TFBC未来可实现粉丝直播、粉丝答题、线下活动、演出票务、通证互换等多元生态。不过,最终TFBoys的经纪公司时代峰峻对此作出澄清,表示公司从未授权过任何组织或人士发行相关产品,并怀疑是某些人借用区块链概念盗用组合名义进行非法牟利活动。

可以看出,利用区块链等技术手段,让粉丝更好地为自己的爱豆进行应援这样的粉丝经济已有不小的市场需求,但是借机出现的不少“乌龙”也不禁使人反思,区块链在市场的应用是否仍然存在不少问题。

泡沫期与政策风险

在现阶段,由于大量资本的迅速介入而导致的“区块链泡沫”也频频出现,上文出现的冒牌TFboys区块链应援网站就很能说明问题。而到目前,国家相关法律政策等对于区块链的管理也尚未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

3月24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在京举行。在论坛上,蚂蚁金服首席执行官井贤栋表示,目前区块链发展仍然有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例如在去中心化结构中,一旦出现安全问题很难问责;而目前由区块链衍生出的ICO(代币首次发行)空气币则频频出现欺诈现象,“区块链还没有找到真正大规模商业的应用,有些类似于上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泡沫期”。

梅花天使创投创始人吴世春也表示“目前区块链技术在资本市场上表现的价值存在不同程度的泡沫”,而这些泡沫何时会破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监管力度。

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关于区块链的讨论更是异常热烈。百度公司CEO李彦宏表示“区块链技术非常具有革命性,但现在还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网易CEO丁磊表示“区块链本身是一个技术,这个技术本身是没有问题,但现在感觉区块链存在过度炒作的情况”;360董事长周鸿祎则称“现在区块链这么热,还没看到什么非用不可的场景,唯一就是比特币”……

可以看出,就目前区块链在各个领域的应用前景,大部分行业巨头都持观望态度。不过在政策层面,国家已经有了就区块链监管的一些动向。

比如,3月26日,在杭州举行的2018全球区块链(杭州)高峰论坛上,工信部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院长赵波就表示,目前正在筹备全国区块链和分布式记账技术的标准化委员会;而早在2016年10月,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就已编写了《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发展应用白皮书》。可见,国家对于区块链的监管正处在逐步规范及完善的过程中,或有趋严的趋势。

当然,对于区块链的问题,更关键的一点也许还在于它的本身属性与当前环境的矛盾性。搜狗首席执行官王小川曾在《十三邀》接受许知远的采访时就表示,“区块链是一种去中心化、是高度无政府主义的东西。在政治实践里面本身是有它的问题的,不小心就被中心化了,或者没中心化就没效率了,我们关注它怎么建立一定的中心影响力。”

兴许也是出于这样的考量,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本月初关于两会的记者会上,就谈及腾讯目前尚不会考虑发币,他认为,“区块链的确是一个很创新的技术,技术是好的,但是怎么用是另一方面。如果做ICO、数字货币,我觉得还是有很多风险的。如果家家都能用区块链技术随便发币,会有很大的监管的问题。”

尽管技术对于音乐产业的变革和前进有着重大的作用,区块链在音乐产业的应用究竟能帮助音乐公司及音乐人多少?仍然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人, 流媒体, 粉丝经济, 区块链,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