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笑的“工体一夜” | 到现场去

李笑莹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3-27 12:46 点击:
【字体: 】   评论(

如果摇滚乐是外衣,是不是已无法忘记。

“下面一首歌,献给中国摇滚乐!”

在演唱《向阳花》前,谢天笑介绍说。3月23日,谢天笑第三次登上北京工人体育馆的舞台。早在这次“那不是我”主题个人演唱会开票仅十三天时,所有价位的门票就已都全部售罄。为此,谢天笑和团队决定再加演一场,在工体连唱两晚。上一次做到连续两晚在工体开唱的内地摇滚音乐人还是崔健,他在2010年举办的“元旦摇滚交响新年音乐会”。

23日当天,工体附近堆积分散无数黄牛,甚至在地铁东四十条的站台上就已经有人在不断的问:“有没有多余的票。”以往黄牛们都是问:“要不要票,谁还没有票。”而在谢天笑开唱前,黄牛们一直重复的是:“有没有多余的票,高价收票了。”

虽然这是谢天笑第三次在工体开唱,但他的票价却不是越定越高,2013年时,最低票价180元,最高980元;2015年时,最低票价180元,最高880元;而今年最低票价依旧是180元,最高票价却仅为580元。

演出八点正式开始,在这之前工体所有能坐人的地方都已坐满了观众。场地灯光熄灭,舞台彩灯亮起,当晚的开场曲是谢天笑第一张专辑《冷血动物》中的第一首歌曲《幸福》,熟悉的旋律响起,幕布升起,大屏幕中,一只巨大的黑色蜘蛛在不断编织白色的网,谢天笑与他的OK King乐队在前,结尾层层递进的“幸福、幸福、幸福,我突然醒了”唱罢后,场内瞬间被点燃,内场的朋友几乎全部起立,“老谢,牛X!”一遍遍响彻整个工体。

几首经典老歌过后,谢天笑开口说道:“下面是新专辑的歌曲,《那不是我》。”对于这张新专辑,谢天笑曾说:“别用耳朵听,用心感受。”与之前歌曲的倾泻爆裂不同,新专辑的歌曲加了交响乐的编排与电子元素,多了几分优雅。现场观众也确实不再像从前那样站立挥臂,全部坐在位置上聚焦期待着新歌的演绎。谢天笑几乎一气呵成唱完了新专辑中的全部歌曲。

当天的另一首经典歌曲《向阳花》,也是观众所期待的。2015年,“呼笑而至”交响演出时,谢天笑曾将这首歌献给法兰西,以纪念在巴黎暴恐事件的遇难者们。在去年接受音乐财经采访时,我们曾与谢天笑聊过他与交响乐团的合作,因为听过了交响版的《向阳花》《阿诗玛》等歌曲,会担心再听到单一乐队版时感到“薄”了,当时谢天笑回答说:“可能会有这种感觉,但我觉得交响有交响的好,简单有简单的,不一样。就好像吃饭,选择火锅或者是一盘拌黄瓜味道不同,但其实有营养才是最重要的。”

在“向阳花,你会不会再继续开花?”的重复中现场氛围也不断推向高潮。歌曲唱完,谢天笑亲吻双指,一边向大家飞吻,一边说着“thank you”,有些调皮。以往谢天笑在现场只会说 “注意安全”、“谢谢你们”。而这次他却一反常态的跟大家交流,“下面这首歌大概是在1997年创作的,和我们当时的乐队叫冷血动物,这首歌也叫…….”,话音未落,全场已然高呼“冷血动物”。那个在新专辑中被弃了早期“冷血动物”烙印的谢天笑,在舞台上依旧是那个暴烈、不顾一切的Rock star。

2013年“幻觉”工体演唱会、2015年“呼笑而至”工体交响演唱会、2018年“那不是我”演唱会上,谢天笑穿的都是一件后背被撕坏的皮衣,他告诉过我们衣服是第一次工体演出结束后粉丝们撕开的,那一时刻他是幸福与幸运的。他说,摇滚乐就像一件合身的衣服穿在了他的身上。

除了音乐内容,与以往演出不同的地方还有谢天笑精心打理过的发型——不再凌乱,披散着却也看得是做过“造型”。对于自己在舞台上的形象,谢天笑说不管是带着墨镜还是穿上皮衣,都是他自己想的,因为摇滚明星就应该是那个样子。当然,包括他脚下的那个风扇也是出自他的设计,“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好多人觉得这个有点奇怪,还有觉得好笑的。我想要个风扇一是觉得它一直吹着显得好看,再有一个就是凉快,舞台上特别热,风扇一开就会特别舒服特别凉快。”

演唱会的最后一首歌曲是上张专辑《幻觉》中的《是谁把我带到这里》,不出意外全场从第一句合唱到最后,吉他鼓声呼啸不停,谢天笑与他的摇滚乐不会改变,大家对摇滚乐的喜爱也不会改变。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谢天笑, 摇滚,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