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 Casino Demon乐队专访

李笑莹  | 音乐财经CMBN |  2018-03-12 15:26 点击:
【字体: 】   评论(

对于摇滚乐,Casino Demon始终有一种信念和责任,“要活到老学到老,活到老玩到老,做音乐做到老,什么时候做不动了再说。”

△Casino Demon乐队

两年前的儿童节,作家杨一柳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张照片并配文:“六一,活捉一小只可爱TFboy送你们!六一快乐!”

照片中,Casino Demon乐队的主唱、吉他手王梓与人气组合TFBOYS的队长王俊凯在明亮的窗前相对而坐,两人身穿白T,各自抱着一把吉他,王梓眼神严肃地看着低头抚琴的王俊凯。

第二天一起床,微博上无数人圈他,“王老师辛苦”,王梓一边刷新看着留言,一边又有不断出现的“致谢词”。6月3日,王梓仅转发微博道:“希望才华横溢的小凯尽快创作出属于自己的作品!”除此之外,他没有以“师徒”身份借机捆绑宣传自己和乐队,只是微博涨了几千粉丝而已。

其实王梓当时教的“学生”中除了王俊凯还有易烊千玺,要不是朋友发了照片,教当红人气偶像弹琴的事他谁也没说过。“因为我们本来也不是拜师那种关系,这是两码事。”

去年,《吐槽大会》节目也找到了王梓,想让他去节目做嘉宾,他没去。好友、乐队成员刘昊说:“我们是嘴笨,手灵巧。”

当然,他们知道上了节目会对乐队的知名度和演出票房有很大提高,不过与其选择“曲线救国”,他们更愿意踏踏实实地做音乐。对乐队来说,能不能火要靠天时地利人和,不是单单一档子节目就能有所决定帮助的。

Casino Demon的“美学”

三月的第二天,Casino Demon发行了乐队的第一张同名专辑。

这次他们没再用“赌鬼”的名字,王梓解释说,除了上张专辑《紫气东来》外,他们的署名一直是Casino Demon,只是在专辑发行时需要取一个中文名才起了“赌鬼”,但他们愈发意识到这个中文名与他们的音乐和整体美学不搭,很多人一听“赌鬼”,还以为他们是一支玩Metal、Punk、Grunge 的乐队。

去年年底,Casino Demon就接连抛出了《我的左腿》、《你好,雷欧》、《大树》、《Drink》几首单曲及MV。其中《你好,雷欧》和《大树》是乐队成员刘昊和关铮的第一次创作献唱。

对于他们来说,创作过程要轻松和愉快。王梓录制完《我的左腿》后还真的给自己的左腿进行了一次手术,是静脉血管的老毛病,养伤期间他看着自己的腿,就想“我这左腿看着有病手术能好,就是不知道我这大脑也总犯左的毛病能不能好。”关铮写《大树》的初衷是希望大家能关注环保问题,每次去南方演出的时候他都会因为当地的天气感到特别开心,但回到北京又不得不回时常出现的雾霾问题,于是他就写了一首环保之歌。

刘昊写得《你好,雷欧》出乎意料地最受欢迎,他说其实创作的过程很简单,是乐队三个人的编曲让作品变得丰富好听。在MV中,刘昊还反串扮演了女一号,不仅浓妆艳抹,还穿上了紧身裙和丝袜。主意是王梓想的,因为平时给人感觉最能“装”的,演反串才能最有反差效果。

反差感确实带来了幽默,这也一直是Casino Demon所具备的属性。

王梓一直喜欢范伟,上学的时候每天都看《马大帅》,三部看了五遍。刘昊也喜欢范伟,除了演技特别厉害外,还因为他表演出的东西跟Casino Demon做得音乐一样,看似直白幽默,但却是在反应小人物在生活中的伤感和无奈。

于是,在制作上张专辑《紫气东来》时,王梓就通过朋友的帮助要到了“偶像”范伟的照片使用权作为专辑封面。通过这一张专辑,乐队还希望在诙谐、幽默、自我调侃的基础上加入更多这些年对生活和社会的多层面解读。

“可能大家就是觉得我们搞笑,他们感受不到歌里的酸甜苦辣咸。”刘昊说他们做的音乐也是有养分的,但可能大家没有感受不到。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一首歌在网易云音乐的评论超过999。

“把悲伤留给自己”,王梓自嘲,作为一个rocker,他们有对摇滚乐的责任感,虽然自己“丧”,但还是要带给别人快乐,这么一想自己好像还是个hero呢。

正如刘昊所说,大部分人都听不出他们歌曲中的“悲伤”内核,三个充满少年气的“大男孩”所做出的音乐诚如他们所说般“是勇敢和纯净的,也是放松和自如的,快乐带点失落,喜悦又透着悲伤。”

△主唱、吉他手王梓

“做一支超级中国乐队!”

2004年还在上高中的王梓想要玩一支跟英式摇滚乐队GALA不一样的乐队。他当时的女友在首都师范大学上学,有一天她跟王梓说,她认识了学校旁边一家卖衣服店的老板,这人就是弹贝斯的。王梓忙问弹的好不好,女友回复他:“跟红辣椒乐队的贝斯手一样。”

“那太凶了”。第二天王梓就去见了商铺老板、贝斯手刘洋。

见面时刘洋正在弹贝斯,因为都是老北京人,两人见面时刘洋表现的特别热情。王梓发觉他弹得还真挺凶,就跟他说想一起玩乐队。一拍即合后两人开始寻觅鼓手,找了十几个人都觉得不合适。其中最奇葩的是一位叫王建明的警察,蒙古人,有一次他们在西城区的一家排练室排练,地上爬来一只蟑螂,王建明随手抓起来就给吃了。

在朋友的介绍下王梓和刘洋终于找到了相对靠谱的鼓手马剑,在旋转七天琴行后的排练室,Casino Demon宣布正式成立。

后来Casino Demon签约摩登天空,在公司的支持下他们很就快发行了乐队的第一张专辑《Teenage》。王梓说那时候大家什么都不想,就想快点把歌都做出来,虽然能力不足,但创作目的单一,没有任何阻力。不像现在,想喝一杯咖啡,还要挑下牌子,想想口味。

王梓开玩笑说,专辑顺利发行后他感觉“地球上谁都没我厉害”,但现在他又觉得“好像地球上我是最不厉害的”。

专辑2008年发行后,Casino Demon迅速在国内完成了一轮巡演,王梓回忆当时的状态“不愁吃不愁穿的”。一年后,摩登天空通知乐队成员去办护照,公司安排了他们与同公司的后海大鲨鱼、刺猬三支乐队一起去美国巡演。在王梓的意识中, 能去国外演出的都是像JoySide、脑浊这样的大明星乐队,当时20岁出头的他从没敢想过自己也能出国演出。

去美国演出前的一晚,王梓激动得整夜没睡。

在美国的巡演强度很大,在不到一个月时间三支乐队接连在23个城市演了23场。密度强加上大家年纪小,出国前还是好友的十个人渐渐变得开始仇视彼此,巡演到最后两站的时候王梓只跟付菡、曹璞、朱博譞三个人说话。

但其实演出过程还是很开心的,他们在底特律演出的时候就只卖了一张票,下面就一个老外,自己玩得特别疯,也不怎么看他们演出。在洛杉矶和纽约的时候来了很多中国留学生,感觉特别亲切。

王梓还在记得,当时在美国的每场演出酒吧都会给他们一个可以换酒喝的小牌子。在国内的时候他们以为啤酒就只有一种:燕京,科罗娜是好一点的。在美国第一次喝I. P. A的时候王梓还觉得,这酒怎么是这个颜色的啊,一杯之后他就吐了,“当时也不懂,那酒劲真是太大了”。

回国后Casino Demon的三个人谁也没再联系谁,刺猬的鼓手朱博轩也离开了乐队,只剩后海大鲨鱼还在维持。

“那时候大家都不懂事”,王梓如此说着当年乐队“分手”的原因。虽然跟自己的乐队结束了合作,但他与刘昊等人的友情却越加升温。

△贝斯手刘昊

刘昊大王梓七岁,他在大学时学得学机械设计与制造专业,但他小学时候学过钢琴,大学刚开始玩乐队的时候弹贝斯也当主唱。大一下学期,他们学校从陶然亭搬到了北四环的世纪村,刘昊也有机会认识了大学刚毕业来北京寻找摇滚乐梦想的青年边远。机缘与交叠,也就有了传奇乐队JoySide的出现。

大学毕业后,刘昊在家人的安排下去部队当兵,在他要进行入伍宣誓的前一周因为跟教官打架被开除了。当问起刘昊:“你渴望当兵吗?”他坚定地回答:“我太不渴望了,终于被开除了,我能回来玩乐队了。”回家后,刘昊与家人决裂,父亲六年没跟他说话。刘昊也索性搬到清河跟边远他们住在了一起。一个两居室每个月九百块钱,四个人住。

刚从部队回来的时候刘昊还是个有钱人,因为当兵的时候有工资,一个月给1600块钱,他回来的时候带回了小五千。大家吃喝玩都由他买单,不久钱就败光了。后来他和朋友一起在西四北三条的一个院子合伙开了一家古着店,也开始办演出,在元大都老what酒吧、清华西门的路尚咖啡等地方,他们每周末有一天演出的机会。

△鼓手关铮

关铮也是在老what酒吧演出时认识的刘昊。关铮当时有一支自己的乐队,叫“反了”,他当时也爱听JoySide,后来通过朋友介绍,关铮认识了刘昊。

“我第一次见刘昊的时候他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他,JoySide的贝斯手,那天他带着钉肘腕、别着钉皮带,露一肚脐眼,就跟美国漫画书里的嬉皮士似的。”关铮回忆第一次见到刘昊时的样子,说:“当时觉得这哥们儿挺凶。”

△王梓

王梓认识刘昊的时候只有15岁半,当时他玩得乐队叫The Down hearts,算是Casino Demon的前身。有一次,王梓晚上要去MAO Livehouse演出,为了穿得漂亮点他就去了刘昊的古着店准备买身衣服。他记得当天刘昊穿了件棱形格子衫,手插兜,说话跟大人似的。也是刘昊主动跟他说得话,俩人聊琴、聊共同的朋友。后来王梓经常去店里,刘昊回忆说那时候王梓总跟他说:“要是有黑眼珠米奇的东西就给我留着,他特喜欢那些vintage的玩意儿。”2008年王梓还入股了刘昊的另一家古着店,从此他俩几乎天天见面。

一次在外地演完出大家一起喝酒,王梓喝多了,站在路面瀑布一样的狂吐不止,这时刘昊过来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攥着他的手说:“没事没事,哥哥在呢。”王梓说别看刘昊个儿大,但其实挺可爱,刚柔并济的,人缘特别好。

王梓本来的酒量是喝一瓶青岛就开始转的人,后来抽烟打架都是刘昊教的。不管是刘昊还是JoySide,和年轻帮一起成长的日子都变成了王梓音乐世界里的乌托邦。所以当他在美国巡演途中听说JoySide解散的消息才会格外悲伤。他自诩本就是个想法单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的人,而JoySide解散带给了他更真实的难过。

后来刘昊跟好友刘飞合开了一家酒吧,于是就有了School这个摇滚“不良基地”。第一年开业的时候人特别多,关铮当时从澳大利亚休息回来去店里做了吧员,他形容当时每晚来的人多得跟“挤地铁”似的。

王梓去School玩了一段时候后还是想继续做乐队,他就跟刘昊说,“咱俩玩个乐队吧,叫上朱博轩,他刚好从刺猬退出来了,张超也从逃跑计划出来了,咱们四个一起玩儿朋克。”于是四个人开始玩起了The Dancers乐队。发行了一张EP,走完一轮巡演王梓决定去美国学习,去芝加哥艺术学院学习摄影。走前刘昊跟关铮说:“看着吧,这小子用不了一年半准回来。”

一年半,就一年半,王梓就退学回来了。

“我当时24岁,上大一,同学都18。再说当时一个人在国外也孤独难受,心里总想着这帮老哥们儿,见不到他们喝不着酒,就想回来,想回来玩乐队。”

回国前王梓去纽约待了一个月,他说在纽约街头看演出都比在学校上四年学学得还多。2012年回国后的王梓决定再把Casino Demon重新组建起来,他当时的目标是:“做一支超级中国乐队!”

王梓再找到刘昊,俩人去鼓楼东大街的新疆风味餐厅吃了顿饭,在餐厅王梓说重新做乐队没有鼓手,刘昊说找关铮啊,于是就关铮打了个电话:“Casino Demon重组你玩不玩?”

“玩”。

电话挂断,Casino Demon也重新回来了。

“把悲伤留给自己”

全新阵容的Casino Demon在好友的帮助下顺利签约了星外星唱片,2012年,他们发行EP《你见过这样的星星吗》宣布回归。

随后,他们还开启了一轮全国巡演并推出了纪录片《你见过这样的赌鬼吗?》,片中好友付菡、边远、董亚千等人来帮忙录制歌曲的过程全部被真实的记录其中。紧接着在2013年,乐队又发行了第二张EP《你仍然爱……吗?》。2013年10月12日晚,Casino Demon乐队在Mao Livehouse举办了一场全新EP的首发演出,现场又像“挤地铁”一样,人们被音乐轰炸得要在天上飞。不夸张地说,当晚从鼓楼走到Mao的人群都是为了去看Casino Demon。

“我这个人着急,写五首歌就想发出来,我特别喜欢录音的感觉,所以就连着发了两张EP。”

不久,刘昊跟摩登天空的老板沈黎晖一起吃饭,他跟沈黎晖说:“我们乐队又写了一些demo,要不我们签回来吧。”

“快回来吧”,沈黎晖毫不犹豫的说。

△刘昊

尽管签约摩登天空后Casino Demon有了更多的演出机会,也有了踏踏实实做音乐的条件环境,但在音乐创作外,他们依旧没有太大起色。

虽然从不是“主流”乐队,但乐队三人都曾有过属于自己的“风云”时代。面对当下有些落败的摇滚乐演出现状,关铮诚实地说:“我心里是有落差的,可能我们三个都有吧。”

△关铮

“落差肯定有,就是习惯了,”回忆起十年前的摇滚乐现场,刘昊说当时的场地虽然小,但能挤满几百人,特别炸,但现在的年轻人不喜欢摇滚乐了,觉得不时髦,还是嘻哈时髦。王梓说当年那些爱看他们演出的人要不就是年纪大了不再听摇滚乐了,要不就是已经成为这个行业里的从业者了,反正没什么再愿意为摇滚乐消费的人。

“说实话,我感觉现在音乐给我们的反馈是不公平的,很不公平。”刘昊平静地说道,“因为我们付出了很多,但是我们得到的回报却很少,不是指收入,是方方面面的。”

刘昊所说的“付出”与“回报”问题正是目前国内大部分独立乐队所面临的问题。与民谣、嘻哈等音乐类型不同,一支摇滚乐队要出一张专辑需要购买很多乐器、排练、进棚录音、母带缩混、母带处理、出盘、设计封面等一系列繁琐的工作。而单靠售卖专辑和演出门票,乐队很难将制作音乐的成本全盘收回。

在纪录片《你见过这样的赌鬼吗?》中,王梓常常双眼充红,带着疲惫的跟所有人说着他对音乐的要求,刘昊累瘫在一旁的沙发上,关铮在地上不断挑选着最适合的鼓与镲片准备录音。

“摇滚乐讲究的是品质,它的制作过程有些麻烦,跟现在他们用电脑做出来的音乐不一样,它是跟大趋势发展背道而驰的。”刘昊说,“我们做音乐就想真诚一点,生活中有很多难受的事,也有很多高兴的事,它们混在一起有点复杂,但我们的音乐就是想带给所有人快乐。”

关铮接着说:“最好能这样,能通过我们的歌感染别人。”

“就是把悲伤留给自己。”王梓重复说道。

对于摇滚乐,Casino Demon始终有一种信念和责任,“要活到老学到老,活到老玩到老,做音乐做到老,什么时候做不动了再说。”今年,Casino Demon将会带着他们的全新专辑开启一轮“只要你过得比我好”主题全国巡演。宣传视频中,三位成员已然是80岁的老人,双手颤抖的喝着酒,虽然有些耳背,但一提到“摇滚”,三个人都乐了。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王梓, 刘昊, 关铮,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