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零音乐和三三零金属音乐节:谁是李逵、谁是李鬼?

李禾子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03-09 12:50 点击:
【字体: 】   评论(

尽管这只是一次独立音乐圈的小范围“震荡”,但它所引发的关注和影响程度依然值得思考。

3月5日,随着三三零音乐和寇征宇各自在微博发布和解声明,双方两个多月来的“330”商标纠纷至此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尽管这只是一次独立音乐圈的小范围“震荡”,但它所引发的关注和影响程度依然值得思考。

北京三三零音乐有限公司(因其更为人所知的名字是三分半音乐,下文以此代称)和寇征宇所发起的三三零金属音乐节之间的“撞名”是这次纠纷的开始。原本各自发展、井水不犯河水的两个“330”,因为一个名为“乐迷选择奖”的独立音乐奖项命运发生了交错。这个奖项由三分半音乐主办,但有很多乐迷误以为和三三零金属音乐节有关而参与其中。

如果只是简单的撞名,还不至于引起矛盾,两者的主要争议在于三分半音乐是否涉嫌利用了三三零金属音乐节的名称为自己谋取了不正当利益。

本次的“乐迷选择奖”专门设置了名为“赞享投票”的评奖方式,即乐迷向自己喜爱的乐队/音乐人进行付费,所付金额最后将转化成等量投票数计入正式投票数。很多寇征宇和三三零金属音乐节的乐迷选择来支持,直到寇征宇微博发布了澄清,很多乐迷都感觉受到了欺骗,纷纷来到三分半音乐的微博下进行讨伐。

不仅如此,很多金属乐队也都对寇征宇进行了声援,称自己对于三分半音乐主办的这一奖项并不知情,却“莫名其妙”出现在了提名名单之中;而且对于平台所称将会把“赞享投票”的收益汇入音乐人账户,表示否认。

三分半音乐则始终认为自己的行为正当,能够为行业带来积极影响。针对乐队所说的“并不知情”,他们认为是对“公众信息的汇总引用”,无告知必要;而对于“在乐队不知情的情况下骗取乐迷钱财”的说法,也表示只有入驻平台并自主上传音乐作品的音乐人,才能出现“收到打赏的可能”。

至于寇征宇和三三零金属音乐节,三分半则认为其属于“碰瓷”和恶意诽谤。

在音乐行业,这种因为撞名而产生的利益纠纷并不是没有发生过。最近的一个例子便是几天前刚刚尘埃落定的迷笛诉深圳世界之窗侵权案。

2015年6月,世界之窗在其主办的“世界之窗第20届国际啤酒节”活动中,在广告宣传海报中使用了“MIDI啤酒音乐节”、“MIDI户外啤酒音乐节”等字样。迷笛认为,该宣传海报具有误导性和欺骗性,会令观众认为这是迷笛演出举办的活动,世界之窗的行为已经侵犯了其注册商标使用权。

经过近三年的诉讼,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判定深圳世界之窗所使用的宣传语属于商标性使用,构成了侵权,最终需向迷笛赔偿近8万元人民币的经济损失,迷笛胜诉。

此外,在2016年Echo回声旗下的“Echo Park回声公园音乐节”改名为“Concrete & Grass混凝草音乐节”也是因为和Echo商标纠纷的结果。

不过,这次三分半音乐和三三零金属音乐节之间的纠纷依然存在其特殊性。

公开资料显示,三三零金属音乐节品牌早在2002年就已经出现,其名称的由来取自发起人、国内老牌金属乐队核心成员寇征宇的生日(3月30日)。进过十多年的发展,在一帮金属文化爱好者的努力下,三三零金属音乐节在国内金属乐圈子里已经非常具有知名度和影响力,拥有一批忠实拥趸。

三分半音乐则是一家注册于2014年的创业公司,据三分半音乐称,其名称取自香港股东“全球歌曲平均时长是3分半钟即3分30秒”的创意。创办以来,其业务模式被认为逐渐在向美国独立音乐在线销售平台Bandcamp靠拢,而本次事件涉及到的“乐迷选择奖”,在今年已经是其主办的第三届。

如果仅凭各自的说词,很难判定究竟谁是谁非。

不过,在这次的纠纷当中,音乐财经也注意到一个细节。寇征宇所发起的三三零金属音乐节,其近似名称“三三零金属音乐”以及英文名称“330 MUSIC FESTIUAL”(拼写无误)商标曾被寇所在的飞行者音乐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注册时间分别在2015年和2014年)。

△来源:天眼查

虽然多家企业查询平台的信息显示,上述商标截至目前并未注册申请完成,但依照目前国家的商标注册一般规定,提交的商标注册申请被受理后,只要拿到了商标局的回执,其他公司也依然无法再对此商标进行注册。

暂且不论谁更占理,成形于2002年的品牌直至2014年才进行注册,本身也是一件值得玩味的事情。

国内的音乐行业在本世纪初曾经历了长达十年的黑暗期,不规范运营、盗版、江湖生意长期笼罩行业,以至于到现在,依然存在很多从业者缺乏保护自身利益的常识和渠道。譬如直到现在依然盗版猖獗的音乐周边市场,早在2016年,赵雷工作室就曾举报和投诉一家名为“吉姆餐厅Livehouse”的淘宝店,该店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使用赵雷及多名独立音乐人的肖像以及作品内容,私自印刷制作所谓的“同款周边”并在网络进行售卖。遗憾的是,这家淘宝店早已对“赵小雷”、“刺猬”等赵雷原创图案进行了版权注册。

回到这次三三零金属音乐节与三分半音乐的争议,没有选择在发展的黄金期对自己的品牌权益进行维护,恐怕也会让寇征宇和三三零金属音乐节显得“有理说不清”。当然,三分半音乐的愿景本身也是无可厚非的,只是遭遇此次的事件之后,来自金属乐迷一边倒的挞伐也极大地损害了自身品牌形象。

至于到底谁对谁错的问题,如果现在的音乐行业已经普遍形成契约,或许法律还可以给各自和乐迷一个合理的交代;但就现状来看,你可能还真的没办法忽视“追随”的力量。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三三零音乐, 三三零金属音乐节,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