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版权,要保护好产业生态中每个主体的版权

林若辰  | 音乐财经 |  2014-11-13 14:23 点击:
【字体: 】   评论(

曾经,盗版的猖狂让音乐人无处安身,版权问题已经被各界重视起来。中国的版权环境也在逐步改善。未来,我们应该用怎样的机制和法律来保护好权利人的利益?11月6日,在2014(北京)音乐产业高端论坛上,中国版权保护权威机构代表,共同商讨“音乐产业生态系统与版权保护”。

 

高晓松、宋柯等大牌音乐人曾为了捍卫音乐人的版权而大声疾呼,2011年,以高晓松、张亚东、小柯为首的百余名音乐人联合发起成立了“华语音乐作者维权联盟”,集体向百度宣战。从那时起,网络音乐收费问题被提上日程。

今年以来,各大唱片公司已经和互联网公司签订协议,音乐版权被分割完毕,互联网公司将进入正版化运营。

曾经,盗版的猖狂让音乐人无处安身,版权问题已经被各界重视起来。中国的版权环境也在逐步改善。未来,我们应该用怎样的机制和法律来保护好权利人的利益?11月6日,在2014(北京)音乐产业高端论坛上,中国版权保护权威机构代表,共同商讨“音乐产业生态系统与版权保护”。

国际唱片协会中国区首席代表郭彪:

音乐产业要应对科技发展的变化

上世纪90年代,全世界音乐产业发展良好,虽然盗版现象非常严重,但基本可以忽略,因为唱片公司在盈利。2000年后,唱片公司收入下滑,盗版问题凸显,国际唱片业协会一直在应对这些问题。到2001年,盗版问题基本遏制住,中国的十大网站都已经授权,盗版严重的情况已经在改变。

但是,国外很快采取应对策略,实体销量的下滑,用数字音乐的增长来弥补。但在中国市场,实体市场没有了,数字市场也没跟上来。现在已经不能把这些问题全部归为盗版,主要问题是没有好的商业模式,靠广告收入的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大的互联网公司还是要解决付费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互联网发展影响了音乐产业,但智能手机APP又突然抢占了新的媒体。音乐的消费跟新媒体的出现是密不可分的,科技的发展决定整个产业,产业的应对也是关键。

中国版权协会副理事长、FBA精彩集团董事长张鸿成:

音乐产业必须要靠市场化运作

现在的音乐产业还没有真正产业化,从创作词曲到产出音乐作品,能够创造的市场价值很少,跟影视产业相比还差得很远。所以无论是音乐从业者、经营者还是管理者,能坚持下来都不容易。到现在还能去买唱片、CD的人,一定是音乐爱好者。

音乐产业没有产业化的原因,我认为有两点:从国家法律层面来说,法律法规还有待健全。我去台湾的时候,有学生在教室里刻录了两张光盘就被抓了。我们必须承认,在很多发达地区,执法力度比我们要更强。我们的执法人员,包括法律,很多方面还有待加强,这方面也影响了音乐产业的发展。

我经常跟谷建芬老师沟通,谷建芬老师将近80岁了,她写一年的作品所创造的价值,还不如她一个学生办一场演唱会创造的价值多。在国外就不同,国外词曲作者创造的价值要远远高于开一场演唱会。如果是通过市场化来展现词曲作者的价值,他们一定可以有不错的收入。

现在大家在手机、互联网上听音乐有几个人付费?我们不能回避这个问题,中国的音乐产业市场是有的,怎样实现产业化,创造更大的价值,必须靠市场化运作。我们跟国外企业还是有差距的,希望中国的音乐产业能够真正市场化、产业化,这要靠大家的努力。也相信未来中国的音乐产业产值会越来越高,环境会越来越好。

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副总干事马继超:

权利人要靠集体管理方式实现自己的利益

我对“音乐产业生态”这个提法很有感触。音乐的发展就是一个生态链,从词曲创作到唱片制作、发行,最终到消费者手中,这个环节一定要保持自身的平衡。有人提出我们的音乐产业产值达到2700多亿元,但是音乐公司没有赚到钱,钱都去哪儿了?

我认为,音乐产业的产业链应该有一个创作、传播、分享的链条,但现在的问题出在哪呢?现在网络发展越来越快,越来越便捷,音乐在生活中无处不在,也在创造价值,但问题就出在分享这个环节。消费者分享音乐,没有分享利益,权利人没有得到回报,这个产业链的生态就被破坏了。

我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要从法律方面去完善,从立法执法方面来实现利益分享,打击盗版,让权利人得到应有的保障,这样才能实现各个环节的良好平衡。

除了立法之外,在实际操作中想达到这个平衡,唱片著作权协会和词曲著作权协会要集体管理。所谓集体管理,就是权利人难以实现的权利,通过集体管理的方式来行驶,实现权利人的利益,方便使用人使用,通过这种机制达到产业的平衡。

目前我们国家的集体管理,从产业报告的数据可以看出,音乐著作权和音像著作权两个协会加起来的收入和国外相差还很远。其他国家,像德国、日本的音乐协会一年的收入能达十几个亿。按照中国的经济水平和市场规模远远不止这个水平,所以,我觉得要解决利益平衡的问题,集体管理组织在其中也起到很大作用。

谈到音乐产业的发展,我们现行的法律规定,传媒公司创作的录音制品,对于词曲作者和唱片制作者规定的权利方面是不平衡的。因为词曲作者有权利收取广播电台、背景音乐使用的版权费用。

但是现行的法律规定,唱片公司没有这个权利,播放背景音乐,词曲作者不能收取版权费。这对唱片公司是非常不公平的。唱片公司做出的劳动没有得到回报,因此唱片界一直在呼吁修改新的《著作权法》,保护这一权利。

有人说集体管理组织是版权保护的半壁江山,这个说法其实一点都不过分,很多权利法律规定了,但那是空的,怎么变成钱,变成现实,使付出的劳动能够得到回报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英国一个版权公司的口号我觉得非常好,既然拿音乐去创造你的利益,你就应该分享回报,著作权人有了这个利益回报后能更好地激励他的创作,才能达到利益的平衡。

索尼音乐中国版权及法务总监修大普:

音乐产业要有好的“造血功能”

我想以“盗版”作为切入点,记得十年前,我们在开会时说“盗版是音乐人最大的敌人”,到如今盗版依然横行。盗版本身是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的,我们以史为鉴,举一个例子,在古代借别人的书籍来阅读,这也算作是盗版的一种。如今,我们将其引申到音乐产业的领域,可以说盗版就是一种没有造血功能、没有版权付费的产物。

我们现在看到,倍受热议的数字版权问题,很多唱片公司,包括三大主流唱片公司积累了很多版权,然后卖给网站,网站再传播给消费者,这里面看似是一个很好的链条在运营,但实际上网站在运营中却有很多难处,比如网站很难向消费者索取音乐版权费,而唱片公司却认为,网站应该付给自己高额的版权费,这样才足以养活唱片公司。

歌手也表示,获得的报酬过于低廉。更有甚者,还有唱片公司对音乐创作者开出每月4000元的报酬,保证创作者每月创作40首作品并演唱30首歌曲。但在这之后,创作者的歌曲却与创作者不再有任何关系,唱片公司之后取得的收益将不再与创作者分成。

实际上,这种情况就是“失血于创作源头”。那么,在思考唱片公司、网站以及音乐创作者之间的关系时,我们必须考虑一些问题,那就是用户为什么要去付费?歌手为什么要跟唱片公司签约?

有些网站的UI用户体验就是根据自己的感觉做的混合版专辑,这种合辑也只以网络形式存在,可以想见,只给用户这样的体验,用户是不愿意付费的。

比如,崔健做一张专辑,唱片公司却没有一个好的定位、好的包装来对其进行设计,试问用户为什么要买?如果我们的网站只是把唱片公司的专辑放在页面上,网站是没有二次创造的过程的。

所以,很多大的网站现在也在思考应该为用户做什么?这肯定是要从传统唱片产业的逻辑出发,从中获取灵感。如果要给用户提供一个好的服务,简单的用java制作软件是不可能的。

唱片公司要有足够的能力对一个歌手、一张专辑进行合理的判断,例如爵士类的歌手,公司给他的包装甚至要高于其创作。线下很多歌手不愿意找唱片公司而选择自己出钱录制唱片,这也体现了唱片公司并没有实现其作为唱片公司应该实现的问题。

现在很多艺人认为,国内不需要唱片公司,从整个产业来讲,对版权的有效管理很有必要。很早以前,曾有广播电视预估我国音乐产值高达300亿元,这300亿元如果能够给到唱片公司,唱片公司再给到歌手,将会产生更多的优秀音乐作品和更高的产值。

所以,一个好的音乐产业应该有好的“造血功能”,音乐产业每个环节要做到足够的专业,才有可能有竞争力,并不是简单的对歌曲进行搬运。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信息宣传部主任朱严政:

音乐产业生态要具备尊重、价值实现和公平三个特征

我认为版权保护是音乐产业从业主体利益实现的工具。我们讲一个生态,他必然存在不同的主体,各主体要有和谐共存的关系。而这个共存的关系必须具备三个特征:第一个是尊重,不同主体之间的尊重;第二是价值实现,侧重经济反面;第三个,也是非常关键的特征就是公平,价值实现的公平。

我曾经看电视新闻的时候注意到这样一种情况:面对一首非常火的歌曲,当媒体采访演唱者时,他会有这样的说法,说这首歌的词曲创作很一般,技术上不是很完美,是歌手演绎将其变得完美。这样的说法,我看不到对词曲作者的尊重。

在音乐产业链里,有词曲创作者、生产者,有出版、发行、传播,最终到消费者。假如词曲作者创作一首歌,唱片公司以3000元买断,唱片公司之后可以采取各种方式继续拿这首歌盈利。唱片公司运营这首歌所创造的价值可能是30万元,某音乐网络公司可能通过这首歌曲获得3000万元的收益。

在这个过程中,每一个主体都有自己的价值实现和经济回报,但显然对不同的主体是不公平的。这样的生态链是脆弱的、不平衡的。任何一个生态环境想要和谐,尊重、价值实现、公平这三方面都必须达到一定的水准。但现实是基本上找不到三项都非常理想的状态,只能是无限的趋近。

一些国家的音乐产业、版权保护都是非常理想的,比如美国、日本,版权产值和音乐产值都非常高,但不管怎样,理论上都不可能达到理想状态。“不平”不仅仅是不公平,还有尊重和价值实现。哪个主体不平,就会压迫他反抗,靠舆论、靠吵架都不是理想的方式,最理想的工具就是版权,版权就是为利益确定的边界。

无论是词曲创作者还是唱片公司,你的利益跟别人是和谐、平等,版权的第一作用就是帮你划定边界;第二个作用就是帮你把不平衡向平衡边界推进,通过立法、执法、司法,让版权去落实。

版权是对音乐产业从业者的利益诉求是最基本、也是最好用的工具,当然我并不认为这是唯一的工具,还有其他的工具,像意识和道德等等。

从版权保护角度来讲,我认为,版权保护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作为唱片公司,有音源,享有一定的权利,当唱片公司去售卖产品的时候,没有跟音源分开。而是通过某种方式获得音源的使用,那么,唱片公司使用的音源可能没有获得授权这种单纯的版权保护。

音著协就是做单纯的词曲版权保护的机构。我们不要把版权保护看做是一个模糊的整体,它不是音乐产业整体的版权保护。版权对音乐产业有实际意义的就是每个主体的版权保护,要找到最适合的方式来实现。词曲作者自己不能处理版权问题的时候,他要找集体管理组织来解决。

一般当别人海量使用音乐作品的时候,个体很难去管理。比如商场和广播电台、电视台的使用,这个海量使用是很难统计的。另外,在谈判方面,个体不具有对抗性,集体可以去管理。集体管理就是把分散的权利集中在一起,对于词曲创作者和音乐的使用者来说都有益处。对于集体管理的价值来讲,我们做的是个体很难处理的权利,帮词曲著作权人在使用者之间建立便捷有效的桥梁。

原酷我音乐数字音乐高级总监、现法智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裁吕坤:

要培养民众认识音乐版权和付费理念

很多唱片公司授权的作品,谁在使用?我们又应该向谁收取费用?互联网的经营者会认为,真正使用作品的人并没有为作品付费,而是为相关的服务付费,经营者则是用服务收费来购买版权。唱片公司则认为,互联网经营者拿其最为核心的部分去挣钱。我个人觉得,这些问题还是一种信息的不对称。

过去唱片公司宣传人员需要联系几百家互联网公司进行商业谈判,最终找到为版权付费的公司,但现在只要和七八家公司谈就好了。我个人认为,这其实就是一个产业推动过程,版权保护的周期、成本都有所降低。值得高兴的是,现在的互联网公司对版权的保护、运营都有很深的认识。

现在更多是从互联网中探讨版权保护的问题,让用户从根本的意识上对音乐版权产生付费概念。去年,我们做过一项用户调研,可以看出很多人还是希望便宜的去收听音乐。

而且,大大出乎我们意料的是,37%的用户反馈是,他们想在互联网对音乐进行收费以前,提前下载好大量的音乐作品,而这并不是我们当时设置的选项之一。我们设置的选项都是价格类的,比如5元、10元,还有个选项是“其他”,本以为选填“其他”的用户会填一个参考价格,结果他们写的是希望提前下载一个T的音乐,也不愿意付费,这个结果大大出乎我们意料。

这个例子意味着,民众从根本上没有认识到音乐版权以及付费理念的重要性。我们可以参考视频的运营路线,使整个音乐互联网平台服务商对音乐服务机制不断完善。我个人觉得,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通过健全市场机制来解决这些问题,这是市场本身的趋向。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版权, 高晓松, 宋柯, 郭彪, 张鸿成, 马继超, 修大普, 朱严政, 吕坤,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