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风花雪月”的“死亡”

李禾子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02-25 18:30 点击:
【字体: 】   评论(

创业如果只谈情怀,最终伤害的还是乐迷、用户、投资人以及整个音乐行业。

进入18年以来,胡建国已经很少在朋友圈发布关于落网的讯息。大年初六,他和家乡云南的一众好友来到怒江边,烧烤,弹琴。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老胡看上去心情不错——尽管他刚刚在五天前发文,有些伤感地挥别了2017。

不管表现得多么波澜不惊,这个年对于身为落网创始人的胡建国来说注定不好过。在去年12月被爆出拖欠款项之后,今年年初,来自北京的30名落音乐空间共建人(即该线下空间的股权众筹股东)在律师的帮助下,集体将胡建国和落网告上了法庭,该案件目前已在法院正式备案。

音乐财经曾在《落音乐空间的困境》一文中交代过整个落网危机的来龙去脉。其实,抛却落空间实际经营中的管理运营问题不谈,共建人对于落网的主要质疑在于:公司是否妥善使用了共建款,并履行了对共建人的义务。

根据虎嗅网曝光的一份落空间北京店经营收支表,自2015年5月开业后,北京店的总收入共计1,514,846.5元,总支出则为1,523,218.01元,共亏损8,371.51元。然而,对比此前的股权众筹金额,这一数字存在明显的漏洞。据虎嗅网报道,北京店在多彩投通过股权众筹共筹得147万元的共建款(多彩投不公开最终的筹资金额),这也意味着,自开业以来北京店的总支出相当于使用了所有共建款。

但问题就在于,这与最初约定的众筹股东持股比例有着十分大的出入。落网在多彩投的众筹页面明确写道,出资6万元的股东可以享有1%的北京店股权,出资3万元则可以享受0.5%的股权,那么,最终筹得的147万元就相当于共建人总共拥有北京店24.5%的股权。根据投资协议,这部分股权将由落网在北京成立的分公司代持(出于对共建人权益的保护,落网承诺会对参与众筹的出资人建册,发放投资凭证,每年提交财务结算报告并分配投资收益;且共建人只享有分红权,不参与落空间的日常经营和决策),而余下的75.5%的股份,也理应由落网出资。

计划和实际情况由此出现了不一致,最终的152万元支出明显暴露了公司本身对北京店的投资没有到位,这就将业务亏损的责任全部转嫁给了共建人。

小科普:

根据《众筹行业年度服务报告》,由于股权众筹的投资人数量一般比较多,为了保证初创企业简单清晰的股权架构,规避《证券法》对股权人数的限制,股权众筹投资人普遍采用以下两种方式办理入股事宜:

一是代持模式,约定某个投资人代持,作为创业公司的显名股东,其他投资人作为匿名股东;二是成立有限合伙企业,由领投人担任普通合伙人,其他跟投人担任有限合伙人,共同发起设立有限合伙企业,由有限合伙企业对被投企业或者项目进行持股。此外,在投资人数较少的情况下,投资人也可以直接入股创业公司,每个投资人均作为创业公司的股东。

音乐财经查阅了最初落空间北京店的投资协议,第八条违约责任明确提到了:甲方(即落网)违反其在本协议下所作的陈述、保证或其他义务而使乙方(即共建人)遭受损失的,乙方有权要求甲方予以赔偿。

这些也都成为了30名共建人将落网告上法庭的证据。

一同被告上法庭的,还有负责北京店众筹的平台“多彩投”,理由是共建人认为该众筹平台没有对北京店进行财务审计。

那么,众筹平台是否对项目投资者负有责任呢?

一般来说,众筹平台是否会对股权众筹做担保也要视情况而定。2009年,众筹模式从美国众筹网站Kickstarter兴起,2011年进入中国。2013年,国内正式诞生第一例股权众筹案例——美微淘宝卖股权。所谓的股权众筹,指的就是公司出让一定比例的股份,面向普通投资者,投资者通过出资入股公司,获得未来收益。也有更通俗的解释认为,“股权众筹是私募股权互联网化”。

当下,国内的创业生态相对落后,普遍存在着创业者不知该如何融资,以及如何通过融资连接、整合资源的问题;同时,社会上又存在着大量持有资金,愿意投资初创企业却找不到渠道。这也体现出了众筹平台存在的价值。

回看众筹在国内的发展,2014-2015年可以说是互联网众筹逐步走向成熟的一年。一方面,一些传统行业在通过互联网众筹的方式募集资金的同时,也深度结合了产品预售和粉丝经济,出现了大量新颖且有影响力的项目;另一方面,房地产众筹也逐渐兴起,借助众筹实现了互联网+房地产的新模式。股权众筹方面,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大环境下,政府也在积极鼓励和引导股权众筹发展。

从是否担保来看,股权众筹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无担保股权众筹,另一类是有担保的股权众筹。无担保的股权众筹是指投资人在进行众筹投资的过程中,没有第三方的公司提供相关权益问题的担保责任,有担保的股权众筹同理。

目前国内绝大多数的众筹网站均属于无担保,而这也在多彩投客户服务手册的风险提示第一条中有明确写到:平台不对投资人由于投资项目失败所导致的投资损失承担任何责任,也不对众筹项目的成功率、投资人的投资、收益等事项作任何性质的担保或保证。

而负责落空间广州店众筹的平台“开始吧”也在其《投资风险提示书》中的平台免责声明中写道:平台不承诺任何保本和最低收益,也不会就投资可能产生的损失承担任何责任,且不对被投企业或融资项目的投资价值做判定。(尽管迫于共建人的压力,开始吧向广州店派驻审计人员,并出具了《广州后摇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经营情况 》的财务核查报告。)

明确了这些,其实也很容易判断,真正应该对投资人承担责任的还是落网。

不过也应该看到,这次落网的失败对于开始吧和多彩投这样的平台声誉来说,亦是一次较大的损失。这就不得不提到众筹的风险。

对于用户来说,众筹的投资者一般都是缺乏投资经验的个人,他们收集和获取企业的成本信息常常与地理位置高度相关,因为尽调成本高昂,他们也更愿意选择“搭便车”而非自己来获取信息,这种盲从也使得众筹平台容易成为低质量创业项目的集中地。而且由于众筹投资者的投资额度一般较小,他们也常常对于投后管理显得意愿不强烈或是有心无力,加上一旦监管机构和平台缺乏相关的信息披露和惩罚机制,信息不对称造成的风险也会相当大,投资者的维权成本也会非常高。

对于平台来说,目前众筹行业还没有严格的资金存管规定,很多时候众筹平台扮演的都是支付中介的角色(譬如多彩投就是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易宝接收投资款),因而是完全靠着自身的信用和自律经营着庞大的资金量,其中蕴藏着较高的道德风险。如果平台有意隐藏、扭曲,甚至是操纵信息,对用户的伤害也是非常大的。

为了取得投资者的信任,各个众筹平台也在努力完善自己的业务模式和信息披露机制,进而扩大自身竞争优势。

这次落空间的众筹涉及到的两家众筹平台,可以说代表了目前众筹平台的两大类型。其中开始吧偏向消费投资,多彩投则是“国内首家专注于空间的众筹平台”,包括了私募股权众筹、收益权众筹和消费众筹几种模式,也更加复杂。

△多彩投官方网站所展示的投资流程图

从多彩投官方网站所展示的投资流程图来看,为了获取投资者的信任,就明确提到了“对融资方进行监管,定期向投资人公布运营数据”。而且根据其平台数据,如今有1万多位投资人在多彩投参与“投资+消费”形式的空间众筹,对于他们说,多彩投吸引用户的一个特点就是“收益高”,不仅有投资收益,还有消费收益。和市面上众多理财产品PK的话,这种高收益投资方式对中产投资者来说还是相当有吸引力的。

相比于多彩投,开始吧提供的模式则较为单一。如果搜索“音乐”,在多彩投出现的只有落空间一个众筹项目;而在开始吧,与音乐空间相关的项目包括了丽江的“班布现场”,北京的老牌Livehouse品牌“疆进酒”新店也在这里进行了众筹,并且其众筹回报也都是消费众筹,而非股权众筹。

△落网创始人胡建国

回到落网的发展,回顾其一路走来,本可以是个很好的剧本。一个热爱音乐的年轻人在2003年创建了具有独立气质的音乐分享网站,并且在绝大多数同类型网站都已销声匿迹的情况下,一直坚持到了今天。2013年9月,落网正式注册公司,开始组建团队走上正规化运营之路,其传播好的独立音乐的情怀和初心本身也相当成立,获得了很多同好的支持和赞赏。2015年,发展得顺风顺水的落网以股权众筹的形式完成了40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投资人均为愿意投资50万元以上的落网用户)——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一众筹形式也给这家公司的发展注入了某种乌托邦色彩。

此后两年的故事对于不了解完整剧情的读者来说可能要更熟悉。拿到融资后的落网很快迎来了飞速发展期,其中尤其要数两家线下空间的创办最受人关注,位于广州和北京的两家落空间分别在2016年6月和2017年5月正式开业。除了线下空间,落网一直以来也在不断探索其他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比如售卖自制的实体唱片,尝试为实体店提供背景音乐服务,推出付费期刊,制作周边产品(比如T恤、帆布袋、定制耳机等等,就在去年11月中旬,落网App宣布停止维护的半月前,其还在公众号内推广售卖2018年周边定制日历)。可惜的是,就在落网团队刚想通要接受部分站内广告时,却不得不面对停服的命运。

某种程度上,落网所收获的关注已经远远超过了它本身具有的体量。而它的成败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除了败局对于人们的天然吸引力外,还在于所谓的“情怀”终于再一次被讨论和质疑——正因人们对它投入了太多期待,期待落空的感觉才最不是滋味。“一个美好的东西突然变黑了,会更让人恶心。”一名落网用户曾给音乐财经留言道。

此前,多彩投的创始人赵耕乾也在接受采访时谈及情怀的重量,“我们提供的众筹产品是基于生活方式和资产配置的,很多人觉得情怀比投资更重要,但是到分红的时候还会觉得分多少钱比情怀重要一点点。”

创业不易,尤其是在刚刚迎来发展的音乐行业,建立一种从无到有的商业模式本身就非常需要勇气。造成落网败局的原因之一就是创始人过于强调情怀,忽视和逃避了很多实际管理中的问题。譬如线下空间的选址,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胡建国过于相信粉丝会忠实追随。“基于我们落网用户的忠诚度,以及他们对内容付费的理解,我们可以在文化领域进行更多的拓展和尝试。”胡建国曾在接受音乐财经的采访时如此表示,但现在看来,实际的情况并不足以支撑起野心。

而在另一方面,通过分析落网现有的商业模式,我们会发现尽管已经很多元,但目前尚未有一种能够支撑起公司的商业闭环,为公司带来持续稳定的收益。

△落网曾在2017年7月和腾讯视频联合推出《好时光 一起燃》地铁营销活动

实际上,落网曾在去年11月初(App停止维护的前一个月)发起过一次股权众筹融资,计划“从落网的朋友里找到合适的合伙人”,且“只接受不低于50万元以上的合伙人”。此次融资明显是出于资金压力,然而文案却对此只字未提,称融资是因为“随着用户量的巨增,服务器和人力等方面都出现了明显的不足”。这也暴露出身为创业者的诚信问题。

“我们选择要做的东西很大,不单纯是资金的问题,可能是行业内的一个事情。”胡建国还曾如此对音乐财经说道,但事实证明他和自己创办的落网尚不具备改变和壮大行业的能力。

音乐是一个充满了爱与诗意的行业,没有那么苦,每个行业都需要情怀,餐饮需要情怀,建筑师需要情怀,互联网金融的创业者同样需要情怀,情怀并不是音乐行业的“特殊用品”,而是热爱本行业的从业者都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当有无数行业人士和创业者在努力打拼奋斗时,不拿情怀当挡箭牌,把音乐真正当一门生意并且能在商业上取得成功才尤为可贵。未来,还会有更多类似永和大王创始人林猷澳这样的业外成功创业者对“音乐+”这门生意抱有投资信心并进入这个领域。(2017年11月,林猷澳与音乐人陈耀川合作的音乐+餐饮空间的众筹项目在开始吧上线,最后以高达2460%的支持进度获得492万元的众筹金额。)

音乐创业赛场内外,为什么情怀是经常被提及的话题?我们为什么如此关心情怀与商业成败之间的关系?不以成败论英雄,也不以情怀为遮羞布,诚信经营、对投资人负责任、有担当,穿越创业的至暗时刻,在当下真实的音乐商业世界里,这些显得如此弥足珍贵。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胡建国, 落空间, 众筹平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