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演出在美呈几何式增长,亏得多赚的少,年轻演出商如何突围?|演出观察

安西西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02-01 10:28 点击:
【字体: 】   评论(

只要符合美国当前市场的潮流,中国艺人在美国也能获得足够关注的量。

文 | 安西西

校对 | 宋子轩

编辑 | 董露茜

“ 一方面,在人气火爆的摩登天空音乐节带动下,人们看到华语演出在美国市场的机会,2016年开始出现了众多年轻的演出主办,但市场规模受限,消费能力有限,竞争激烈,盈利成为演出商们普遍的痛点;另一方面,因为签证问题演出临时取消以及其他在执行过程中主办方不专业不靠谱等诸多问题,也摆在了这个迅速发展的市场面前。

李宗盛、周杰伦、五月天、张杰之后,在北美,近一年来冒出了众多面向留学生市场的华语演出,老狼、Jony J、AI Rocco、ONO等音乐人都出现在了北美市场,这得益于近几年海外的留学生越来越多,出现了对国内艺人现场的娱乐消费需求。

1月27日晚纽约,Jony J在纽约举办了一场“嘻哈引力”的个人专场。

当晚演出却不是很顺利,主办方LivePro的官方微信显示,由于原定演出场地的消防执照被临时吊销,才不得不更换场地,活动的时间也不得不从8点调整到10点开始。

不少在寒风中排队接近2小时的乐迷随后选择在微博吐槽。一位乐迷写道,“围着夜店等了1小时50分钟,今天听尬聊40分钟,豆芽一共唱了49分。”

众多乐迷则在微博中替偶像解释道,“主办方的失误让大家都误解豆芽了,其实他并没有耍大牌迟到什么的,现场没有忘词,表演很真诚,真的很感动。”“豆芽肯定不像这样,他之前演出都不希望粉丝排队......辛苦小姐姐了。”

一位在场的留学生给音乐财经发来的视频显示,内场里挤满了来为演出捧场的留学生,Jony J登台表演后,接近2000人的现场依然炸裂。

这距离2017年摩登天空音乐节(洛杉矶、纽约)已经过去了约4个月时间,当时中国有嘻哈正以火箭般的速度上升。摩登天空音乐节洛杉矶和纽约现场的火爆程度给在场的留学生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播下了一些种子。

30万留学生群体,青年文化演出增多

在纽约站之前,1月20日晚在洛杉矶Staples Center,Jony J和法老及鬼卞还一起带来了一场“嘻哈急诊”,能容纳2000人的现场同样挤满了前来为Jony J捧场的中国留学生。

“我们是9月份看到了这个机会,当时我们正在发展嘻哈急诊这个IP,发现洛杉矶这边还没有专门的嘻哈演出,就想在这边做第一场华人嘻哈音乐专场。”嘻哈急诊主办方Pillz联合创始人王瑞在洛杉矶留学,Pillz是位于中国西南地区的电音公司,一直在国内办活动,这是公司第一次到北美来办演出。

“我刚来美国那会儿,除了像五月天、陈奕迅那种特别有名的来演,就是周华健和李宗盛那种老一辈特别喜欢的(歌手),主要是老华裔在看。年轻留学生在北美这边是没有演出看的。”新魂娱乐创始人孔祥瑞告诉音乐财经,国内独立音乐发展势头良好,出现了陈粒、逃跑计划等年轻人喜欢的新兴音乐人,于是他萌发了想将中国音乐引入美国的想法。

2017年12月,打造海外演出市场及中美音乐资源置换平台的新魂娱乐宣布完成美国风投机构Bluechain领投的近百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去年一年,新魂在美国一共举办了8场音乐演出,平均每场观众在1000到1500人规模。

△新魂娱乐创始人 孔祥瑞

孔祥瑞2015年来到美国留学,在出国之前,还是高中生的孔祥瑞成立了面向北京高中生的“新魂音乐节”和高中生摇滚联盟,积累了国内很多年轻乐队的资源。从2013年起,新魂娱乐开始与草莓音乐节及迷笛音乐节等大型音乐节都有资源合作。

2016年11月,孔祥瑞边读大学边将中学时代创立的“新魂音乐节”转型为北美地区中美音乐交流平台。目前,新魂娱乐已经与国内近20家独立音乐厂牌达成了合作意向,与美国AEG live、Live Nation、摩登天空美国等建立了常规合作联系,分别帮助逃跑计划、马頔、韩国乐队HyuKoh、红花会等举办了北美地区的演出活动。

此外,新魂娱乐还孵化了自己的校园音乐节品牌NEO BEATS北美校园音乐节。

可是,留学生四年一次更迭,这一波用户培养起来了,下一波用户又在哪里呢?

“美国这边的留学生总共才30多万人,我们的市场切入点是留学生。”孔祥瑞深以为然,作为一个企业来讲不能一直只盯着这30万留学生,待客成本也非常高。

卖爆老狼演出,中产消费仍是当下主力

位于纽约的演出品牌INCHANT独立谣成立于2016年初,现在发展快两年的时间。联合创始人龚雨昕刚刚大学毕业,在美国中部学的市场营销专业,但一直对音乐很感兴趣,想进入娱乐产业,后来遇到了现在的合伙人傅蝶,两个女孩开始了在纽约的创业生涯。

2016年初,龚雨昕和傅蝶以做草地音乐的海外分舵的形式试着做了第一次活动,找了一个小酒吧,做免费的音乐会,当时龚雨昕觉得来50个人就已经很不错了,没想到来了200多人,整个场子都挤爆掉了。后来龚雨昕总结,最主要的一点是那时候还没有这样的活动,留学生在海外,不是唱KTV就是一起吃饭,再加上推出的活动宣传上比较抓眼球,一听草地音乐节,就会觉得跟草莓有一点类似。

△INCHANT团队

此后在2016年一整年,INCHANT办活动上了瘾,先后举办了虫洞Wormhole音乐夜、第十三届希望摇滚音乐节和马男波杰克主题音乐趴等。2017年3月26日,老狼“爱已成歌”演唱会顺利在纽约Town Hall举办,这个场地曾举办包括Bob Dylan、Richard Strauss、Charlie Parker等知名音乐人的演奏或演唱会,是INCHANT第一次切入相对比较大型的演唱会市场。

当时出现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很多人都对傅蝶说这场演出肯定会赔钱,“我不觉得会有多大的问题,我们属于还挺大胆的,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没有完全从经济利益的角度去考虑。”

结果没想到三个星期INCHANT就把票卖光了。资料显示,豆捞坊冠名赞助了这一次演唱会,大纽约地区清华校友会、中国人民大学北美校友会、北京外国语大学北美校友会和长岛华人协会等成为演唱会的合作单位。

“我们自己觉得是因为找对了市场,其实上世纪90年代出来的这一波留学生,他们正好是老狼那波受众,现在已经是有消费实力的中产阶级。出国前他们当时在国内可能听流行音乐,老狼是他们知道的歌手,再加上当年的回忆,就造成了非常火爆的购票的场景。”傅蝶说,纽约只要有演唱会附近的华人都喜欢来,美国中产的生活常态是住在城市附近的郊区,有个院子养养狗看看孩子,田园生活丰富,但娱乐生活就很少。

“我们卖票也可以看得出来,新泽西、费城都会过来。”龚雨昕说,“中产阶级的消费能力真的是很强,郎朗过来开音乐会,一天之内VIP票就被抢光了。我们也蛮幸运的正好打到了他们的市场,也很给力的找来了校友会来支持。”


演唱会之后,INCHANT在2017年4月在布鲁克林文艺重灾区Brooklyn Bazaar举办了TailPaly音乐界,集合了独立音乐+鬼畜游戏+艺术游戏体验场。龚雨昕说:“我们打的点比较鬼畜,潮一些,新奇一点,呈现不一样的概念。”

活动现场来了500人,一半是中国人,一半是外国人,这让两位创始人感觉到要让酷潮范儿在华人和当地人中同时产生化学反应,是一件需要长期努力的事情。其实当时为了进票房邀请的一些纽约当地有流量的艺人,龚雨昕发现性价比比较低,“在小牌里属于偏大的那种级别,转换一下的话,每一个人的转化率其实还挺贵的,粉丝可能更愿意为专场买票。”

“华人就这么点,大纽约地区上百万人肯定,华人演出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以前一年两场,现在是1个月一场。”龚雨昕看到2018年的竞争只会更加激烈,今年3月24日,INCHANT还有一场杨宗纬的演唱会,“还好在开春。”

亏得多、不专业,盈利水平始终是痛点

对于在北美地区的华语演出市场来说,由于受众主要是当地的华人华侨、留学生,能开得起演唱会的歌手本就不多,不确定性因素又太多。对于演出商来说,如何挑选艺人来美演出并且精细化运营是一门学问。

譬如,原定于2017年12月在美国举办的赵雷演唱会因签证问题取消了。

据S.A.G舞台艺术工作组公布的资料看,赵雷团队于2017年6月接到主办方LivePro(洛杉矶、纽约站)和另外一家主办方新魂娱乐(波士顿、芝加哥)站的邀请,进行4场剧院演出,该演出活动的意向确定后开始申请美国演出签证,第一次递交材料后被美国移民局驳回签证,理由是递交材料不充分,后经LivePro更新补充材料,面签通知依然未果,由于临近演出时间,团体整体获得演出签证的时间已经无法得到保障,两家主办方宣布取消演出,赵雷团队作为受邀方,对此深表遗憾。

紧接着,主办方被粉丝爆出“不退票”的消息,S.A.G不得不在微博上再次发声明,1月21日,“我方正在与巡演主办方之一的LivePro紧密商讨解决方案,今日已初有成果。我们双方正在签署相关的补充协议,协议签署完成后LivePro将立即开始各位的退票工作。”随后赵雷微博转发。

“希望一切顺利,不要影响到歌手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声誉与人气。”一位粉丝留言道。在国内,赵雷巡演场场爆满,一票难求,这是他出道六年的首次海外巡演,没想到是这样一个令人遗憾的结果。

2013年10月,据媒体报道,歌手萧敬腾原定于2012年5月在美国举行演唱会,但因主办单位“梦媒体制作”未依约在演出前先付表演酬劳及制作费用,演唱会被迫取消。其后台北地院判“梦媒体制作”应赔偿862万新台币并在媒体登报道歉。

“国内的一个公司代理了一个演唱会,加州的公司说我来帮你做全美巡演吧,然后再把加拿大的外包给加拿大当地的公司,在纽约再找一个当地的小公司,层层加价分包在国内挺正常的。但跨国分层沟通繁琐,很多环节就容易出问题。”投资北美市场演出的肖君对音乐财经分析道。

肖君分析道,在国外所有的成本都比国内高,大牌艺人一般会带20-30人的工作团队过来,光是机票食宿费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主办方不得不承担这些成本,因为只有热门艺人能够卖得动票,甚至一些主办方为了拿下演出,还会答应一些严苛的条件,但后来发现成本根本控制不了,而对于相对条件好谈的艺人,票房又卖不动。

“华语演出不如大家预想的那么好,40-50%的票都是送出去的,只有极少数人气火爆且盈利的。”与北美地方演出商有过合作的郭南表示,跟这边的华人演出公司打交道很痛苦,感觉像是国内90年代的演唱会公司,很多该知道东西都不知道,非常不专业。

“合作方有做过大型演唱会的经验,执行中这么不专业我真的很惊讶,他们甚至认为一个演出现场的总控只要坐在音控台的导演椅上把演出内容管好就可以了。”郭南抱怨道,“他们在宣传方面非常落后,对新媒体渠道毫无所知,还集中在线下,志愿者的培训也一塌糊涂,甚至说根本没有,志愿者连场地的功能区都不知道,我只能临时培训。”

随着春节的临近,美国的年味也越来越浓,这正是华人们主办的各种“春晚”登场的时候。对于艺人来说,这是一次对外交流的机会,或者干脆只是一次商演。对于主办方们来说,这是一个年度大派对,意义不一样,就算票房收不回成本也没关系,这也是值得的。

总体来说,中国音乐在美国市场的体量还是太小了,中间渠道没有建立起来。对于诸多活跃在中美两地的演出商来说,仅仅依靠当地华人和留学生都将难以形成规模效应。

对于未来,龚雨昕和傅蝶把演出活动作为公司重要的业务布局,但更着重于自己品牌的主体性活动,尽可能将活动吸引人的点从明星效应转换为品牌效应,从“利用”明星发展到“打造”明星。

目前Pillz正在跟北美一些电子音乐主办方洽谈合作,第二第三季度可能会在这边做电音诊所这个公司旗下正在打造的电音仓库派对IP。“电音派对还不错,消费能力很强,但这边留学生还停留在EDM,对电音的认知比较初级,不如国内的前卫。”王瑞表示办这些活动肯定还是面向留学生群体,但公司的业务侧重点仍然是在国内,在成都,电音诊所已经是当地一个有影响力的派对品牌了,今年还会去上海、深圳河广州。

去年一次课上,孔祥瑞把2017年公司做的案例讲给国外的同学听,同学的反馈给了他极大的信心,这也是他想建立中美沟通平台的原因。

“他们说自己没有渠道接触到优秀的亚洲音乐,不管是华人演出还是亚洲其他国家地区艺人演出的时候,都要针对当地市场做好宣传。只要符合美国当前市场的潮流,中国艺人在美国也能获得足够关注的量。

如今,市场正在平稳往上发展,这或许正是年轻人开拓并耕耘市场的好时机。

(文中肖君、郭南为化名)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华语演出, 北美, 摩登天空音乐节, Jony J,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