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Kafe.Hu:说唱歌手的“精气神”

李笑莹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01-11 10:56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就是一个Rapper,一个Rapper的标准是你可以驾驭任何风格的音乐。现在我只有做音乐这一份职业,所以我必须更努力地做音乐。——Kafe.Hu

文 | 李笑莹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宋子轩

我就是一个Rapper,一个Rapper的标准是你可以驾驭任何风格的音乐。现在我只有做音乐这一份职业,所以我必须更努力地做音乐。——Kafe.Hu

人物:Kafe.Hu

Kafe.Hu来自四川,年少时被Hiphop的节奏与冲劲吸引,后从Jazz等更多音乐类型中汲取养分,逐渐形成JAZZ HIP HOP的风格导向。2013年发行数字专辑《THE GUY》,2016年,历时三年的首张实体专辑《27:路西法密码》面世。

2017年7月24日,Kafe.Hu签约摩登天空旗下的嘻哈厂牌MDSK,四个月后,Kafe.Hu圆了一个心愿——做了一张全器乐专辑。这张专辑动用了整支爵士乐队共12个人,吉他、贝斯、键盘、鼓、萨克斯、和声……整张专辑没beats,没采样,你听到的声音都是乐器录制的。

以下内容整理自音乐财经与Kafe.Hu的专访:

《KAFREEMAN》完成了我的一个心愿

从小总听老人说“三十而立”这句话,以前没感觉,直到我30岁这一年,5月当了爸爸 、7月跟摩登天空MDSK签约 、11月发行了新专辑《KAFREEMAN》三部曲,我可以全职做音乐,也可以不用考虑下个月是不是还有饭吃,可能真的就算立住了吧。

《KAFREEMAN》这张专辑我挺满意的,完成度在95%以上,要说不满意的地方就是在它的热度上吧,我能感觉到大家对这张专辑的关注度其实一般。但我不想管大家的看法,做音乐要是整天看别人的反馈那就是给自己添堵,真的。

《KAFREEMAN》其实是一张专辑,但我为什么要分三章来发呢?因为我一整张放出来就更没人听了。就像《27:路西法密码》这张专辑,里面一共19首歌,可好多歌到现在的评论都没超过50条。现在的听众根本不在乎你的音乐做得有多认真,或者说你在做音乐的过程中有多心酸。他们就是不挑,什么都要听,但都没真正地听到耳朵里去。

《KAFREEMAN》的完成也算是完成了我的一个心愿,专辑由全外籍乐队录制,这个想法十年前我就有了,一直都有。没能做到第一是因为我自己还没有累积到足够多的经验,第二就是我还没有那么大的号召力找来这么多乐手。做了十年音乐,出了两张专辑,我才能实现当年的愿望。

专辑做完很多人说这是一张爵士说唱专辑,好吧,你们这么说也没什么,但我想说,这可能暂时会是我的最后一张爵士说唱专辑了,因为我做到最满了,也是我最满足的一个阶段。对电子音乐我也有着莫大的兴趣,接下来我会尝试去做一张全电子专辑,一张特别HIP HOP的专辑。我的作品来自HIP HOP,我就做HIP HOP,之前的两张专辑好多人也说那是爵士说唱,但《The Guy》其实跟爵士一点关系都没有,那就是一张纯HIP HOP的专辑。

到专辑《27:路西法密码》我开始加入很多爵士风格的元素进去,大家说:“看,这就是爵士说唱”。然后到了《KAFREEMAN》我做了一个全器乐的专辑,大家又说:“看,Kafe.Hu的爵士说唱做得越来越棒了。”

但这些一直都是别人在说啊,标签都是别人在给我贴啊,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一家媒体或者在公众场合说过,说我做的是爵士说唱,我一点都不这样认为,我就是一个Rapper,一个Rapper的标准是你可以驾驭任何风格的音乐,我就是一个Rapper,是大家对我做的音乐有相当深的误解。

再说说爵士说唱,很多人说中国本身就没有爵士文化,你做爵士说唱没人听也正常。但我觉得这个说辞也相当奇怪,中国没有韩国菜,可你不是也笑呵呵的去吃韩国烤肉韩国炸鸡嘛;中国没有西餐你不是也去西餐厅吃牛排,悠闲地喝着下午茶嘛。中国没有的多了,可你愿意去学去做;而中国没有爵士文化,于是你说不爱听爵士说唱,但其实是因为你们不愿意去接受新东西,很多人都愿意待在一个安全的区域里面,大家都听trap,那我也听trap,这样我就可以说自己是个前卫的人了。

 我觉得这是一个相当滑稽的社会现象,就是大家都太浮躁了,青少年对音乐的选择也太浮躁,爵士音乐不是说你会不会听你才去听,听音乐哪能是按照你会不会听才去听的呢,太荒谬。

现在好多说唱音乐的粉丝其实更多的是综艺粉,他们不是真正的喜欢说唱音乐,真正喜欢听说唱音乐的人还是少数,说唱音乐在中国终归是小众音乐,它不会变成大众音乐,就算现阶段它变得大众了,也只是变成了大众娱乐,跟音乐本身的关系不大。

我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Tupac(美国说唱巨星、演员和诗人)是谁,也没有太多人会去听了,可能后来是因为Kendrick Lamar(美国说唱歌手兼词曲创作者,格莱美大奖获得者)好多人才又开始说起他。还有A Tribe Called Quest(HIP HOP史上最棒的团体之一),你去大街上抓一个小孩问他:你喜欢说唱音乐吗?他要是说喜欢,你再问他A Tribe Called Quest是谁,要是不知道就打他一巴掌。我相信,有好多小孩都能被你扇死不可,他们是真不知道这些人了。

但我是一个艺人,一个依靠艺术技能生存的音乐人,我做的音乐一定要有我的标准,我不知道这个标准对别人来说是高还是低,但我的标准就是这样,我只会在这个标准以上做东西。

会有人问我,你写的歌都太难懂了,你不想解释解释嘛?解释说什么,难道要我跟你推荐几本书回家看,看完书再来听我的音乐?

读书的确会潜移默化地影响我的创作,但其实很多时候我的知识也是来自于百度。而我的创作基本都来源自我对生活的观察和思考,很多时候我就像一个旁观者一样在看待身边的朋友和发生的所有事,我就是以一个旁观者的态度去看,那我肯定能看到很多东西,看到了想到了我就记下来,有的时候记着记着就有新的东西会突然迸发出来,不是说我一定要我把到词故意写成什么样。就像我独自搬到成都独自生活一样,我都没想过。

受不了现实的打击,在聊天室找到了“说唱”

我的老家其实是江油,归属绵阳市,大家都说那是李白的故里。

上学的时候我就语文成绩很好,其他都不行,13岁还在读初中我就辍学了。那时候我妄想成为一名古惑仔,天天出去装狠打架抢钱,但后来我受不了这种残酷的循环,受不了别人打我,也就失败了。

后来我有一帮在跳街舞的朋友,我说这个太酷了,也开始跟着他们去玩。没多久他们就要去我们当地的一所职高演出,里面有几千的学生,我那个好朋友还跟我说,你去我们学校演出,可别出错啊。结果我因为紧张就忘了很多动作,还是在舞台上出了丑,大家全都哄然大笑。

当时我那个朋友就埋怨我,说你跟我们一起跳成这样,真是害了我们,我也觉得这个事情太严重了,就像把其他人的人生大事搞砸了一样。然后他说他们老师刚刚说了一句特别严重的话,是说我的:“有一种人最不适合舞台,就是你这种人。”回家后我哭了很久。

当古惑仔失败了,憧憬在校园里风光一次也失败了,我发觉社会真是残酷,面对暴力的升级让我措手不及,几千人同时对我的嘲笑也太残酷了,这些对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来说打击实在是特别大。

经历了那些荒唐的事情之后我就开始不愿出门了,就在屋里呆着,家里有电脑,我就一边上网一边想我到底能干嘛。然后我就回忆起来,跳街舞时的那些音乐都不错,有些舞曲难听,我完全不想知道名字,但有些说唱就很吸引我,然后我就开始搜,就找到了“中国说唱论坛”,聊天室里有很多人,他们都在那唱着有些拙劣的freestyle。

没接触到说唱音乐之前我听的也都是周杰伦、谢霆锋什么的,整天唱着281公路的出口这些(谢霆锋《了解》专辑中的歌曲《281公里》)。后来就每天在说唱聊天室里听小五、包子他们在那说,有个叫红蓝的人我记得最清楚,因为这哥们儿老在网上P一些图说自己已经死了。其实我那时候也不知道到底什么叫HIP HOP,我就瞎弄、乱写,歌词都写得特别滑稽,具体内容我有点忘了,反正大概意思就是HIP HOP是我的天堂什么的,有点嘻哈腾格尔的意思吧,哈哈。

成都麻糖酒吧三年:一边设计,一边写歌

那段时间我在网上认识了个女孩儿K-BO。她是我的好朋友,我们认识一段时候后,她跟我说她们那儿有人录了一首说唱歌,问我能不能也唱一段。然后我就用《Stan》的beats唱了一段,结果他们发现我唱的比他们的朋友好了不知多少倍,于是就说他们想邀请我去成都,我就在K-BO的帮助下去了成都。(2010年K-BO被MC黑蛇凶狠杀害)

到了成都,K-BO把我介绍到一个跳街舞的团队里去做他们的MC,还介绍我认识了很多人,后来我又认识了来自美国的Charlie,我们成为室友并一起生活了很长时间,Charlie带给我许多来自美国的音乐,直到现在我们也都在合作。但没多久街舞团队就解散了,他们被一个导演骗到北京说要拍一个街舞电影,但其实就是来北京拍了个电影样片,也没发行,管吃管住几个月就算完了。本来我还能辗转不同朋友家的客厅住,但他们不在了,我没钱没住处,麻糖酒吧就收留了我,说你来我们这工作吧。之前我就总去麻糖找一些乐手们一起玩,他们jam、我freestyle,老板也挺喜欢我。

我在麻糖工作的三年几乎快把说唱这事给放弃了,就几乎不演出。但在我的记忆当中,我每周都可以看到各种不同的艺术家演出,然后我就不停地写歌,写了好多好多,四五个笔记本都写满了,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歌词,但我一首都没有录,也没有发,就是一个练习的过程而已。

网上经常会有人给我留言,问我怎么才能像你一样写歌,我怎么就没灵感呢。我就不明白,一个人怎么会没有灵感,一个rapper的灵感完全是免费的,写歌的方式有很多,不仅仅是生活里的画面,你想说的话、你对未来生活的幻想,只要是你想的就都可以写,写歌真是再自由不过的事情了。包括我自己的第一张专辑《The Guy》,除了beats是跟Eddie、王有才要的外,我自己写词、自己录、自己混,混缩完连母带都没做就发出来了,这就是一张专辑。

在麻糖的后期我开始学做设计,其实我从小就特别爱画画,后来有了电脑我就在家学会了photoshop,在麻糖的时候他们一直有做海报的需要,但都做的特别难看,我就跟老板说,要不我来做吧,也不要钱。我一边做设计,一边继续我的音乐创作,还能偷懒少干杂活,又给麻糖省了很多制作费。

因为我有技能,在麻糖里做服务员也就成了假象,你们能想象到的服务态度最差的那个人就是我。因为我不是在写歌词、就是在画画、要不就是在做海报,谁要是叫我倒个酒,我要不就不理,要不就告诉他你等等,等到有人理他再说。很多人不喜欢我,但没办法,麻糖就是没开除我。

离开麻糖后我全职做了设计,但还会有演出,跟谢帝一起,我每周演一场,演完就走,一场五百块钱,平时不用驻场。那时候我也算成都说唱歌手里生活得特别好的了。当时国内说唱属于特别低迷的时期,可能都是零市场的一个大环境。

因为我还可以做设计嘛,也没什么失落或者难过。其实做音乐和做设计无非都是创造有美感的东西,我音乐做得差不多了就也可以用升级的灵感来做设计。

“ 我对“美”的认知就是要有更多的疏离感,要让人对你产生一定的距离,这个距离是别人所达不到的,或者说是别人没思考过的,我觉得这就是一种“美”。

加入精气神:我的灵魂多了一个家

2012年的夏天,我跟一个跟哥们儿一样的女孩去旅行,我俩打算带着我们的长板去大理滑板。到了昆明,我朋友翻手机,说今晚有演出,精气神、小老虎,要看吗?我马上说好啊。

这之前我跟小老虎就是网友了,然后我又跟人要了小老虎的电话,我就直接打给他说:今晚你要演出啊,我今晚去看你演出啊。小老虎特别热情的回:“别晚上了,你现在就来找我们。”然后我就按着他给我的地址,我们在一家米线店门口见了面,俩人一拍即合,晚上他们演出的时候我还上去玩了一下。

之后我们一起去了大理,在大理他们也有演出,小老虎就跟我说,你也准备一首歌,咱们一起上台演,我说我没有带beats啊,他说没关系,你就在阿公肥轩那找几个,合适就上没问题。然后我就说好,本来我也喜欢演出,我也想上去演,何乐而不为呢?

谁知道这次演出就像一场考试一样!等我演完下来,肥宝他们就在下面说“哇,完事你跟我们一起去酒店”。等我们一起到了酒店,他们就跟我说要商量点事,我说什么事啊,他们就问我,要不要加入我们精气神。我当然愿意啊,马上就说同意。

当时那个场面特别有仪式感,十多个人都围在一起,肥宝坐在那,我心想:我终于要成为古惑仔了。

他们简简单单地问了一句:“Kafe.Hu,你愿意加入我们精神气吗?”

“太愿意了”,我回答。

然后他们就给了我一顶帽子,精气神的每个队员都有一顶属于自己的精“气”帽。我就这样加入了精气神,跟我的偶像小老虎成了队友。后来我知道精气神只让他们觉得好的人加入,比如说北京有小老虎、上海有CHACHA、云南有唐人踢,成都有我。

“从今以后,我的灵魂多了一个家 — 精气神”,我当时这样记录下了我的心情。

接下来过了一个月,我参加了他们广州队的演出。因为是第一次在广州演,我上台前有人介绍说:这是精气神的新成员Kafe.Hu。台下鸦雀无声。但我唱了一首《Everybody Jump》后,全场就都沸腾了,但这首歌也就一分钟多一点。

我知道在场的歌迷记住我了,我能感受到现场的热情,也能感受到他们对我的赞扬要比我在成都的时候更热烈。那时候一场演出能有四五百人,但那个时候的说唱是完全独立的,跟商业没有任何关系,来看演出的人也都是真正喜欢说唱的人。

那场演出完事我一下就膨胀起来,而且我当时觉得我都能跟我的偶像小老虎一个团队了,我还想怎么样。当然我的膨胀不属于傻逼范畴的膨胀,无非就是跟人聊音乐,聊我的音乐,觉得就我懂音乐,说唱音乐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

2012年小老虎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JULIANA》,我想我也有这么多的歌,我也想发专辑,然后我就重新写了全部的词,出了第一张专辑《The Guy》。

莫名其妙做了音乐,你看人生多有趣!

第一张专辑发了后其实大家的反馈还都不错,但我怎么就会抑郁,怎么会成了二十一世纪的精神病?我也不知道,就是有一天晚上我好像做了一个梦,然后就郁闷,莫名其妙、突如其来,到现在也是个未解之谜。

前段时间不是有一句话说:当你一个比较开朗的朋友告诉你他的心情不好的时候,你真的应该重视这个问题,那说明他的心情是真的不好了。但我抑郁之后谁也没告诉,没跟任何人说我病了。

当时经常就是我们一群人聚在一起正在聊天,我站起来就走了,招呼也不打直接就走,别人都会问我你干嘛去,我也不回答。时间久了,大家就觉得你怎么这样啊,你对人怎么能是这样的态度呢。

后来我就不经常出门了,我就在家看书,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西方艺术史》,巨厚的一本书,我到现在都没看完。我已经看了好多,从最早时候的象形文字到一些神秘图腾,从最早开始被称为艺术的希腊古典技艺型艺术发展到文艺复兴再到达达主义,我就看不下了,本来我也就是想系统的了解下艺术。 看完我发现原来路西法根本不是传说中的那样邪恶,最早他是“晨光之子”啊……

第二张专辑《27:路西法密码》里的所有词我都是想写就写,写了三年,最后写了19首歌,一张CD也装完了。因为虽然歌多,但时间都不长,我做得就是很随性,也有点奇怪,我只管我自己的想法。

专辑发完我的病好像也好了,也是莫名其妙就好了。一年之后,我有了儿子,这是一件令我特别开心的事,我开心起来了,我给大家的反应也是我越来越开心。

作为一个有家庭责任感的男人,我想多挣一点钱,这没什么丢脸的。而且我现在也已经签约了公司,我只有做音乐这一份职业,我必须更努力的做音乐。本来我做音乐也特别努力,我就想做对得起良心的音乐,要对得起大家听音乐的耳朵。

我现在出来工作都会想我儿子,他就是个小可爱,像个小动物一样,我每天都想跟他多待一会儿,但是真要在家跟他待久了我又想能出去其实也挺好,我一直都是个像猴子一样的人,小时候更像。我小时候不像现在这样高高大大的,我是黑黑瘦瘦小小的那种,真的就特别像猴子,我家人都觉得我长得特别难看,虽然现在也不怎么好看。

有一次我打完架,跟家里人一起吃饭,饭桌上我爸对我说:“你以后的人生只有三条路,混黑社会被人砍死、再不就是被抓进监狱、要不然你就是什么也做不了去要饭。”

结果我就莫名其妙地做了音乐,莫名其妙地去成都生活了十几年,你看人生多有趣!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Kafe.Hu, 说唱歌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