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音乐厂牌再出发,摩登天空沈黎晖:“这是我们的责任,留住这些音乐打开更多通道”

安西西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01-08 11:20 点击:
【字体: 】   评论(

摩登天空居然还有一家做世界音乐的厂牌?

△沈黎晖

资料来源 | 摩登天空

编辑 | 安西西

2018年1月6日,乌鲁木齐嬉游LIVEHOUSE迎来了一场重磅演出,两张分别出自摩登天空两个唱片子厂牌的重要唱片将同时首发,这也是摩登天空2018年的头两张唱片。其中,尤为值得注意的是摩登天空旗下World Music厂牌重启后的首张唱片——来自乌鲁木齐的哈萨克族斯布孜额大师拜力汗·哈力阿克拜尔的专辑《空中漫步》。

△拜力汗专辑《空中漫步》

摩登天空居然还有一家做世界音乐的厂牌?这多少有点让外界惊讶。世界音乐可以泛指世界上所有的民族音乐,通常它发源于传统,带着明确的地区文化身份定位,也是具有地区影响力的流行音乐。(回顾:1、《海外上榜,国内筑基,世界音乐乐队图利古尔:用吉他、打击乐和呼麦“玩儿点gě的”》;2、《世界音乐博览会(WOMEX)CEO:“做好音乐演出的进出口,需提高行业专业能力”》

事实上,早在2006年,摩登天空就成立了世界音乐子厂牌。厂牌的成立旨在以向世界推广中国各地区的原生态音乐为己任,2007年2月起陆续推出了包括《根源中国——西藏》系列,以及来自西藏的第一支摇滚乐队“天杵乐队”的《天杵2》。

《根源中国——西藏》由沈黎晖带队和录音师等工作人员共同赴西藏采录当地的原生态音乐。在长达一个月的录制过程中,团队辗转了多个城市,成功的收录下了包括:转经歌、赶羊歌、王子唱腔、龙宫神女唱腔、昌都酒歌、扎念琴演奏等传统民族歌曲,以及藏戏(苏吉尼玛唱腔)和劳动歌等珍贵的西藏民间音乐录音。

△根源中国——西藏一

△根源中国——西藏二

据World Music厂牌主理人张晓舟回忆,摩登天空曾经给他递过很多唱片,唯独没有西藏那两张唱片,巨贵巨难找。所以现在他也打算继承这个抠门的光荣传统,拜力汗的唱片一律不赠送,而且也不会把整张唱片放到网上。

大约四年前,沈黎晖看到GQ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张晓舟关于民族音乐的文章,于是打电话约他见面,希望重启World Music厂牌,聊不到半小时两人就达成了一致。

2018年1月初,从拜力汗和马木尔开始,Modern Sky World Music正式浮出水面。拜力汗·哈力阿克拜尔是目前世界上最重要的斯布孜额演奏大师兼作曲家之一,近年来他得到越来越多国内外专家学者的研究,而这张唱片是这位65岁的大师音乐生涯的一次历史性总结。拜力汗·哈力阿克拜尔这张专辑在摩登天空史上是最为“豪华”的唱片之一,它由杭州著名设计师卢涛担纲设计,由蓝碧源赞助部分特种纸,设计印刷工艺精美绝伦。

△拜力汗与马木尔

拜力汗的专辑由现居乌鲁木齐的哈萨克族著名音乐家马木尔担任制作人,这张双CD专辑的第一张有19首传统名曲,除了一首为拜力汗的儿子朱玛哈孜演奏,其余均为拜力汗演奏,而马木尔在部分曲目中加入了一点音效氛围,第二张则是马木尔与拜力汗的对话,两代哈萨克族音乐大师的对话,马木尔在拜力汗的曲子中,加入了自己丰富的演奏。第二张CD的13首曲子中,包含了9首拜力汗创作的曲目。

接下来要发的一张是欢庆做制作人的《中国西南民族口簧琴》,除此之外,张晓舟手上还将陆续有7张唱片发行,每一张都很不一样。

为什么会做世界音乐厂牌?沈黎晖说,“我们做世界音乐的时候,其实说得冠冕堂皇一点,好像这就是我们的责任一样。我觉得摩登可能也变得有这个责任去发掘这些,把这些音乐留下来。”

在张晓舟看来,世界音乐这个词儿是典型的西方中心主义的产物,一个西方中心主义的唱片工业标签,“用什么标签无所谓,我关心音乐的无限可能性,越是难以分类,越是难以定义,越是难以贴标签,就越有意思。”

对于World Music厂牌未来的规划,张晓舟表示,只有唱片出得足够多,才谈得上规划和目标。“我很功利实际的,希望出了唱片的老艺人更出名更有钱,有更多演出,获得更高级别的非遗传承人荣誉,分到更好的房子。”

△张晓舟在拜力汗家

“哇,这就是他们的摇滚乐”

以下来自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自述:

2006年的时候,可能公司刚刚好一点儿,我们新买了一套录音设备就去了西藏。状态就是有点烦了想换个环境,正好吴卓玲(注:“星期三旅行”主唱)也在那儿,于是就去了。也是找一个录唱片的借口去散心吧!可能因为就是这件事本身,就做了这个Label ,当时摩登显然没有一个子厂牌能放这张唱片(《根源中国——西藏》)。

当时的设备谈不上豪华,但是够用了。录制的方法也是想一个还原的角度,所以有很多是同期录进来的,也没想多大阵仗。当时是用了朋友的一个别墅,在拉萨的郊区,录了将近10天。现在我可能没有10天时间能去西藏了。录制时间还是很紧凑的,还雇了两辆车去白马寺,当时还录了整个的法会,到现在也没有出版。那个还挺震撼的,因为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东西,然后那个寺庙里根本也没有别人。

唱片投入不算大但是花了很多的时间。基本上我们的理念还是还原,因为我们当时发觉几乎找不到西藏音乐本来的样子。即使在拉萨,街上买得到的唱片也都是经过MIDI配器的东西,而这些音乐本来的样子完全没有。做这张唱片出发点就是还原,其他也不费钱,因为视频都是我拍的,封面的照片也都是我拍的。

在西藏,印象最深的就是,在那个寺庙旁边的招待所住的时候,有一天早晨,我听到有人在唱歌,我就出去找唱歌的人,发现他们在夯屋顶,拿着工具在唱劳动歌。然后我就赶紧把东子(注:中国著名音响师陈东)他们叫起来,搬设备到屋顶去。我们去录音,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也都特别害羞,就不唱了。后来我们待了一会儿,可能他们也觉得没什么了,就又开始唱了。因为我们这是收的纯户外的声音,远处还有拖拉机开过,所以你们可以听到,里面还有很多类似这样的环境声。

当时我在录这张唱片,做同期录音的时候,我就觉得——哇,这就是摇滚乐!这就是他们的摇滚乐,我觉得一模一样,只是拿的乐器不一样。我觉得很多东西在你身临其境的时候,会想他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音乐,跟这个环境有什么关系。我觉得音乐按类型分,有必要也没有那么有必要,最重要的是这个音乐有触动我的地方。就像我们签的艾斯卡尔,他新的唱片就特别根源,还是很打动我。

这个厂牌大概出了五张唱片吧,大多是和西藏有关的(注:包括西藏的摇滚乐队),没做下去主要是我后来没有时间了,变得越来越忙就顾不过来。后来找晓舟来,就还是希望做这个事儿,结果他也很忙,现在成果刚出来。

说到挣钱,一开始做摩登的时候从来没想过要挣钱。我们做世界音乐的时候,其实说得冠冕堂皇一点,好像这就是我们的责任一样。我觉得摩登可能也变得有这个责任去发掘这些,把这些音乐留下来。我也经常说这件事儿应该是国家干的,但是反过来说,我们有我们的角度和理解,它们真的是快消失的音乐。我在西藏就有那个感觉,当地年轻人你让他唱民族的东西,他唱了个汉族的流行歌曲,那个感觉是更切身的,那是十年前。

很长时间我都没有再去西藏,前两天棉棉(新生代作家)发我一堆西藏的歌,她说她的朋友在拉萨,我一听,全是Hiphop,还挺酷的。当时我们录音的时候就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一车一车往这别墅拉人,说唱民歌吧,结果她们唱着唱着就唱成流行歌儿了。可是她们成长的环境就是这样了,流行歌曲已经变成生活的一部分,所以那种藏族的标记已经比较淡了。现在,当你听到他们唱Hiphop的时候,也挺酷,可是另外一种感觉就是,有些东西在离他们越来越远了,在离我们所有人越来越远了。所以肯定我们应该做点什么,这些(世界音乐唱片)就是我们应该做点什么的成果。这件事情的价值是在这儿,我愿意为这件事情投入精力投入我们的资源,我觉得这是摩登的一个责任吧。

这张新的唱片(注:拜力汗的唱片)我刚拿到还没听,它看起来很漂亮,然后和我期待的差不多。而且晓舟也跟我讲了很多学术的东西,他也花了很多心血去整理这些音乐的出处等等,我觉得这是非常有必要的。

△1月6日嬉游LIVEHOUSE,拜力汗与自己的专辑首发海报合影

当年我们做那两张的时候这方面很不够,也有一些错误。我觉得这一张(拜力汗的唱片)说明我们非常严肃地在做这件事情,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新的开始。其实我们做这些事情反而是让我们的视野更开阔了,我们都活在一个很窄的世界,通过这些去看到很多别的东西,也是一个学习。同时,我们也希望借助摩登天空传达给更多的年轻人——因为现在的年轻人甚至比我们还窄一些,我们也打开了很多通道,可以看看这个世界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资料及图片来自摩登天空)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世界音乐, 摩登天空, 沈黎晖,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