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明棋妙”成团十余载,创始人Ediq聊了聊这支“古风老炮”的现在和未来

刘绍禹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01-05 11:17 点击:
【字体: 】   评论(

墨明棋妙从音乐风格到运营方式,都为“古风圈”探索出了道路。

△墨明棋妙创始人Ediq

2007年初,一支名叫“墨明棋妙”的音乐团队成立了。他们在网络二次元尚未完全普及的当时,汇集了一群对网络玄幻文学兴趣浓厚、并且有着各自音乐才情的年轻人,开创了以二次元文化为创作主题,融合电子、说唱、民乐、戏曲等风格的全新音乐形式:古风。到今天整整十一年的时间,古风音乐已经是网络上最受年轻人喜爱的音乐形式之一。作为开创者,墨明棋妙从音乐风格到运营方式,都为古风后来的兴盛探索出了道路。

2014年发行的《孔雀大明·上》,是墨明棋妙交出的一张最具代表性的作品,这张专辑汇集了“墨村”所有最好的词曲创作者和乐手,既是古风音乐一个阶段性的结晶,又是“音乐小说”这一形式最为成熟的作品,所有曲目由一个整体的故事贯穿一气呵成,为古风音乐在成熟度和概念性上迈出了重要一步。

现在,墨明棋妙经过三年半的锤炼和探索后,终于推出了续作《孔雀大明·下》。我们采访了墨明棋妙的创始人、《孔雀大明·下》的制作人Ediq,和他聊了聊关于这张新专辑,关于古风音乐发展的种种,还有关于“墨村”的现况和展望。

Q:2014年你制作的《孔雀大明·上》积累了不少乐迷,是这几年古风音乐中最有影响力的专辑之一,三年半之后,《孔雀大明·下》实现了对听众们的许诺,终于要隆重登场了。能不能请先谈一谈这次的“下”辑和之前的“上”辑有着怎样的关系?是同一个概念的续作,还是一种全新的开始?

A:我觉得《孔雀大明·下》的故事性更完整,也是接收到一些关于《孔雀大明·上》用户的反馈,所以在制作下辑的时候,更注重于故事本身,音乐风格上也融入了比较多的个人风格,我觉得也算是一个新的开始吧,相比而言,上辑更像是人物和情节的简单介绍。

Q:《孔雀大明》系列是以一种概念专辑的形式出现的,在制作《孔雀大明》的过程中,你对它的整体构想大概是什么样的?实现起来难度大吗?给最后的成果打几分?

A:其实整体故事真的构思了很多年,难的点是音乐本身,这一点比较难,怎么样好听、符合人物性格、符合故事、还有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去讲,有时候做起来自己也会陷入瓶颈,不能说难度大,去尝试一些没有挑战过的事挺有意思的,最后打几分,我觉得还是交给听众去打吧,不然会被人说我自恋,哈哈哈。

Q:你创立的墨明棋妙马上要迎来第十一个年头了,在这期间,它已经成为了古风音乐中最有影响力的厂牌团队之一,既让古风这一类型得以确立,也给了很多后来者以借鉴。关于墨明棋妙走过的这十一年,你能谈谈感想吗?对未来又有什么样的期许?

A:我觉得墨村的成长就像一个人似的,他有最好的时候、有沉稳的时候、有透彻的时候,这需要一个过程,毕竟墨村是人组成的,人到了一定的阶段,就会去忙一个阶段的事。现在墨村大部分人都拼搏在生活中。所以我觉得墨村更像一块世外桃源,它永远会等着这些告老还乡的人回来聊聊他们故事,也许那个时候出来的作品又会有不同的视角和感悟。

Q:古风音乐是一种显而易见的“跨界艺术”,歌曲本身包含了说唱、电子、抒情乐、民乐等内容,又是将古典风范用时下最流行的方式演绎出来,并且它还是一个音乐、平面设计、文学、动漫影视等等媒介综合起来的产品,在融汇这多种元素,以及调动如此众多的资源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心得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下?

A:心得其实很多,首先你得喜欢这个事儿,我觉得只要是真的喜欢,就会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有想法就是件有意思的事儿。然后你再去实现,其实就像对于自己爱好的一种试验,我觉得就要多看、多听、多想。毕竟我老说做音乐是一件动脑子的事儿,不是坐一边编编旋律、填填歌词那么简单。

Q:你认为古风是一种前卫音乐吗?你对音乐潮流的发展,有什么看法?

A:哈哈哈,前卫音乐算不上吧,我觉得它可以被赋予很多种定位,你说古风结合电子算前卫吗?这个我不发表意见。音乐潮流发展,我也没什么看法,自古以来关键两字,好听。

Q:这次《孔雀大明·下》继续是以网络众筹方式发行。你对网络和音乐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理解的?网络推动了音乐的发展,让音乐人有了更多做音乐的自由,也逐渐探索出了类似于众筹这种更高效的市场模式,而听众们购买和获得音乐也更加便捷。立足于网络音乐市场,你对目前形成的这种商业循环满意吗?有没有探索过更加新颖和更高效的网络音乐运行模式?

A:网络和音乐之间的关系?激情吧?这个问题太大了,应该问个音乐公司的CEO。因为这已经不是一个传播可以说得透彻的,你还得通过网络学习、分析等等。

我觉得音乐和网络的商业循环是一种必然趋势,而我们国家对网上音乐的一些制度和规则和国外又有不同,毕竟我们国家互联网发达程度可以说是全球最高的,所以各大平台都在摸索,对音乐人来说好事,曙光可见,这些年明显的很多平台功能的优化我们都能看到,可能很多人还没有注意,比如喜好匹配,我觉得挺吓人的,感觉它知道我在想什么,如果未来能更简化的制作出音乐,我觉得是件更有意思的事儿,就是假如我不懂编曲、我心情好随口哼点旋律,就能被编成一首歌,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题曲,多有意思。

Q:墨明棋妙旗下有众多各个领域的好手,分工明确、择优用人是墨明棋妙值得很多同行借鉴的地方,请问你在选择音乐人和词曲创作者时,通常有怎样的标准?“把最合适的人放到最合适的位置”通常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对此有什么心得吗?

A:其实更重要的不是我们去说谁匹配谁,创作人得知道谁最适合自己最重要,现在不是盲婚的年代,俗话说强拧的瓜不甜就是这个道理。就和处对象似的,两人得通电。我们比较像媒婆,就像张三看上李四,墨媒婆就会帮忙看看,李四这点不错,那点可能和你不太搭,你要真觉得自己能忍可以试试,当然也得李四同意。用人很关键,人的意愿才是最重要,毕竟墨村只是一个俱乐部形式,不是公司,不能说强行谁谁在一起。

Q:从你最早的填词作品《枯叶之蝶》开启了音乐小说、剧情歌这种形式这种方式,你是如何想到做这样一种音乐+剧情、歌+故事、演唱+配音的形式的呢?

A:年纪轻,鬼灵精。就觉得好玩就做了,我本来就喜欢讲故事,从小学开始班上讲故事,就一堆人围着,下课也围,你有种虚荣心,你知道,很爽。现在也是朋友三四聚会也是喜欢听我讲,还让我写出来,所以我就用到歌里了,挺有意思。

Q:最近上映的陈凯歌《妖猫传》似乎反响不错,再加上之前《刺客聂隐娘》的成功等等,似乎最近“大唐风”、“盛唐”,在“穿越”、“架空”之后,成为了一种新的流行趋势。而古风音乐,还有这次的《孔雀大明·下》,实际上和目前这个流行文化背景也是密不可分的。这种流行趋势是一种必然吗?网络文学对影视、音乐的影响究竟有多大?作为古风音乐中最重要的制作人之一,你对这个潮流或者说是风格的理解是怎样的?

A:我觉得是一种必然,网络让很多优秀的作者、歌手能走到大家的面前,这其实是说明了大家的需求越来越大,传统的渠道满足不了用户的需求,同时网络提供给了我们很好的机会展示自己,我一直觉得互联网就是江湖,形形色色,琳琅满目,很多事的成败只是看个人如何取舍。其实流行趋势永远在轮回,说这个有点废话了,哈哈哈,我们的生活过几十年也会成为怀旧的片段,我觉得之所以我们提到历史与流行,说深点也是在传承,骨子里的你不能丢。

网络文学对影视,音乐不能说影响,而是一种融合,彼此的结合才能更好地去展现作品的精髓,就像电影,说像让你做了两小时的梦,我觉得电影就是结合,所以这不能说是潮流,只是网络把大家聚到了一起,各自做自己擅长的事儿,然后再融为一体,形成了大家喜欢的东西。

Q:在生活中你是一个怎样的人?平时都有什么音乐以外的兴趣爱好?

A:生活中我还挺宅的,爱好又多,打游戏、看电影,练拳、匿名混头条哈哈哈哈。

Q:在创作时,你对灵感的获取方式是怎样的?

A:前些日子和朋友聊天还聊到这个,特有意思,朋友是某艺人宣传,她问我有次写一篇宣传稿,为了感动,把自己关到屋子里,去体会那部电影的人物内心,最后整个人都哭了,整篇宣传稿一气呵成,她说这是灵感,我说这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我真觉得灵感是这样的,真正的灵感来的时候你的创作,就像世界都空了,只有情和景,你身处其境,没办法去描述,如果真要说,就很像你在梦里创作,我很难去形容这种感觉,当然也可能是我想多了。

灵感就是神来一笔,有时候梦里面也会突然出现,灵光一闪就这么个意思。所以获取方式这种说法,感觉像是在通灵,根本没有获取方式,只有它来找你,你是找不到它的,不要把自己关黑屋子里面,去揣摩古人的心思,那不过是你在给自己加戏,哈哈哈哈哈。没事多看,多听,多积累,因为想钓鱼,你得先有饵,鱼何时来,那是天意,哈哈。

其实大部分时候都不能去找或者等灵感再创作,而是看看你的合约期限还剩几天。

Q:哪些音乐人对你影响最大?最近在听谁的音乐?会读哪些书和小说?

A:对我影响大的音乐人太多了,没法一一例举,我听歌一贯很杂的,很多个国家的都有在听,哈哈哈,对我来说读书就是看小说,专业性的书,现在都不看了,看的小说类型也比较怪力乱神,就不说了,哈哈哈哈。

Q:采访就要结束了,有没有什么想和歌迷朋友们说说的?

A:感谢大家这么多年的支持,只要你们继续听,我就会继续写继续唱,鞠躬。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墨明棋妙, Ediq, 古风,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