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 BANG乐队:新观念下的再出发

李笑莹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01-02 10:10 点击:
【字体: 】   评论(

今年DA BANG乐队发行了全新专辑《观念》,其作品像是一个积累,也是新观念的产生。

△DA BANG 演出现场(摄影:Hasong)

文 | 李笑莹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赵星雨

“一次一次的尝试,如果仔细观察,其实每一次都比上一次要更自知,更智慧,只不过变化极其细微,但一次次的尝试会突然有一天产生质变的,自省和自我观察会令自己更幸福更智慧更轻松更自由,耐心,耐心。” —— 汪婧

今年是DA BANG乐队成员汪婧和李楠相识的第十个年头。

2007年,鼓手李楠去摩登天空音乐节帮一支乐队打鼓,下台后一位摄影师朋友问他想不想要玩一支自己的乐队,再后来他和一样喜欢音乐想要做乐队的汪婧相识并约定去北京南城的一家排练室排练。当时排练室来个七、八个朋友,但第一次排练过后大家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彼此。李楠回忆说,可能是大家都对彼此失去了信心。汪婧也笑着说:第一次排练真是太颓了。

几个月后,汪婧又在MSN上联系了李楠,表示想要继续把乐队玩下去。于是二人找到了当时挂在盒子上乐队的前吉他手小甘,开始玩起一个有着“残缺美”的乐队。2009年,乐队发行了第一张EP《The Bigger Bang》,前卫的音乐审美作品让他们迅速引发关注,两年后签约摩登天空并发行了首张正式专辑《少年邪》。此后,DA BANG凭借先锋的实验性作品与炽热浓烈的现场演出成为国内最具代表与国际化的年轻乐队代表。

今年,六年未发新片的DA BANG乐队发行了全新专辑《观念》。期间乐队成员有过两次变换,目前确定为主唱汪婧、吉他刘爽、贝斯大洋、鼓手李楠。专辑中有些歌曲是之前成员的创作,也有些是新成员加入后的再创作。

对于乐队而言,这张专辑中的作品更像是一个积累,也是新观念的产生。

从注意到“观念”这个词后,汪婧渐渐发现观念支配着所有人的生活和喜怒哀乐,甚至是整个人类文明。她认为很多情况下,我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观念在替我们自己做出的判断和选择。观念不是用来灌输的,它可以被推翻和被质疑,也能给你带来新的启发或灵感。同时,观念也不该停留如一潭死水在此地腐败发臭,它应该如流水一般是鲜活的,不断涌来又不断流走,带来营养又带走污垢。

△主唱汪婧(摄影:半湫)

DA BANG在新专辑《观念》中依旧为我们营造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歌曲不仅延续了他们前卫个性化的摇滚基因,也加入了精妙的电子元素做装饰。当电子律动流入摇滚血液中,DA BANG的音乐就像一场新鲜有趣的音乐科学实验,未来科技感的带入牵连着人们的情绪化波动,当处身于DA BANG式的现场演出时,你能更融入他们的跳舞意境中,放下现实生活中的孤独与禁锢,感受着意犹未尽的自由与克制。

他们的作品总是兼具时髦性感与淳朴本真,酷意潇洒又坦诚。就如乐队成员而言,新专辑绝不是一张电子乐专辑,电气化元素也不是刻意的加入,只是为音乐营造更佳丰富的色彩,让音乐空间更大,一切以音乐为服务。

汪婧说,希望大家都能来现场看看他们的演出和变化,于是在新专辑发行后他们进行了一轮为期40天13城的巡演。最后一站北京站上演恰逢2017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结束,在DA BANG现场的真声乐器演奏与充满即兴意味的音乐中人们逐渐甩脱身周的寒气,一首首新歌与经典作品的重新演绎更是让忙碌了一年的人们放开疲惫无力的身体,在冷峻的人肉舞曲中从冷静的冥想摆动变为撕裂般的呐喊与跳跃。

DA BANG的音乐够先锋,也绝对能让人疯得起来。有歌迷这样评论:“在DA BANG刺眼的音乐光圈中,我们每个人僵硬的身体也被彻底刺透。”当最后一首熟悉的旋律《庆祝》响起后,在场的每个人都真正做到了释放与忘形欢脱,DA BANG的音乐演出也为所有人的2017年画上了圆满句号。正如歌曲《观念》中所唱:“放下这个观念,放下另一个观念,就像回到最初,就像新生一样。”

△鼓手李楠(摄影:半湫)

身为乐队最初的主创成员李楠这些年也在尝试做自己的音乐,也会和其他音乐人合作,但他说DA BANG是最能给他刺激、也是最有默契的一只乐队。中间大家会因为音乐产生一些矛盾和冲突,但从来不会影响队员间的感情,而且成员间的感情和审美也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彼此做出更新的音乐。

对于主唱汪婧来说,李楠的存在也成为一种习惯,“我也跟别的鼓手一起合作过,感觉还是很不一样,还是喜欢跟李楠的合作,而且他也是一个特别会照顾朋友的人。”

“照顾人什么的不用写了啊,我觉得我们几个还是在音乐创作上想要做出更好的东西来,别的我没想过,四个人在一起的表达会更完整。” 接着李楠又郑重其事的说道:“可能也是我比他们都大一些吧,不过我们几个都是80后啊,虽然乐队做了快十年了,但我们还都挺年轻的呢。”

△DA BANG 演出现场(摄影:许广健)

以下内容整理自音乐财经与DA BANG乐队对话

从你们开始做音乐到现在有十年的时间了,音乐行业的变化也特别大,你们有受到什么影响和变化吗?

李楠:时代的确变了,跟以前的感觉不太一样了。我觉得在现在的文化大环境下,中国一直想做文化输出,但其实我觉得这些输出到国外的东西,包括音乐啊、电影啊,都不是特别的好。但不是说中国没有好的东西,有很多好的东西还没被大家发现,输出的很多东西都特别表面化。可能是跟资本有关系吧,但我觉得我们不能这样,大家还是要踏实下来做好作品出来。

汪婧:我觉得中国有才华的人其实特别多,但就是因为当下的市场,比如说资本主义的极端,就是非常极端的娱乐化,还有就是消费主义的这些东西,它没有给有才华的人一个健康的创作环境。大家为了生活,也是为了迎合市场,很多人也没有办法特别认真的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东西。

就比如说一个美术生,他是非常有才华,可以做出划时代的作品,但为了生活和现实中的诱惑,可能他做一个广告一个月就能赚很多钱,这个收入跟他做自己的作品收入差距太大了,那他肯定就会继续去做广告。慢慢的他的艺术创作才华就变成了不断的做广告,等他做了二十年广告之后,他自己的艺术创作才华也已经消耗差不多了,那他自己的作品其实就没有出现过在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我觉得就是因为现在的大环境导致的。

刘爽:我的感觉也是这样,你看现在的很多综艺节目,在我看来并没有在引导大家要做自己的东西,但人还是要吃饭,可能也是没办法。

但你们一直在坚持做音乐,在这六年间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李楠:变化特别大。例如说跟朋友,还有生活的状态什么的,那会儿我觉得就是年轻,就觉得什么直接就做什么,现在可能比以前想得多了,不像以前那样我想干嘛就干嘛。演出的时候也比之前稳定了,不会像以前那种不管不顾的老打快了。

汪婧:以前我在演出前必须要喝醉才能演,但现在就完全不会了。就是有一年,突然找到那个点了,自己在那个音乐里面,不太受外面影响,以前下面特别安静的话,我整个人根本没办法演下去,觉得站在舞台上特别尴尬,后面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太受这个影响,只是专注在那个音乐里面。其实我唱歌的时候,第一重在听觉上,咬字可能有时候不是特别注意,我觉得就是发音,我对音乐上的发声比较注意。

刘爽和大洋是怎么陆续加入乐队的?他们的加入给新专辑和乐队带来了什么改变?

汪婧:肯定是带来了新的东西,但这个不好具体说,都是音乐方面的。就像专辑中的第五首歌《Nobody Will Live Your Life For You Except Yourself》就是基于刘爽的一个吉他动机而发展创作的。

刘爽最早在排练室工作,他天天都在练琴,我们排练的时候也听他练琴,那时候我们就想过叫过他进来跟我们一块玩,但是他说他不好意思,就没有来。后来我们就是需要一个吉他手,然后联系了他,他就跟我们一块玩了一段时间,我们当时还找了其他人,后来还是觉得刘爽跟我们更合拍。

△吉他刘爽(摄影:Hasong)

刘爽:也不是不好意思吧,因为当时我在排练室工作,工作的时候就工作。之前我也有乐队,就是一直喜欢做音乐,进来DA BANG之后感觉做音乐的空间非常大,不像做其他的风格,就是你必须要有一个框架有一个套路,我们就在这里面,但是你怎么都出不去。DA BANG这种就是比较自由的音乐形式,你在创作的时候可以很随意,只要出来的东西好就行。

大洋:我和汪婧认识很早,最早她在鼓楼开店卖二手的时候就一起玩,之前也跟DA BANG演出排练过,所以现在回来没什么生疏的感觉。

△贝斯大洋(摄影:Hasong)

新专辑准备了六年,有点久啊。

汪婧:其实六年也没有一直在筹备这张专辑,但肯定这张专辑出来是有六年的积累,因为这六年当中大洋和刘爽的加入,加上各方面接受到了新的启发,于是有了这六年的积累。

大洋:专辑从7月中期才开始正式录制,九首作品花了三个月的时间。

新专辑的歌词还是汪婧主要负责吧?像“观念”“冥想”这些词也是基于你的生活积累?

汪婧:对的,有生活、旅行中的感悟,还有一些阅读。我觉得“观念”其实和宗教也是相通的,宗教跟哲学也有相通的东西,比如说像佛教是让你放下,不断放下,人生就是不断放下啊。从小听到大这些话其实都是相通的,只不过小时候没有细想这些,但是放下也是放下观念,你对所有的东西都是带着一个观念去看它,不是跟它有一个直接的关系。看一样东西我是带着别人告诉我的观念,我再去看的,而不是跟它有直接的关系,但如果你放下了脑子里面对它固有的观念,才能跟这个东西事物产生真正的关系。

你们今年一起去泰国录专辑的过程怎么样?愉快吗?

李楠:最好玩的就是我们去巴东的时候,算是普吉的市中心。我们骑摩托车把大洋跟混音师给弄丢了。当时是我和摄影师一个摩托,大洋和混音师一个摩托,我们四个人,骑了两辆摩托车出去玩。当时我们摄影师一直在看地图,我就在前面只管开车连头都没回,过了一会儿我发现大洋他俩没了,找不到了,但他们俩的手机和所有东西还都在我们这。

大洋:对,我们手机没电了,后来摩托也没油了,也不知道该往哪走,身上还没钱。关键还是晚上,大街上没什么人,我们就找了一个饭馆,吃完饭老板又叫了一辆车给我们送回住处。第二天我和刘爽又去饭馆取摩托给人家钱,结果我俩找那个饭馆又找了好久。

刘爽:对,就在那个普吉镇里找,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是找到了。

当时知道大洋他们没钱没手机,最后也没等到他们,你(李楠)不着急?

李楠:当时我们那个摄影师问我怎么办,因为我们是要去巴东的海滩,我知道大洋他们出来玩的经验也挺多,我就找了酒吧街的门口,因为那热闹嘛,我说没准就能在这见到他们。结果我们等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看见他俩,我就跟摄影师说,别等了,他俩肯定自己单混去了,咱俩也玩自己的吧。而且你知道嘛,那个海滩就跟北戴河似的,所有人都说中文,一开始还有人跟我俩说日语,我俩听不懂,然后他们就知道我们是中国人了。

除了玩音乐,你们平时还有什么其他爱好?

汪婧:我比较喜欢出门去旅行、画画。其中印度给我的印象是比较深的,有一次我是从泰国去的印度,就是从那种阳光海滩paradise假期一下转换到了一段极端混乱艰苦的旅程,很特别。

大洋:我也喜欢旅行,还会收集一些唱片,再就是摄影,也算是我另一份工作吧。

△贝斯大洋(摄影:许广健)

刘爽:我旅行去的不是特别多,喜欢在家宅着。以前喜欢玩极限运动,玩了7年滑板吧,现在玩的不多了。

李楠:我喜欢踢球,然后就是翻墙看视频学软件。我以前挺喜欢一个杂志,专门介绍足球球星的,收集得比较多,但是现在搬家了,下大雨把那个杂志都淋了,难受了四五天。你想啊,我从初中开始收集那些球星杂志和海报什么的,都没舍得贴,让大雨给浇了,可能就是命吧。

大家一直觉得你们乐队的人都很低调神秘,你们的微博都是什么?想了解你们都没机会。

汪婧:pupiiiii

李楠:LST---linan

大洋:DY6V

刘爽:Leoooo21

△吉他刘爽(摄影:半湫 )

名字太洋气了啊。你们都是什么星座的?

汪婧:我是天蝎。

大洋:巨蟹座。

刘爽:我是天秤座。

李楠:我水瓶。

△鼓手李楠(摄影:许广健)

你们在音乐创作方面的突破一直都挺明显,但摇滚的根基还一直都在,那你们在生活中还会有那种保持愤怒的状态吗?

李楠:有一件特别生气的事,我想说说。我第一次去西班牙玩,手机就让吉普赛人给偷了,然后去挂失,但是联通国外一直没法挂失。结果那个吉普赛人往伦敦打电话,打了十几万人民币。回国后我们去联通查单子,但他们不管我们这个事,说让我们自己承担15万的话费。当时我们就觉得这个事情太不可思议了,然后我们就打官司,打了两年多吧,最后官司是打赢了,但这个事想起来还是气愤!

在中国小偷把你手机偷了就是把卡一扔,然后要那个手机呗,我当时第一次去欧洲也没经验,结果就发生了这事,居然能打了15万的话费,后来我们找律师还花了4、5万呢,又取证去调查,真是的。

刘爽:这么气愤的事我倒没经历过,但我之前去伦敦呆过三个月,去上学学语言。中间有一次去商场,可能是我买完东西把钱包忘在了结账的柜台上了。等要出商场大门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的钱包没有了,我就赶紧回去找,但没找到。因为我用的卡是国内的信用卡,它不记名,又不要密码的,就是你拿了就可以刷,我就特别着急给我爸打个电话让他帮我把那张卡给挂失。然后我又去问那个咨询台,商场负责人说是捡到一个钱包,他们详细问我钱包里面有什么,然后就让我把我的钱包拿回去了。

钱包是找到了,但那张信用卡已经是废卡了,我当时在国外也没有办卡,只有那一张信用卡可以用。我就又给我爸打电话,他说只能等明天办了新卡给我寄过来,但这个过程大概要等一周,也就等于我一周没有钱可以用。还好是我之前有一个习惯,就是不爱花硬币,我每次都把找回的硬币攒成一个小包。那天晚上我回去以后就把硬币全倒出来,数了几遍,每天给自己分配几个。可能我那会儿一天就有10镑的硬币可以花,我就那样挨过了一周,还挺有意思的。


△主唱汪婧(摄影:许广健)

汪婧:丢卡丢钱包我也经历过,也是那种身无分文,打电话求救不了,只能走着去找,有好几回。但有一次也是特别气愤,就是司机恶意抢走我的手机,我觉得他就是故意的。

那时候还没有滴滴叫车、微信支付,有一次我打车没带现金,车费是50多,然后在一个ATM取款机旁边我下车去取钱,但我一取钱手机有短信提示,而且当时我手机在车上,司机听到手机响了一下,马上就把车从我身边开跑了。那时候是凌晨,我只能去警察局报警,但是根本没人理我,就让我做笔录,我说您记这些然后呢,不做点其它嘛?警察说一个手机才多少钱啊,你一个小姑娘真较劲,太较劲了。然后就不管了,就说找不回来,我当时真是气到不行了。

李楠:那个,我们说这些都能写吗?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DA BANG,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