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演唱会的“中场战事”:那些新变化和旧瓶颈

李禾子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8-01-01 13:14 点击:
【字体: 】   评论(

跨年晚会在中国正经历着某种程度上的“春晚困境”,竞争中谁越能设法抓住更多观众,谁就能抢占更多市场。

文 | 李禾子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安西西

2017年最后一天,吃瓜群众们又有了新的谈资。这次故事的主角成了当红流量小生PG ONE和演员李小璐,曝光者称二人举止暧昧,后者有出轨嫌疑。虽然包括贾乃亮在内的三人随后很快发微博澄清,但依然有诸多评论表示质疑。

这次事件也意外地给当晚的跨年晚会增加了流量。跨年之夜,PG ONE参加了江苏卫视的跨年演唱会,李小璐和贾乃亮则共同参加了东方卫视的跨年演唱会。吃瓜群众们都在等待着三人的演出,试图从他们的表情、举止、互动和言语中找到一丝能证实自己猜测的蛛丝马迹。

此时,在某大型跨国集团工作的白领温晴正和三五好友一起聚餐。谈笑之余,她随时注意着微博话题动态。她最近特别着迷的PG ONE很快会在江苏卫视的跨年演唱会上亮相,一旦等到PG ONE的表演时间,她决定立刻观看。零点过后,PG ONE的演出终于开始,她看着屏幕中自己的偶像唱着《无畏》,有点生气地说道,“又有人想黑我们家万万。”

至于其他演出嘉宾,她表示“没有什么感觉”,跨年晚会对于她来说并非是一种必需品,除非“实在无事可干”。实际上,像温晴一样对跨年晚会抱有如此态度的观众还有很多,经过十几年的发展,跨年晚会在中国正经历着某种程度上的“春晚困境”,各卫视日渐趋同的演出形式,已经造成了一部分观众的审美疲劳。

从2005年湖南卫视举办国内第一场跨年晚会,到现在每年跨年各大省级卫视都“争相斗艳”,跨年晚会已变成卫视间的年终比拼。竞争最激烈的时候,甚至有19家卫视在同一时间段“厮杀”。过度竞争的局面也使得出广电总局面调控,2013年,总局颁布“节俭办晚会限令”限制晚会数量,自此跨年晚会的直播牌照也成了卫视进入“战场”的准入门槛。

今年取得跨年晚会“牌照之争”胜利的卫视共有5家,分别是湖南卫视、江苏卫视、东方卫视、北京卫视和四川卫视。和去年一样没能拿到直播牌照的浙江卫视则同样把播出时间调至了12月30日晚进行,不同的是却在12月31日推出了主打“知识”的“思想跨年”。

在上述背景之下,我们也发现今年几家卫视的跨年晚会在发生着一些新的变化。卫视跨年的“中场战事”正在到来:谁越能设法抓住更多受众,谁就能抢占更多市场。

形式:“知识”做主角

知识付费之风已经劲吹两年,根据《科技日报》的报道,2017年8月,知识付费用户超过5000万,行业对于2017年度知识服务总体收入规模突破500亿元表示乐观。

“知识”这股风同样吹到了今年跨年。在31日晚8点浙江卫视播出的“2018思想跨年盛典”(录播,12月16日已录制完成)中,就邀请到了马东、高晓松、张召忠、吴晓波、迪丽热巴等等明星名人,梳理和探讨了各种社会现象,进行了一场跨年脱口秀。

浙江卫视的这一动作也被认为是跟风了去年的深圳卫视。去年跨年,罗振宇和深圳卫视合作,直播了他《时间的朋友2016》的跨年演讲,盘点了2015最热的几个话题:互联网恐慌、资本寒冬、“妖股”、O2O大战、IP、互联网公司发展等等,并创下了同时刻收视率最高的成绩。这个被罗振宇号称要做20年的演讲在今年其实已经走到了第3年,而今年和深圳卫视的合作依然延续,以“电视版巴菲特的午餐”为卖点,将目光聚焦在商业大佬和创业精英。

△2018年各大卫视跨年演唱会基本情况(标蓝部分为从互联网平台走出的艺人),有趣的是,在赞助商方面,短视频平台火山小视频赞助的跨年晚会数量为3家,而其竞争对手快手赞助的跨年晚会数量仅有1家

实际上,浙江卫视和深圳卫视推出此类跨年晚会,同样也是差异化竞争、寻求新出路的需要

就当前一场卫视跨年晚会的制作成本而言,根据《北京商报》的分析,最烧钱的正是明星出场费成本。通常一线艺人出场费在百万元以上,当红艺人在60万-80万元左右,有关注度的也在30万-50万元,仅以一场演唱会40名左右艺人计算,仅出场费就要2000万元以上。再加上场地、舞台设计、人力等费用,粗略估计花费预计可达3000万元甚至5000万元,而且这一数字还有增长的趋势。

但在另一方面,很多时候跨年晚会的收入并没有办法打平其成本。一场跨年晚会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广告收入和门票收入,其中广告收入占到了绝大部分。在跨年晚会按时播出和收视理想的情况之下,广告收入是可以打平成本的,但鉴于卫视广告招商报价一般都有虚高倾向,所以打平依然有很大难度。

同样,门票收入对于一场跨年晚会来说也是杯水车薪。曾有业内人士透露,演唱会的门票实际上有60%是送广告客户,剩余40%公开售票,而这40%成功售出的部分也只有80%,一般回收仅有150万至300万。

尽管很多时候是赔钱的买卖,但出于展示品牌等的需要,各大卫视依然无法放弃制作跨年晚会。加之在互联网时代,观众的喜好变换迅速,部分观众群体流失,也都使得卫视需要寻求新的差异化路径来抢占市场。

不过,以上提到跨年晚会的新形式是否能够持续吸引观众,依然需要卫视的强化,培养出更多受众群体。就模式而言,虽然目前的跨年晚会很难继续创新吸引观众,但是基于明星效应的关注与话题度依然存在,并且也有部分观众形成了每年固定的观看习惯。因此,跨年脱口秀、跨年演讲这样更新颖的形式依然需要时间的考验。但不论如何,它们已经显现出了卫视未来差异化竞争的新趋势。

阵容:互联网的渗透

明星阵容通常是一场跨年演出中观众最关心的部分。卫视能够请到哪些明星一方面是吸引粉丝的需要,而在另一方面,也是自身风格的展现和能力的证明

一般来说,卫视邀请明星的思路常常是首先邀请和自有品牌有关系的艺人。譬如浙江卫视跨年就请到了“跑男团”、《梦想的声音》的“导师团”,东方卫视请到了《天籁之战》的“导师团”,湖南卫视则请到了《亲爱的客栈》和《中餐厅》的人气嘉宾……

除此之外,流量艺人、实力唱将、男团女团以至虚拟歌手也成为跨年晚会上最常出现的几类艺人。

而在今年,跨年晚会在阵容方面的一个明显特征是,许多从互联网平台走出的艺人也加入了卫视跨年的行列。譬如几位从网络选秀《中国有嘻哈》走出的人气Rapper就分别参加了几家卫视的跨年晚会,东方卫视邀请到了欧阳靖和Tizzy T,江苏卫视邀请到了GAI、PG ONE、VAVA、艾福杰尼和黄旭,北京卫视邀请到了辉子等等;浙江卫视也邀请到了从直播平台快手迅速蹿红的主播MC天佑,以及从网综《吐槽大会》走红的脱口秀演员李诞。

△GAI在江苏卫视跨年晚会的演出

尽管在公布MC天佑将成为演出嘉宾的消息时,曾引起了许多观众的吐槽,认为他所代表的喊麦文化难登大雅之堂,浙江卫视“钱多品味烂”。今年11月曾在社交网络疯传的一份某平台网红主播报价表显示,其商演(包括唱三首歌加主持费用)报价为40万元,线下直播(不超过2小时)报价为40万,网剧和电影拍摄报价为80万,发一条微博广告的报价也高达10万……而据一些媒体爆出,此次浙江卫视邀请MC天佑的费用就高达500万,足以和许多一线艺人比肩。

实际上,这些也都是艺人和卫视相互选择的结果。对于艺人来说,他们需要覆盖面更广的电视台来增加自己的曝光度,同时对于像MC天佑这样草根出身的喊麦歌手,也需要有这些主流渠道来实现主播明星化的出口和路径。对于卫视来说,他们的首要目标也是通过这些流量明星实现跨年晚会的热度和收视率,从而获得更好的广告和招商资源。

尽管在政策监管日益严格的当下,能够获得12月31日直播牌照的跨年晚会减少了许多,但数据显示,改档对于节目收视率的影响实际并不大。一部分观众认为,跨年演唱会本质的不同依然是明星阵容,阵容好是最重要的,至于是否在跨年当天举办,已经不是观众做出选择的主要驱动因素。

以去年的跨年晚会为例,2016年12月31日CSM52城收视率数据,当时没有拿到直播牌照的湖南卫视和浙江卫视收视率分别为2.31%和1.02%,而获得直播牌照的几家卫视收视率分别为东方卫视2.058%、江苏卫视2.008%、北京卫视1.209%、四川卫视1.016%。可见即便没有牌照,湖南卫视和浙江卫视依然具备收视率上的竞争力。

曾有人指出,较为固化的演出形式生命力只有十年左右,加之政策监管日益强化,集全台资源打造的跨年晚会如何寻求更大的发展依然是各大卫视需要思考的问题。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跨年演唱会, PG ONE, 李小璐, 卫视, 知识付费, 互联网, MC天佑,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