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亚东:生活即舞台 | 长对话

李斌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2-25 11:21 点击:
【字体: 】   评论(

这个时代不再追求好听,好听已经不是音乐的标准,音乐对我来说就是情绪。

文 | 李斌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李禾子

北京的冬季,火锅店生意不错,服务员们忙得一路小跑,他们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不同地方,希望在这座大都市找到生存和发展的机会。每天看着别人吃着热气腾腾的火锅,也许自己都没舍得吃过,更不用说在这个充满文化气息的城市,去现场看一次演出。就在一个平常、生意同样红火的晚上,一支叫旅行团的乐队来到这里,围着火锅现场演唱了一首《逝去的歌》。

店里的客人和忙碌的服务员都停了下来,围在乐手旁边听他们唱歌,“像秋日大街那纷飞的落叶,像漫漫长夜某盏灯又熄灭,没形状的思念……”很多人眼里含着泪花,深情的旋律和凄美的歌词勾起了这群背井离乡人的共鸣。这就是《Stage舞台》的第一期,由网易云音乐和多米音乐联合出品的一档MINI LIVE视频节目,12月23日正式在网易云音乐上线,它的发起人是知名音乐制作人张亚东,在火锅店,他以贝斯手身份参与了那场演出。

“生活即是舞台”,让音乐与观众零距离的互动和交流是张亚东一直希望达到的效果,没有很多限制,能抓住音乐的本质才是最重要的。

△《Stage舞台》第一期

张亚东的名字在华语音乐圈几乎无人不知,王菲、莫文蔚、朴树、陈奕迅等很多大牌艺人的专辑制作都出自张亚东之手。近年来,张亚东除了做音乐,还开始跨界摄影出书、当电影导演,最近还为刚刚在内地上映的《挚爱梵高》配音。

在大家眼中,张亚东是一个非常孤傲的人,做音乐、弹琴、唱歌、画画、摄影样样玩得精,加上一米八的高挑身材,是很多女孩心中的男神。尽管是内地金牌音乐制作人,但张亚东几乎很少接受采访,他喜欢一个人独处,朋友不多,听说也不是侃侃而谈的人,这也让我们有些担心这次的专访会不会遇到冷场的局面。

来到北京798张亚东的音乐工作室,他正在架子鼓前打鼓,跟旁边的乐手交流,切磋了半天似乎找到了他想要的感觉,这才满意地转身坐下来开始了我们的访谈。张亚东的声音很有磁性,说起话来语速平缓,聊起音乐看得出他发自内心的那份热爱。尽管这些年他做了很多看似逃离音乐的事情,但其实都是在为音乐丰富素材。而张亚东也在尝试着打开自己,保持对很多事情的新鲜感和兴奋度,让音乐超越现实。

为什么想到要做《Stage舞台》这样一档节目?

张亚东:这些年从世界范围来看,有特别多的官方video好像越来越没有了,大众并不接受一家官方唱片公司做歌曲的固定模式,也不是在录音棚录好了才算完成一首歌;很多艺人都转为很简单的方式做歌,反而让人觉得很鲜活,没有任何距离感。

但是从演出形式上看却没什么变化,都是在体育馆、剧场、音乐节等舞台,跟观众都隔得好远,其实听音乐更应该是生活里很平常的事情,所以我一直想找一个机会能让音乐在大家的生活周围出现,以不同的方式感受音乐。

对于《Stage舞台》的表现形式是怎么想出来的?

张亚东:其实想了很久,我最早的想法是不一定要去大舞台,就像在自己家里写demo一样,让别人看到你写歌时的状态,我们可以去任何一个地方,能跟更多人交流,在表现形式上也不是按照常规的方式,也许是在路上。我想让艺人在这个节目里呈现的不是录音室里的状态,而是相对轻松的创作状态,看到一个真实的情景,不是摆好的,哪怕只有一把吉他、一个他们喜欢的场景,只要能激发起跟音乐相关的情绪就是好的。

第一期选择了火锅店,之后还会选择哪些场景?

张亚东:这个会根据艺人做不同的选择。在任何一个生活场景里,都希望乐队呈现不同风格的编曲,用更自然、更轻松的方式,哪怕不完美,也不一定什么(设备)都要有。有时候就是这样,没有很多限制的音乐反而更动听,音乐好不好、能不能打动人,能抓住音乐本质的东西更重要。

之后也许还会在公交车上、火车上表演,还是要尊重艺人的想法,在他们最有感觉的地方最好,比如回想起曾经上过的学校,觉得那里有青春美好的记忆,那个地方能调动起他们所有的感受,那就可以回到学校。

你对音乐人作品的选择会有一些什么想法?

张亚东:希望能够有新的作品,没有被用过的歌,或者是他们专辑里被筛选掉的歌,那些作品我不认为一定不好。我希望是一些特别的东西,不一定是完美的,不一定是标准的,但只要是有情感、有情绪的表达,是真挚的,我都愿意做、都愿意去了解。

这次你为什么选择了朴树、旅行团和后海大鲨鱼这些音乐人和乐队?

张亚东:朴树他写的歌其实非常多,我经常听他拿一把吉他弹唱,有时候觉得好感动,很多歌等他都完全做好了之后,反而没有自己随便弹唱的更能打动我。而像旅行团、后海大鲨鱼他们都拿出了自己没发表过的歌,他们也非常想做一个不同的东西呈现给大家,比如(演唱的时候)有更多的人(参与),必须要简化声部,怎么用简单的配置传递出那个感情。

在音乐人的选择上,会更多选知名的还是不太知名?

张亚东:在我们看到的那些有名的音乐人和乐队中,我没有太多可选择的,其实中国现在做音乐的人太多了,我之前去四川参加一个乐队的比赛,看到太多年轻人真的让我感到惊喜,要找到真正好的音乐太多了。比如我发现了一个声音像天籁一样的女孩,她的创作、她弹的琴都非常好,她唱歌的那个味道和投入的状态,真的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所以我希望能给这些年轻人一些机会,再借助网易云音乐这样的平台,大家一起帮助这些有才华的年轻人,通过这个节目让更多人去鼓励他们、认可他们、接受他们。我们也会再看看后面几期大家的反映,想想朝着什么方向怎么做最好。也不要求艺人一定要来北京,无论他们在哪个角落我们都可以去拍,不怕麻烦,希望能做得更有意思。现在大部分视线都被头部艺人占据了,让我们忽视了非常多好的音乐和音乐人。

那在音乐风格的选择上会有限制吗?比如是偏摇滚、流行或者嘻哈?

张亚东:没有任何音乐风格的限制,因为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了任何壁垒,无论你在哪里,想要了解的一切东西都能有。好的音乐是装不出来的,我们做音乐人的,听到一首歌,就能听出歌里面的全部信息,你的意图是什么?你是要讨好我吗?还是压根不在意我的存在?这个人是什么性格?他想干什么?所有的东西都是藏不住的,都在作品里了。新人会给你惊喜,而且有超水平的发挥,所以很有趣,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能有一些新人在我们这个节目里。

我觉得未来不会再有那种传奇类的、神话一样的艺人了,未来一定是属于更广阔的不同的人,各自安好,喜欢就会支持你,不喜欢你求他也没用,他也不会喜欢你,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有它存在的可能性。

张亚东工作室成立也快十年了,这十年走过来你感受到的变化是什么?

张亚东:我刚成立工作室的时候,还是去签艺人做包装,怎么样给他设计,录好一张专辑,拍好video,会做一系列的东西,然后很官方地推出去,大众就傻傻地看,因为我们也看不到别的东西。到了自媒体时代每个人都可以做自己的东西,我们之前做的那些越来越没有了,因为根本没用,很多事情我们能做的和艺人自己做的都差不多,这个时代已经不需要我们这样的人了,反而是做这样的节目更有意义,给年轻人更多的可能性来呈现音乐。

你是华语音乐的金牌制作人,很多艺人的经典专辑都是经你之手制作出来的,你怎么看华语音乐市场的变化?

张亚东:华语音乐表面看起来好像非常繁荣,但实际上创作力在下降,没有原来那么多好的原创作品。但我去了很多地方后,又觉得这也是一个假象,因为年轻一代太厉害了,他们在吸收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我相信有一天他们的创造力一旦被激发出来,真的是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在只是一个过渡期,我对华语音乐的未来充满希望。

现在很多东西都在发生太多变化,流行音乐市场变化也非常大,以前台湾是华语流行音乐的基础,每出来一首歌就是范本、就是标准。但现在已经彻底变了,我的看法是要个性,放弃共性,要表达自己,而不是写出一首歌来让所有人都说好。现在能让所有人都说好的歌,就应该想想你是不是有毛病,这已经不是一个优点了。

我虽然做流行音乐,可是我非常讨厌流行音乐接地气的部分,音乐还是应该抱有一定的幻想成分,要超越现实,做音乐还要一头扎进现实我会觉得好烦、好无聊,我做音乐不就是为了逃避这些吗?

过去一首情歌可以打动人,现在很难有打动人的歌,现在的人对于感情的看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每个人都可以选择不接受什么、不喜欢什么,我们也不可能回到过去某个时代的辉煌,那只属于那个年代。更不要说全世界的音乐都已经发展到什么地步了,无论技术上、情感上都是超越你想象的。

你是一个制作人,但听说你现在每天都要练习两个小时的贝斯和鼓,是要转做乐手吗?

张亚东:对,每天都练,一整年都是这样的。音乐也需要花时间去练习,它会给你一个好的回报。但有时候你就是练死也没用,它就是不理你。有好多人都说这辈子就爱音乐,是为音乐而生的。但我做不到,我干着干着就有点烦。我做音乐年头长了,几十年做下来,你所拥有的东西都表达的差不多了,就像存款花完了一样,需要吸收更多的东西。

这个吸收的过程可以透过任何方式,可以是非音乐的方式,比如画画,玩这个玩那个,都是存在你心里的感触和感受,生活给你很多东西,才可以写出东西来。要给自己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练习、更多的补充,在我看来这个特别重要。当你去了解了以前不了解的东西,这个兴奋程度对我来说是超越一切的,很难想象它能改变你整个人的状态和态度。

△张亚东在《Stage舞台》第一期中以特邀贝斯手的身份出现

那你当导演拍《寒武纪》、为《挚爱梵高》配音也是为了让自己吸收更多音乐以外的补充?做这些对你做音乐有什么帮助吗?

张亚东:我觉得是吧,我也拍过几个电影短片,算是了解这个过程,对我来说拍电影钱不是问题,这个时代拍一部电影还需要剧组吗?不要大明星就不能拍电影吗?就不能走院线吗?其实现在拍电影都跟做音乐是一样的思路。

(给《挚爱梵高》配音)是因为我从小就喜欢画画,也恰巧在梵高诞辰125周年的时候去了荷兰,去他小时候上的学校,去他爸爸的教堂,去他生活过的地方,看他所有的画。在我心里梵高是神一样的存在。而且我也关注这部电影,他们突然找我,我觉得不管能不能胜任我都想做,都想去尝试。

但每一个领域你想突破其实很难,过去我们看那些译制片,都觉得那个配音语调好奇怪,当你真的去配音的时候,才知道真的不能跟自己说话一样,一个外国人的脸,要配一个普通的声音太奇怪了,这是很微妙的事情。

有些事情做起来很专业很需要技术,对我来说情感是最重要的,没感觉的时候就不要去碰音乐,去找跟音乐之间的关系,有就有,没有就算了,这个真的不能强求。保持创造力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我也在做各种努力。

很久以来你都被大家看作一个流行音乐制作人,你怎么看流行音乐?对你来说音乐是什么?

张亚东:音乐这个门类实在太多了,我最喜欢的就是在听觉上是新的,我不能容忍陈词滥调,我非常喜欢生僻的音乐,我不喜欢熟悉的东西,无论它过去有多辉煌,再来一次都会让我觉得乏味,所以我特别希望能看到有创造力的东西。

这个时代不再追求好听,好听已经不是音乐的标准,音乐有它的其他意义,音乐对我来说就是情绪,你听到一首歌突然觉得自己活得好牛逼,但是你不知道为什么,那好吧,就是这个东西,这就是美好的。而不是听了这首歌让我思考,我这样活着是不是有毛病,因为有太多让我思考的机会。

音乐是要调动我未知情绪莫名的东西,我是做流行音乐的,可流行音乐显然做不到,我们的流行音乐歌词被赋予了太多的意义,太多固定的东西。我可能会因为歌词中的某一句就不喜欢这首歌,原因就是我们的价值观不一样。可音乐是超越这些的,我并不想在这些方面找什么认同感,更重要的是它要能调动我的情绪。

讨好别人这件事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还是希望能够做自己心里喜欢的东西,自己真的觉得有话要讲,有情感要表达。在形式上,现在已经完全突破了所有的壁垒,音乐可以大融合,只要觉得是可能的,我不会给自己贴一个标签说我是电子音乐人,或者民谣音乐人,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近几年音乐市场也开始复苏,你会给音乐人一些怎样的建议?

张亚东:踏踏实实做音乐没有问题,如果想当大明星一定不行,因为大明星那个领域已经超出控制了,大明星都是老天赏饭,他和努力不努力有时候没有太大关系。如果你热爱音乐就不要给自己做大明星的压力,很多人觉得我要红,把它当成奋斗目标,一个所谓的梦想理想,我觉得演艺行业从来就不公平,从来就是撞大运,有人就是怎样都行,有人怎样都不行。

所以不应该把对音乐的热情建立在那么虚幻的一件事情上,把他变成一个你生活的必须品,不是利用它去做什么。一个音乐人有两万歌迷就可以活的挺好,不一定非要200万,做到200万的时候,也许你就不是你了,要有很多牺牲才可以。我是特别乐观的人,我觉得未来还是会更好,我希望《Stage舞台》这种平台越来越多,它可以直接和音乐人沟通,不需要唱片公司,可能对音乐有很大的帮助。

你最喜欢的音乐人是谁?

张亚东:我喜欢的太多了,最近最喜欢的是Bill Evans,他是爵士钢琴的大师,喜欢他的人太多了,我都不好意思说(我也喜欢),但是他实在太好了,所以今年我在努力学习的是他;另一位是Joe Pass,他是一位爵士吉他大师,他们两位是我今年非常热爱的音乐人,但都是很老的。

有时候觉得,你跟他们建立一种联系的时候是很幸福的感觉,非常幸福,这些人实在太伟大了。而且觉得一些人生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是另一个星球的,他们做的所有东西都匪夷所思。这也是美好的东西,如果有一天没有喜欢的音乐人了,那生活就太乏味了。无论怎样,我还能有喜欢的音乐人,还有爱看的电影、爱看的书,我觉得很幸福、开心。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张亚东, 《Stage舞台》, 朴树, 旅行团, 后海大鲨鱼,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