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嘻哈的选择(上)

宋子轩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2-23 12:37 点击:
【字体: 】   评论(

对于这批从地下走出来的嘻哈音乐人来说,一场自我选择的冒险才刚刚开始。

文 | 宋子轩

校对 | 李禾子

编辑 | 董露茜

2017年,一批不为大众所知的嘻哈音乐人从一档爆火的综艺节目开始,学会了从地下“出走”,在“中国嘻哈”这扇大门被主流市场叩开后,他们走路的样子、说话的方式、舞台上的动作以及从过去到现在的音乐作品,正深入影响着当今的中国青年文化。

在人们不断聚焦中国嘻哈的同时,大把大把的剧情也随之附着在他们身上。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陷入集体拯救的诱惑中,寄希望于他们能够形成一股力量,就此将中国这块土壤的HIP HOP持续推向高峰;也有越来越多的人,伴随着他们身价暴涨的同时,在“中国HIP HOP第一桶金”的商业竞争中挤得头破血流。

节目结束后的3个月,他们的故事仍旧像是证交所变幻无常的数字,亦或是一场永不闭幕的奥运会开幕式。他们不断被主角光环加持,又被陈词滥调的娱乐圈俗套所包围。他们在中国嘻哈的历史书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到今天似乎又被过度诠释。

当曾经这些只做Freestyle的人,也开始做起商业的命题作文时;当曾经用戏谑的歌词调戏现实,如今又在成人游戏的两败俱伤中踽踽前行时,对于这批从地下走出来的嘻哈音乐人来说,一场自我选择的冒险才刚刚开始。

从GOSH到Door&Key,这不仅仅是GAI一个人的选择

刚刚蹲在舞台左侧,跟台下乐迷合完影的GAI由于起身太猛,被面前一个穿着黑色帽衫男孩儿手中的白色荧光棒不小心戳到了眼睛。他连忙揉了揉,边笑边说“没事没事”,台下的乐迷也跟着哄笑,倒是那个男孩儿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自觉地压低了些自己鸭舌帽的帽沿。

这个男孩叫舒天,当天他和自己一个特喜欢GAI的朋友约好,一同去糖果live看BIG BOOM嘻哈系列演出,在此之前由盛世非凡主办的该品牌演出已经在糖果举办了8场。11月4日这天的演出除了压轴的GAI,还有BIG DOG、辛巴和蜜妞这几位从《中国有嘻哈》走出被人熟悉的嘻哈音乐人。

由于之前没有抢到票,舒天和朋友决定到了现场再买“黄牛票”。当他们匆匆赶到时,演出已经过了20分钟。“当时门口还有十几个黄牛,有不少主动过来找我们询价的,原本300的现场票,他们能喊到500。我们砍价,他们就说400,但他们绝不会原价卖给你,因为他们知道基本上过来看演出的都是奔着今天的压轴GAI来的。”

糖果门口除了黄牛,还有几个GAI北京歌迷会的人,给前来看演出的人发GAI的打call荧光棒,“他们手里其实也有票,只是不卖给外人。不过他们带来的荧光棒倒是可以随便拿。”后来由于演出时间过半,黄牛急于出票,舒天和朋友还有另外两个寻觅黄牛票的人,最后以原价在一位黄牛大叔那里“团购”成功。

舒天跟音乐财经说,大家在场地内开始站得都很松散,直到GAI最后出场,就感觉突然之间多了很多人。只是一共不到2个小时的演出,一个嘉宾只唱4首歌,现场气氛并没有舒天想象中的好。不过还是有很多歌迷会的人在演出后迟迟不肯离去,希望可以跟GAI合影。“我们也是凑巧没走,还抢到了第一排的位置,挺幸运的。”

谈到第一次近距离接触GAI的感受,舒天坦言:“其实我并不是GAI的铁杆粉丝,他给我的感觉像是刚出道的人,特别谦虚。而且身上那些以往的印迹会让你觉得他并不像是一个签约歌手。”聊到最后他还补充道:“对于我来说,主要还是得看他以后写得歌(怎么样),其实相比旧版本,新版本的《天干物燥》我就特别不喜欢,我挺担心以后他的歌都这么不伦不类的。”

给他改编《天干物燥》这首歌的正是GAI的新老板刘洲。在糖果这场演出后的第三天,GAI出现在了刘洲创立的Door&Key厂牌暨嘻哈全球巡回演唱会启动仪式发布会的现场,一身黑色马褂外披一件中国风红色外套,黑色长裤配搭一双运动鞋,一直握在手中的折扇和显眼的金色项链仍旧是他着装风格的标志。除了以往节目中佩戴的黑色墨镜换成了红色,GAI看上去并没有太多变化。

不过在发布会中,当他扮成了在《蒙面唱将猜猜猜》中的“铁齿铜牙纪先生”,以古代管帽的形象站在背后LED屏大写的“不服”二字下发言时,尽管字正腔圆中依然能听到一丝江湖气,但往日大家熟悉的那份“痞气”已经明显少了许多。

发布会上,GAI宣布将自己在《中国有嘻哈》夺冠获得的100万奖金全数捐献给希望小学,建立40间“Gai·Door&Key快乐音乐教室”,其中20间也回馈自己的家乡四川内江。“以前犯过很多错误,也特别叛逆,但一直在想以后应该走怎样的路,无论是在音乐上还是在做人上。”说这话时,GAI的语气稍显沉重。

第二天GAI转发了@新浪音乐的微博,只不过评论下面各种声音都有,后来他删掉了又重新转了一遍,并附上了几句话:“自己转自己真的很扯 哈哈哈哈哈 但是真心希望这笔钱能帮助到那些喜欢音乐的孩子。”

彼时,他刚刚从浙江绍兴回来,两天前他以压轴艺人的身份参加了绍兴音乐节,并在音乐节的舞台上第一次演唱了自己改编版本的《苦行僧》——这首在《中国有嘻哈》被许多人熟知的歌曲。演出结束后,又马不停蹄地当晚就飞回了北京,坚持的笑脸下透着还没缓过来的疲惫。

进入11月,除了参加这场在不少人看来是正式宣告“招安成功”的发布会,GAI一共还赶了4个活动通告,并分别在北京、绍兴、重庆、镇江、武汉、杭州参演了不同的音乐节和其他现场演出。或许除了在11月10号参加江小白YOLO演出、能够回到重庆让他感到欣慰外,连续的奔波和休息不足,已经使GAI非常疲惫。

从《中国有嘻哈》结束到今天3个多月的时间里,GAI一共在全国各地参演了18场演出,其中包括了7场音乐节、2场大型演唱会、9个商业活动、3个综艺节目、1个电台节目,以及1场直播。空暇之余,还完成了3首单曲、3支MV和4首商业歌曲,甚至还参演了电影《营救汪星人》和季播剧《沙海》,马上他还要出席江苏卫视的跨年演唱会。

11月中旬,GAI在自己的微博上说道:“无需证明给别人看”,并在该微博下与粉丝对骂了几句,这种情绪的宣泄已经是他签约后并不常见的现象了。而在进入2017年最后一个月后,连续参加完2018爱奇艺“尖叫之夜”,并在五棵松凯迪拉克中心完成了Door&Key嘻哈全球巡回演唱会首站的演出后,GAI在深夜发了一条微博,坦言自己有些想念以前流浪的日子。上次他如此对外界吐露心声,还是在《中国有嘻哈》决赛的前夜。

或许他已经不记得,就在11月初接受GQ采访的时候自己还说过:“好不容易从地下爬上来了,谁也不想再掉下去。”

如今,GAI已经由一个选秀冠军变成了线上艺人,在每天被各式通告塞满的路上,向着主流艺人一步步靠近。当他在刘洲给他的合同书上签下周延的名字时,他就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从《中国有嘻哈》落幕,GAI之后在新东家的运作下,不仅仅登上了像《天天向上》、《蒙面唱将猜猜猜》这样的娱乐类和音乐类综艺,还把脚步迈向了更主流的央视舞台。

10月4日,应邀参加2017央视“万家邀明月,一起盼中秋”特别节目的GAI在节目中演唱了今年4月份公开发行的单曲《RAINBOW》。除了从未想过能与李谷一、张也、玖月奇迹、降央卓玛这样的主流艺人同台演出,在舞台上小心翼翼避免动作过大的GAI恐怕更没想过,三年前还在四川内江威远县拿六百块酬劳自己的他能走到今天的样子。2014年,县里的春节群众大联欢来了五六千人,这对于当时在酒吧混了七八年的GAI来说,已经是他经历过的最大场面了。

当天面对央视录制现场台下几桌子无动于衷的观众,他一定没有一丝丝作为嘻哈艺人演出时的快感,或许这一幕他似曾相识,让他想起曾经在酒吧演出的经历。不知道他是否还能记起曾对着VICE摄像机时,伸长脖子说的话:“活着真他妈难,挺人格分裂的。说实话这个地儿真土,真 low。Low 你知道吗,low!”

此次活动一结束,网络上对GAI选择的质疑和对其背后公司对GAI发展路径规划的指责达到了顶峰;加上9月份,GAI和民歌天后祖海合唱了其经典歌曲《好运来》,当时就已经有不少网友纷纷开玩笑预测,GAI和祖海将以“跨界CP”的方式登上2018年央视春晚的舞台。上周,GAI以一身金衣出现在央视《我要上春晚》节目的舞台上,又与祖海共同出席了某珠宝品牌的夜宴后,似乎的确离网友的预言更近了一步。

对此,这个曾经逞凶斗狠的小城青年不是没有犹豫过,这个曾经崇尚暴力、以一首《超社会》拒绝向主流价值观低头的地下Rapper不是没有挣扎过。

从非常抵触《中国有嘻哈》的赛制,一度摔门而去,到抗拒刘州改编《天干物燥》,为此大发脾气,再到面对刘洲提供的合同,躲回重庆踟蹰不决。对于处在自我与现实两难处境的GAI来说,他没有一丝处理这种选择的经验。

不过站在地下与主流、坚持自我和顺应市场中间的GAI最终选择了让步,接受了节目的赛制拿到了冠军;听从了刘洲的意见让歌曲在主流市场获得了更大关注;签下了一纸合同,远离了那个他口中的一滩污泥,让全家人都过上了富足的生活。他已经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明年自己就会结婚。只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内心的那份不舒服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冒出来,提醒着这个口口声声说自己从来没变的人。

12月16日,#uu骂gai#登上了新浪微博热搜榜,根据网传的聊天记录可以看到,uu这位电竞圈知名主播卢本伟的女友曾想让GAI为卢写歌,但对GAI 60万的报价十分不满。而在此事件曝光后的前两天,嘻哈歌手ARIZZ在12月13号也发布了单曲《乱标价》,对业内频繁接商业歌曲的嘻哈音乐人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根据音乐财经的不完全统计,从7月至今,市面上多有曝光的嘻哈商业歌曲达57首,其中VAVA和小青龙分别在这5个月内完成了10首和9首的商业歌曲。除了他们,包括孙八一、欧阳靖、GAI和PG ONE在内的音乐人平均每个月也都会发布一首商业歌曲。

《中国有嘻哈》后,中国HIP HOP从没有商业化,但瞬时进入主流市场并过度消费的命题已经被搬到了桌面上。这拨在地下“压抑”太久的Rapper们,需要心理补偿的同时,也正接受着来自物质上的巨大反馈,然而舆论的压力让他们在寻找音乐和商业平衡点的过程并不轻松,他们仍然在意别人的评价,在新环境中消耗着情绪。12月14日,GAI在微博上就写商业歌一事进行了激烈表态,但随后秒删,不少网友猜测此举是在回应ARIZZ的新单。

其实除了GAI,也有不少人在努力适应着因为向主流市场靠拢而带来的变化,这绝不仅仅是GAI一个人的选择。同样签约在刘洲门下的辉子也在努力向主流商业市场靠拢 ,这位连续两年的铁麦北京冠军及地下八英里冠军,在签约后的一个月就接了13首广告歌。同一批签约Door&Key厂牌的还有BIGDOG王可、王大痣、辛巴等《中国有嘻哈》人气选手。

曾经这批带着地下光环的Rapper们因为一档节目叩开了主流市场的大门,然而在新环境中不得不因遵循主流市场的规则而不断打磨自身曾经最有价值的部分。这不是GAI一个人的选择,这是一批正在踏入和即将以这种方式踏入主流市场嘻哈人的集体选择。

解约纠纷的罗生门下,留给PG ONE和红花会的选择并不多

上个月,从21号到现场看完维密,到22号跟李小璐、马苏、吉克隽逸和郭碧婷等明星吃完火锅,再到23号以一身迷彩装在2017网易年度态度大赏上摘得年度最有态度嘻哈歌手奖,PG ONE在娱乐圈内的人气依旧高涨。

只不过,随着红花会和摩登天空分别发布一纸声明,双方重新回到处在白热化阶段的解约纠纷,这仍旧困扰着这位在今年夏天爆火的嘻哈音乐人。12月4日,红花会官方微博突然以六位成员的名义,委托律师再发声明,文件表示红花会与摩登天空正式达成解约合意,也尽可能去完成原公司之前所接的有关红花会的商业合作项目,同时请业内各方直接与红花会接洽有关演出和商业活动。

随后,摩登MDSK也及时回应了律师声明,文件强调红花会是单方面解约,并未与公司达成一致。摩登天空系“红花会”六位成员在全世界范围内唯一独家经纪人。同时也警告其他第三方,不要跳过摩登天空接洽红花会的相关演艺活动。


不仅如此,与PG ONE相关的另外一起纠纷同样令人关注。11月16日新浪微博PG ONE超级话题的主持人发布了律师函,针对两名粉丝提出了警告,并要求其删除微博侮辱言论。据悉,PG ONE粉丝团的两名粉丝因不满超级话题主持人是红花会的团粉,并没有承担起PG ONE粉丝团的责任,在网络上恶语相向,逼其让位。显然除了团队与经纪公司的矛盾,PG ONE唯粉与红花会团粉的矛盾也正在不断升级。

截止目前,PG ONE的微博粉丝数已经达到了448万,根据微博上周的“明星势力榜”的结果,PG ONE的位置甚至在王俊凯、吴亦凡和赵丽颖这样的流量大咖之前,位居第八。值得注意的是,进入11月份,PG ONE仍几乎很少从该榜单跌出前10位。而且,在不久前网络上曝光的艺人商演价格中,PG ONE甚至比周杰伦的出场费还要高。

12月1日,PG ONE工作室官方微博发微:“今天开始给老板干活。”正式宣布PG ONE个人工作室成立。不过在此之前,PG ONE还从未单独演出过,这也意味着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只要有PG ONE出现的地方,这个曾经在地下说唱圈小有名气的团体已经飞速发展成为了“BIG BANG的阵势”,PG ONE也突然享受到了接近鹿晗和吴亦凡的待遇。

如何处理与粉丝的关系,如何在公众平台发声,如何在没有隐私的空间下生活,如何在紧张的演出活动中进行作品的创作和排练等等一系列问题已经接踵而至。

从贝贝被迫清空微博,到各成员“黑历史”被挖出,再到PG ONE面对种种传言压力,一再呼吁粉丝为团名打call而非个人,显然红花会已经开始疲于应对,11月13日突然发布的微博解约声明也略显草率和冲动。

团员之间的关系在如此背景下,也显得日益微妙。抛开一些老故事不再重谈,目前,虽然小白的粉丝超过了150万,但是其他成员还没有获得如此大范围的关注,贝贝微博粉丝66万,Mai和丁飞仅仅只有30多万,跟超过440万粉丝体量的PG ONE相比同样相形见绌。成员之间的关系,在每一次演出粉丝的欢呼声中,在每一次PG ONE和小白的商业代言和活动中,都在接受着巨大的压力和考验。要知道,从来没有一个团体在个人盛极一时的情况下走得更远。

如果说红花会和摩登天空的散伙只是时间问题,那么分手后,下一个遭到PG ONE唯粉指责和非议的对象势必将会从摩登天空转移至红花会本身。面对如此压力,PG ONE单飞应该只是早晚的事情。内部关系的不稳定,加上外界突如其来爆炸式的关注和舆论压力,如果分手成功,那么红花会和PG ONE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如果离开摩登天空,PG ONE也就此单飞,对于红花会来说,失去大量唯粉后,是否有厂牌愿意在这个时间点接受他们会是一个不小的问题。以团队名义成立工作室,小体量单独运营也并非不是一种适合的选择。对于PG ONE来说,同样如果离开摩登天空,在当下市场上的一众唱片公司和嘻哈厂牌中似乎已经没有了更好的选择,毕竟从音乐公司体量和发展阶段来说,似乎只剩下影视娱乐公司和互联网平台适合接盘这位火速蹿升的潮流新星了。从摩登天空围绕“音乐内容”展开的布局、已经建立闭环系统和20年来建立的审美体系来看,当PG ONE在命运之手推动下成为流量明星后,他和摩登天空这家音乐公司的气质也出现了一些违和。可以预见的是,即使没有解约风波,双方分道扬镳恐怕也是迟早的事情。

11月13日当天,ModernSky LAB上海在知乎上回答了题为“如何评价2017年11月13日晚红花会宣布离开摩登天空?”的问题,从回答中可以看出,红花会的团粉和唯粉向嘻哈粉的转化率是很低的,虽然因为红花会毛巾的售卖而涨了不少粉丝,但是这基本没有将他们转化到别的有质量的演出与音乐上。该回答表示:“对于部分带有极端情绪或眼里只看得到某个人的粉丝的取关,反而会有一种如释重负之感。”这对于以音乐人和音乐内容为核心的公司来说,假如没有和PG ONE同量级的音乐人,似乎同样要面临摩登天空曾面对的考验——资源分配以及转化率低的问题。如此看来,即便目前已经成立个人工作室,投奔一个经纪和公关业务更强的、非以音乐为核心业务的主流公司,似乎是PG ONE未来的最佳选择。

如今,移动互联网背景下的文化产业,粉丝已经拥有了更大的主动权和影响力。他们不仅仅正在以消费者的身份进入,还在直接参与“产品”发展的各个环节。音乐人的身份形象、价值取向和日常生活将会更多地通过不同文化、不同类型的粉丝群体展现在大众面前。现在粉丝力量已经是音乐人、经纪公司、商业化平台以及消费者之间跳不过去的存在了。

未来更多独立音乐人会更深入地进入主流市场和偶像粉丝的视野,那么这一个个独立音乐人形成的IP就将和现在的偶像艺人一样,除了自身品牌和背后公司品牌,还将包括其粉丝的力量。学会如何管理“偶像粉丝”就将意味找到了运营“偶像艺人”的方法论。对于正在不断壮大,并逐渐在主流市场获得更多关注的独立音乐人和团体来说,想要做出游刃有余的选择,粉丝族群的“质变”或将是未来不得不迈过去的坎。

中国嘻哈人的“殊途同归”

在不久前刚刚获得首届亚洲音乐盛典“最佳说唱组合”大奖的“沙漠兄弟”艾福杰尼和黄旭,和GAI以及PG ONE一样,都会在今年年底参加江苏卫视的跨年演唱会。在《中国有嘻哈》结束后,他们成为了没有签约公司、但仍旧保持较高热度的嘻哈音乐人。

其中艾福杰尼除参加了日落春浪音乐节、哎呀!国际青年音乐节和嘻哈风暴演唱会等大型演出,还同黄旭一同上了《非常静距离》和《天天向上》这样的主流综艺,并在3个月的时间里发布了包括《自由睡》、《Slash》、《真心话大冒险》等多首单曲和MV。他和黄旭的纪录片《旭福纪》已经更新了7期。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兄弟二人”与某位《中国有嘻哈》的节目统筹共同成立了一家公司,独立运营。

本月初,女Rapper VAVA刚刚结束了自己的全国巡演。从10月6号发布自己的新专辑《21》后,当月VAVA便开始了自己的全国之旅,从10月7日台北首站开始,陆续从昆明到杭州,从成都到上海,途径西安、长沙,再从北京到深圳,最后在香港收官。在此期间,VAVA还参加了珠海沙滩音乐节、第16届西安国际音乐节,以及深圳脉冲音乐节。同样还未签约任何经纪公司的VAVA成为了《中国有嘻哈》结束后,正式演出频率最高的音乐人。音乐财经获悉,为了在获得更多发展机会的同时能够确保自己独立把控方向,目前VAVA的经纪约签在了爱奇艺旗下的公司果然娱乐,而自己的唱片约仍旧归属目前所在的厂牌YES MUSIC。

12月初刚刚和GOSH厂牌的兄弟从澳洲回来,Bridge的心情不错,18日他又在杜蕾斯游戏厅的官方活动中度过了开心的一天。从9月10日晚上,《中国有嘻哈》总决赛播出的第二天开始,Bridge就成为了GOSH新的领军人物,当晚他们在重庆劳动人民文化宫举办了演出。今年23岁的Bridge放弃了与GAI一同签约刘洲的选择,如今他正用他的方式继续推广着GOSH这个品牌。

11月5日,Jony J在他的官方微博上写了这样一句话:“不接受 改造 变法 流水线 保持野生野长。”如今仍旧保持独立运营的Jony J,11月11日在他的第二故乡南京举办了个人演唱会,主办方是他2016年与朋友成立的SHOOC厂牌,这是内地嘻哈歌手首次在体育馆举办个人演唱会。该演出从10月16日起开售,瞬间被秒光。除此之外,冯小刚在12月15日公映的电影《芳华》还邀请了他和TT一同完成了主题曲《想把你留在这里》。


……


他们选择了自由生长,或许他们的曝光少了一些,但无法否认的是,他们也已经成为了这个夏天被人们记住的人。而与GAI和红花会相同的是,他们同样理解自己的音乐、理解自己、理解自己希望在哪个城市生活,这同样是缘由不为人知的愉快事情、人们同样称之为“选择”的事情。

2017年在《中国有嘻哈》落幕的那一刻,他们就像是站在火车站大厅里计时器前的人们,上面显示着即将开往不同方向的车次,他们都将离开,但他们只能选择一个自己认定的方向。签约或者不签约、写什么样的音乐、上什么样的综艺、参加哪个商业活动,又或是出演哪个城市的音乐节……

这些曾经在地下的音乐人成为了中国嘻哈的代表,描绘出了HIP HOP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的一张张曾经大众看不清的面孔。作为2017年音乐行业的“赶路人”,他们如今是那么行色匆匆。还有不到10天,2018就将到来,这帮带着自己心事的Rapper们,会继续伸展筋骨,竖起衣领,秉承自己的内心各自上路。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嘻哈, GAI, PG ONE, 红花会, 艾福杰尼, VAVA, Jony J,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