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冲击下关乎音乐内容的推广变革

葛杰晨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2-13 10:44 点击:
【字体: 】   评论(

我们要着眼于更多渠道和形式多样化,好的音乐总会有好的出口。

△台湾电子组合April Red

文 | 葛杰晨

随着互联网时代对传统音乐行业的冲击与摧毁,好音乐要如何才能通过不同的渠道被最大化推广并且得到大众的收听与认可?这几乎成为所有音乐人无可奈何又望其项背的难题。

曾几何时,传统唱片公司从创作、演唱、制作、宣传等多环节对歌手进行重度包装,主流歌手根据公司的安排参加拍摄MV、报刊杂志、电台打榜、参与榜单评选等工作对歌曲进行宣传。虽然各家唱片公司有着各自不同的媒介资源与系统筛选,但基本大同小异、成熟又完整。

如今,当这些传统的唱片公司的标准化造星与宣传模式被打散后,固有的唱片制作流程以及后期的产品包装和市场推广模式被冲散,之前所建立的一切方式与手段都显得黔驴技穷。渠道分化、内容速成、歌比人红等一些列问题让音乐人的成长之路变得不再标准工业化。

△凃惠源

台湾地区知名音乐制作人凃惠源曾直言:华语音乐人突破发展瓶颈的未来是在地全球化,传统做法被局限的状况会越来越严重,相对之下拥有两岸团队的当地合作就会极为重要。今年,台湾新晋电子组合April Red经杰思娱乐引介多次与国际平台推荐音乐后,曾长期深耕网路的大陆知名歌手回音哥也希望自己的新作品可以通过当地团队策划与台湾地区的跨界合作,突破一般传统唱片歌手的视野,他还希望自己即将发行的新专辑可以冲击台湾金曲奖。

△回音哥

传统唱片公司不再具备主导作用后,两岸音乐人的团队合作与宣发渐近渐多。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QQ音乐等音乐平台成为重要依附途径。而内地大热的《我是歌手》、《中国有嘻哈》、《中国新歌声》等节目也成为两岸音乐人的互动交流平台。

加上演出市场的不断扩大,从体育场、体育馆等大型室内演出现场到户外音乐节以及小型Livehouse、剧院巡演等方式,两岸音乐人的演出频率也更多,其中来自内地的万能青年旅店在台北Legacy开唱,不仅吸引到1200名歌迷到场,更有林宥嘉、张悬等艺人到场支持。

音乐的宣传渠道从来就不是单一的,线上线下,除了我们能直观感受到的方式外,通过与直播、电影、电视、网游、动漫、广告等渠道方式的对接也成为音乐的多种植入式推广。所以在互联网平台的“被动”变革下,音乐的推广之路不是在缩减,而是在大大增加方式与难度,更具挑战。

1 可以“社交”的线上音乐播放平台

随着传统唱片公司的衰亡,随身听、MP3等播放器也随之淘汰,更多人选择以QQ音乐、虾米音乐、网易云音乐等音乐平台作为收听歌曲的重要途径。

其中,网易云音乐凭借评论互动区这一突出性能吸引到大量用户,而很多众多独立音乐人选择入驻网易云音乐也是因为它独有的“社交”属性,其中的评论专区已经成为人们在听歌外的又一个情感抒发表达地。

目前,在网易云的评论专区内,部分热门歌曲评论十分火爆,比如周杰伦的《晴天》评论数达到190万、赵雷的《成都》有35万、薛之谦的《演员》达25万…

作为重要的音乐宣发途径,越来越多的音乐人选择借由外力团队进行整合宣发渠道、集中争取更强大有效的曝光。对现阶段音乐推广渠道的碎片化、资源过于分散、独立歌手无法有效争取最大资源的困境, 部分独立歌手直接选择了类似杰思国际音乐团队来补足独立歌手力有未逮的渠道,对于只专注于艺术创作而不善于自身经营的歌手而言不失为一个简单有效的方法.。

而音乐人在发布一首新作品后可以通过自己的网易云音乐账号对歌曲进行介绍和解读,歌迷能接受到来自创作者本人的表达,这样的效果远远高于各家媒体或是乐评人的推荐。当音乐人与用户的交流逐渐成为一种常态,网易云音乐的用户黏性也越来越高。

2 走进千家万户的电视选秀与网综节目

从2005年《超级女声》掀起的选秀热潮,一夜之间“选秀”成为了缔造“巨星”歌手的全新方式。李宇春、张靓颖等从节目里走出的选手成为目前国内最具人气和实力的一线巨星。从这之后,传统的唱片公司的推新人方式不再应验,心怀歌唱梦想的年轻人似乎只有站在电视镜头面前通过层层选拔,才会有得到伯乐发现的机会。

2007年,台湾地区也推出了自己的“造星”音乐选秀节目《超级星光大道》。第一届冠军林宥嘉以及踢馆一战成名的萧敬腾也是当今台湾地区乃至整个华语地区的音乐小天王。之后出现的徐佳莹、刘明湘、关诗敏等人又来内地参加了《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等音乐类选秀节目。

去年民谣歌手赵雷通过《我是歌手》节目一夜让人记住,他所演唱的歌曲《成都》也传到家喻户晓。今年爱奇艺推出的《中国有嘻哈》不仅让更多人关注到嘻哈文化,节目冠军GAI和PG One也拥有了数百万微博粉丝,跻身一线明星阵列。

台湾金牌曲作者和音乐制作人涂惠源表示:近年来台湾与内地的音乐界限几乎已经瓦解,两岸文化的差异度越来越小。今年的《中国有嘻哈》节目在台湾地区一样得到热烈的反响,不仅仅因为评委中有来自台湾的潘玮柏、热狗以及张震岳,节目中的选手和他们的歌曲一样得到大家的喜欢。而像《我是歌手》这样的电视节目他们也一样关注。他认为电视和网络节目对音乐内容的宣传是最有效率的一种方式。

3 真正走到音乐用户身边的线下演出

不管是大牌的天王天后,还是初出茅庐的乐坛新人,演出永远是证明其音乐实力的最佳现场。如果说大型体育馆、体育场演出是音乐人实力及号召力的证明,那小型歌友会、Livehouse演出以及音乐节、剧场剧院等形式的演出则是音乐人走出的另一条“普及”之路。

相比大型演出,小型演出或是音乐演出普遍演出票价较低,能吸引到更多的人走进演出现场,近距离观看欣赏到自己喜欢的音乐人。

台湾电子组合April Red红由DJ Code与主唱少诗组成,其中DJ Code是台湾地区第一位登上世界最大英国Glastonburry音乐节的DJ 。在杰思娱乐的支持下,他们曾到北京举办过现场演出,少诗表示:北京的歌迷和台湾地区的歌迷很不一样,他们更热情,看过演出后也更愿意通过买专辑等方式支持他们所喜欢的音乐人。今年April Red红发行了新专辑《你的世界渲染了我》,他们希望可以通过更多的现场演出得到大家的喜欢,特别是内地歌迷的支持。

4 直播、网游、广告等新形式下的音乐传播

互联网时代下,音乐人不再只能依靠唱片公司来主宰自己的发展道路,越来越多的独立音乐人掌握了更强大的主动权。

回音哥曾靠YY直播脱颖而出,凭借幽默风趣的性格与独具感染力的磁性嗓音,他成为最早通过网络走入主流的一批音乐人。这些年,他一步步做着各种尝试,希望通过自己的音乐创作让优质的音乐通过网络得到更多人的喜欢,同时也能快速匹配到最合适的受众。目前,他也通过杰思娱乐的帮助试水全球音乐市场,让更多人听到自己的音乐。

《中国有嘻哈》结束不久,支付宝便找到了人气选手欧阳靖与Tizzy T共同为品牌创作了歌曲《无束缚》;康师傅25周年也找到旅行团为其创作歌曲;曾经唱遍大街小巷的《酸酸甜甜就是我》是选秀歌手张含韵为蒙牛酸酸乳演唱的歌曲…

不管是直播、广告还是更多形式的音乐传播,都是音乐依附的载体和商业模式的延展出口,同时也是音乐内容进行的自身进化。我们要着眼于更多渠道和形式的多样化,好的音乐总会有好的出口。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内容, April Red, 凃惠源, 回音哥,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