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行业复苏后的“幸运儿们”:从分众圈层进入主流视野

葛杰晨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2-06 12:57 点击:
【字体: 】   评论(

今天每一个在台前幕后拼才华的音乐人,他们幸运地赶上了时代的节点,借助数字音乐平台的资源支持,在产业链找到自己的“角色”,乘风而上。


△五音Jw

文 | 葛杰晨

今天每一个在台前幕后拼才华的音乐人,他们幸运地赶上了时代的节点,借助数字音乐平台的资源支持,在产业链找到自己的“角色”,乘风而上。

2015年被看作是国内音乐行业的一道分水岭。

这一年,国家版权局下发“最严版权令”,音乐市场正式结束盗版乱象,版权与流媒体开始走向正轨;数字音乐平台启动付费,向有才华的唱作者敞开怀抱,音乐行业整体回暖。

在这个时间点上,除了那些始终坚持创作、重新整装前行的成熟音乐人,还涌现出大量年轻面孔——他们或许是在前几年因为兴趣开始关注音乐的业余爱好者,或许是正想要选择全职创作的音乐新鲜人……这些年轻人赶上了“趟儿”,站在了觉醒的国内音乐产业版图前,成为了行业复苏后第一批尝到甜头的“幸运儿”。

说他们幸运,是因为得到了时代的恩惠:有急需“新鲜血液”的数字音乐平台资源支持,有前辈们的试错提携,还有线上线下服务市场的蓝海等待开拓。作为第一批接收到行业利好的群体,伴随分众音乐圈层的形成与互联网和泛娱乐产业飞速发展,短短两三年,这群年轻人积累了大量作品与行业经验,成为了音乐内容输出的“生力军”。

△《寻得词话亦人间》音乐会 五音Jw

台前与幕后:始于兴趣,终于本心

1 独立音乐人:五音Jw

五音Jw(以下简称五音)目前是一位在微博有13万粉丝、在5sing原创音乐基地人气值超6亿的独立音乐人。2008年,五音在5sing发现了古风音乐,董真的一首《情醉》打开了他的兴趣大门。2013年,他开始尝试录一些歌曲上传到平台。

因为声线独特,五音逐渐在古风圈里积累了一些名气,这也让他有了做原创的心思,“唱的歌多了,会有很多自己的想法,比如拿到一首歌,会觉得这首歌哪不太对,想让它有适合自己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在2015年变成了现实。赶上国家出台一系列音乐版权的规范政策,数字音乐平台也纷纷开启付费,帮助音乐人实现版权变现,种种利好让还在从事销售行业的五音认为,“放手做音乐的时候到了。”

他整理好自己对于原创的想法,从2015年初筹备至2015年7月,在5sing发起了众筹。这张名叫《聆音》的专辑成功在半个月内众筹到超过12万元资金,其中《明月天涯》、《步戏》等作品在平台人气超过千万,播放量均为几十万、上百万次。网友评论:“五音开口,就是江湖。”

原创作品与独特唱腔得到盛赞,也加强了五音想要继续投身音乐的自信——当然,前进过程中也存在着现实的坎坷。做《聆音》时,因为付费数字专辑的模式尚处萌芽阶段,所以只发行了实体版,五音在众筹后还自己贴了部分钱才成型,最终卖了一千四百张。“差不多算是回本了,不过我希望能通过这些作品让自己成为一个好歌手,而不是先去考虑赚多少钱。”

2015年下半年,五音开始正式作为全职独立音乐人耕耘音乐,赶上音乐市场正版化与原创音乐发展浪潮,让他在数字音乐平台上如鱼得水。2016年5月,他的首场专辑主题个人演唱会在5sing众筹,超额完成预期;今年8月,五音成立了个人工作室,并在10月16日发行第二张数字专辑《万人景仰》,上线酷狗售卖,一天销量破万,销售额破17万元。

随着歌曲的走红,他也接到了越来越多对口的商业演出项目,今年也开始在5sing直播平台定时进行直播回馈乐迷,12月23日还会在南京举办自己的个人演出,逐渐走上了多元化的音乐人发展道路。“现在歌手在发行作品和演出等方面的待遇越来越好,专辑也一年比一年多,这其实是大家对音乐、音乐人的认可。”

△徐一

2 职业编曲人:徐一

徐一目前是一位独立工作室的编曲人。曾经,他是一名中医专业的学生,自小学钢琴,在校玩乐队,对音乐行业充满向往。2015年毕业时刚巧赶上音乐产业崛起,徐一说自己很看好音乐这个行业,刚好因为考研英语差了一分,让他与医学研究生失之交臂。

“我觉得这可能就是命中注定我要去做音乐,而且当时刚好朋友提供了一个能够入行的机会。”所以,徐一毅然和医生职业告别,凭借自身基础和对创作的热情开始成为作曲和编曲的幕后工作者。

徐一称,两年多的音乐从业经历,相对比较顺利。2016年,他在一个音乐工作室工作,积累了一些古风、游戏和流行音乐方面的经验和人脉,徐一首次感受到:古风、游戏这些互相关联的分众音乐圈,在数字音乐平台的强大流量和号召力。正是这个契机,徐一在进入工作室之初就为银临的“《菩提即歇》——记仓央嘉措”进行了编曲。

也正是通过这首歌,徐一的工作兴趣和制作倾向受到影响,并在此后与另外兴趣相投的二人成立独立工作室,开始游戏和古风音乐的制作工作。

至今,徐一已经在5sing发表原创作品23件,平台人气值超2000万。其为游戏《元气封神》制作了同名游戏主题曲,由河图和音频怪物合作演唱,随着游戏运营,热度也进一步提升;为青春版红楼梦制作宣传曲《葬花吟》,由歌手双笙演唱,反响不俗;另外还为歌手玄觞制作了诛仙主题古风歌曲《伤心花,念碧瑶》等。

这些作品进一步为徐一打响了名气,独立工作室处于盈利状态,投入逐渐回本。“其实我觉得能够做音乐还是蛮幸运的。”采访中,徐一不止一次提到了“幸运”二字。

3 原创音乐社团成员:乘物游心

乘物游心目前是知名古风团体汐音社的词作人。高中毕业时,她因为喜欢日漫翻唱,接触到了西国の海妖及其个人论坛,并因此结识了一众二次元音乐创作人,2012年开始在5sing上传作品。

“我们当中有很多有才华的曲作、词作和混音等,具备一首歌需要的人才,所以大家成立了团队,开始创作。”2013年,团队正式取名为汐音社,这是一个基于兴趣的合作型网络原创音乐社团。团队成立后决定做的第一张专辑就是知名游戏《剑网三》同人歌曲创作,专辑取名为《千里丹心万里路》。

这张专辑的参与者有河图、司夏、银临等现在已经当红的古风音乐人,其中大部分也随之参与了2015年7月汐音社在5sing众筹的古风专辑《人间词话》,该张专辑的众筹金额近百万元,创下了平台2015年众筹金额最高项目记录;同年11月,《寻得词话亦人间》古风朗诵音乐会再次上线5sing众筹,创造了10分钟破11万、1小时售罄的众筹记录,最终筹集到15万元,也开创了古风音乐的付费先河。

同样是在2015年,汐音社团队获得投资,正式注册成立公司,目前已经扩充至一百多人,发行了《浮生六记》等数字专辑。而除了原本的音乐制作与发行外,公司也已展开艺人经纪、项目策划和线下演出等产业链相关业务,相关作品与演出风格不仅限于古风或游戏等分众类型。

目前,乘物游心已经从单纯的词作人、策划和统筹,成长为商业化公司里身兼数职的法务负责人,对于音乐词作,她说自己“会继续沉淀,拿出好作品放到专业出品的社团专辑里。”

现在与未来:上升渠道明晰,发展路径走向多元

不管是站在台前的歌手五音,默默在幕后耕耘的徐一,还是成长于原创音乐社团的乘物游心,他们在一个美好的时代节点投身音乐,并在良性发展的数字音乐平台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成为分众圈层的新鲜势力与中流砥柱的预备力量。

以他们为代表的其他幸运儿们及其作品,也经由数字音乐平台的流量,进入大众视野,并且随着国内正版化市场进程以及圈层文化和泛娱乐产业的不断发展,借助各个环节共同发力,打通了更加多元的发展路径。

例如五音就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名只能隐藏在声音与作品后的古风歌手,他希望借由数字音乐平台的流量支持,获得走入更多大众舞台的机会;徐一除了目前制作一些游戏音乐外,也不想呆在原地“吃老本”,他说自己的一些朋友今年参与了《中国有嘻哈》的音乐制作,他也想主动到全国各地去尝试一些潮流音乐的制作;而已经在古风圈树立头部品牌价值的汐音社,更是发展成为了二次元与三次元的造梦者,下一步将拓展更多的内容IP、文旅音乐合作,甚至是音乐培训方面的发展……

虽然在采访中,台前幕后的年轻人们对于现阶段的版权管理、行业链中各环节交流与理解不充分以及小众圈层商业化程度不均匀等方面都有吐槽,然而正如乘物游心所说,“行业正在朝着良性发展,我们也要给行业一些时间。”

事实上,现在已经进入、或者计划进入音乐行业的年轻人已经越来越多,他们其实更加幸运,逐渐完善的产业基础,将帮助他们迅速在音乐产业的各个环节中,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方向和位置。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音乐产业, 原创音乐, 幕后音乐人,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