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网生古风音乐的两难:情怀、成名作与翻唱版权隐患

李禾子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1-29 10:04 点击:
【字体: 】   评论(

“这是我的成名曲,删掉怎么舍得呢?”

文 | 李禾子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安西西

11月26日晚间,由米漫传媒主办的“祈年纪”国风公益音乐会在北京居庸关长城举办。在当天零下三度的天气中,包括音频怪物、董真、HITA和贰婶等等在内的近50名古风音乐人先后上台进行了表演。临近结束,当所有参演嘉宾同台合唱起古风经典曲目《倾尽天下》(河图作曲,Finale作词)的时候,整场演出在乐迷的欢腾中迎来了高潮。

大约一年前,相似的场面还曾在鸟巢上演。在这场同样是米漫传媒主办的、主题为“心时纪”的国风主题演唱会中,总共有近5万观众到场。这多多少少让不了解古风音乐的人感到惊叹——他们第一次如此直观地看到古风音乐的巨大影响力。

“看他们发的视频,结束还是大合唱《倾尽天下》,瞬间就泪目了,和去年一样。”微博上,一位没能去成今年“祈年纪”国风公益音乐会的乐迷写道,“没关系,看着我爱的古风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我爱的他们可以站上更大的舞台,感觉好幸运啊。”

尽管一直以来,古风音乐一直都和主流大众保持着礼貌而友善的距离,但这并不妨碍古风音乐人们在自己的圈子里迅速积攒人气。可以明确的一点是,经过了大约十年的发展,古风音乐在不断壮大受众的同时也正在经历着成长过程中必经的阵痛。而作为一种网生特点明显的音乐类型,其发展轨迹也与时代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11月26日,米漫传媒主办的“祈年纪”国风公益音乐会在北京居庸关长城上演

形成:自娱自乐

古风音乐的形成受到了同人文化的影响。“同人”一词来自日语“どうじん”,指的是有着相同志向的人们、同好。作为同人作品的一种,早期古风音乐既有对其他现有作品进行的二次创作,也包括完全原创。

2007年前后,类似《诛仙》、《仙剑奇侠传》等等的古装仙侠类游戏开始在国内风靡,这也直接催生了网络古风音乐的早期形态。出于对游戏的爱好,开始有一些游戏玩家根据背景音乐进行填词创作,由此来记录自己在游戏过程中的感悟和体验。随着越来越多人的加入,古风音乐也慢慢出现了诸如“角色歌”(以游戏中不同角色的口吻创作的歌曲)、“剧情歌”(根据游戏剧情创作的歌曲)等等的分支。

某种程度上说,早期的古风音乐带有一种自娱自乐的性质,更多是在小范围内流传,因而也并未受到主流人群的重视。因为歌词多使用古体或者较有文学性,其受众除了一些游戏爱好者,也在随后吸引到了一些古典文学爱好者;从年龄分布来看,古风音乐的受众一直以来也呈现出低龄化的趋势,爱好者中学生群体占到了多数。

△《诛仙》、《仙剑奇侠传》等等古装仙侠类游戏的风靡催生了早期的古风音乐

“他们(学生)那个时候的文化生活其实是空缺的,所以很需要一种感情的支撑,”在谈及古风音乐的受众问题时,董真在接受音乐财经的采访时表示,“加上现在的家长越来越注重对孩子文学方面的培养,他们也越来越不满足只听那些大白话的歌曲。”

其实由此也可以看出古风音乐背后有着某种文化自觉。不同于摇滚、爵士等等从国外进入中国的音乐类型,古风音乐和中国传统文化的联系也要更加紧密,从2009年开始活跃于5sing的古风音乐人紫泉(化名)就认为,“古风音乐的出现是一种必然,是国民内在原始需求的一种。”

早期的古风音乐实际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概念,例如长期活跃于古风音乐圈的董真就曾将这种音乐称作是“仙侠音乐”加以宣传。一说“古风音乐”名称的由来是在2009年随后几年,带领这种音乐类型走向商业化的米漫传媒开始在宣传中大力提倡这一概念,后来经过媒体的多次传播,“古风音乐”也逐渐成为现在人们约定俗成的说法。

相比于原创,翻唱占到了早期古风音乐作品的绝大多数(实际上现在也同样如此),并且由于绝大多数创作者都不是专业音乐人,因而早期许多古风音乐作品的质量都缺乏保障。有趣的是,一些专业出身的古风音乐人往往还会“鄙视”业余创作者。

因为对翻唱作品上传权限限制较少,5sing原创音乐基地(简称5sing)也成了早期古风音乐人最大的聚集地(现在该平台的古风音乐人同样有很多)。当时的5sing翻唱圈也成为了众多活跃于网络的古风音乐人发布作品、拉拢人气的重要渠道。不过在进入2010年的随后几年,国内众多在线音乐平台逐渐起势,5sing音乐网的市场份额也被慢慢瓜分,开始有大批古风音乐人分流到其他平台。

首先是百度音乐人,2014年,百度音乐人针对90后年轻群体展开了对古风音乐人重点扶持的一系列计划,吸引了一批具有潜力和号召力的古风音乐人入驻平台。而后由于百度音乐人在宣传资源上的投入问题,一些古风音乐人又渐渐向网易云音乐分流。由此,网易云音乐和5sing也成为了目前古风音乐的两大根据地。

问题:“翻唱也是侵权?”

随着受众越来越多,古风音乐也受到了主流群体越来越多的关注,但同时也暴露出一些存在已久的、长期被圈内人忽视的问题,其中之一就是翻唱侵权

古风音乐始于翻唱已经是从业者公认的事实。早期由于政策不完善,加之许多音乐人版权意识薄弱,那个时期,他们大部分人都出于兴趣爱好翻唱填词而聚在一起,渐渐发酵成为一个年轻文化的小圈子。一方面很多古风音乐人对已经构成的侵权行为毫不自知;另一方面,即便是自己的作品被侵权,也缺乏有效的途径来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

例如,今年10月底,《梦想的声音》第二季中张靓颖演唱的歌曲《浮生未歇》的版权问题就在业内引起了广泛讨论,其原唱音频怪物就被指侵权日本流行女歌手中岛美嘉的作品《桜色舞うころ》(中译《樱花纷飞时》,川江美奈子作词及作曲),然而当记者搜索音频怪物先前微博的相关信息时却发现,他曾在2014年称“《浮生未歇》本就是翻唱填词,不存在啥版权的……版权对于我来说意义并不大……”


△2014年,音频怪物在微博曾发表的关于歌曲版权的观点

对于早期许多改编游戏音乐的古风音乐人来说,他们的版权意识也非常缺乏。“其实早期我对于游戏音乐的版权问题也很模糊,也曾演唱过几首由游戏背景音乐填词的歌曲,那时觉得一首游戏的纯音乐,它的版权应该在游戏公司,而游戏公司应该很乐意我们填词翻唱,然后可以顺便帮他们宣传游戏之类的吧。”董真在接受音乐财经的采访时表示。

再比如,面对作品被侵权的问题,一些古风音乐人也选择不去处理这件事。在圈内较有知名度的古风音乐人由伤(化名)就对音乐财经说,“我们现在在版权上面基本上都不会计较太多,计较了也没有用,因为一首歌如果被侵权了,就算最后判定了侵权,你收个几千块或者一两万,最后还不如打官司的钱呢……说实在的,你去随便演一场,好几万就回来了,何必呢?”

而且,据音乐财经了解,目前绝大多数的古风音乐人都没有在音著协注册版权,其作品版权大都是自己在管理或是交由专门的版权代理公司运营。某种程度上说,这也是古风音乐人陷入版权纠纷的一种隐患。

在中国,古风音乐常常处于鄙视链的下游。许多人鄙视这种音乐的原因,一部分是认为它缺乏底蕴,歌词矫揉造作,人群过于低龄化;另一部分,则恰恰是它缺乏原创性,存在大量翻唱,很多都是利用现有曲调重新填词创作而成。

除了早期的游戏音乐,日本歌曲也是目前一些古风音乐人乐于去改编翻唱的曲调来源之一。因为中国与日本文化相近,反映在音乐上,有许多日本民族特色的邦乐也与中国的民族音乐相通,加之前者曲调特别,很多都有一种伤物情节,更加契合了古风圈对于凄美歌曲的追求。因此,有大批古风音乐都乐于借鉴日本歌曲的曲调。

例如日本女性流行音乐歌手一青窈(ひとと よう)的2005年发表的单曲《风车》(かざぐるま),这首歌由武部聪志(たけべ さとし)作曲。目前来看,这首歌在国内至少被翻唱了四个版本,其中在古风圈就包括了董真的《青衫隐》、河图的《寒衣调》和音频怪物的《长安忆》等。当然,流行歌手蔡淳佳的《等一个晴天》也是其中的一个翻唱版本,《小时代》主题曲《时间煮雨》也被认为是这首歌曲的改编。

高杉里美(高杉さと美)的《百恋歌》(宫沢和史作曲)也是被古风圈翻唱次数较多的日本歌曲,拾柒的《浮世殇》以及winky诗的《何处似樽前》就是翻唱自这首歌曲。当然,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网易云音乐等音乐平台上有着大量的古风音乐翻唱歌单,许多乐迷在百度贴吧的古风翻唱吧中讨论也是十分火热。

音乐财经总结了古风圈中部分重新填词翻唱的歌曲:

针对不久前《浮生未歇》涉嫌侵权事件,音乐财经也咨询了北京观韬中茂(上海)律师事务所的杨诚律师,他认为音频怪物在未经原作者许可的情况下表演该歌曲(他曾在自己的个人演唱会(票价为221-521元不等)上公开演唱《浮生未歇》)已经构成侵权,“从现有的各方报道内容来看,音频怪物至少是在未取得《樱花纷飞时》曲作者许可的情况下发行、表演、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樱花纷飞时》的歌曲部分。在没有其他事实补充的情况下,这种行为就已经构成侵权,音频怪物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通俗来讲,一首翻唱的作品一旦用于商业用途,且未向原作者支付稿酬,就已经构成了侵权。不过,法律上对于“商用”范围的规定依然模糊。“其实你只要把歌上传到音乐平台,就已经形成了商业行为,因为你确实因为这首歌增粉了。”紫泉表示。此外,目前我国法律中尚没有对于翻唱的界定。

对于如何判断一首音乐作品是否对国外作品构成了侵权的问题,杨律师也表示,“根据我国参加的《伯尔尼保护文学和艺术作品公约》以及与外国签订的有关著作权的双边协定,即便一首音乐作品是在域外创作完成的,只要其符合法律关于‘外国作品’的定义,也将受到中国法律的保护。”

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该公约的实际效用仍有待商榷。

未来:道阻且长

虽然音频怪物的确构成侵权,但从侧面来说,之所以会有人关注到他歌曲版权的问题,实际已经体现出古风音乐的壮大。

“我觉得说音频怪物侵权的人有一点眼红的心态,他会觉得,天哪,就这帮人,这么不专业,翻唱都能红,都能有这么多歌迷,都能开演唱会赚钱,那我这么有音乐水平,我怎么没红?我凭什么没有粉丝?”由伤向音乐财经表示,他认为这一事件恰恰反映出不论是好还是坏,古风音乐正在受到越来越多主流群体的关注,“假设音频怪物现在还是一个素人,他的粉丝只有几千个的话,根本没有人会去关注到他唱的什么歌,也不会想到他因为这首歌会带来多少商业利益。就是因为他现在粉丝多了,有些人就开始觉得,那他应该是得到了不少的商业利益了吧。”

他同时也认为,在古风音乐圈,从业者版权意识从有到无是一个必须的历史进程,“如果一开始大家就有版权意识的话、如果国家一开始就知道如何管控的话,可能现在就没有古风音乐这个词了,可能这种音乐就被扼杀在摇篮里了。”

好在仍处于启蒙阶段的古风音乐圈,已经逐渐看到了向好的迹象。

首先是政策和平台层面的努力。自从2015年国家版权局下发《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之后,各大音乐平台在下架一大批无版权歌曲的同时,也在加强对于用户上传作品的审核和监管,要求上传者必须签署相关法律文件、承诺上传作品是本人持有版权才可以做后续操作。

此外,长期被人诟病的“古风音乐质量差”的问题,也因为越来越多科班出身的专业音乐人的加入正慢慢得到改善。“其实很多影视剧的导演已经开始意识到插曲、主题曲的重要性了,”董真对音乐财经表示,“所以这就需要有大量的擅长创作这种音乐的人来一起协助完成。游戏音乐的发展同样如此。很多游戏音乐已经开始做贴合游戏剧情的歌曲。所以我也觉得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古风音乐人进入到影视剧制作领域。”

正如董真提到的,当前,正有越来越多的机会摆在古风音乐人面前,同时也有更多古风音乐人在寻求打破“次元壁”,走出圈子寻求更大的发展。例如参加作为经济且高效宣传方式的选秀节目,有不少古风音乐人都有参加选秀节目的经历,音频怪物就曾参加2010年《快乐男声》腾讯网络赛区的比赛,董真也分别在2009年和2012年分别参加过《快乐女声》和《中国好声音》,HITA的徒弟玄觞也曾参加过《快女》。

△董真曾参加2012年的《中国好声音》节目

“我可能只是一个敲门砖,敲开了三次元的门,然后让很多媒体开始关注到这个群体。”董真在谈及参加选秀节目的原因时如此表示。

为了可以使这种音乐类型获得更大的传播度,还有从业者想到在它的名称上下文章。譬如“古风音乐”的发扬光大者米漫传媒今年以来就开始有意识地强调“国风音乐”的概念,希望结合当下最流行的趋势,融入更多现代音乐的元素,生产更富有中国风的当代二次元文化。

在一些资深古风音乐爱好者看来,判断一首歌是不是纯粹的古风音乐有着许多诸如编曲、词作方面的考量(例如歌词必须是古体诗词)。某种程度上说,这种创作方面的严格要求也“阻碍”了古风音乐被更多的人知道,因而简化歌词和旋律或许是提升传播度的有效方式之一。

不过,相当一部分古风音乐人依然认为,如果古风歌曲太过于白话,其实反而失去了古风音乐很大的一个特点。在他们眼中,一些被许多主流听众认为是古风音乐的歌曲“只是套了一个古风的外壳,但是内在就是流行音乐”。

虽然古风音乐正在经历一些好的转变,但在版权规范的问题上,从业者们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现属于国内某知名网络原创古风音乐社团的一位成员向音乐财经表示,“我身边有一些朋友,在意识到侵权之后删除了自己发在网上的全部没有版权的翻唱歌曲,但这只是极少数,还有很多人觉得 ‘这是我的成名曲,删掉怎么舍得呢?”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古风音乐, 翻唱版权,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