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叶蓓:校园民谣时代已远去 但是花“叶”才刚刚盛开

李笑莹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1-28 10:24 点击:
【字体: 】   评论(

叶蓓说:“我觉得音乐就是用来传递美的”。

文 | 李笑莹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赵星雨

1996年,毕业回国后的宋柯创立了麦田音乐公司,他决定为同为清华大学的学弟高晓松出一张音乐作品集。在这之前由高晓松创作、老狼演唱的《同桌的你》已流传各大高校、影响华语乐坛。

高晓松曾自豪的说:“我开创了一个文人来做音乐的时代”,而这个时代通常被认为是内地“校园民谣”的鼎盛时期。

当时,叶蓓还只是中国音乐学院大一在读生,课余时间去酒吧弹琴唱歌,赚零用钱。当高晓松找到她,想请她唱几首小样的时候,她问:小样是什么?高晓松回答她:给大腕听的。

在叶蓓为“大腕”录制完《青春无悔》、《回声》、《B小调雨后》、《白衣飘飘的年代》四首小样的一年后,高晓松再次找到她,确认这四首歌的正式版本也将由她来演唱。在这期间,高晓松也找过几个歌手来试唱,听来听去都觉得还是叶蓓演唱的感情最丰沛,而且这几首听起来简单的歌并不容易唱。

音乐合辑《青春无悔》发行后持续热销,叶蓓签约麦田音乐,并逐渐成为了真正的大腕。那些年,在宋柯、高晓松、老狼、郑钧、朴树等人的眼里,叶蓓就像涉世未深的小师妹,要保护又要宠爱,他们常说:叶蓓你就是有个好嗓子。

随着麦田音乐与华纳音乐的合作以及内地唱片市场的不断走低,宋柯、高晓松、老狼、郑钧、朴树、叶蓓这些人不再征战同一江湖,他们有的转行拍电影,有的半退半隐,叶蓓则回归闲适,过着平常无奇的生活,看书、弹琴、赏影,偶尔和好友一起旅行。

今年,九年未发新片的叶蓓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新专辑《流浪途中爱上你》发布会上,她一袭白色礼裙,身边站着高晓松、老狼、朴树、郑钧、小柯、张亚东……这些“纯真年代”的一众男神。

高晓松算得上叶蓓的伯乐;《青春无悔》成为老狼与叶蓓的经典合唱,新专辑中《我最爱的人》叶蓓又再一次邀请到老狼与自己合作;朴树的经典歌曲《白桦林》由叶蓓伴唱;张亚东是叶蓓专辑《我要的自由》的制作人;叶蓓为电视剧《咱们结婚吧》演唱的片尾曲《我们好像在哪见过》由小柯创作。这些人曾共同经历过校园民谣的辉煌,也见证了叶蓓的成长。

△叶蓓与主持人林海

当天的发布会由林海主持,而林海上一次主持唱片发布会还是2003年王菲发行专辑《将爱》的时候。这次接到叶蓓的邀请,他没有任何犹豫,一口应邀。包括高晓松、老狼、朴树、郑钧、小柯、张亚东这些人,每次接到叶蓓的邀请他们都会尽力到场支持,大家会觉得“为什么不来呢”?二十年前,叶蓓发行个人第一张专辑《纯真年代》,清纯简单的外形与清澈朴实的演唱让她成为一代人心中的“校园女神”。随后《双鱼》、《幸福深处》等专辑一张接着一张的出,她的身边一直有“男神”师兄庇护,直到叶蓓自己感到厌倦想要改变。

与过往发行过的专辑不同,这次新专辑《流浪途中爱上你》中的所有歌曲都是由叶蓓一人完成,她也首次担当了专辑的制作人。老狼说,在他本以为大家对做音乐这件事看的比较淡的时候,却发现叶蓓还能在家自己写歌。她能用歌曲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所想,证明她的人生又开放了一个层面。朴树也说,叶蓓的音乐是晚熟的,但终于成熟了。

发布会上,这些平日难得一见的大牌明星在叶蓓面前永远是一副童稚模样。在最后的自拍合影时,谁也不想在最前面举手机,“让晓松来,他脸本来就大”。“让小朴来吧,他最瘦,不怕显胖”。

△自拍取景中

“我们之后有说那天就像回到了幼儿园,就都特别天真活泼可爱,是不是”?叶蓓说起这些人的时候仿佛自己才是姐姐,她有着世界上最可爱的家人。幸福的笑了笑,叶蓓接着说:“其实这次的发布会也有遗憾,就是宋柯没来,他去塞班岛了,但送来了花篮,不然我们这群人真的就都聚齐了。”

“你还真是这群男神中唯一的女孩啊”!

“是唯一的女歌手”。


会唱歌的“小师妹”与民谣的黄金年代

叶蓓从不否认自己的幸运。她也没想过如果没有遇到高晓松这帮人她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她说自己年轻时总是太过开心,她担心这种快乐会被透支。

出身音乐世家,从小学习钢琴,一路从中国音乐学院附中读到中国音乐学院学习声乐,成为职业歌手。叶蓓说这好像是老天的安排,自己有一副好嗓子,又能一直做音乐,一切的一切都是自然而然。

“其实我觉得我是一个顺着茬在走的人,唱流行歌唱民谣都是自己没想过的,但机会就是来了。”

大学时期的叶蓓从没想过太过遥远的未来,上课、唱歌、打工,除了眼前的这些事,她甚至不愿动脑多想想其他。作为参照,同校的师哥师姐毕业后都选择进文艺团体,表演欲望不太强烈的留校当老师。而像叶蓓这样能在大三就签约唱片公司的,寥寥可几。她成为众人眼中幸运又快乐的“小师妹”。

采访过程中,叶蓓回忆了一段大家以前在一起时的趣事:当年叶蓓他们所签约的麦田音乐在汇园公寓办公,那是宋柯早年的房子,他们去不用租金。有一年的大年三十晚上,大家约好要去公司一起吃饺子看电视打牌。宋柯、高晓松、郑钧他们都去了,叶蓓也去了。结果她一进门,郑钧就跑过来问:你怎么来了呢?叶蓓说:“我怎么不能来?”等她抬头一看,发现屋里都是他们这些男的,还有几个女孩,应该是宋柯清华时的同学,他们后来去了美国,今年过年回来一起聚了聚。其实也没什么,但在郑钧眼里叶蓓就是小孩,他们平时开的玩笑叶蓓永远也听不懂。“我听不懂,也反应不过来,我就跟着着急。你想,他们那时候长得都不太好看,还是那种表情,多逗”。叶蓓说着这些往事自己还开怀的笑了几声。

在郑钧眼里,叶蓓永远是完美的小妹妹。他说自己看到很多人都会有邪念,唯独看到叶蓓不会,因为她太单纯了,大家根本舍不得骗她。

△发布会当天的叶蓓、朴树、郑钧

虽然叶蓓有着每个人都羡慕的青春,但她却“特别不怀旧,一点都不怀旧”。

本来她没什么感觉,但说的人多了,她也会回想,想到那些与她一起成长的人,现在他们依旧还在她身边,宠她关心她。而叶蓓也会真诚、负责任的对待着每一个人,大家在一起没有荒废更没有荒诞。“那些精彩的时间我都是认真的度过了,在这段我们一起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到现在为止还依旧不断前进、成长、丰盈自己。大家都还在,为什么要怀旧”?

郑钧说,这些年他见叶蓓的机会挺多,以前在一起玩的时候看她就是懵懵懂懂的小孩,但这些年她变得越来越不一样,从变得稍微有点心智健全,到现在一下把智慧打开像醒过来一样的感觉。

“以前确实知道她会唱歌,而且也是发自内心的在唱歌,但就觉得她是一个歌手,现在看来,她不仅仅是歌手,还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创作者”。郑钧在听完叶蓓的新专辑后感到惊喜和感动。

暂别九年:“我们的乐坛不会没有希望”

叶蓓经历过内地音乐的黄金年代,她也是那个年代最具代表的女歌手。虽然九年未发新片,但她一直在做音乐,用自己的方式延续着对音乐的坚持,歌唱被她视为终生的职业。

虽然跟别人约歌是省力的做法,但唱片市场的不景气使得没有多少人想要再去投资花钱做高质量的音乐,好音乐的成本是降不下来的,所以叶蓓想给自己一个机会,独自创作专辑,就当是送给自己的一样礼物。

签约主流唱片公司时,叶蓓每天最多要接受四家媒体的采访,连出席活动说什么都不用自己操心。这次新专辑《流浪途中爱上你》的发布会是她和自己的团队第一次落地操行,从邀请嘉宾到环节设置,亲力亲为。虽然在距发布会开始前的几天她还没搞清楚发布会到底怎么弄,包括对林海的邀请也是临时发出的,但对这次摸着石头过河的经历对她而言特别有意义,每个人都能真心实意的投入其中表达自己的需求和参与讨论表达自己的想法,“自己参与真的很有意义”。

不想过争奇斗艳的生活,加上音乐市场的持续走低,叶蓓越发察觉,音乐的成功与否跟市场氛围的影响并不大,音乐不是被设计出来的,也不是有大牌来站台就能被传播出去的。音乐需要有真诚的内容,才能得到大家的共鸣

△发布会当天的叶蓓、老狼、高晓松

高晓松算是叶蓓音乐创作的启蒙人。他曾经问叶蓓:“你既然是音乐学院的,为什么不自己写歌呢”?在叶蓓的理解中,写歌是一件比较专业的事,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完成的。但高晓松告诉她,写歌需要量化,一直坚持写总会写出好的东西。他还教叶蓓从自己家的门牌号开始写起,写这个门牌号发生的故事,每天这个门被推开后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从今天递进到明天。

虽然到现在叶蓓也没有写出高晓松的这首“命题歌“,但高晓松听到叶蓓的这张最新专辑后不自觉的说道:“我感觉仿佛时光从未流逝,不管大家现在喜欢什么样的音乐,小叶的音乐还是那么干净,我听完那首《红蜻蜓》,觉得北京雾霾里的云彩都不是野生的,而是纯净的,听她的歌就会让人想到美景,感到幸福”。

叶蓓认为,“音乐就是用来传递美的”。美好的东西总会让人心生羡慕,音乐如此,叶蓓与朋友间的友情也是如此。虽然这些年里大家在创作、生活、工作方面都会遇到一些低谷或是坎坷,但这就是一个人想要获得更大能量前的一种置换,是一定要经历的苦难和黑暗期,这是必经之路。

“我对自己说发布会当天一定不能哭”。叶蓓回想这九年来自己所经历的复杂变化有一点激动,所以对自己的要求和规范就是“不能哭”。如今看来,她所经历的这些变化都是值得的,这不仅为她换来了今天所有的天时地利人和,也让她感到幸福不已。再次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叶蓓希望自己可以在一个平静的、温暖的、如家人聚会的环境下与大家见面,让所有关心她的人都能感受到她的变化,也能让她更真实的直视自己。

虽然那个白衣飘飘的青春年代一去不返,但叶蓓和她的音乐就像一记印章,将我们每个人对美好与纯粹的记忆定格在脑海。就像她所说:“我们在一起就是音乐圈的一股美好能量”。不得不承认的是,当这种向上的能量能够集体出现时还是会引起一番巨大的波澜。原因在于这些纯粹的音乐人他们依旧有着纯粹的音乐态度和状态,叶蓓相信只有在这样的状态下创作才能继续做出好的音乐,“我们的乐坛不会没有希望的”。

叶蓓不认为她与高晓松、老狼、郑钧、朴树这些人的音乐和友情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好的音乐与时代没有关系,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这群人的态度和状态不能代表整个圈子都是这样的。我们之间能一直保持这样良好的关系,是因为我们能包容彼此的问题,其实我们都没花太多时间去维系这份感情。朋友间的友谊说不了谎、时间说不了谎、音乐更说不了谎”。

叶蓓相信福报,也相信做音乐作品最高的境界本性是慈悲,如果丢掉了慈悲,音乐依然可以有美的旋律,但却不会有能量的渲染。

幸运的是叶蓓最终用九年做出了一张不为讨喜,只想送给自己的音乐作品,她说:“我们这些人,二十年前在一起,二十年后也还要在一起”。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叶蓓, 校园民谣,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