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明星化,类型垂直化……碎乐持续发力音乐直播,用户会买账吗?

葛杰晨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1-26 10:44 点击:
【字体: 】   评论(

碎乐正在围绕音乐产业链打造自己的循环体系。

文 | 葛杰晨

自今年9月20日全新改版以来,互联网音乐平台碎乐就将关注点从提供偏B端的音乐人服务,转向了打造面向粉丝用户群体的C端平台。由此,它的首要任务之一也变成了创造更多包括短视频、网综、短剧,甚至直播在内的音乐相关视频内容,增加用户积极性和粘性,两个月来《碎乐斗阵班》《切歌闹》《一人一首成名曲》等自制内容影响力、口碑扩散,日活急剧增长,引起关注。

更早前的8月,资深乐评人郝舫加入碎乐担任CEO一职。根据百度百科的介绍,郝舫此前在音乐行业的职业经历丰富,历任《滚石》杂志中文版主编,MTV、星空卫视、Channel[V]、兵团卫视等多个海内外电视频道节目制作总监,前热波传媒副总裁,并在2011年出任乐视网总制片人。

在他的领导下,当前碎乐的定位是一个泛音乐视频社交平台,业务构成分为由短视频、红人拍、自制节目、短剧等内容建设,建立明星与粉丝团互动关联的粉丝圈,以及主推才艺主播的直播业务等。

作为业务板块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围绕直播展开的各项活动也被提上了日程。昨日,碎乐近期主推的直播造星计划“怦然星动”刚刚结束总决选。通过深耕音乐直播垂直领域,碎乐也在寻求直播行业下半场的更多玩法,在激活用户参与度的同时,帮助音乐人更好地变现。

“怦然星动”:音乐主播明星化,碎乐造星机制的新探索

“打造全新 ‘音乐主播’。”在早前发布的“怦然星动”活动宣传片中,碎乐打出了这样的口号。11月10日,该活动正式启动,并分为了预热赛(11.10-11.14)、冲刺赛(11.15-11.19)和决赛(11.20-11.24)三个阶段。选拔的依据则包括了打赏金额、人气值、关注度等综合指数。

经过15天的全网主播赛选和120小时的封闭创作,活动最终选出了ID名为臧小唱、马梓皓、绮梦歌姬、碎乐最强蛋,以及章鱼哥五位优胜者。根据奖励机制,这五名优胜者将能够获得参加碎乐演唱会和专属4位定制碎乐号的机会,并且碎乐也将对其进行全方位包装,例如打造私人纪录片、碎乐独家节目访谈、明星制作人打造专属专辑等。

可以看出,五名优胜者都属于热爱音乐,且处于事业起步期的年轻草根音乐人。

27岁的臧小唱(本名臧传伟)目前在北京做钢琴老师,同时也是一名驻唱歌手和独立唱作人,大学毕业一年后从家乡山东来到北京发展,追寻自己的音乐理想。同样是山东人的马梓皓从2009年起就开始参加各种音乐比赛和选秀综艺节目。尚在广西财经学院就读的绮梦歌姬(本名叶永祺)则积极参加校内举办的各类歌手大赛。24岁的碎乐最强蛋(本名迟柏林)从小学习萨克斯,后进入沈阳音乐学院就读,近两年的参加了不少选秀节目和商业演出。章鱼哥(本名张玉)则有很长一段时间驻唱经历,并在今年初刚刚辞去机关公务员的工作,专心做音乐。

因此,此次碎乐推出的“怦然星动”无疑起到了发掘并帮助更多优秀音乐人才的作用。我们知道,过去的许多选秀节目由于缺乏持续的跟进,选手即便在选拔过程中取得了海量关注,节目结束之后仍然不得不面对热度迅速下降、事业停滞的窘境。相比较而言,碎乐除了要找到这些音乐人才,还要探索一条新的造星机制,帮助音乐人的事业走得更远。

上文已经提到,不仅仅限于活动的选拔,碎乐还将对这五名优胜者打造一系列的后续塑造计划。除了会为其筹办演唱会等外,还会让他们出镜自制综艺、短剧等,为他们的事业发展提供出口。

△近日,知名电竞主播PDD在直播时自曝,接一个广告费用高达1800万元

某种程度上说,这也反映出当前网络主播明星化的新趋势。近日,各种主播商演、广告等的报价再次引发了人们的讨论,据传,电竞主播PDD接下一支广告的价格就高达1800万,陌陌主播大壮的商业报价同样高达35万元。接广告代言、为活动站台、出席商演活动……网络主播们的商业价值正日渐受到重视,俨然走向了明星化。

当然,这在音乐主播身上同样适用,尤其是对于那些已经拥有自己代表作的音乐主播而言。随着在直播平台逐渐收获大量关注,他们后续商业价值的提升或许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除了在奖励机制上鼓励主播参与,为了提升用户的参与度,碎乐同样为充值用户提供了多种看上去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奖励。例如,奖品就包括了保时捷、玛莎拉蒂、宝马mini、MacBook pro、iPhone x、小米空气净化器等等。

从内容的发掘到提供内容呈现平台,可见,碎乐也正在围绕音乐产业链打造自己的循环体系。

直播行业下半场,音乐垂直化直播或成新风口

今年以来,直播行业已经迎来一轮大洗牌。

我们可以先把目光转回被称为“网络直播产业爆发元年”的2016年。这一年,大量资本涌入直播市场,包括斗鱼、花椒等在内的新兴直播平台迅速成长起来。根据《中国直播行业热度报告(2016 年度)》,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中国大陆提供互联网直播平台服务的企业超过200家,中国直播市场的总量超过了250亿元。

然而今年以来,网络直播平台倒闭亏损的消息层出不穷。年初,估值5亿元的光圈直播倒下,在业内引发了不小的波澜。事实上,截至目前,除光圈直播外,还有微播、网聚直播、趣直播等诸多直播平台悄无声息地下线或停止服务,而在9月,直播行业的细分龙头映客也宣布“卖身”宣亚国际。

这与直播行业政策监管增强、资本日趋理性有关。针对直播中的种种乱象,各种打着“擦边球”的直播事件层出不穷,去年三季度以来,国家有关部门已经陆续下发了一系列监管文件。例如,去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重申直播平台必须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才可以从事直播业务。随后的11月4日,网信办又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对直播平台和主播提出了“双资质”、“先审后发”、“即时阻断”等要求。

实际上,除了一些挑战政策的直播平台,直播行业一直以来都面临着两大问题:一是直播平台定位同质化严重;二是主播流量普遍无法良性变现。

对此,今年已经有不少直播平台开始求新求变。首先是一部分平台意识到了垂直领域的重要性,在充分利用自身优质资源的基础上,提出了“直播+”的差异化运营概念。例如,龙珠直播首席运营官朱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力图从体育的角度切入直播行业,“我们跟苏宁文创集团一起,拿到了很多体育版权的内容。引入体育资源后,我们形成了一个独特性内容构筑的壁垒。”

其次还有一些直播平台试图从“直播+电商”的方向解决商业变现的问题。例如,以网红直播为主要业务板块之一的美人互娱就尝试将电商引入直播过程,其首席运营官陈嘉瑜此前在接受央广经济之声《天下财经》的采访时表示,随着合作商家的增多,近几个月来,“直播+电商”模式带来的利润稳步增长,“比如在淘宝直播,在京东直播,就能有许多粉丝直接购买商品,所以变现特别快。我们的收入和合作的品牌商家越来越多,最近几个月都是稳步上升,每个月都有30%左右的增长。”

至于音乐领域,相当长一段时间,直播平台排名靠前的内容依旧以搞笑、娱乐为主,音乐更多只是此类内容的补充,专注“直播+音乐”的垂直化平台目前来看还并不多见。碎乐就是当下为数不多垂直于音乐直播的平台之一。

在谈及平台做直播内容的思路时,郝舫曾对媒体表示,“(对于主播来说)才艺是比较靠后的,因为它本身具有门槛,不管对玩的人,还是看的人,这不是他们(直播/短视频平台)首要的,像音乐,不是平台收入的主体,他们也不会太重视。所以很多主播唱歌很好,但也就是这样了。”

而在变现方面,此次碎乐“怦然星动”的前五名人气主播打赏积分总榜均在千万以上,这对于碎乐平台和主播来说都是可观的变现收益。

作为音乐行业所有直播形式(其他诸如演唱会直播、音乐节直播等)中互动性最强的类型,音乐人直播也呈现出更旺盛的需求。可以预期,将直播列为主打的碎乐未来还将继续在音乐直播方面持续发力。它能否成为这一垂直领域的最后赢家?我们将持续关注。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碎乐, 音乐直播,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