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冬野:离开400天,重返舞台

怒放的青春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1-22 11:10 点击:
【字体: 】   评论(

这场大家等待了一年的音乐会没有煽情的开始,也没有恋恋的不舍,但像宋冬野说的一样:遗憾还是有的,谁都有遗憾。

文 | 怒放的青春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李禾子

“大家好久不见,你们都来了啊。”舞台上的宋冬野模样看上去胖了不少,理了寸头,身着一件宽大的黑色针织衫,牛仔裤,马丁靴,带着矜持的笑容和台下的乐迷打招呼。“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他没有介绍自己的名字,而是用浑厚的嗓音几乎吼出了这句话,显出几分戏谑的意味。此时台下已是一片沸腾。

2017年11月19日晚8点,宋冬野“而今”音乐会在糖果俱乐部三层上演。这是他今年第一场个人专场演出。

自从去年10月被曝出负面新闻,他似乎就消失在大众视野。在此之前,他演出邀约不断,密集的工作和收获的大量赞赏让他一度膨胀迷茫,更失去了创作灵感。从金字塔尖跌落谷底,适应需要时间。没有演出的日子,他开始泡在录音棚从最基础的工作学起,自学传统乐器尺八,做出了《郭源潮》和《空港曲》两首新歌。此外几乎鲜少在公共场合露面。

19日下午三时一过,俱乐部一层就已经开始陆续进人,年轻的男孩女孩,满眼期待。五点多,早已聚集成群的人们自觉成队,见楼上有工作人员下来,他们马上打探里面的情况,有的女孩手里还拿着专辑,想找机会要到宋冬野的签名。

站在第一排梳着中分短发的漂亮女孩说:“知道这场演出我第一时间买了票,还好行动快,胖子(乐迷对宋冬野的昵称)的票一直很难买。”她后面一个戴鸭舌帽的男孩则窜上前:“我是从上海飞过来的,晚上演完就得去(北京)西站赶高铁回去。你知道我特别不喜欢北京,但为了胖子我不得不来”。再往后一位斜戴棕色贝雷帽的长发女孩说:“姐姐你知道嘛,我一个不能不抽烟不喝酒的人,听到《郭源潮》后哭了一周,一口烟酒没动”。

“我们不知道胖子还能不能去更多更远的地方演出,但我们就想让他能一直唱歌做音乐。”

“我从初中就喜欢大,我现在都大学了,来北京就为了能经常看胖子和他朋友的演出。”

……

晚上八点,演出现场侧面的屏幕还在播放宋冬野为“与牠同行”关爱小动物公益活动录制的视频。不断有观演心切的乐迷高喊:“胖子8点了,你该出来了,我们都来了!”对于他们来说,等了一年,现在就算是十分钟也觉得有些难捱了。

今年6月,宋冬野参加了“与牠同行”关爱小动物的公益演出,现场他第一次公开演唱了《郭源潮》和《空港曲》两首新歌,还唱了《莉莉安》和《斑马,斑马》两首老歌。这是他在今年为数不多的公开亮相,那次演出他没多说什么,只是在第二天发了微博:真心谢过了,所有为这场演出台上台下付出辛劳多人,所有跑来看演出的人,笑了哭了的人,不知何日君再来,望有缘再相聚。

八点过八分,宋冬野和乐队登台,台下一片轰鸣。背后的“而今”水波帷幕亮起,大家纷纷举起手机,黑暗的现场瞬间闪耀着星星点点的光亮。一段有些悲怆又带有力量的开场音乐后,熟悉的鼓点与旋律响起,宋冬野唱起了《安河桥》。“让我再看你一遍,从南到北……你回家了,我在等你呢”。这一次,马头琴传达出的不再是悲吟,而是喜歌。

当天演出现场的布置的有些像大上海歌舞厅,重新编排过的曲子让大家耳目一新,爵士、Funk、摇滚、甚至还有红歌“东方红太阳升”。宋冬野站在舞台中间,手扶立麦,偶尔还会双手掐腰,这竟让他看起来还多了一些优雅。

虽然宋冬野接连翻唱了万晓利的《陀螺》、邵夷贝的《正确死亡指南》、尧十三的《不陌生的人》,现场观众依旧不满足,甚至有人开始点歌《梦遗少年》、《年年》,大家一首一首的喊着,可宋冬野却开玩笑说:“不要再让我唱小时候写的歌了,太嫩了,咱们现在都稳重点,再说今天我妈还在下面呢。”

月初,宋冬野前往杭州参加了“偶像”万晓利的新专辑发布会。现场几乎来了民谣圈的“半壁江山”,但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在现场演出的。被请到台上互动的时候,他满脸笑容地看着自己的前辈们,任由他们开自己的玩笑。台下,他坐在周云蓬身边,和周的导盲犬熊熊玩得开心。

对于自己这场意义非凡的演出,宋冬野也请到了万晓利作为嘉宾。下午彩排时,他一直手托相机,将万晓利唱歌时的各种形态记录下来。两人开玩笑,宋冬野说自己现在是个“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

演出接近结尾时,宋冬野平静的说:“说点什么,好长时间了,经历很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我特别同意我的一个好朋友在一个节目里说的话,他叫臧鸿飞。我们之前讨论,要不要感谢生活给你的挫折?我绝不,我和臧老师都是一个想法,绝不。他当时说要感谢的是自己,这挺俗的,但确实是。”在宋冬野暂时离开的这400天里他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可能就是他所说的:“学会了很多一直难以企及的东西,终于也敢自称是个真正的音乐人了。”

当最后一首歌曲《郭源潮》的音乐响起时,全场再次陷入轰鸣,宋冬野的声音不再是低沉浑厚,而是带着一丝磅礴震撼。十点整,宋冬野结束了最后一句歌唱,返台致谢,演出结束。这场大家等待了一年的音乐会没有煽情的开始,也没有恋恋的不舍,但像宋冬野说的一样:遗憾还是有的,谁都有遗憾。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宋冬野, 音乐会,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