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Jing:视觉里包罗万象的“静”“净”“境”|职业成长记

李笑莹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1-20 10:17 点击:
【字体: 】   评论(

他不喜欢别人叫他DJ WuJing或是VJ WuJing,而更希望大家在提到自己时问:WuJing今天是来放歌还是放影像?

文 | 李笑莹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赵星雨

和DJ不同,VJ在国内还不算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职业,虽然他们为不同场地的各类演出带来过无数光影,配合着音乐引发现场情绪的多维发酵,吸引着无数乐迷拍摄然后转发到社交媒体。然而你很可能只会在看完演出散场后与他们在后方VJ台擦肩而过,那些精彩的朋友圈或微博也只会@到你喜爱的音乐人。

第一次真正“见”到WuJing是在11月4日北京苹果社区DragonStyle 11th Anniversary Jam比赛场地附近,他穿着宽松的套头衫,双耳的银环在bboy里也并不引人注目,看上去是个十分普通、喜欢街舞的90后男生。

在10月底北京糖果的一场嘻哈演出里,WuJing担任全场VJ,配合小老虎、精气神、派克特等歌手播放视觉。演出中,有不少歌迷拿起手机进行拍摄,一个小个子女生拍下了小老虎和他身后的各种星际牛仔、鲁邦三世的视觉剪辑,惊讶地对身边的男朋友说:“这也太合适了!”

和DJ不同,VJ在国内还不算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职业,虽然他们为不同场地的各类演出带来过无数光影,配合着音乐引发现场情绪的多维发酵,吸引着无数乐迷拍摄然后转发到社交媒体。然而你很可能只会在看完演出散场后与他们在后方VJ台擦肩而过,那些精彩的朋友圈或微博也只会@到你喜爱的音乐人。

不过VJ们却很注意观众的感受。例如WuJing就说自己喜欢站在人群里,“这样可以让我更能明白大家想要的是什么,他们想要看的是什么。”他喜欢看大家拿起手机拍照的感觉,特别是每当他更换VJ素材后,有人举起手机拍照,“我就觉得他们是在拍我的素材”。

WuJing也会在场地设计上做一些小小的文章,比如糖果这场的屏幕就被他遮挡成老电影播放的状态,上下留出很多黑色空间,帮助营造现场气氛。他认为这就算是他作为VJ与观众的小小互动了,“台上台下无所谓”。

WuJing(悟净)本名张昊,内蒙古乌海人,从小学习竹笛等民乐,初中开始弹吉他玩乐队,大学主修音乐制作。在学校里,老师更多的是在教大家如何做流行歌曲,以主流和商业音乐为主,不过WuJing并不是特别喜欢。大二时,他从一个外国朋友手里买了一套老式录音设备,从看说明书开始研究琢磨独立制作。

本科毕业后他来到北京,常去参加Do Hits(以国内本土音乐人为核心的电子音乐组织,主要涉及现场演出、系列派对、在线电台等内容)组织的活动。活动上,Do Hits会叫来很多制作人与爱好者,大家把自己认为不错的、想跟大家分享的电子音乐拿出来一起听。在这个过程中,WuJing逐渐了解了更多的独立电子作品,也开始找更多的国外作品听。他说这个过程有点像“解谜游戏”。

2015年,WuJing在Beijing Sonic电子音乐艺术节上第一次看到了黑川良一(日本的年轻视听艺术家,其作品跨越多种形式,包括装置、录影、演出等)的演出,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到视觉创意,一年后,他开始尝试独立拓展研究,并且结合音乐制作、DJ延展了属于自己的风格。现在他的个人主页说明是这样的:

“ WuJing有着DJ与VJ相互交替影响的多重身份,他喜欢在不同的身份与风格中传达自己的音乐态度……视觉方面,他更喜欢以点线为主,营造出包罗万象的“静”“净”“境”,冷静轻盈的想象力与爆破式的极简空间影像形成强烈对比,从而贯彻出线条的无限可能性。

目前,他是京圈最活跃的VJ之一,来找他合作的音乐人和团队越来越多,但他也很诚实,被问到从业经历时会坦白自己还有很多东西在学习,又时常告诫自己:要冷静要稳住,不能过激、不能过急。他不喜欢别人叫他DJ WuJing或是VJ WuJing,而更希望大家在提到自己时问:WuJing今天是来放歌还是放影像?“这个感觉很微妙”。

△2017年6月 成都草莓⾳乐节 妙舞台 AZIMUTE

WuJing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思考,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在朋友圈分享一首歌来通知大家:我醒了,可以工作了。因为从小在内蒙长大,喜欢看宽阔的风景,所以他就选择了住在通州,平时回家只走广渠路,两边没有楼,道路也宽广;夏天常常不带手机只拿瓶酒装包烟就出门溜达;冬天就喜欢在自己家的窗前和他的猫一起晒太阳。要是有朋友来,他还会亲自下厨,买两根骨头,熬上很久的汤,然后跟大家一起涮火锅。

前不久,他淘来一个最早版本的白色iPod,40G,黑白液晶屏,他喜欢这些老玩意。92年出生的他发觉自己身边的这些90后越来越有事可做。“其实我觉得最近这两年国内发生的大事对我们这些90后没什么影响,我们经历过97香港回归、2000年跨世纪、2003年的非典、2008年的奥运会和汶川地震,我们经历过的大事太多了,所以不管现在发生什么都我不会觉得大惊小怪或者费解,这没什么大不了。”

——和许多其他的90后一样,WuJing逐渐意识到了一些社会压力和责任,“之前很多人骂我们(90后),说我们这代人是中间的一个断层,但我真觉得我们整个90后都在全国范围内慢慢崛起,我们不是沉睡的。”他说最常对自己说的一句话是:如果你真的想做什么事,你必须要时刻做好准备。

以下为音乐财经与WuJing(悟净)的对话:

关于VJ

VJ现在更多的都是在做现场服务吧?

WuJing:其实我觉得VJ这一块,慢慢会成为一种新的媒体,我们可以在上面放任何视觉的东西,照片、视频或者说我的手机桌面,甚至我的电脑,我还可以在上面打广告,可以在上面做很多文章。

用现在这些已有素材,每次跟不同的音乐人或者团队合作你要准备多久?

WuJing:几天吧。我会尽可能去考虑他们的音乐,因为乐队都是很主观的,更主观才会更直接。之前我自己也玩乐队,所以一直在听很多东西,和不同的人合作我都会先听他们的音乐,看看歌名和封面,要了解他们想表达什么,然后再去找合适的素材。

现在很多国外的大牌DJ都会把VJ纳入自己团队的。

WuJing:对。而且这些大牌的素材真的都特别棒。

现在都是通过什么方式或者渠道找你合作?

WuJing:就是朋友间,人托人的问。

还是没形成行业。那你身边全职做VJ的人多吗?

WuJing:我认识三四个吧,他们就是全国各地跑,哪有音乐节哪有演唱会就去哪。他们的控制器、电脑和所有东西都是最新的,特别烧钱,因为你的设备要是跟不上,现场放视频的时候就会卡住。

跟成熟的全职VJ相比,你觉得他们在哪些方面是特别值得学习的?

WuJing:他们会有更多的前期素材,做出来的东西更有冲击力,不是一个特虚无的状态,而是有很直接的指向性。他们不会在一首放慢歌的时候,放一个不停闪烁的东西,不会扰乱大家的状态。

除了内容方面,你在技术方面有研究吗?

WuJing:技术方面也有研究,但其实我更喜欢静止的东西,我也不想做那些大家看不懂的。最近我在研究电影画面,还在自己画画,它们可以帮助我更好的了解舞台背景的整体结构。

VJ在国内也不是一个很系统的群体,如果没基础的人想做VJ,你会建议他们从哪学起?

WuJing:确实也有人在问我这个问题。我就说你先下一个软件摸着玩着,网上有很多教程,我自己也都看。很多平台都会从一首歌开始教你做起,慢慢摸索。

也有人找我接一些视频方面的工作,我也不是专门学这方面的,有些就拒绝了,有的就是硬头皮学。这些技术都是客观的,学会了技术,要表达什么、你想用这个技术做什么事,就要看每个人的观念了。

你觉得VJ行业会发展的很快吗?

WuJing:我觉得它不需要太快发展,只要稳住,慢慢来就好,没有必要太着急,所以我也不是很着急。我唯一能说的是我现在的状态很自由,我能对这个活接不接说了算,也可以控制自己的时间规律。

现在我12点必须要睡觉,早起再工作,而且和别人沟通时也会更多夹杂自己的想法,希望对方可以接纳。我希望自己的东西可以做的更好,不管是商业活动还是个人作品,能呈现出最好的效果才重要。

△2017年5月 极 科技庙会 ⻦巢

有哪场演出印象深刻吗?

WuJing:今年五一在鸟巢办的科技庙会。他们的舞台整体是一个三角,我配合了很多不同的演出。其实像这种大型的音乐节,我一般可能在前两天都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就是单纯的在放东西,但是到了第三天,我就会很清楚自己要什么。

其实这里面要注意的东西很多,像你要注意今天有没有太阳,因为LED在太阳下面,你得知道它会呈现出什么颜色,有光的时候什么样,不同的光线它是什么样,前两天我都在考虑这些。等到了第三天,我就能开始彻底发挥了,因为明白了这个舞台的LED分布。而且今年我还放了歌,觉得挺开心。还有特别高兴的一个事是我见到了莫文蔚,平时很喜欢听她的歌。

接下来的工作都会以VJ为主吗?

WuJing:会和我的音乐创作相辅相成吧。因为之前VJ我都是当工作在做,而不是爱好。我没有想要讨好自己的感觉,没有说想做就做,我希望能表达更多的东西,而且自己也身在其中。

这方面工作有跟国外的艺术家交流过吗?

WuJing:目前还没有,但快了,很快了。

什么叫快了?

WuJing:因为我觉得我需要一个更合适的门户来面对外面的世界,所以这几天都在看域名,月底我会做一个属于我自己的个人主页,上面只有我的音乐和我的视觉,完全都是自己的东西。


关于生活状态

对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满意吗?

WuJing: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其实挺幸运,很多演出都不是我自己找的,都是别人找我,问能不能帮忙,我说帮呗,他们问我这场活动你能不能来做VJ,我说能。很多帮忙的心态或者就是想跟大家一起去玩的时候,这种感觉才能做出好东西,当然也不是说就多好,只是比之前好了很多。收入多了,我的生活也比之前好过了一些。

平时都喜欢在家看视频吗?

WuJing:我喜欢一个人待着,很舒服,能听到更多的东西。尤其是在家的时候,我就打开视频,把声音关掉,就看画面,然后干点别的。或者去YouTube放NASA的直播,宇宙什么的,累的时候也不看屏幕,反正喜欢静一点吧。

这两天把我自己书桌收拾出来,后来发现这个书桌上最多余的东西就是我的电脑跟手机,没有这两样东西我能干好多事,看书、写东西、练字,可以听会儿歌。我有一首歌名叫《静水反观》,其实更多时候我们真的应该好好想想自己,比如我就习惯跟自己聊聊天。

一直喜欢静吗?还是躁够了?

WuJing:不是,我还是挺燥的,还是愿意玩,但是想玩点儿有意思的,真的好玩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现在看演出的状态都是早早的来,排完队,看完演出就走人。演出结束至少要留半个小时在一起聊聊天,待一会吧。

你以前玩乐队就特别躁吧?

WuJing:我以前的乐队是玩金属的,但其实我最早学吉他是因为五月天,那时候就喜欢潘玮柏、周杰伦。我现在也爱听他们的歌,之前去DADA演出经常放他们的歌,不信你回去听听《忍者》,特别适合现场放,它需要配合跳舞,因为这些歌的节奏感更好,律动上特别舒服。

那你最近有做什么好玩的事吗?

WuJing:之前和朋友购置了一批老式电视机,有20多台。就是我们一帮人想合作做一个作品,想用旧电视播放现在技术所能制作的素材,但大家都忙,就搁置了。感觉大家现在都聊未来、聊科技、聊AI,但其实我们更愿意抱一个那种长虹老电视回家看看电影、打打游戏。

除了购置老式电视机这事,还有别的计划吗?

WuJing:计划要去一趟香港,因为我发现这些视觉的素材,最后还是要实打实地自己拍,或者自己亲手做才对,不能再从网上下载了。虽然很多素材是免费的,网上也有人做,只要你花钱就行,但我想开始自己做素材了。

有什么目标或者心愿?

WuJing:现在有两个心愿。30岁之前可以骑摩托车环游日本一圈,办一场只存在一次的现场演出。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WuJing, VJ,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