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舞的梵谷与歌唱的孙燕姿 | 专访

李笑莹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1-18 11:38 点击:
【字体: 】   评论(

很多歌手都转战‘娱乐圈’了,不是拍戏、综艺,就是从商,但是孙燕姿从开始到现在,身上只有一个身份——歌手。

文 | 李笑莹

校对 | 李雪娇

编辑 | 赵星雨

梵谷即是梵高,也是“疯狂与理智并行”的孙燕姿。

时隔三年半,天后再次回归。2017年11月9日,《孙燕姿NO.13作品:跳舞的梵谷》发行。发布会上,39岁的孙燕姿一袭精巧黑色礼裙,面容精致,粲然尔雅。从倔强的短发女孩到温良姿妈,她已经给大家唱了17年。她开玩笑问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腻,我都唱了17年歌了啊。

当恩师李偲菘、李伟菘在台上说“我们看着燕姿长大,到现在她越来越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时,孙燕姿哭了。她说,在老师面前自己永远都是小女孩,人群中她俯身鞠了一个深深久久的躬。

三年前,专辑《克卜勒》发行后,孙燕姿完成了28场世界巡回演唱会;六年前,专辑《是时候》发行后,孙燕姿宣布结婚生子;十年前,专辑《逆光》发行,成为“我怀念的”经典;再往前两年,孙燕姿一头红色清爽短发,希望有“晚上不睡觉,白天在床上思考”的《完美的一天》;从2000年出道到2004年宣布暂时隐退,孙燕姿共发行了8张专辑,她是华语乐坛绝对的实力天后,更有人说她是华语乐坛最后黄金期的最后一位天后。

群星璀璨时她万丈光芒,退避锋芒后她特立而行,也许孙燕姿的每次出现不是最令人惊喜的,但也从不让谁失望:首发当天,《跳舞的梵谷》拿下台湾、香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四地iTunes专辑榜第一,孙燕姿也空降至iTunes全球艺人榜第59名。也许和孙燕姿一样,她的歌迷也是疯狂而执着的。正如一位粉丝留下的评论所说:“很多歌手都转战‘娱乐圈’了,不是拍戏、综艺,就是从商,但是孙燕姿从开始到现在,身上只有一个身份——歌手。”

“梵谷(梵高)的生活充满戏剧性,他很执著、很疯狂地要把一件事情做好,我想这张专辑呈现这个感觉。”

17年,她去恋爱去结婚去生子,我们褪去青涩逐渐成熟;13张专辑,从初见时的惊艳到如今的眷恋,孙燕姿和她的歌声好似时间轴,记录着每一个人的生活。歌声不与岁月老,我们庆幸有孙燕姿一直很愉快的在唱歌。

△《跳舞的梵谷》封面

以下内容来自音乐财经与孙燕姿的对话:

关于专辑:想要尝试更多

梵谷就是画家梵高吧?

孙燕姿:对,我们的叫法不一样。

这张感觉很“私人”的作品对你而言很重要吧?

孙燕姿:每张专辑对我都很重要,可能这张专辑的第一首歌《跳舞的梵谷》会让很多人疑惑:为什么她要做这样一首歌。但其实我们以前在做《神奇》、在做《奔》的时候,也没有按常理出牌。我不想理这些,因为按常理做出的音乐就是每个人都一样的音乐,对我而言那是没有意义的事情。音乐有那么多种,大家都可以有自己的尝试,这就是我要去勇敢追求的一部分。

第一次听到《跳舞的梵谷》是什么感觉?

孙燕姿:它的小样跟现在其实不一样,那时候这首歌有点土风舞的感觉,但我是被它的题材吸引,就是跳舞的梵谷。有关梵谷大家知道的都是他的作画,他的一些经历故事,但又不是太清楚。当你开始去看梵谷的东西跟读他的故事时,你会觉得很有趣,原来他是这个样子,还能是那个样子,我就想要做出这个隐藏很久的一种感觉。

可你跟梵谷的经历并不一样,他是很晚才得到肯定,但你一出道就很受欢迎。

孙燕姿:我懂,可是我觉得这个不是重点,他曾经很执着的在做一件事,其实我没有想要跟他比什么,只是觉得我跟梵谷一样都有困惑,会为了一个东西执着坚持的做,是这种感觉让我很喜欢。

从听到歌曲的小样到做出专辑经历了3年的时间,感觉有变过吗?

孙燕姿:没有,我从听到小样就想要的是一种神秘、疑惑、边缘的感觉,我要把这种感觉做成一首歌。

歌曲录制过程顺利吗?

孙燕姿:歌曲录制了两天吧。可是这首歌前面有被搁置很久,因为我找的第一个编曲人觉得小样是这样的,为什么要做成另一个感觉,所以我被他拒绝了。然后我又找了下一位编曲人,我从一开始就跟他描述这种感觉,他就说好啊,但他一直在忙,过了好几个月才开始做我的这首歌,然后我就一直要加东西,这里要小提琴,那里要大鼓什么的。

《跳舞的梵谷》的MV是你构思的脚本吧?

孙燕姿:其实我也是被逼才做出来的这支MV。因为当时公司不是很确定是不是要做这样一个东西,可能也是我的表达不够清楚,所以我的同事就告诉我说,你要把MV想出来,这样会表达的更清楚一些,我就说好。然后我们是一夜之间就把要表达的东西想了出来,想出来还是觉得不够清楚,所以就觉得要拍出来给大家看。

MV里的颜色主要用了黄色跟红色,其实本来想要用黄色跟蓝色的,因为梵谷的很多画都用了这两个颜色,但后来觉得蓝色不够显眼,就改成了红色。

整支MV主要讲的是什么呢?

孙燕姿:其实想讲述的就是一个人慢慢接受了自己的疯狂吧。她不想一成不变的过生活,当有疯狂的理念满满进入脑海后,她在不断拥抱自己的疯狂到最后彻底释放,接受了疯狂的自己,其实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据说《梵谷》这支MV拍摄的很辛苦,但看了《我很愉快》,感觉一直泡在水里更辛苦吧?

孙燕姿:其实拍摄那天很热,泡在水里反而很舒服,大家当时都是羡慕的眼光。不过到后来皮肤会有点不舒服,因为是海水嘛。

关于工作:要放缓些

现在做音乐好像越来越“私人”了?

孙燕姿:我当然有我想要的东西,所以才会呈现出现在的样子。这几天的访问都围绕这些话题在问我,我知道大家想要的那种东西,我懂。可是我想说,我做了这么多年音乐,我希望音乐还可以这样唱、可以那样呈现,我想要尝试。有喜欢的人也有不喜欢的人,这是很自然的事。

现在做音乐还会在意成绩吗?

孙燕姿:不会完全不在意啊。但我觉得就像人家说的,你做专辑不如做演唱会、做演唱会不如上节目赚钱。可是我还是更想要做出好的东西啊,我想做出一个作品,虽然它不是最赚钱的,但它是我最喜欢做的东西。演唱会我也喜欢做,但那是一个很夺命的东西,要一直锻炼才可以。

之前演唱会结束有直接进医院啊。

孙燕姿:那次真的有很严重,在舞台上就已经痛到不行,我边唱眼前都会黑暗两秒。但我在跳舞,所以我就停顿了一下,然后回来再继续唱继续跳。现在我希望演唱的部分可以再缓一点,因为我的小孩还小。

有没有准备二胎的计划?

孙燕姿:目前没有,慢慢来吧,不急。

现在有时间陪小孩吗?

孙燕姿:我会尽量早一点去上班,希望可以十点就进公司或者十点就开始录音。他们会说我,哪有人上午十点就要录音的啊,我说为什么没有,为什么一定要从下午三四点开始录到夜里呢?以前半夜录音的时候,每次回家都会觉得精神状态更不好了,反而现在早点工作早点结束比较适合自己。而且我现在没有办法再这样工作,我要跟小孩一起入睡,他需要陪伴,我要早点上班早点下班。

出来工作是不是都一直在想小朋友?

孙燕姿:又想,又觉得我终于可以睡觉了,我不用八点就起床了。

没有想过参加一些音乐类的节目吗?

孙燕姿:我怕我做不好,因为我觉得我不熟悉这类工作,所以不能去评论其他人。还有就是时间方面也一直搭配不当,虽然看起来是三年才出了一张作品,可是中间有很多繁琐的东西都要做,一直没有停歇。可是做节目每个礼拜都要去一次,我没有时间去。

好朋友蔡健雅有做过导师,她跟你有交流过吗?

孙燕姿:我没有问过她,依林、阿妹、杰伦、俊杰,他们都有做过了,其实我也是不排斥的,只是我觉得自己还是比较想唱歌。

看MV觉得你演技很好啊,怎么从来不拍片客串呢?

孙燕姿:以前有人找过我,但可能角色不是很适合,后来就真的没有人再找过我了。MV我没有台词的,没有台词我就可以发挥好些。

其实能当歌手我就很开心了,我可以出专辑也很开心。我没有想过当一个更红的演员,会更红什么的,这些要看缘分和兴趣。我现在的兴趣就是画画,我能画画、唱歌,我就觉得很好了。

很多年前有记者问过你:孙燕姿,你凭什么进进出出,还可以一直有那么多人喜欢你?当时你愣住了,现在有想过这个问题吗?

孙燕姿:我没有想过,我真的没有凭什么,就像这次发《跳舞的梵谷》一样,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有人变粉有人脱粉。你说凭什么,我不敢说我比从前好,因为我做歌手也不是为了要更多粉丝喜欢我,我只是想要做我爱的东西,我想要唱歌。

大家在有爱的时候,可以快乐的在一起,如果有人不喜欢了,就会有分离,这是一个不能避免的过程。我没有想过说我可以这样很自我的进进出出而没有任何的代价,可是我也真的非常珍惜自己的时间跟自己的自由。我就是这样在做我的东西,给大家所有我能给的东西。

关于个人:我没有改变

出道17年了,觉得自己最大的变化在哪些方面?

孙燕姿:我觉得我没有变,我还是喜欢音乐喜欢唱歌,不喜欢太强求一些东西,我想要做自己觉得有突破的东西,也想要陪伴家人。这些从来都没有变过。

发布会上看到老师有哭,是不是觉得在老师面前自己永远都是小女孩。

孙燕姿:当然,我跟老师之间的感情就像跟家人一样,我们真的认识24年了,从我学唱歌到现在都是他们陪着我,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他们一直在我身边,我觉得这就是家人了。

像家人一样的相处,有家人一样的陪伴。

孙燕姿:对,除了录音时会有争议。

有争议的时候都怎么解决,听谁的多?

孙燕姿:老师,我最后都会听老师的,虽然觉得跟他们的意见有不同,但是他们真的很厉害,我觉得每次争议过后我都能在他们身上学到一个新技术。

最近有学到什么新技术?

孙燕姿:在录《风衣》这首歌的时候,有一句:大风吹吹什么包裹我、包裹你、包裹心(唱)。包裹的“包”这个字,老师非常坚持要用他一个很特定的唱法,所以就讨论了很久。最后还是听了老师的意见,我就学到了怎么唱:包裹你、包裹我、包裹心(笑)。

△《风衣》宣传照

你有问过大家,听了孙燕姿17年,会不会腻?当时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孙燕姿:不是真的腻,就是觉得自己作品很多,怕大家会听腻。很多时候我会用另一个角度来看自己,就是孙燕姿唱了好久了啊,这个人唱歌的样子大家会不会都已经看够了呢,就是这种感觉。

印象中做过的哪件事会觉得是疯狂的?

孙燕姿:我觉得我最理智的时候,应该就是最疯狂的时候。疯狂的定义就是你去做了你平常不会去做的事情,对我而言我觉得是当我打算做一个好妈妈的时候,这件事是很疯狂的,是一种疯狂的感觉。

因为我之前总是很忙没时间,要自己去找灵感什么的,所以当我一定要很规律的生活之后,其实对我来讲是有点抓狂的。可是我的生活已经有了孩子有了寄托,我只能慢慢调整自己,从一种很抓狂的状态变换成另一种生活方式,我现在觉得其实这也没那么难了。

小朋友有学音乐吗?

孙燕姿:他有在学钢琴。

他喜欢听你的歌吗?

孙燕姿:他喜欢听音乐,很喜欢听的,有时候我们出门回来,如果一首歌没播完,我们都没办法下车,要一直等他听完才可以。

车上会放你的歌吗?

孙燕姿:有过,但他听《跳舞的梵谷》会有点害怕,就问我这是什么啊,我说没关系,我们来听别的歌,就会给他播放《彩虹金刚》这种。

有什么想跟歌迷说的吗?

孙燕姿:其实能分享的我都会分享,除了家人吧,我不知道当一个明星的儿子会怎么样,我不想给他负担。所以我更希望歌迷可以来听歌,《跳舞的梵谷》这张专辑的最后一首歌《极美》是我自己写的,是一首欢庆、极美的歌,也是与《跳舞的梵谷》这首歌的结尾做的一个呼应。第一首歌有些灰暗的色彩,最后就希望大家都能欢快,有希望一切都会是值得的。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孙燕姿, 《跳舞的梵谷》,
  • 相关文章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