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尺八如何寻找新的时代契合点?《尺八·一声一世》总导演Helen:答案是年轻人

葛杰晨  | 中国音乐财经CMBN |  2017-11-12 15:57 点击:
【字体: 】   评论(

古今不是对立的,而是融合的。

文 | 葛杰晨

“我在每次听的时候,确实有种感受好像听到了古音。”临时被主持人请到台上发言的著名导演陆川开始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当谈到对于尺八的看法时,他颇有兴致地表示自己一直都非常喜欢这种乐器。

△陆川导演亮相发布会

11月8日,纪录片《尺八·一声一世》告白会暨佐藤康夫、小凑昭尚签约仪式在北京Blue Note举行。在尺八的世界里,佐藤康夫和小凑昭尚都是日本乃至世界具有相当知名度的演奏家,由前者创作大量原声的日本动漫《火影忍者》在中国流行拥有大量拥趸,歌舞伎(注:日本独有的一种戏剧)《阴阳师》的主题曲《夜明》也出自他手;后者则是日本尺八青年演奏家的代表,参与过日本人气动漫《怪盗基德》、《黑塔利亚》及手游《刀剑乱舞》的配乐。

《尺八·一声一世》是近年来为数不多的以尺八作为主题的纪录片。“当我们提出要拍纪录片的时候,几个日本演奏家都非常感动,因为在日本没有人做这件事,”影片出品方上海天人慧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创始人,纪录片总制片人兼总导演Helen(聿馨)表示,“影像更容易普及,可以留给后人,这是我们想做的最初原因。”

△《尺八·一声一世》总制片人、总导演 Helen

相较于其他很多西洋乐器,尺八在中国还是一个非常小众的存在。而即便是对此有所耳闻的人,对于尺八的印象也许还停留在旧时的佛教法器,甚至与时代有几分脱节。不过,在发布会结束后的演奏会上,尺八与其他乐器结合创造出的前卫音乐,吹奏出的丰富音色,搭配现场极具表现力的视觉,多少还是超越了许多观众的想象。

“我觉得应该有一种它的位置留下来。”陆川继续说道。作为已经有了几千年历史的古老乐器,如今的尺八也正在努力寻找着与时代的契合点,让这种“古音”在新的历史阶段换发新的活力。

“尺八的声音会陪我一世”

Helen曾学习影视制作,并在影视行业有着多年从业经验。不过她坦言,自己接触尺八的时间并不长。大约在去年6月,她在和自己师兄严於信(央视《朝闻天下》节目主持人)的一次聊天中,第一次得知了这种乐器的存在。在听过尺八演奏的乐曲后,她感觉十分震撼,加上自己一直以来的光影情结,她终于决定拍摄一部关于尺八的纪录片。

其实,尺八最初起源于中国,由两汉时期的羌笛演化而来,并在盛唐时期随佛教文化传入日本。南宋之后,尺八逐渐在中国绝迹,而在日本传承至今,后逐渐形成了都山流和琴古流两大主要流派以及其他分支流派。20世纪以来,尺八又从日本传播到了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

尺八的制作也十分考究。其中挑选材质的过程就非常精细,很多时候在一片竹林里只能挑选出几根符合规格的竹子,最后还要经历三到五年时间的打磨、涂漆和钻孔过程。目前,市场上的尺八价格从百元到万元不等,出自日本大师之手的尺八甚至能够卖到十多万。

同样,早期尺八的学习遵从着一种非常古朴的规矩,需要向大师拜师,或者是家族传承。例如,佐藤康夫就拜师于琴古流尺八演奏家三桥贵风门下,18岁就开始了职业演奏生涯;小凑昭尚则作为民谣小凑流掌门人的长子,从5岁起接受父母指导,开始演出活动。不过如今,日本一些大学已经开设了尺八专业,很多音乐专科学校也都开设了教授尺八的课程。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颇具声望的尺八演奏家会开设工作室授课,例如小凑昭尚现在就办有一个尺八学习班,大约有15-20个学生。

即便自成脉络,但不论是在日本、世界其他国家及地区,还是在中国,尺八的学习者依然寥寥,曾有统计指出当下中国学习尺八者仅有数百人。同时,国内关于尺八的研究资料也非常少,在决定拍摄《尺八·一声一世》后,Helen就翻阅了国内尺八为数不多的文献资料《中国尺八考》。

今年1月,《尺八·一声一世》正式进入筹备期,确定导演人选后,摄制组又在2月前往日本进行了第一次的“前采”工作。原本只打算去日本两三次,但因为故事的深入,慢慢也在影响着纪录片的走向,后来摄制组前前后后一共去了10次日本。“这些尺八人有一种魔力,我们越拍就越想挖掘更深的故事。”Helen说道。

纪录片最终选择了八名尺八演奏家来作为跟踪拍摄对象。除了佐藤康夫和小凑昭尚外,还包括了影响了许多学习者的日本琴古流尺八演奏大师三桥贵风、女性尺八演奏家长须与佳、尺八制作大师星梵竹、将尺八从日本传至美国的演奏家海山,以及国内的两名尺八演奏者。

相比于快节奏的社会生活,尺八的演奏者更加追求一种出世和形而上的生存哲学。长须与佳在尺八演奏家的身份之外,还是一名家庭主妇,会教自己的孩子吹奏尺八;星梵竹则恪守匠人精神,曾有一个中国人找他学习制作尺八,本想用一年半时间学完三年的课程,并教足三年的学费,却被他拒绝;海山更像是一个身体上的修行者,上世纪70年代,他来到日本自己修建了一座木屋,练习尺八至今,并成为尺八传入美国的第一人……

“我觉得尺八的声音会陪我一世。”Helen说,这也是纪录片片名中“一声一世”的由来。为此,她还亲自题写了片名,“老子说,‘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以知古始,是谓道纪。’任何东西触到我心灵的东西,我就特别珍惜。”

目前《尺八·一声一世》的拍摄期已经过半,预计会在明年3月正式与观众见面。

“古今不是对立的,而是融合的”

Helen十分明白,尺八是一种非常小众的纪录片题材,因此谈到对于未来成片的期待,她笑称,“我最简单的想法就是,只要大家知道尺八我就算成功了,至少你不要觉得它是笛子或者萧。我觉得首先要培养兴趣,有了兴趣才会有更多人去学。”

而对于影片的播出渠道,她也希望最终能够进入院线。“电影一直是我的一个梦想,”她说,“但我觉得首先我要踏踏实实努力把这个片子拍好,用作品说话。做得好的话,我无愧于我自己,其他的顺其自然。”

这次拍摄也是佐藤康夫和小凑昭尚两位尺八演奏大师第一次出镜以尺八为主题的纪录片,影片主题曲《一声一世》也是由佐藤康夫创作并演奏。

在谈及这次合作时,佐藤表示,“我觉得Helen是对尺八特别有热情的人,必须要对这种热情给予回报。而且因为尺八是从中国传到日本的乐器,参与这个纪录片也是一种文化交流。”小凑也补充说,“在日本几乎没有人对尺八有强烈好奇心,我觉得特别感动。”

从最初纪录片拍摄与被拍摄的关系,到后来发展成为签约关系,Helen将之归为相互选择的结果,并且整个过程非常自然,“他们会感受到我对他们关心,所以彼此越来越信任。一旦你真的投入之后,就会做得越来越好,跟随你的人也会越来越多,球越滚越大,本来只是简单的纪录片,后来他们又成了我们的签约艺人。”

△由左至右:佐藤康夫、天人慧致创始人Helen、小凑昭尚

在Helen和团队的规划中,未来会围绕演奏会授课,以及影视游戏配乐等业务,来为佐藤康夫和小凑昭尚未在中国的事业发展进行规划。

授课是普及和推广尺八的一个重要方式,同时也是保护并传承这种文化的有效渠道。一直以来,尺八在中国发展的两个难点分别是:师资和曲谱。首先,尺八的乐谱并不是简谱或是五线谱,而是由日文假名编制,这也给中国的尺八初学者造成了一定的学习难度;其次,目前在中国,仍没有一名合格的可以教授尺八课程的老师。

演奏会和配乐方面,作为时下在亚洲与其他各种乐器有着较高融合度的乐器之一,尺八在中国,尤其还因为它的音色和气质受到了游戏爱好者们的喜爱。这也多半是出于游戏爱好者与古风音乐爱好者有着较高的重叠度,古风音乐和日本传统民乐有着较深的渊源,有许多古风圈的早期翻唱歌曲都是源自日本。因此,可以肯定尺八在国内的受众数量潜力巨大。

所以,Helen和团队还为12月1日小凑昭尚和他的乐队ALIAKE即将在上海举办的演奏会确定了“古风回潮”的主题,地点则选在了可以容纳七八百人左右的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音乐俱乐部。

△小凑昭尚和他的乐队ALIAKE即将于12月1日在上海举办演奏会  

“我觉得推广尺八也讲究师古人、师自然、师本心。首先, ‘师古人’并不是拘泥于古人,就是古代的一种智慧,执古御今。其次, ‘师自然’,我们把古代的音乐融入吉他和小提琴,融合到现代音乐中。 ‘师本心’,就是把你自己展现出来。”在提到这次演奏会的设想时,Helen表示。另一方面,选择在上海举办也是在考虑不同城市受众群体特性之后做出的决定,“上海人有点小资情调,也很喜欢复古,这个演奏会很符合上海。”

不论是纪录片、授课、演奏会还是配乐,Helen希望把尺八更多地推向年轻人群体。这更多是出于她对于尺八传承的理解,“你只有把古代的东西做得时尚一点,然后才可以传承。”

不过,她也觉得推向年轻群体并不意味着要对这种乐器做彻底颠覆,“曾经有一些学派觉得尺八不可以吹流行音乐,我觉得不怎么赞同,你要真正应用它才可以传下去。我从我的孩子身上可以看到,他画画会把古代、现代、中国、外国的元素全放在一个图上,其实他的思维已经很融合了,所以想做这个潮流一点都不难。古今不是对立的,而是融合的。”

△文化观察家梁文道作为嘉宾亮相发布会

这也正如发布会上的另一位嘉宾梁文道所言,“这个时代有很多可能性摆在我们面前,这些可能性其实有着许多的历史渊源和很有趣的故事,这些故事放在今天,反而会带给我们更多美学上的刺激和丰富。”

中国音乐财经网声明:

我们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注明作者来源和原标题;我们的原创文章和编译文章,都是辛苦访谈和劳动所得,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中国音乐财经网“及微信号"musicbusiness"。
朋友们,如果您希望持续获取音乐产业相关资讯和报道,请您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musicbusiness"或“音乐财经”,或用微信扫描左边二维码,即可添加关注。

TAG: 尺八, 纪录片, Helen, 配乐, 陆川,
分享按钮